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战国之东帝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章 秦取弱关

第二百二十章 秦取弱关

        很快,秦军战船便借着水力冲进楚军战船队列中。

        “嘭——”

        随着战船碰撞在一起,身处下游的楚军船只立即吃了一个不小的亏。

        “杀——”

        随着秦楚两国战船撞在一起,双方立即激烈的厮杀起来。

        此时,南岸山上。

        守将罗薪见江水上秦楚双方水师已经杀成一团,而楚军水师正遭到大量的秦国水师围攻。

        见此,罗薪立即吩咐道:“传令,准备木炭火箭,朝秦军中后阵射击。”

        军令下达后不久,山上的楚军立即朝下方激战的江水上游方向投射石块、木炭、火箭、箭矢。

        江水之上,正在前去增援战场的秦军战船,顿时遭到了山上楚军的重点打击。

        大量的石块落在水面,发出阵阵轰鸣,然后溅起一朵巨浪,让船只猛烈摇晃起来。而砸中秦军战场的石块,有的直接将战船砸烂,有的将战船砸得大破。

        与此同时,从数百米高的山上飞驰而下的箭矢,同样杀伤力力惊人,洞船穿人,轻而易举。

        在箭矢投石的掩护下,木炭火箭开始立功。

        很快,江面上边烽烟弥漫。

        秦军水师对楚军的攻势,也因此出现滞缓。

        但,准备多年,船只兵力远超捍关楚军水师的巴蜀秦军,还是源源不断的突入楚军阵中,然后拼命的向楚军船只展开进攻。

        激战一个时辰后,楚军水师伤亡过半,不得不放弃对江水的控制,然后退到北岸,依托捍关保船并护卫捍关南部,防止秦军从江水方向攻击捍关。

        而秦军突破楚军的拦截后,迅速顺流而下,向东方而去。

        同时,山上楚军见秦军已经控制江水,立即改变了作战方式,开始向江面上抛投木桩,以攻击下游的船只。

        另一边,捍关前,一个斥候快速跑到正在指挥秦军强攻捍关的司马错身侧,禀报道:“将军,我军水师击败楚军水师,控制江水水道。”

        司马错一听,立即转头向江面看了一眼,问道:“我军伤亡如何?”

        “回将军,伤亡并不大,虽然我军的伤亡是楚军的三倍多,但是,捍关楚军水师数量不足,所以我军水师伤亡约六千人,战船沉破两百余艘。”

        “善。”司马错闻言大喜。

        他之前就知道,楚国水师主力还在汉水防备宛城的白起,所以才选择从巫郡进攻。

        果然,这个选择是对的,楚国水师果然拦不住他训练了数十年的巴蜀水师。

        想着,司马错立即吩咐道:“传令,让巴蜀秦军立即乘船顺流而下,攻击楚国重镇弱关,斩断楚国江汉地区对巫郡的增援。”

        “诺。”

        “传令,继续强攻捍关。”

        “诺。”

        就在司马错指挥陇西秦军强攻捍关间,两个时辰后,下午时分,巴蜀秦军顺流而下,疾奔三百里抵达弱关。

        弱关楚军才得到秦军围攻捍关的消息不久,刚刚向郢都告急并请求援军,又突然见秦军杀到城外,顿时被杀得措手不及。

        接着,秦将朱胥率秦军强攻弱关两日,取之。

        秦将朱胥夺取弱关后,留下部分秦军守卫弱关,然后立即回师围攻巫郡郡治巫县。

        郢都。

        就在秦军围攻捍关的次日,留守郢都的令尹州侯得到了秦军从巴蜀顺江而下攻打巫郡的消息。

        “秦将司马错率二十万秦军围攻巫郡?”州侯脸色一白,急道:“不好,中秦国声东击西之计了,秦国主力根本就不是白起率领的秦军,而是司马错率领秦军。

        如今我楚军不是在陈地集结准备出兵伐秦,便是在邓、鄢之间防备白起,而巫郡空虚,虽然捍关有一支精兵,但秦军人多势众。

        而且,司马错这个老匹夫经营巴蜀数十年,数次顺江而下攻打巫郡、汉中、上庸,对我楚国西部的情况了如指掌,这···

        大事不妙!”

        想着,州侯立即吩咐道:“传令,立即征召军队,准备增援巫郡。

        传令,立即派人通知柱国,就说秦将司马错率二十万秦军攻打巫郡。

        传令,速速派人通知大王,秦军抢先动手了。

        传令,通知黔中郡郡守,让他加强戒备。

        ···”

        半月后。

        楚王横率众从洛邑归来。

        大殿中。

        楚王横又惊又怒道:“怎么回事,秦军大规模增援巴蜀的消息,为何我们没有察知?还有,弱关乃是巫郡重镇,乃是我江汉屏障,为何短短三天间,便落入秦军之手。

        该死,巫郡守孙旭他究竟是怎么守卫巫郡的,竟然出现这么大的纰漏,该杀,该杀。”

        面对暴怒的楚王横,楚国群臣皆露出惧色。

        此时,令尹州侯自付逃不过楚王的责难,连忙主动请罪,拜道:“大王,臣监国无能,还请大王赐罪。”

        楚王横闻言,愤怒的看了州侯一眼,然后冷哼一声。

        此时,黄歇开口道:“大王息怒,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当务之急还是击退秦军,保住巫郡,不然巫郡失守,郢都危矣。”

        楚王横不满道:“寡人当然知道眼下如何击退秦军才是最重要的,可是,现在弱关失守,我楚军被秦军拦在巫郡之外,空有大军,却如何能去救援巫郡?”

        “大王勿急。”黄歇安慰道:“大王,弱关虽是巫郡的重镇,但是自从我楚国从巴国夺取巫郡之后,弱关便成为远在腹地的寻常关邑,已经有数百年不曾加固,数十年不曾整修,城墙残破,攻破弱关并不难。

        而且,虽然弱关失守,但是,我楚国防备秦国的重镇捍关依然还在我楚国手中,尤其是,之前我们为了配合大司马的行动,还往捍关增援了万余军队还有大量的物资,以捍关的坚固险要以及人数众多的军队,充裕的物资,足以坚守很长一段时间。

        而且巫郡的巫县、鱼邑等重镇也还未失守,所以,臣以为我们还是有希望能击退秦军的。”

        说到这,黄歇拱手道:“大王,巫郡失守,则郢都危在旦夕。

        故臣以为现在当在汉水流域采取守势,留下一支精兵守卫邓县、汉水,以防备秦将白起。并调柱国率主力救援巫郡。”

        楚王横一听,皱眉道:“寡人也知道巫郡不容有失,可是,寡人担心的是,我楚军主力去救援巫郡,无法按照盟约规定的那样,与各国在洛邑汇合。

        如此,各国间我楚军不到,人心涣散···

        若是合纵联盟土崩瓦解,那寡人担心,这次六国合纵伐秦会演变成秦楚决战,然后五国坐收渔翁之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