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蜀汉之庄稼汉在线阅读 - 第0168 皇后真大气

第0168 皇后真大气

        送走赵广后,冯永又开始回忆后世是如何种甘蔗,以及如何把甘蔗榨成蔗糖。

        写写画画两天,把所有流程都写下来后,冯永拿着图纸直叹气。

        确认了大汉境内如今适合种甘蔗,又是唯一能种甘蔗的地方是南中后,继茶叶事件后,冯永再一次对南中之乱发出了牢骚。

        没事你们吃撑的乱个毛线?又成不了气候,唉,当真是不让人安生。

        当然,好消息也不是没有。

        诸葛乔在上一次来过之后,过了一段日子,直接就派人送了不老少秸杆过来。

        虽然来人没有告诉冯永,但冯永猜也能猜得出来,估计这些秸杆,都是从南郑周围那些没有入籍的流民手里收上来的。

        看来诸葛乔在汉中也不是光顾着分配粮草,平日里也掌握了不少地方情况。

        至于是如何收上来的,还有那些流民的没有了秸杆之后会有什么后果,冯永也懒得关心——反正又不是他亲自下手去抢的,和他有什么关系?

        再说了,在汉中种地,从来没有让你们上交过一粒粮食,也就是现在,拿你们点秸杆,怎么啦?怎么啦?

        不服气,去上户籍啊,去交粮纳税啊,这样的话你们就是大汉子民,按诸葛老妖那等脾性,诸葛乔估计也不敢下手去抢。

        既然怕交粮纳税,不想上户籍,那出了问题,谁会管你们的死活?

        反正冯永是不管,至少现在是不管,因为想管也管不上。

        秋末的太阳有些暖和,吕老卒半躺在路口的小土堆上,眯着眼在那里晒太阳。

        最近这些日子,营寨周围开始不断有人在徘徊。

        这些人,一开始都是跟着送秸杆的车子过来的,又不敢靠近营寨,只敢远远地窥探。

        他们的衣着很破烂,有很多甚至是披着茅草编成的蓑衣,可以看出,都是流浪世间苟延残喘的野民。

        “都是可怜人啊。”吕老卒喃喃地说了一句。

        “世上有多少人不可怜?”躺在吕老卒身边的老瘸腿接过一句,“咱们若不是遇上了主家,只怕跟着他们强不了多少。”

        “兴许能强点,好歹也是沙场上打滚下来的。逼得急了,拿起刀也能做些无本买卖。”

        吕老卒打了个哈欠,似乎很是享受这个秋日里的太阳。

        “那他们就是没被逼到绝路。”老瘸腿看向远处隐隐露出的几个身影,“你说,他们还能忍多久?”

        “估摸着还能挺一个来月吧。听说汉中冬日不比南中,要冷上不少,也不知能不能冻死人。”

        “冻死人的时候就怕晚了。你说他们怎么就没一个明白人,非得这般受罪?”

        “未必没有明白人,只是自在惯了,没被逼到最后,谁不想一直占着便宜?再说了,上了户籍,就要被人管了,谁知道踏不踏实?就如当初决定要跟着主家,咱们不也是心虚么?”

        两人正说着一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就看到有一行人从南郑方向沿着大路过来了。

        “敢问老者,前面可是汉中典农校尉丞所治?”

        来人有七八个,打头的是一个骑马的少年郎,看到路口站着两个老者,连忙下了马,拱手问礼。

        吕老卒和老瘸腿侧了侧身,以示不敢受礼,陪着一张笑脸:“正是。敢问郎君何人?”

        这路口下去,只通向营寨,这行人走到这里,基本可以确定目的地。

        “劳烦长者传个话给冯郎君,就说汉中冶监令霍弋来访。”

        “原来是霍监令,快请快请,主家早已说过,只要是霍监令前来,只管前行即可。霍监令请随老仆来。”

        吕老卒笑得越开心,脸上的刀疤就越恐怖。

        “敢问老者主家是何人?”

        虽然霍弋听眼前这个刀疤老者自称是老仆,可是将门之后的他,一眼就看出了,这是一个手上沾满了血的老卒。

        “主家正是霍监令口中的冯郎君。”

        “好好,那就劳烦老者了。”霍弋笑道,“这可算是问对人了。”

        一路跟着吕老卒,霍弋看着营寨周边许多人在忙忙碌碌,而且多是羌人。

        可是无论是喂养牛羊,还是伐薪担柴,亦或者搬运东西,却是各有秩序,没有一丝混乱。

        当下不禁暗暗称奇,忍不住开口问道:“这究竟是何人大能,竟然能让胡人也变得如此乖巧听话?我观这些羌人,多是妇人,却隐隐有行伍之形,当真是奇哉怪哉!”

