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战国之东帝在线阅读 - 第两百一十九章 顺流而下

第两百一十九章 顺流而下

        另一边。

        魏王遫与韩王咎在田冀开口后,全都脸色一变。

        接着,二人对视了一眼,魏王遫率先开口道:“我魏国河东河内等地皆被秦国夺走,国土损失大半,国力大损。

        不过,合纵伐秦乃是大义所在,也是为寡人自己报仇。所以···”

        魏王遫大声道:“虽然魏国疲惫,但寡人也愿意出兵十万。”

        韩王附和道:“韩国弱小,可出兵八万。不过···”

        韩王咎话音一转,对赵王何、魏王咎道:“赵王、魏王,寡人以为除暴禁害这种为天下主持大义的事情,两周也不能置身事外。

        所以,寡人提议,让周天子出兵四万,并拿出一笔钱粮来,支持为天下的正义之事。”

        赵王何一听,笑道:“韩王所言极是,寡人以为此事可行。”

        魏王咎见赵王何也同意了,立即应道:“赵王、韩王说得对。”

        殿外。

        正在外侧侍奉的西周公一听,顿时脸色一白,然后不禁在心中大骂道:“好你个韩咎,你们六国伐秦就伐秦,为何还要拉上天子,让孤出兵出钱出粮,真·········”

        而殿内的六国之君,可没管西周公或者周天子是怎么想的,直接就替周天子做出了决定。

        接着,六国议定,签署盟约,并在周王宫中歃血为盟,祭告天地,绝不背盟,否则人神共弃,天人共诛(东周公与西周公没资格与六国之君盟誓)。

        盟成,六国之君在周王宫大摆宴席,各国君臣皆欢。

        次日,六国之君离开洛邑返回各国。

        另一边。

        秦将司马错在秦国陇西悄悄征召了十万秦军,然后秘密从西部南下巴蜀。

        成都。

        司马错率军一到,立即召来蜀郡守张若,询问道:“张将军,现在楚国那边情况如何?”

        “回将军。”张若笑着应道:“不久前,大王从关中调兵五万增援宛城,楚国见白起将军麾下聚集了十万精兵,已经将西部的楚军调往鄢城邓邑以防备白起将军。现在楚国黔中郡还有江汉之间,已经空虚了。”

        “好。”司马错大喜道:“天赐良机,天助我也!”

        笑了笑后,司马错又问道:“张将军,巴蜀两地的大军准备的如何,物资准备的如何?巴蜀秦军是否能立即随本将出征楚国?”

        张若看了一样自己的老上司,见他虽然发须皆白,但神采奕奕,精神焕发的样子,激动的道:“将军请放心,在下收到大王还有将军的命令后,就立即开始准备了。此时此刻,巴蜀两地的十万秦军,早已在枕戈待旦,随时都可以跟将军击楚。

        而且,在下还征集了巴蜀两地的所有大船、粮食,得大船万余艘,粮食六百万石,箭矢一千万支,富于的武器弓弩超十万具,而且这些物资都已经装载在船,只等将军一声令下,便可顺江而下击楚。”

        “善。”司马错大喜,用苍老浑厚的声音道:“太好了,自从本将向先王说以得蜀既得楚之策以来,已经过去了快四十年,十七年本将本想率巴蜀精锐顺江而下,攻取巫郡黔中,直攻楚国郢都。奈何上次巴蜀人心还未彻底归附,而且巴蜀力量太小,这才让本将的计划未能顺利施展。”

        说着,司马错自信满满的道:“但这一次,本将已经有了充足的准备,而且还有陇西的十万秦军相助,而楚国主力却在汉水防备白起将军。”

        说到这,司马错目光一凝,一脸肃然的看着东方道:“此战必胜。”

        张若等人闻言,皆大喊道:“将军威武,此战必胜。”

        司马错一听,自信的一笑,然后厉声道:“传令,大军汇合,顺江而下,伐楚——”

        随着司马错的一声令下,十万陇西秦军汇合十万巴蜀秦军,二十万秦军以及上万艘大船,浩浩荡荡的向楚国而去。

        不久,秦军兵临楚国防秦重镇捍关。

        “铛铛铛······”

        “咚······”

        秦军还未靠近捍关,便听到有金鼓之声从捍关之中传来。

        此时,司马错看着前方的捍关城墙,又看着滚滚奔涌向前的江水,以及江水南面悬崖峭壁,不禁感叹道:“好一处险关,当年弱小的巴国,就是凭借这一险关,拦住了强大的楚国数百年。若是本将率军从下游逆流而上,面对这一险关,也只能徒呼奈何!”

        说着,司马错笑着摇头道:“可惜,现在本将是顺流而下。”

        说罢,司马错立即下令道:“传令,让水师突破楚国水师的封锁,顺流而下,拦截楚国对捍关的增援。”

        “诺。”

        “传令,让陇西秦军下船上岸,强攻捍关。”

        “诺。”

        军令下达后,部分船只开始靠岸,而司马错在巴蜀训练的水师,则开始在江水上投放木桩、火船。

        就在岸上秦军开始排兵布阵间,秦国水师投放的木桩已经在滚滚东流的江水推动下,如同离弦之箭向下游的楚国水军飞奔而去。

        “小心木桩,进行躲避。”

        随着楚军船上传来一声大喊,以及南岸高山上的旗语,楚军船只立即开始进行躲避动作。

        只是,秦军早有准备,投放的木桩又大又多,楚军无法尽数躲避。

        “咚···咚···”

        随着一声又一声的撞击声响起,楚军船只在大木桩的撞击下,大部分的船只顿时出现短暂的失控,甚至还有部分船只直接出现了些许破损。

        接着,就在楚军船只不稳失控间,秦军火船已经杀到了近处。

        此时,南岸高山上的楚军已经向江水上的火船投射石块以及强弩。

        一时间,江水上石块弩箭如雨点一般落下,许多小火船还没有抵达楚军阵前,便被楚军摧毁。

        但也有大量火船靠近楚军。

        但,楚军早有准备,规避了部分火船,又用钩拒小船推开部分火船。

        但···也有一些楚军船只无法避开火船。

        “咚!”

        “被火船撞上了,速速灭火。”

        就在楚军躲避火船木桩间,秦军水师也顺着汹涌澎湃的江水,飞奔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