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少侠好功夫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你动她一个试试看!

第二十五章 你动她一个试试看!

        西湖修身馆。

        曹升龙请来作见证的那几位武道大佬已经离开,馆内现在只剩下曹升龙和曹知豹两兄弟。

        曹升龙盘腿坐在蒲团上,眼睛微闭,脑海中把他刚刚和白起的那一战进行复盘,尝试着用脱缰般的意识去捕捉白起身法的破绽。

        但可惜,仍旧没有任何收获。

        也就是说他靠想象都赢不了白起,破不了他的身法。

        果然是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半晌,曹升龙叹了口气,睁开眼睛,问道“知豹,你刚刚看清了吗?”

        “最后一刻看清楚了。”曹知豹道。

        曹升龙苦笑摇头,“那时看到已经没有意义了。”

        “二哥的意思是旁观者不应该插嘴。”

        “不是,那时即使有提醒也已经来不及了。”曹升龙目光深远地看向门外,解释道“白起之所以能那么快赢我,除了他身法诡异之外,最重要的是他对我的动作做出了精准的预判,先用虚影佯攻,逼我离开原位,然后再提前到预判的位子站好,等我靠近。”

        “如果二哥你没有出那一拳呢?”曹知豹问。

        “那虚影可能就要变成实影。”

        曹知豹受教地点点头,有些不可思议地说道“这么说,白起的功夫也练到神明境了吗?”

        “那也未必,”曹升龙推敲道,“他可能只是掌握了某种奇特的身法,然后将其练到了极致,这就像打篮球,你的身体素质、体重、弹跳等各方面都没有达到最强,但你的三分变态准,那你同样能纵横赛场。”

        “这么说,岂不是永远摸不准他的真正实力了。”曹知豹语气中还是替二哥报了不平。

        “知豹,看问题不能这么片面,那身法就是他实力的一部分。”

        “嗯。”

        “除了这些,此人在人情洞察方面也颇有眼力,判断出我要下重礼结交他,居然不给我开口的机会……”

        曹升龙貌似自言自语,“也是,若真的只是个单纯的武夫,又怎能轻易博得中唐集团公主的好感,真是个有意思的年轻人。”

        曹知豹推测二哥的心思,道“那他这次婚礼,咱们好好准备个礼物?”

        “嗯,是要好好准备一下。”曹升龙想到什么,微笑道“不知道他的身法和鬼谷子集团打造的仿真型智能机器人相比,哪个更快?”

        鬼谷子集团,前代传奇商人王子牙所创,乃是世界名列前茅的科技公司,据说该公司不仅跟政府有着各方面的深度合作,跟一代武学宗师李当歌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可谓财势通天,背景深不可测。

        该集团现任董事长王蛇,正是王子牙长孙。

        ……

        东海彩虹机场。

        唐赟、宋曼玲母子以及徐传福走出机场,上了一辆等候他们多时的加长版商务车。

        商务车一路飞驰,一个小时后,来到一个位于老城区的高档小区,直接刷车牌驶入大门,左拐右拐一番,驶入地下车库。

        唐赟和宋曼玲在这个小区住着的是一处220平米的大平层,很多年就置办下来的房产,是唐明远藏娇宋曼玲的金屋。

        尽管这些年唐赟和宋曼玲母子一直待在国外,但这房子却始终为他们保留着,且定期有人过来打扫。

        车子在地下车库停好之后,司机和徐传福一起帮着唐赟和宋曼玲把行李提上楼。

        由于事先早有安排,其后的安置也非常顺利。

        待一切办妥,宋曼玲给唐明远打了一个电话,跟他说自己已经到东海,希望他晚上能过来这边为自己和儿子接风。

        唐明远没有答应,安抚说过两天有空再过去。

        挂了电话之后,唐明远立即给心腹徐传福打电话,让他马上回江南见他。

        之前唐明远请高级私家侦探侦查沈雪华被刺杀一事,已经有了结果,结果显示,幕后主使操纵这次刺杀的主谋不在国内,而是在国外。

        唐明远用脚指头也想得到是谁。

        宋曼玲和沈雪华斗了这么多年,彼此仇恨早已深入骨髓,尤其是宋曼玲被沈雪华逼到美国之后的这些年,那种仇恨变得更加不可调和。

        随着唐赟即将结束在美国的学业,宋曼玲回国的心思越加迫切,因此才出此下策,买凶刺杀沈雪华。

        不过,她一个身居国外的女人,要遥控策划这么一件大案,自然多有不便,那么在中间跑腿和传递信息的人是谁,已然呼之欲出。

        “妈,你别伤心,明一早我就亲自去趟江南,把爸爸给请过来。”唐赟鉴貌辨色,知道母亲想念爸爸,因此出言安慰。

        宋曼玲道“你不要自己去江南,免得又受那一家人的欺负。”