        吕老卒听了,笑得眯起了眼,仿佛这话就是在夸他一般。

        “不瞒霍郎君,这等规划,正是出自主家之手。”

        虽然早有猜想,可是听到眼前这个老卒承认,霍弋还是忍不住地惊叹:“早闻冯郎君有少年英雄之名,就眼前这些羌人所为,可知不虚。”

        “这有何奇?”

        难得在贵人面前露脸,吕老卒开口吹嘘道:“此法说来也是简单。不过是把那羌人按人头分成多队,每队各有队长,平日里分配活计,只管说与队长听。至于如何干,那就是他们自个儿商量的事。干得好能吃饱肚子,干不好就吃个半饱。想那羌人,往日哪有吃饱肚子的时候,为了能吃饱,还不得拼了命?”

        这不就是有些类似行伍之制么?

        霍弋心里一惊,同时心里又想道,若是皇庄也这般做法,分成多队,各自竞比,各有赏罚,岂不是要比以往一古脑聚到一起干活要快上一些?

        “哎呀!我等候霍监令久矣!若不是分不开身,早就要去拜访霍监令了!”

        得到消息的冯永站在营寨门口,笑着对过来的霍弋拱手行礼。

        “何敢让冯郎君上门拜访?”

        霍弋看到营寨门口站着一位少年郎君,又听到他说这话,心里明白,看来这位就是自己此行的正主了。

        “在下能得这汉中冶监令之位,说起来还是要多亏了冯郎君,此事还没谢过冯郎君呢。”

        “那是陛下英明,这才设了汉中冶,再加上霍监令得了陛下的青眼,与我可没多大关系。”

        冯永可不敢居功,虽然吧,这诸冶监是在自己手里活过来的,而汉中冶的设立,也是因为他献出的八牛犁。

        可是在阿斗心腹之人面前,这种功劳,还是要把皇帝挂在嘴边比较好。

        “陛下自然是英明,可是冯郎君那也是在里面出了大力的,陛下在宫里,也是赞了冯郎君几回呢!”

        本以为这行人只有霍弋是主角,没曾想一个站在霍弋身后的人突然插了一句。

        虽然话是好话,可是声音却让有人些不舒服,过于尖锐了。

        “这位是?”

        “奴婢黄皓,今任汉中冶监丞一职,以后还请冯郎君多多指教。”

        来人行了一个福礼。

        尼玛!

        冯永登时下意识地就想找关姬。

        原因无他,因为关姬身上总带着一把长刀,现在冯永就想抽刀直接捅死眼前这个叫黄皓的家伙!

        蜀汉后期国疲民乏,除了姜维过度用兵,阿斗只顾享乐之外,还有一个人要负很大责任。

        那就是眼前这个自称是黄皓的阴阳人死太监。

        专秉朝政,玩弄权柄,排除异己,生生把一个朝廷搞成乌烟瘴气的地方,连姜维都吓得不敢回锦城,就是因为这个黄皓。

        “原来是黄监丞,恕我眼拙,失礼了失礼了!”

        虽然冯永目光闪烁,很想一刀了结了这家伙,可是还得强行对他笑脸相迎。

        “无妨无妨,说起来还是奴婢没有事先报与冯郎君,冒昧前来,还请冯郎君不要介意。”

        黄皓半掩着嘴,笑着对冯永说道。

        奴你妹的婢啊,死太监!

        冯永强笑道:“黄监令在宫里,想必定是陛下眼前红人,冯永欢迎都来不及,怎么会介意?两位里面请。”

        让客人站在外面不是待客之道,虽然里面也是简陋,可是经过这些日子的辛苦,总算是做出了一些案几和凳子。

        “地方寒酸,望两位不要介意。”

        把人迎进权当是议事厅的大草屋,分主客坐下,冯永歉然地说道。

        “好说好说,如今汉中,何处不是草创?就是那南郑城里,其实也没好上多少。”

        霍弋自然不会在意条件简陋,可是黄皓竟然也是坦然地坐在那里,没有一点不自然的神色,笑着附和道,“大家皆是同为陛下效力,冯郎君就不要再客气了。”

        怪不得这个家伙以后能得了阿斗的信任呢,三句不离陛下,而且至少在表面上,为了阿斗,竟然连这般辛苦的条件也毫不在意。

        “黄监丞说得好啊,大家都是为了陛下。那我直言了。在这里斗胆问一句,这汉中的皇庄,分了多大的地?”

