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十国帝王在线阅读 - 章三百四一 风卷黄旗过大岗 北境今起无战事(6)

章三百四一 风卷黄旗过大岗 北境今起无战事(6)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耶律阿保机从渤海回撤西楼时,除却历战损耗与留驻在长岭、扶余两府的驻军,仍有十三四万。为求及时支援西楼,耶律阿保机遣皇太子耶律倍率领三万精骑作为前锋,倍道兼行。李从璟带幽州军前锋渡过横河,抵达西楼时,耶律倍的三万精骑已先一步与鞑靼部对峙了几日。

        幽州军主力北上西楼的行军路线,与耶律阿保机的回军路线,大致呈直角,两军的行军速度差不多,路途中并无机会交战。幽州军也无必要在抵达西楼前,与契丹军在野外浪战。

        到李从璟到西楼时,鞑靼部攻城已经多日,虽说双方伤亡都不小,图巴克也有意报被述律平算计之仇,西楼却一直没有攻下与汉人军队相较,契丹军算不上善于城池攻防,但比之更为不堪的鞑靼部,却是强了不知多少。

        鞑靼部虽然攻城不行,毕竟历经磨难,此番又是为复仇而来,野战却是没有让李从璟太失望,耶律倍抵达西楼时,曾意图突袭鞑靼部,被图巴克率军杀退。这就使得李从璟抵达西楼时,西楼会战正处于一种微妙的平衡中在耶律倍抵达之后,鞑靼部停止了对西楼的进攻。

        随李从璟作为前锋抵达西楼的孟平所部,正在鞑靼部营旁扎营,李从璟在图巴克的陪同下,带着莫离、杜千书、王朴『,..等谋士和郭威、孟平等将,并十数骑亲卫策马出营,查看西楼城防。

        鞑靼部可汗图巴克指着西楼城对李从璟道:“城中守军并不多,在五千上下,不过城防修缮得极为坚固,城头防御器械也充足,多是我部之前闻所未闻之物,先前贸然进攻吃了不少苦头城门也很结实,能喷火”

        李从璟哭笑不得,图巴克这辈子恐怕就没见过几座城池,要他们正面攻打坚城,占了突袭的便宜或许还有可能,正面进攻是断难取得成果的所谓城门能喷火,应该是从城门洞里倾倒了火油下来。

        兴许是觉得多日未能建功,脸面上有些过意不去,图巴克道:“好在李将军来得及时,以天朝王师之精锐,要攻占城池应该很容易很多”

        “我军并无攻占西楼的打算。”李从璟出乎图巴克意料的说道,见对方不解,继续道:“西楼能够攻克自然最好,不能攻克也无须强求。诸军会师西楼,要以打击契丹军有生力量为要务,惟其如此,才能从根本上削弱契丹军力,各部才能恢复旧业。”

        图巴克寻思着说道:“李将军意欲与契丹军野战?”

        “也可以这么说。”李从璟不置可否。

        按照幽州军与耶律阿保机的脚程,再过两日便能相继抵达西楼,李从璟心里想着,耶律阿保机是在征战渤海班师的途中驾崩的,原本历史上他是死在扶余府,如此说来对方的死期应该就在这些日子,也不知何时能传来耶律阿保机身死的消息。

        “阿狸公主何时返程?”李从璟转头问图巴克。阿狸去联络黑车子室韦的事情,他是知晓的,但具体情况却还不清楚。

        契丹建国距今不过十年,此后陆续征服各部,现今契丹对草原的控制力还无法与日后相提并论,所以才有李从璟号召诸部反抗契丹的余地,但以耶律阿保机的手腕,这种控制力却也不会太弱。

        这回大唐檄文传遍北漠草原,有能力响应的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多,而能聚兵前来西楼的就更少,大多是在各地与契丹统治阶层斗争,真正可能来西楼的,也只有黑车子室韦等寥寥数部。这也是阿狸亲自去游说黑车子室韦的缘故。