        唐赟笑道“妈,我已经长大了,已经有能力保护你和我自己,我再也不是那个可以任人欺负的小男孩。”

        唐赟说这些话时,语气自然,不带任何喊口号的意味,像是在述说一个铁一般的事实。

        宋曼玲看着自信稳重的儿子,心中很是安慰,道“你爸已经答应我有空就会过来,所以咱们不急,让他先忙完工作再说。”

        唐赟不置可否地笑笑。

        第二天,唐赟起了个大早,坐上了最早一班去江南的高铁,不到7点就在江南下了高铁。

        他从高铁站打了个车,直奔唐家别墅。

        无论如何,今天也要把爸爸带到东海去和妈妈见面。

        40分钟后,出租车来到紫云别墅,唐赟付钱下车,上前去按门铃。

        “请问你找谁?”

        门口保安走过来询问。

        “我找唐明远。”唐赟不卑不亢,“请帮我通报下,就说他那个刚从国外念书回来的私生子要见他。”

        那保安对雇主的这个情况似乎也有所了解,说了句“稍等下。”然后真的进去替他通报。

        作为保安,他们只要履行好自己的职责即可,至于那些豪门恩怨、是是非非,与他们无关。

        不多久,唐明远、唐敬德和唐婉清一起从屋里出来,远远看到他们,唐赟眼中掠过一道寒芒。

        “小赟,你怎么这么一大早地跑过来了?”唐明远万没料到唐赟居然敢亲自登门来见他。

        “我妈想见你,现在跟我去东海。”唐赟语气淡淡的。

        唐明远皱眉,对唐赟这种态度明显有些不满。

        “你这什么态度,什么语气?”唐敬德怒道,“你在国外这几年就学了这些东西吗?”

        唐赟看向唐敬德,然后“噗”地对着他吐了一口唾沫,道“你算个屁,敢对我指手画脚,你在武当山这几年就学了这些东西吗?”

        “你说什么?!”唐敬德向前走了一步。

        “敬德!”唐明远赶紧叫住他,“你进屋去。”

        唐赟嘲讽地冷笑一声,道“你还是赶紧滚回屋去吧,再继续在这狂吠,我不敢保证你的人身安全。”

        唐敬德忍无可忍,想要冲上前去抓唐赟胸前的衣服教训他,但……

        迎接他的却是一记势大力沉的重拳。

        唐敬德反应也快,赶紧回了一拳,接着听到“咔嚓”一声,手腕传来一阵剧痛,身体向后连退了十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这就是武当功夫吗?”唐赟忍俊不禁,“不是用来搞笑的吧?”

        唐敬德左手托住麻痛的右臂,脸上惊怒交集,看向唐赟的眼神有愤怒、有茫然、有震惊……

        “走吧。”唐赟看向唐明远,“别让我妈等太久,她已经等得够久了。”

        唐明远看着唐赟,像完全不认识他一样。

        “唐赟,你今天过来到底要干什么?”唐婉清上前扶起大哥,冷冷地看着唐赟。

        “你管得着吗?”

        “你打了我大哥,对我爸爸无礼,我就管得着。”唐婉清看到大哥受伤,心里已是怒不可遏。

        “哦,看样子你是以为我不打女人?”唐赟嘴角带着戏谑的笑意,“也对,对别的女人我向来是很客气也很尊重的,至于你和你们家那个嚣张跋扈老女人,再惹恼了我,我一样把你们打得妈都认不出来。”

        “你动她一个试试看。”

        就在这时,一辆奔驰商务车在门口停下,一个一身黑衣的年轻人从车里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