        “陛下带头屯垦汉中,自然是要多下力气,所以圈的地自然是多了些,大约有千顷左右。”

        千顷,数目不算多吧?大概是多少亩?

        冯永掰着指头算了算,突然瞪大了眼看向霍弋。

        霍弋有些不好意思地低头喝水。

        尼玛!

        这阿斗好大的胃口,整整十万亩啊!

        这汉中有多少能耕种的地方?

        冯永又努力地想了想,大学那时画了一个学期的汉中地图,记录的好像是有二十万左右平方千米?

        这个数据对不对?

        算了,就是把这个数据打个折,那也有一百五十万顷,好像,好像阿斗占的也不算太多哈!

        再加上这个时代肯定比不过后世的耕种技术,那就把零头抹去,一百万顷,嗯,一千顷对于一百万顷来说,还是不算太多,怪不得诸葛老妖能答应阿斗圈这么大的地呢。

        毕竟是皇帝呢,而且又是从头开始垦荒,再加上又把原本属于人家收益的诸冶监给拿走了,所以给这么多,估计也有补偿的意思。

        只是这阿斗看起来也挺会做生意啊,看到诸冶监拿不回来了,竟然能想到在汉中设个汉中冶,又借此机会圈了这么大一块地,诸葛老妖也不好说什么,这头脑可以!

        可是冯土鳖一想起自己,心里顿时就不平衡了。

        自己那便宜老爹,用命拼死拼活,才拼出六百亩地,自己累死累活,又才得了五百亩……这到哪说理去?

        “前两日得了宫里的信,说是这皇庄之事,还得要冯郎君多多指点,奴婢能不能完成这宫里的交代,还是得落在冯郎君身上啊。”

        霍弋不好意思说话,黄皓倒是开了口,笑眯眯地对冯永说道。

        嗯,关姬刚回来不久,你们就得了宫里的信,看来十有八九是皇后发话了。

        “哪有什么指点不指点的,”冯永立刻来了精神,低声试探着说道,“只是这宫里的交代,我也不太能听吧?这如何能帮得上黄监丞?”

        黄皓又是捂嘴一笑:“皇后交代下来的事情,可是点明了要冯郎君才能做成。”

        确定了,就是牧场一事。

        冯永击节一笑:“皇后有谕,小人如何敢不效力?”

        霍弋轻咳一声,接口说道:“皇后的意思,就是千顷这皇庄之地,也不知够不够冯郎君牧场所用?若是不够,还可以再想想办法。”

        十万亩草地?

        冯永心里就是一哆嗦,这张星彩,当真是大气!

        当初自己在信中曾说过,想借皇庄的一点地方种草料,以喂养牛羊,没曾想这皇后一出手就是十万亩,当场就把冯土鳖吓得够呛。

        为什么冯永一定要借皇庄的地种苜蓿,还不是因为封建社会该死的耕种政策?

        在锦城时,自己想利用一丁点耕地来插扦种茶苗都要罚款,要是用来种草,那还不被人喷死?

        人家才不管你种什么草,更不会管你种草来做什么!

        反正不好好种地就是罪大恶极!

        至于用皇庄那就不一样了,汉中冶嘛,说白了,就是专门供给皇室的部门。人家种什么,如何供给,那都是皇室的私事,他人管不着。

        当年,汉武帝的时期,为了喂养御马,不还是专门开辟了一块地方种苜蓿?

        如今汉中冶,为了给皇室的牧场养牛羊,种点草料怎么啦?怎么啦?

        “用不了这般多!”

        冯永急忙摆手,同时心里想道,真要用十万亩田地去种苜蓿,诸葛老妖怕不活剐了自己?就算张星彩是皇后,这名声只怕也会受到影响吧?

        “冯郎君不必担心,这皇庄,可以是平地,也可以是坡地,如今还没开垦,都可以改的。”

        哦,明白了,看来现在所有人都还没有逃脱胡人逐草放牧的思维盲区,觉得冯永这个牧场就算是有青料,估计也要不小的地方。

        如果皇庄有坡地,倒也不算是浪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