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少侠好功夫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还是一招!

第二十三章 还是一招!

        周六。

        白起在家请客,宴请未婚妻唐婉清一家。

        六菜一汤,全是他亲手做的,这次他没有严格地按照某某食谱和步骤来操作,顺心而为,凭感觉而动,点到即止。

        对唐家人而言,在这样一个房间里,围着这样一张饭桌,吃着这样一顿午饭,感觉还是很奇特。

        “味道都不错,甚至可以说接近了某些餐厅大厨的水准,你以前也学过厨师?”唐敬德望向白起问道。

        “嗯,主要是看美食类的教学视频,再参考一些书目食谱,剩下的靠自己摸索。”白起坦然一笑,“想生活得自在点,就什么都要学点。”

        唐明远和沈雪华看着白起,目露赞赏之色,在确定他要进唐家门的基础上,自然是发现他越多的优点越好,不然他们也会有社交压力的。

        “什么都学点么……”唐婉清意味深长地看着白起,“那除了功夫、珠宝设计、做饭、写作这些你还会什么?”

        “那得看需要什么。”白起微笑。

        “大言不惭。”唐婉清嘟囔道。

        “你若不信,咱们可以打个赌。”白起提议“你随便出个题目,然后定个时限,我来完成。”

        唐婉清想了想,道“4月底,冰岛那边有个客户到公司这边来考察,你如果能在那客户到来之前学会冰岛语,我到时就让你负责接待她,怎么样?”

        “没问题啊,冰岛语属于印欧语系嘛,印欧语系是世界上分布区域最广的一个语系,学起来应该没什么难度。”白起之前去冰岛休过假,所以本身就掌握冰岛语,说这话毫无压力。

        唐婉清“呵呵”一笑。

        唐明远道“你们还是换个赌约吧,接待客户这种事不能儿戏。”

        唐婉清道“爸,你放心,我有备用方案,我就想看看他到底能学到什么程度。”

        白起笑而不语。

        之后聊起婚礼事宜,白起道“到时候我可能也会邀请几位朋友来参加婚礼,回头我写几个请柬。”

        “给你带过来了,你要邀请谁,自己把名字写上就行。”唐婉清不经意道。

        白起笑意温柔地看了唐婉清一眼,点头“嗯”了一声,后者自然而然地低头吃饭,避开白起的眼神。

        沈雪华问“小白,你找到自己的家人了吗?”

        “还没有。”白起摇摇头。

        “没关系,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沈雪华目光和蔼地看着白起。

        白起心中一动,微笑点点头。

        好多年了,这种突如其来,似乎隐隐超出了自己控制的情绪。

        饭吃到一半,白起听到外面有人敲门,起身去开门,看到邻居梁文宝抱着一个胖嘟嘟的可爱小男孩站在门口,小男孩目光炯炯有神,简直就是他爸爸的翻版。

        “嗨老白,你吃饭了吗?”

        “正在吃呢,啥事?”

        “没事啊,今天我媳妇带着儿子过来,做了几个菜,我想着你没吃饭,就过去喝一杯。”

        “那不巧了,今天我未婚妻、岳父岳母和大舅哥一家过来做客,我正在招待他们……”白起有意压低声音。

        “哦哦,那不打扰了,哈哈,子初,跟叔叔拜拜。”

        小男孩一双乌溜溜的眼睛打量着白起,抬起小手上下摆动。

        白起隐约感觉一道朝阳照进心中,笑着跟小男孩摆手,随口问“多大了?”

        “刚满13个月。”

        “真可爱。”

        二人又简单交流几句,各自回屋。

        “邻居?”唐婉清问。

        “嗯,喊我过去吃饭的。”

        “这么热情。”

        “对啊,人挺好的。”白起认真道,这种温暖的人情味,犹如清泉细流,涓涓流过心田,无声地浇灌着他的人性。

        “不过,我在这没住多久,除了元大爷和这位邻居,其他人一般很少登门。”白起道。

        话音刚落,敲门声又响起来。

        “诶……”白起冲大家笑了笑,再次起身去开门,这次来的也是位熟人。

        江南第一高手曹知豹。

        “打扰了白先生。”曹知豹语气非常客气,然后双手递上一个帖子,道“这是我二哥曹升龙的请柬,还请白先生明晚拨冗赴会。”

        白起接过帖子,打开一看,上面写着

        “白起兄弟,听三弟知豹所述,阁下高招神妙,一时技痒,故起以武会友之心,明晚7点半,江南修身馆,专等白兄弟登门赐教。”

        落款是东海曹升龙。

        “没问题,明晚我会准时赴约。”白起收了帖子。

        “那就不打扰了,告辞。”曹知豹一拱手,转身就走。

        白起回屋,顺手将帖子放在茶几上。

        唐敬徳问“曹知豹?”

