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宋朝探花郎在线阅读 - 第一三零节 石保兴之死

第一三零节 石保兴之死

        萧挞凛这边还在骂着,突然就听到四声震天巨响,没等他回过神来,密集无比的虎蹲轻炮声就传了出来,然后天空是红了,漫天的箭雨,然后就是十万只燃火箭。

        萧挞凛大怒:“刘安,你无耻。”

        拿着重盾的萧挞凛亲兵还没来及把盾挡在萧挞凛面前,就见两个士兵变成碎肉飞散,萧挞凛发愣的瞬间,他左臂没了,然后右腿一虚整个人就要往下倒。

        他还没有来得及感觉疼呢。

        一千门虎蹲炮的炮弹就往他这一片落下,然后是五千火箭,十万只燃火箭。

        燃火箭还在天上飞着呢,宋军军阵内一只骑兵约三百人发疯一样的往前冲去,刘安愣了一下,骂道:“那个混帐,我军令还没下呢。”

        高琼知道是谁,却没接话。

        刘安知道这个时候生气也没用,伸手往前一挥:“攻营。”

        刘安军令下,阵前的四门青铜炮已经给用麻布包好,然后装箱开始往回抬,这东西别说是辽军,就是宋军这边刘安也打算要保密的。

        宋军只攻了两阵,高琼就下令鸣金收兵。

        刘安盯着辽军大营震惊的连嘴都合上不,主将被弄死,辽军大营竟然没有一丝慌乱,反而很有节奏的在防御,这事古怪。

        高琼自然也看出来了,所以不想再攻。

        再打去就是消耗战,这种打法任何一个有脑子的将军都不会这么干。

        宋军退了回来,接下来才是刘安真正意外的。

        石保兴。

        刚才冲出去的是石保兴。

        三百骑兵全是石家亲兵,杀出去三百人,回来只有二百多人,而且人人带伤,石保兴是被抬回来的,和他一起被抬回来的还有已经死掉的萧挞凛。

        “刘巡使,我石保兴未得令而出兵,愿受罚。只是若没有人冲出去,怕抢不到这人头。辽军阵内必有耶律隆庆在。”

        看着全身是血的石保兴,刘安心里难受:“石将军,这人头不重要。你这……”

        “刘巡使,两次宋辽大战,只有我石家没死人,现在死一个也挺好。还有,这人头,很……”石保兴咳了几声,竟是一口气没上来,抓着刘安的手咽了气。

        刘安心疼的如同刀割一般。

        石家对自己不薄,自己想北伐,石家全力支持。

        “传令,阵前喊话……”

        大嗓门士兵又去了:“耶律隆庆,你要逃今夜就逃,否则明天必取你性命。”

        刘安就坐在石保兴的尸体旁,依然紧紧的握着石保兴的手:“军中书吏何在?”

        “在!”

        “写:石家保兴,力战辽将萧挞凛,斩之。石家保兴力战,伤重不治,臣请官家厚赐。其余的话你去编吧。”

        “是!”

        “令,明日攻打辽军。”

        无数人高喊着回应:“得令!”

        入夜,大同城内。

        灵堂已经设好,刘安就坐在灵堂内,一言不发的坐着。

        高琼到了,在刘安身边劝慰了几句后离开。

        众将军也都来过,不过他们没劝刘安什么话,上香之后退离。

        佘太君也到了,上了一柱香后什么也没说便离开。

        一直到深夜,李沆到了。

        李沆上了香之后坐在刘安身旁:“刘安,萧挞凛的人头真的很重要,还有就是,石将军若今天不战死,也活不几天,去年冬天的时候他就病的很重,强撑到此时。他用一条命,换了石家的荣誉,也给了你一个机会。”

        “机会?”

        “对,哀兵必胜。你自己去城中转一圈就明白了,各营都在准备明日大战,势要拿下辽营。因为你的计策,辽营并没有真正完成,眼下的部分虽然建好,但辽人缺少转还的空间,也就是前营一失,辽人退无可退。”

        “懂了,明天必是野战,加上哀兵,对我有利。”

        刘安站了起来:“来人!”

        有传令官立即奔了过来:“属下在。”

        “传本官令,告诉西州、六谷、党项的士兵,辽军一颗人头赏赐茶一饼、麻布一匹。斩五首者加赏麻布一匹,斩十首者加赏铁锅一口。尔等敢战,赏赐不封顶,百人斩之赏本官绝会重重赏。”

        “得令。”

        李沆慢吞吞的走到刘安身旁:“睡吧,好好睡一觉。”

        “是,李公。”刘安施礼,然后大步往自己住的地方走去。

        没错,石保兴想的很清楚,自己一条命给刘安换一个哀兵,值。只是他没有想到,刘安把斩杀萧挞凛的功劳加在他的身上。

        这个时候,任何人都不会说什么,人死为大。

        石保举用命换来的。

        刘安离开之后。

        杨家,杨延贵为石保兴带了孝,跪在石保兴灵前。石保兴拼死把萧挞凛的尸体抢了回来,就凭这一点,杨家感恩石家。

        次日清晨,刘安全主力出战。

        宋军每个人的头上都带着一条白布,整个大宋的军阵有着一种压抑的杀气。

        西州兵、党项兵、六谷兵虽然脸上是严肃的,可内心却是火热的。

        斩十首有一口铁锅!

        百人斩!

        刘安一句重重赏,刺激的三族兵马都要疯了,他们磨利了自己的武器,修整了马鞍,扔下一切杂物,将各种武器装在身上。

        有些豪将身上仅是刀就背了三把,他们要砍,用力砍,玩命的砍。

        百人斩这个称号,已经让三族兵马燃烧起来了。

        这还是额外加赏的,这不仅仅是财富,更是荣誉。

        两次宋辽大战,大宋就吃亏在没有骑兵上,这一次,刘安部下有十五万真正精锐的骑兵,几十万杂牌骑兵。

        刘安相信一句后世的话,顺风一打十这个杂兵还是能够作到的。

        再看辽军。

        高丽兵、渤海兵、女真兵以及主力的辽军。

        刘安相信,你们会是逆风如野狗一般乱逃。

        辽军开始营列阵,耶律隆庆以往作战都是骑马在阵前,而这次他却在中阵指挥,在耶律隆庆眼中刘安那疯狗一样的局部攻击法太变态。没有人能够在那种攻击下活下来。

        所以,耶律隆庆前阵用的是辽军精锐,他怕高丽、渤海、女真的兵马一击而溃,然后冲乱了主阵。

        阵前,刘安看着辽军列阵,深声下令:“曹琮将军可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