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少年大将军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槐南一梦

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槐南一梦

        冰心诀五重境界,早年李落屏山遇险,内力失而复得,冰心诀第三重洞若观火趋于大成之境,而后堪堪触及槐南一梦的门径。

        只可惜这一重境界除了冰心诀最是玄妙难测的第五重空空如也之外,却是最难领悟勘破的一层境界,早早触及门径却始终难以得门而入。

        好在李落分心之事颇多,倒也不会在武道一途停滞不前上大耗心神,只当时机恰当之时自有机缘,如果没有机缘,那也许是悟性不够,看不破查不明,孰不见端木沉舟也被这槐南一梦的心法挡在门外几十年了,李落这般年纪似乎还不到忧心的时候。

        只是,李落没有料到的是这个机缘似乎就在眼前,触手可及。

        寒气悬浮在半空中,洞窟之中没有风,如果没有人走动,这些寒气只是上下沉浮,偶尔间飘来飘去,却不会来来回回的四处溜达。

        胡和鲁闭目入神,忽然双目破开,眉头微微一皱,疑惑的扫了石窟中一眼,目光在滑过李落时猛地一滞,停顿了下来,而后良久才缓缓吐了一口气。

        石窟中的寒气以肉眼难辨的速度缓缓向李落所在之处涌了过去,虽说不怎么明显,但胡和鲁在此地已有多年,对石窟中的寒气流动了若指掌,旁人不见异常,胡和鲁却能察觉出异样来,心中着实惊讶,看似这个相貌清秀的南人身上还藏着不为人知的隐秘。

        李落闭目调息,并没有发觉石窟寒气流动引起了胡和鲁的警觉。

        石窟寒冷非常,李落便催动冰心诀护体,不曾想冰心诀一旦流转起来大异往日,周行极快,平日数个周天的工夫在这里不过是眨眼之间,而且内力流转有渐行渐快的迹象。

        冰心诀周天运转极快,快而不乱,与走火入魔的境况并无相干。

        石窟中原本宛若死水一般的寒气仿佛从沉睡千年中苏醒了过来,一缕缕,一丝丝,不约而同的靠向李落,顺着李落的气息混入冰心诀流转的经脉之中。

        如此情形胡和鲁闻所未闻,更与自己凭借寒气一进一出带去体内阴毒的功法大相径庭。这样只进不出,而且妖孽到可以察觉的地步,说不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也绝对算得上惊世骇俗了。

        胡和鲁眼中精芒连闪,这里的寒气固然精纯至极,但这十八人留在这里时日不短了,石窟中的寒气多多少少都沾染上了丹顶红鹤的毒性,如此吸纳洞中寒气,必然也会将寒气中的残毒吸入体内,得失难料。

        不过胡和鲁并没有想要提醒李落的意图,只是神思难测的看了李落几眼,便又再轻轻闭上了眼睛。

        寒气流转有异,其余众人自然不及胡和鲁如此敏锐,但数刻之后也都察觉到了异常,留神分辨下才辨明寒气流向,竟是那个离得不远不近的李落。

        惊疑频起,只是仍旧没有人上前相询,也许是胡和鲁一副顺其自然的神色,疑虑过后,诸人各自压下脸上的惊容,神情归于平淡,只是不知道心中的惊讶是否还在。

        冰心诀到了关头,李落已无心思再去分辨身外诸人的神色,只觉经脉中的内劲越流越快,渐渐的在周身三尺之内成了一个看不见的漩涡,而李落便是身处漩涡正中的风眼。

        寒玉地髓散发出来的精纯寒气宛若潮水般涌向李落,从初始之时的丝丝缕缕,久而久之汇聚成溪流,到了最后,竟在李落身边凝结成了云海雾嶂一般的奇景,比起胡和鲁所在之地玄霜寒气还要凝重三分。

        洞中诸人从一开始的疑虑,再到震惊和难以置信,之后似乎又归于平淡,时间过去了一个时辰,两个时辰,又或者是一天,两天,直到李落睁开眼睛的时候,这些围绕在李落身边的雾化寒气依旧没有散,而洞底石面上早已结出了一层寒霜,冰清玉洁。

        李落睁眼之后,神情甚是古怪,似乎有些欣喜,似乎又有茫然和不解,却还掺杂了些遗憾和惋惜,实不知体内的冰心诀到底生出了怎样的奇变。

        “恭喜少侠内功大进!”

        胡和鲁的一声听不出情绪的道喜声将李落从神游物外中惊醒过来,李落这才发觉绕在身边这些如梦如幻的白色寒气,眼中闪过一丝留恋,转瞬间便又恢复了清明神色,展颜一笑道:“多谢前辈。”

        坐了久了,身子有些发麻,李落站起身来,活动了活动拳脚,洒然一笑,挥手送出一道柔和的掌风,便见这些簇拥着李落的白色寒气蹦跳了几下,仿佛在和李落道别或是倾诉了几句什么,施施然告辞离去,融入石窟寒气之中。

        “前辈,不知道过去多久了?”

        “山中无日月,到了地底就更加没有什么时辰的分别,不过如果要用外面的时辰算,差不多已经三天了。”

        “三天?”李落眉头一皱,没想到竟然过去了整整三天。

        时间太久,钱义倒还好些,只是往生崖外的数万将士却就离危险更近了,如果李落不能及时离开往生崖,外面的大甘将士多半不会舍下李落自行离去,一旦被草海大军围困,就有全军覆没之危。

        “壤驷兄还没有回来?”

        胡和鲁抬眼看了李落一眼,淡然问道:“少侠似乎很着急?”

        “不错。”李落直言应道,“如果时日耗费太久,解毒之后还望前辈送我们离开往生崖,之前所请一笔勾销。”

        “这样想来我们倒也不吃亏。”胡和鲁应了一声,忽然话锋一转,“不过,如果我执意留下你,少侠又该如何?”

        李落看着胡和鲁,似乎在分辨胡和鲁这句话有几分真,有几分假,沉吟少顷,和声说道:“我猜前辈不会做出这样的事,如果前辈真有这样的打算,想必不会在解毒之前告诉我。”

        “哈哈,说得好,我现在的确没有强留你的意思,不过解毒之后,我可就不敢断言我依旧还是现在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