E小说 - 玄幻小说 - 天骄战纪在线阅读 - 第2696章 杀人诛心

第2696章 杀人诛心

        剑气雪白,铺满山河。
        这一剑的气息,令人心悸。
        换做其他任何时候,都能给同境之人造成极大压力。
        由此可见,云幕遮虽坚持单独和林寻对决,可真正动手时,并未有任何一丝的怠慢。
        事实上,身为绝巅祖境,又能参与到元教祖庭的考核中,没有一个是愚蠢之辈。
        谁能不清楚这些年里,林寻那彪炳耀眼的战绩?
        谁又怎敢将其当做寻常人看待?
        故而,云幕遮一动手,就是雷霆万钧之势,正如他所言,欲以至强之剑道,败林寻于今朝!
        轰!
        天地轰鸣,剑气蒸腾如海,附近山河皆倾塌。
        只是,这惊艳到令其他绝巅帝祖赞叹的一剑,却一寸寸崩灭在林寻身前。
        自始至终,林寻屹立原地纹丝不动,只屈指一弹。
        而后,铺满天穹的雪白剑气,就溃散如雨。
        这一幕,让在场众人瞳孔一凝,神色间的喜色和笑意凝滞,寥寥一击,已让他们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劲。
        “就这,也敢妄言让我体味惨败的滋味?”
        林寻哂笑。
        远处,云幕遮神色平静剑心坚固,不为所动。
        他深吸一口气,周身气势愈发强盛,整个人犹如一柄绝世神剑,凌空踏步,每迈出一步,就斩出一剑。
        每一道剑气,皆比前边那一道剑气的威势更强一截。
        当斩出九剑。
        九道煌煌剑气交错成九宫之状,如若一个剑之樊笼,遮天蔽日。
        九宫剑笼!
        由云幕遮汇集毕生心血独创的至强剑道。
        轰!
        刹那,剑气激昂九重天,剑笼落下时,简直像天刑临世,欲将敌人囚于牢笼,凌迟处死。
        这一击,也是吸引了不知多少目光注意。
        就是不朽人物都不禁暗暗点头。
        可面对这一击,林寻依旧一动不动,只探手一抓。
        一只巨大的遮天大手在虚空中凝结而出,五指如擎天之柱,掌心如无垠深渊,覆盖而下时,九宫剑笼顿时产生剧烈爆鸣之音。
        而后在一众呆滞的目光注视下,林寻那只大手,硬生生将九宫剑笼捏爆!
        “这……”
        附近区域中那些东皇四族的绝巅帝祖一个个都瞪大眼睛。
        那可是云幕遮最得意的杀招之一,在同辈中独领风骚,搁在整个第七天域都闻名遐迩。
        可现在,却就这般被捏爆了!!
        那震撼人心的一幕,让外界众人都不禁倒吸凉气。
        虽早知道林寻很逆天,可却没想到,在这等杀伐之下,竟还能如此轻描淡写地化解掉,简直是匪夷所思。
        “还是太弱了。”林寻摇头。
        没有嘲讽,没有不屑,仿似随口的感慨,可话中的意味,却令一直从容自若的云幕遮脸色微变,内心凭生一股愤怒。
        这个以前被他根本不看在眼中的家伙,如今却竟这般羞辱自己!
        不过,云幕遮毕竟非寻常可比,他没有被怒火冲昏头,而是深呼吸一口气,再次出手。
        轰!
        肉眼可见,一道道雪白的剑形祖境法则从其肌体冲掠出,密密麻麻,交织循环,犹如雪白的剑气洪流在奔腾游走。
        而其头顶灵台之上,则涌现出一道伟岸、炽盛、耀眼的意志身影,浑身弥漫出的剑意,令这片天地动荡,草木成灰,万物崩裂。
        这是他自身的大道意志!
        而此时,这大道意志出现后,尽数融入其手中的道剑中。
        “斩!”
        冰冷充斥睥睨的暴喝声中,云幕遮斩出这穷尽其一身道行的一剑。
        天地骤然剧烈震颤,似承受不住这一剑之威。
        附近其他绝巅帝祖皆下意识地避开。
        外界众人也不免感到惊艳。
        这一剑,的确远超寻常的恐怖!
        也在此时,林寻动了,不退不避,迎冲而上。
        在其周身,大渊浮沉,晦涩莫测,犹如星空中悄然运转的黑洞,吞没这世间一切的物质和光影。
        轰隆!
        无匹的剑气斩下,和林寻周身的大渊碰撞,产生惊天动地的摩擦爆鸣之音,令人头皮发麻。
        在人们震撼的目光注视下,林寻身影势如破竹,硬生生碾碎那当头劈来的一剑,迸溅起漫天的光雨。
        眨眼间。
        他人已来到云幕遮身前。
        云幕遮脸颊骤然失色,瞳孔收缩,一向坚韧如铁的道心,也是在这一刻产生剧烈动荡。
        他没想到,穷尽毕生道行,融尽一身意志的一剑,竟会以这样的方式被林寻摧枯拉朽般碾碎。
        而他的道心,都仿佛随之被碾压了一遍!
        说不出的震怒、惘然、难以置信情绪如翻江倒海般涌上全身,让他彻底失神,难以再像之前那般从容。
        这……
        怎可能!?
