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十国帝王在线阅读 - 章四十三 给我砍死他

章四十三 给我砍死他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董璋不比段振林,如果李从璟在后世时,历史学得稍微好一点,就会知道,董璋也是在史书上留名的赫赫人物。所以无论是智商武力,还是运气,董璋都非段振林这样的无名小卒可以相提并论。

        李从璟纵马跃出,气势不可谓不强。但董璋明显也不时吃素的,不可能被李从璟几句话震慑住,因此也大吼一声,挺马提槊,迎了上来。

        李从璟心里却知道,君子都虽强,但实际上已是强弩之末。他方才说得嚣张,实际上毕竟君子都昨夜有过一场血战,又没时间作休整,实际战力打了多少折扣不言而喻。所以李从璟也明白,此战之关键,还在于董璋身上。只有擒贼擒王,才能稳操胜券。

        骑兵对骑兵的冲杀,无非两种方式。一种是直线冲阵,穿透敌阵之后,再调转马头,进行下一次冲阵,包括后世很多抗战片,都采用这一模式;另外一种,技术含量相对较高,是双方拼到一起之后,不再分开,一边纵马奔驰,一边马上厮杀。

        眼下{顶+点}小说情景,君子都和董璋亲卫都是精锐,冲杀到一起之后,便成了第二种模式。

        李从璟眼睛一直盯着董璋,他发现董璋也盯着他,看来方才他是把董璋气得不轻,董璋想要过来直接收拾他了。

        见此情景,李从璟索性大喝一声:“董璋那厮,纳命来!”话说完两人已经当面碰上,你出槊我亦出槊,瞬间战到一起。

        两人心中都有谋划,就是要第一时间拿下对方,是以距离相近之后,两人都不曾想防守,而是抢着进攻。这一下,两柄马槊直直前刺,锋刃直指对方咽喉。

        李从璟以为自己够快,但没想到董璋丝毫不比他慢,他的锋刃到对方咽喉时,对方锋刃也刺破空间,到了眼前。李从璟不敢大意,连忙躲闪。

        搏杀之术本有相通之处,很多地方其实连招式都一样。李从璟和董璋两人,攻击招式一样,都是最直接最狠毒的招式,这会儿连闪躲的动作都无二致。

        两人侧身偏头,两马交错,两人又几乎是同时收槊,狠狠横斩向对方。不出意料,两杆长槊在两人眼前相遇,一声脆响,火星都要蹦进两人眼里。这一下两人都是用了大力气,并无半分保留,可谁也没能从力道上压倒谁。

        战马交错而过,李从璟当然不死心,转身甩槊。又是同样的招式,两人都不想两伤,是以攻势被相互拆解掉。

        这一触乍分,两人谁也没奈何谁,提缰控制战马,两人又杀回来,都是红了眼睛,恨不得把对方一口吞下去。

        于李从璟而言,董璋是他在这个时代,单挑过的最为生猛的角色,上次杀张郎时,相隔二十来步,一箭一槊,两人都不带照面的,算得上是李从璟放冷枪。但是这回不同,正面对刚,实打实拼得是搏杀之力。

        李从璟还好一些,年轻气盛,一击不成便想再来。董璋就不同了,此时他虽然面上仍有杀气,也确实有杀心,但他同时也分外惊愕。如今他董璋已是四十几岁的人了,在战场上摸爬滚打几十年,多少次死里求生拼出的一身杀人术,竟然没能奈何眼前这个看起来不过二十多岁的小子,他如何能服气?

        如果董璋知道李从璟还不到二十岁,真不知又是怎样一番心境。

        两人这回相遇,就没再分开,你来我往,斗得难解难分,同时也是险象环生。十来个回合之后,董璋没怒,但没有取得明显效果的李从璟,却是首先怒了。

        “妈的老子这一年来谁没杀过,从来没有纠缠这么久的,你一个老不死的小小刺史,凭什么抵挡老子这么久?老子可是有大抱负的人,你个小老儿,弹丸之地的小刺史,凭什么在老子面前嚣张?”李从璟心里想着,怒气愈发大了,浑然不觉其实他的这个念头,已经比董璋嚣张太多——刺史也比他现在淇门镇江的级别,高了很多。

        但李从璟毕竟年轻,人年轻时,注定是如风似火的。

        “喝!”李从璟一声猛喝,猛然一发狠力,将董璋斩来的马槊狠狠荡开。而后双腿用力蹬在马镫上,力从脚底生,身子借势挺起两分,然后一槊狠狠拍下。

        也亏得他座下战马是匹好马,这才没有腿软,李从璟这一下竖斩,威势非同小可,董璋也不敢托大,横举长槊去挡。他看李从璟力用得狠,心中已是暗笑。

        在董璋看来,力大势沉,随之而来的必然是势力用尽之后,出现的前后衔接空挡。有了这个空挡,董璋就有信心一举重创李从璟,从而拿下这场战斗。

        “到底是年轻啊,缺乏经验,免不了意气用事。”董璋心想。

        但是当李从璟的长槊拍在他手中马槊长杆上时,董璋立即心道一声不好。他本以为,他已经足够重视李从璟这一击,是以力气用得很大,但是没想到,李从璟这一击的威势,还是大大超出了他的预料。

        一击之下,董璋虎口巨震,长槊险些脱手!

