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少年大将军在线阅读 - 第七百一十八章 当众羞辱

第七百一十八章 当众羞辱

        男子纵声长笑,轻轻将燕霜儿放在地上。E小说WwㄟW.%1XIAOSHUO.COM

        淫邪笑道:“美人儿,不怕,过一会你就知道其中滋味了。”

        说罢扫了一眼身侧左近的几个捕快,淡然说道,“这么点地方,太狭小了,滚开。”

        说罢挥手将几个离得太近的捕快扫了出去,下手极重,几名捕快口吐鲜血,落地之前业已被男子震断心脉而死。

        不远处玉夫人已骑在一个相貌俊秀的年轻捕快身上,百般挑逗,望之欲吐,此刻却成了最致命的毒药。

        屋中只听见众人粗重的呼吸声,尚有几个灵台清明的内家高手,眼下也是自身难保,不知道这两人到底下的什么毒,这般狠毒。

        男子轻柔的抚摸着燕霜儿,手指过处,燕霜儿冰雪玉肌上寒毛根根倒竖,心沉若死,这个时候却连自尽都做不到。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声清叱:“住手,恶贼,放了燕姐姐。”

        男子好整以暇的抬头望着马棚外站着的人影,淡然笑道:“又来一个。”

        燕霜儿听到这声清脆的呼喝,娇躯一颤,拼尽全力望向门外,只见唐糖一手扶着木门,强稳住身躯,凶恶的瞪着男子。

        忽然听见屋中异响,唐糖侧目望去,就看见玉夫人此际正和一个俊秀捕快纠缠不清,身下男子气喘如牛,混在玉夫人忘情的呻吟中格外**不堪。

        唐糖脸色一红,急忙别过头去,似乎又下定决心,决然转过头来,死死盯着燕霜儿身边的男子。

        男子见状怪异一笑,道:“又是一个雏儿,嘿,当真有趣的很。”

        “恶贼,还不束手就擒。”

        “哈哈,好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美人儿,陈某原本想等疼过燕大人之后再去追你,没想到你自己送上门来了。

        哎,可惜美中不足,陈某最喜欢追着猎物的感觉,不过这样也好,省的浪费**良辰。”

        “呸,恶贼,死到临头还敢大言不惭……”

        “唐家小姐的艳名还在燕总捕之上,妙,连得两个绝色佳人,哈哈,唐梦觉自诩世家公子之翘楚,要是知道他的妹妹是我****不知道唐大公子作何想?”

        “无耻恶贼,你不得好死。”唐糖气急喝道。

        “别费唇舌了,让门外的帮手都进来吧。”男子打了个哈哈说道。

        唐糖脸色一变,这淫贼耳目不弱,内力只怕更高,不过让自己舍弃燕霜儿不管不顾,委实做不出来。

        唐糖歉然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焦急眨眼的燕霜儿,又转头看向囚车中,内疚说道:“木大哥,对不住啦,我不能丢下燕姐姐不管。”

        李落嗯了一声,神色淡漠,瞧不出喜怒。

        男子饶有兴趣的看了李落一眼,哈哈笑道:“还是个惜花之主,刚才就是你暗中让唐家小姐从这里逃走吧,不错,算的上当机立断,只是短命了些。”

        “你想干什么?”唐糖惊叫一声,步履浮虚的抢到李落囚车前,展开双臂护住李落。

        男子邪邪看着唐糖,手上却没有闲着,燕霜儿穿着的官服已被这双魔手解开,再下面就是贴身亵衣了。

        燕霜儿羞愤交加,险些昏死过去,不管再怎么天资聪慧、英气不凡,终究只是个未经人事的处子。

        “恶贼,你放手!”唐糖大怒,上前几步,抽出腰间一把小巧精致的细长袖剑,剑光很寒,因为剑主的愤怒而微微有些晃动,寒芒流窜,直逼众人眉心之间。

        作恶男子瞳孔一收,凝神看着唐糖手中短剑,心中一动,略微有些惊讶道:“好剑,人妙剑更好,好,在下就勉为其难财色兼收了。”男子贪婪的望着唐糖和她手中的长剑。

        唐糖虽是义愤填膺,但没有冒进,调整呼吸,缓缓靠近男子。

        早前受李落示警,吸入毒雾不多,尚还有数招之力,不过也不能久持,只能凭借手中利刃搏得一线生机。

        男子见唐糖靠近几步,一只手无意的摸上燕霜儿咽喉。

        唐糖一滞,定下身子,脆声喝道:“男子汉大丈夫,这等下三滥的行迹不觉得让人耻笑么,有本事就和我一较高下。”

        “哦,是么。”男子慢条斯理的说道,“如果我放下手中筹码,你瞧我身侧五步外的那个唐家高手,还有六步外的低头不说话的捕快,再加上屋顶藏着的梁上君子,只怕到手的软玉美肉就要飞走了,陈某怎舍得?”

        唐糖俏脸一变,没想到布下的埋伏被此人一眼看破,就算几人皆有一战之力,恐怕也未必能讨得好。

        男子不慌不忙的逗弄着燕霜儿,一双细眼在唐糖身上上下游弋,品头评足,当真惬意的很。

        唐糖投鼠忌器,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在屋中待的久了,只觉得腿脚乏力,眼前冒出一阵金星,握紧短剑的素手也有些微微抖。

        男子看在眼中,嘴角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阴笑,再过半刻,唐糖就该和屋中这些捕快一个下场了。

        “退回来!”门外传来一声冷叱,大声喝道。

        李落抬头看了一眼,苦笑无语,方才暗中传音让这几个离开马棚的人竟然又都回来了,乐裳正站在门外,冷冷盯着唐糖和淫邪男子。

        唐糖吃了一惊,焦急叫道:“乐姐姐,你怎么回来了……”话还没有说完,就见门外的乐裳眼中闪过一丝惊慌,厉声喝道:“小心。”

        唐糖心知有变,来不及回头,手中短剑刺出七朵剑花,罩在胸前。

        剑招精妙,如同七人同时出手,绚烂非常。剑是神器,破空无声,屋中飘进来的雾气也被短剑凭空迫开,不敢寸进。

        招式未及用老,唐糖手中的剑招再变,宛若轻舟短棹,绿水逶迤,轻柔的在身前绘出一幅秀美旖旎的山水画,剑光在画中时隐时现,微不可查。

        如此剑法,已是江湖顶尖绝学,只是火候稍稍差了些,假以时日必成大器。

        唐糖出身富贵之家,没想到在剑法上也还下了一番苦工,此等剑法,未必会输给燕霜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