        卢龙边军大出长城,战于西楼幽州军身后的草原,既是李从璟保证腹背的需要,也是为呼应草原各部的斗争其战略意图,说来很简单,却很残暴,一言以蔽之:打击契丹在草原的统治基础。

        “号召草原诸部反抗契丹,无需诸部皆至西楼,相反,遍地起烽烟,更有群起而攻之之效。西楼会战,我军甚至无需战胜,只要不败,战事持续数月,契丹国内的形势就会糜烂不堪。待诸部之战各成其势,契丹国的根子也就会烂掉。”李从璟在谋划西楼会战时,曾如是对莫离等人道,“而这就是我出兵西楼的目的,也是我这些年来抗击契丹的目的,更是遏止契丹国势的根本方法。我对草原的谋划,追根揭底只有一句话,只为实现一个战略目的:使草原重回群雄并立之局!”

        当时,李从璟还言道:“草原群雄并争,彼此争斗、钳制,才没有精力去袭扰边境任何一部都没有精力。届时,关外只会有一个强国,那就是渤海国。而作为海东盛国的渤海国,不比契丹、鞑靼等草原部落,他们不是游牧民族,无需劫掠大唐边境就能生存,并且能生存得很好。渤海国不仅没有侵扰边境的必要,相反,他们还能成为大唐,钳制草原的有力助手。”

        最后,李从璟总结道:“惟其如此,幽云边境才能真正得到安宁。”

        李从璟说完这些话后,莫离曾问言:“若能如此,边境至少能得数十年安稳,然而数十年之后,草原若复眼下之局,如之奈何?”

        李从璟笑着回应莫离:“真到了那时,大唐应该重归统一了吧?”

        莫离明白了李从璟的意思,他点头道:“若是大唐重复一统,草原自然不再是顾虑。”

        这一回,莫离以为他明白了李从璟的,其实并没有。

        要彻底安定草原,并不是有一个统一的中原王朝就能做到的。如何让草原游牧民族不再威胁中原,李从璟有他的规划。只不过要实现这个规划,他需得掌握一个统一王朝的全部力量。如果历史给他这个机会,那应该是他一统中原之后,会做的事了换言之,大唐要一统汉人天下,必须具备一个稳定的后方。

        若真到那时,李从璟视线里的,不仅仅是北漠草原,应该还有河西、青藏高原、西域以及,一切汉文明能够到达的地方。

        李从璟问起阿狸返程日期,图巴克答道:“昨日里接到消息,黑车子室韦起兵后连战连捷,已聚集起许多兵马,正往西楼赶来,不日就该到了。”

        李从璟点点头,不复再问。

        五万幽州军,加上鞑靼部与黑车子室韦,以及其他大小部落,总兵力应该不会亚于契丹军多少了。西楼会战,虽说拖下去也能实现一部分战略意图,但李从璟并没有拖下去的意思。历史留给他在草原的时间不多了,他必须尽快处理完这边的战事,回中原去。

        观察西楼城防,对李从璟而言不过是例行公事,看过之后他便准备回营,但就在这时,西楼城门却打开了。

        李从璟带着一大帮人在这里观察西楼城防,城墙上的契丹守卒自然也能看见他们。城门大开之后,里面奔出数骑来,让李从璟停住脚步的是,这数骑手持信使符节。

        两军阵前通使,这却是李从璟到来之前,鞑靼部不曾享受的待遇。

        李从璟等人就在原地等契丹来使,随后他便知道了来使的目的:述律平要与他一晤。

        对此李从璟自然没有避而不见的理由。

        “来这么久,倒是还没见过这位契丹皇后。”图巴克摸着胡子,跟李从璟进行科普,“之前也未曾谋面,只知她是回鹘族述律部人,小字月里朵,耶律阿保机对其颇为倚重嗯,有草原明珠的美誉,是位绝色美人。”

        李从璟心道,再是绝色美人也四十多岁的年纪了,还能美到哪里去?