        这怎么可能?董璋心中在喊。待他好不容易,重新握稳长槊,李从璟已是再次一槊拍下来!

        李从璟目光如火,长槊举起、拍下,举起、拍下,举起、拍下……没有再换其它招式,就是一次次重复这样的拍击。他心中怒火如浪,力气也是越来越大。如惊涛拍岸,后浪赶前浪,一浪比一浪狠。

        这一刻,李从璟仿佛有用不完的力量。

        他看到董璋手中的长槊一次次震动,看到董璋举起长槊的手臂,被自己一次次拍下,他看到董璋脸上越来越密集的汗珠,看到他越来越苍白的脸色,看到他死死咬紧的一口……大黄牙,李从璟就像一个被女盆友暗示的初哥儿,力气一次次大了起来。

        每拍击一次,李从璟就要大喝一声,然后是金属的撞击声,别有一番节奏。

        举起、拍下,举起、拍下,举起、拍下……李从璟感觉自己像是在拍蚊子,他好像又回到了后世童年时,拿着一把苍蝇拍,在家里到处拍蚊子时的场景。

        于是他又欢乐起来,手里的动作就更加凶狠。

        如果董璋知道李从璟心中所想,知道自己被想成了蚊子,一定会气得吐血三升,直接昏过去。

        现在,董璋是心中有苦说不出,他根本没有余力反击。李从璟的战术招式,在他看来简直愚蠢之极,但他不得不承认,这样的方法,效果真是他娘的好。

        终于,李从璟的状态达到顶点,他再一次高高挥起长槊。

        当他的长槊挥至顶点时,在长槊锋刃背后,大雪后的日头从云层中探出头来,金灿灿的阳光洒下来,正好洒在李从璟手中长槊上,也洒在他的头盔上。

        李从璟全身宛如披上一层金色法光,背后还靠着一颗太阳。

        “喝!”李从璟一声暴喝,手中长槊,如泰山压顶,重重拍下!

        “碰”的一声。

        李从璟手中长槊拍在董璋长槊上。

        董璋的手臂习惯性往下一震,他需要借这个动作,来缓解震力,否则他手臂早废了。但是这一回接下李从璟的猛击之后,董璋目中突然闪过一抹喜色。

        力道小了不少。

        这是一个好信号。董璋心想,李从璟这厮终于力气用尽了。也是,这个白痴年轻人,怎么知道战场规划体力的重要性,只知道一味猛冲猛打,这样的家伙,不死才怪。

        董璋心里甚至已经做好反击的打算,他想着,李从璟下一次竖斩时,他在应对之后,就能立即反击。然后,一击让李从璟下马!

        他是战场宿将,他经验丰富,绝对能把握时机。

        但是,等等……那是什么!

        董璋手臂被震下之后,突觉眼前晃过一道黑影。

        他看到,李从璟的长槊,竟然在拍下他举起的马槊之后,势力不减,顺势斜斩下来!

        这厮的这一斩,根本就不是竖斩,而是斜斩!

        斜斩之下,长槊在拍下董璋的马槊之后,顺势拍向了他脑门!

        阴险、狡猾的小人!这是董璋最后的意识。

        又是“碰”的一声。

        长槊狠狠拍击在董璋脑门上,纵然有头盔护脑,董璋也只觉眼前一黑,瞬间没了反应,栽下马去。

        李从璟一击得手,心中喜悦,居高临下,暗道一声“白痴”。

        长槊狠刺,李从璟自然不会放过董璋。

        但董璋好歹是沙场上混了几十年的老油条,落地之后浑身一震意识就回到脑袋,他就势一滚,避过了李从璟必杀一槊。但李从璟的长槊,还是在他后背狠狠拉开了一道口子,直接撕裂了他的甲胄。

        李从璟得势不饶人,跟上去,在马上连刺直刺。董璋脑袋还在昏眩,根本无法有效还击,只得连滚直滚。

        这场景,就像打马球。

        你滚……我打……你滚……我打……打呀打呀打马球……李从璟打得不亦乐乎。

        “将军!”董璋受重创,他的亲卫立即不要命一般,冲上来扑向李从璟。

        “找死!”李从璟冷哼一声,提起马槊,横斩一人,竖斩一人,直刺一人。

        这时分,浑身多处受创的董璋,总算被他亲卫救上马。他哪里还顾得上跟李从璟缠斗,先前要取李从璟性命的念头,早就飞到九霄云外,只是不停下令:“撤退,撤退!”

        李从璟横槊立马,豪气万丈,指着董璋逃跑的背影,喊出的话却像古惑仔一样,“给我砍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