        “现在,你告诉我什么叫天外有天?”林寻眼神幽邃冷冽,那淡然的声音,就如一把刀狠狠捅进云幕遮的心脏。
        “死!”
        他额头青筋凸显,愤怒出剑。
        可比他动作更快的,是林寻的一只手,径直将其道剑攥住,剑柄倒转,剑刃狠狠拍在云幕遮那英俊无匹的脸颊上。
        啪!
        这比一记耳光的力道更可怕,将云幕遮脸颊骨抽得塌陷,鲜血迸溅,牙齿剥落,头发披散。
        不等他身影被震飞出去,林寻已一把攥住其脖颈,如拎小鸡似的,笑道:
        “很早以前,我就等着再和你相见,只是没想到,多年过去,你却依旧这般,没有一点长进。”
        远处,东皇四族的那些绝巅帝祖一个个神色变幻,惊疑不定,内心直冒寒意。
        云幕遮,竟就这样被击败了!
        前两招,林寻纹丝不动,见招拆招。
        而这第三招,林寻直接反击,不止粉碎了云幕遮最强一击,更将其人活擒!
        这让东皇四族那些绝巅帝祖都受到了惊吓。
        无法相信。
        而在外界,人们则早已见怪不怪,只是看着林寻以这样的方式擒下云幕遮,依旧让他们心中无法平静。
        尤其是云氏老祖,气得无处宣泄,一张老脸难看到了极致。
        “这就叫天外有天。”
        君桓优哉游哉地开口。
        一句话,让场中众人心中都一阵波动,这能怪谁?
        那么多绝巅帝祖,却非要一对一和林寻单打独斗,这不是找虐?
        此时,云幕遮疯狂挣扎,眼神冰冷,透着刺骨的恨意,道:“这是万绝战境,即便你赢了,也仅仅只能把我淘汰出局而已!”
        “还没有认清自己的处境吗,如今的你,已经不够资格让我淘汰了。”林寻轻叹。
        云幕遮一呆,这句话简直字字诛心!
        没有资格被淘汰……
        这对一向睥睨自负的云幕遮而言,简直就如一记重锤,狠狠砸在心境上,产生前所未有的耻辱感。
        没有资格被淘汰……
        云幕遮只觉眼前发黑,竟气得活生生吐出一口血!
        “这该死的东西,竟是要把幕遮的道心毁了!”
        外界,云氏老祖怒吼,杀机冲霄,暴怒到极致。
        其他人心中也一阵发寒。
        杀人诛心!
        就在此时,人们注意到,那战场远处,走来一道倩影,一袭青色长裙,灵秀如仙。
        看到她出现,正准备继续炮制云幕遮的林寻不禁一怔,怎么是她?
        那身影绰约、浑身灵秀之气逼人的绝美女子,赫然是独孤悠然!
        “林兄,能否……卖我个人情,放他一次?”
        独孤悠然神色间尽是犹豫、迟疑之色。
        场面寂静。
        所有的目光都围绕在了林寻和独孤悠然身上。
        谁也没想到,此时此刻,东皇四族那些绝巅帝祖还没有出手营救云幕遮时,独孤悠然却来了,向林寻求情!
        这出乎所有人意料。
        君桓都是一怔,暗道这小姑娘模样倒是俊俏的紧,难道和小师弟有一腿?
        旋即,君桓又露出古怪之色,这等情况下,这小姑娘的求情,恐怕反倒会害了那云幕遮……
        果然,下一刻就见云幕遮犹如疯了般,目眦欲裂,怒吼道:“悠然,谁让你去向他求情?!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
        “我就是死,也不会领情!!”
        说罢,他哇地一声又咳出血来,脑袋直冒金星,整个人都有崩溃的感觉。
        他败了,可却被他毕生最在意的女子看在眼中,这本已经足够耻辱。
        而当这个他最在意的女子,向战胜他的这个男人求情时,那种打击,简直就像将他的心践踏得稀巴烂。
        独孤悠然脸色微变,她可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林寻轻叹,道:“悠然姑娘,你可知道你这位表兄当初在第九不朽天关时,曾欲借白剑辰前辈之手,将我除掉?”
        独孤悠然错愕:“这怎可能?”
        林寻道:“你不知道也可以理解,若不是白剑辰前辈提醒,连我都不知道,你这位表兄如此狠辣卑劣。”
        独孤悠然瞪大眼睛,看着气息奄奄、披头散发的云幕遮,怒道:“表哥,真的如此?”
        云幕遮的神智都混乱,心境失守,闻言嘶声道:“他这等方寸余孽,难道不该死?我杀他,是替天行道!”
        独孤悠然咬住唇瓣,眼神一阵变幻不定,似失望、似痛心、又似愤怒。
        许久,她深吸一口气,道:“之前的话,就当我没说。”
        说罢。
        独孤悠然转身而去。
        前所未有的失落、怅然涌上心头。
        她忽然感觉,自己是不是太傻了,从小到大最信赖的表哥,怎地会背着自己干出这等无耻事情……
        可笑的是,自己还傻乎乎地站出来去替他向林寻求情。
        谁人知道,自己鼓足勇气去求情时,内心是何等煎熬?
        ——
        PS:加更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