        一刻钟之后李从璟就不会有这种想法了。因为他见到了述律平,而述律平真的很美,美得让人看不出年纪,美得让人会不自觉忽略她的年纪,美得不似人间之物,实在无愧草原明珠之誉。

        述律平没有王彦章那样的雅兴,会跟李从璟在阵前摆一方小案,对酌几杯。两人相见,就在马背上。随述律平一起来的,还有耶律倍。

        “李将军打算何时出战?”兀一见面,述律平便先声夺人。她红衣披甲,却又略施粉黛,岁月没在她脸上留下沧桑痕迹,却给了她难以说尽的妩媚,无论是远山般的眉,还是妖艳的小巧樱唇,都有能让任何一个成熟男人沦陷的魅力。

        李从璟打量着述律平,目光在对方高耸而挺的胸脯上滑过,显得肆无忌惮。天可怜见,哪怕是对最动人的美女,他也缺乏敬畏之心,更不可能在对方面前束手束脚。欣赏,毫无保留的欣赏,是他对她们唯一的礼敬。

        “若是李将军欲战,契丹千万健儿随时与贵军决一生死,绝不后退半分!”述律平用马鞭指着身后的西楼城,英眉轻扬,“契丹国都就在此处,贵军若能攻克,但可来试。契丹虽是马上民族,却也有与国都共存亡的决心!”

        述律平说完,见李从璟仍没有说话的打算,不由得微微蹙眉,对方的眼神如此赤裸,让她不悦,她觉得她皇后的尊严受到亵渎,转而寒声道:“李将军,你在看什么?”

        李从璟微微笑了笑,将目光收回,对述律平道:“月里朵是吧?你无需向我传达契丹军殊死一战的决心,因为这并不能改变什么。我甚至不认为你有出城与我相见的必要,如果你继续这些没有用处的言论的话。相比较而言,我对你美貌的兴趣要大得多那在我看来更有谈论的价值”

        在李从璟嘴里出现“月里朵”三个字的时候,述律平就已经怒不可遏,不等李从璟话说完,这位受到羞辱的皇后甚至双手都开始微微颤抖。

        而李从璟接下来的话,让她的愤怒消弭于无形。

        “当然”李从璟平静看着述律平春桃般的双眸,“如果你双手颤抖的幅度再大一些,试图扣动那隐藏在袖口下的暗箭机关,那也没有用处,虽然我们只相隔不到十步,但我一定躲得过去。”

        述律平微微一怔,这才开始真正端视李从璟,“你是如何发现的?”

        李从璟笑着摇摇头,表示很无奈,却没有解释的意思,“堂堂一国皇后,阵前准备暗杀敌军主帅,这样的事情实在是耸人听闻。”

        “看来我们的谈话应该结束了,虽然你是皇后,但你的无礼举动,让来自礼仪之邦我感到愤怒。”

        “李从璟!”述律平叫住准备离开的李从璟,继而嫣然一笑,“怎么,这就怕了想要逃走?”见李从璟已经开始提起马缰,期待多了解一些对手的皇后,加重砝码道:“你不是说还有更有价值的话题,值得一谈吗?”

        也不见述律平如何动作,偏偏她这话说出来,就足够柔媚入骨,诱人得很。

        李从璟摊开双手,“然而那并没有卵用,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已经四十多了。”说完这话,李从璟呵呵一笑,再不理会脸黑下来,终于生气的述律平,调转马头离开。

        述律平胸膛起伏不定,望着李从璟的背影,她犹豫了许久,还是打消了背后偷袭的打算,因为她已经没有一点把握。

        “怪不得耶律倍和德光会相继在你手里吃亏,连皇上也奈何不了你。”述律平喃喃自语了一句,拢了拢鬓角青丝,也拔马转身。

        这位受人尊敬的美艳皇后,心底升起一丝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