        白起点点头“嗯。”

        “他要干什么?”

        “替他二哥曹升龙来找我约架,还发了名帖,特正式。”

        唐敬徳脸色微变,唐婉清握着筷子的右手也是一顿,看向白起。

        “东海龙王曹升龙,据说功夫已经到了‘神明’境界……”唐敬徳语气有些担忧,“明晚我和你一起去吧。”

        “嗯,可以啊。”白起同意。

        唐敬徳说要跟白起一起去,那是去壮声势、当帮手的意思,白起答应得那么随意,好像是带他出去见世面、看好戏一样。

        一顿饭吃了将近一个小时,吃过饭,白起又陪唐明远下了几盘象棋,他并没有故意让步,三局全胜。

        唐婉清安静地站在一旁观棋,实则一直在观察白起,她发现,二人下棋时,白起的表情比爸爸还淡定。

        不单单是因为他棋艺高超,纯粹是一种性格的表现。

        唐婉清发现一个规律,形势对白起来说越紧张,他就越冷静。

        令人生畏的特质。

        下午3点,唐家人离开白起家,白起送完他们,回去洗碗,刚到门口,手机响起微信提示音,顾顺堂发来的信息

        “生死簿目前还有一些收尾工作要处理,会在一周之内搞定。”

        白起回了个“嗯”。

        随后,白起好似忘记这些事情,专心洗碗,认真打扫卫生,然后开始阅读古书籍。

        知识。

        是白起目前最有兴趣挖掘和记录的东西。

        因为那是传承中最核心的一部分。

        白起决定静下来的时候,生活中便很少再有什么东西能干扰到他。

        凡是想得透彻了,自然而然就能轻松摆脱。

        譬如李耳,譬如释迦牟尼。

        白起一直有个猜测,老子和佛祖就是那种大脑开发到100的圣人。

        只是一个猜测,目前还未找到足够证据。

        ……

        周日,晚上7点半。

        白起和唐敬徳准时出现在江南修身馆门口。

        曹知豹带着馆内几位工作人员早在门口等候迎接。

        7点36,白起、唐敬徳和东海龙王曹升龙见面,双方难免有一番寒暄。

        不过,由于名帖事项说得很清楚,瞎客套的话倒也没有,一身白色练功服的曹升龙介绍完他今日请过来的几位重量级见证人之后,飘然下场,直接向白起邀拳。

        白起向场中走一步,大脑运动程度就加10成。

        30!

        40!

        45!

        50

        55!

        白起停下脚步,总算用具体的数据比对出曹升龙的真正实力。

        小于等于55。

        看来果然是入了化劲神明阶段。

        曹升龙站在那里,面带笑意,一动不动,犹如渊渟岳峙,磅礴的气势引而不发,但已足以充塞全场。

        白起一如既往地没有散发出任何王霸之气,只是他双目的颜色清澈透明得犹如两颗宝石,表情也是冷静如恒。

        “知豹用龙形搜骨没能挡住你,我今日也来试一次。”曹升龙语气轻松,神态潇洒,显然对自己自信十足。

        到了他这个级别的武者,那种必胜的信念并不是刻意做出来的,而是自然而然形成的。

        这就是神明的气场,通透,大彻大悟。

        白起面带笑意,示意曹升龙可以开始。

        “知豹,看清楚了!”

        曹升龙叫了一声,忽而身体舒展开来,犹如雄鹰展翅。

        嘭——

        曹升龙身上的白色练功服跟着莫名鼓胀起来,他整个人看起来,好像身体每一处都蕴着爆炸般的力量。

        呼——

        一阵大风呼啸而起,整间修身馆的气压都随之一闷。

        曹升龙顺势向前跨出一大步,无论幅度、速度、力度、角度都接近完美的一大步。

        白起已完全被龙形罩住,接下来就等着被曹升龙一举擒拿。

        唐敬徳看到这一步,脑海中陡然闪过的念头是,除了师父和大师兄,没人能躲得过去。

        念头初生,看到白起化作一道肉眼几不可见的虚影脱离掌控。

        下一刻。

        曹升龙像被点住穴道,突然原地定住,脸上神色则变幻不定。

        而在他身后,白起背对着他而站,回手刀停在距离他后颈的三寸处

        “你试也不行。”

        白起盖棺定论。

        因为他还是用了对付曹知豹的那一招赢了曹升龙。

        还是那一招。

        还是一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