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少夫人她又穷又抠在线阅读 - 第22章 乌龟名叫周沉沉

第22章 乌龟名叫周沉沉

书迷正在阅读:凌凤舞精神异常的世界告白
        何小燃疑惑地看着他,他抱了什么东西?还拿布包起来?

        快到跟前的时候,见他脸色不对,何小燃来了个紧急刹车。

        吱——

        保持安全距离!

        她警惕地看着周沉渊,“周同学,你这什么表情?我……没得罪你吧?”

        她刚刚吃饭出来,什么都没干,他又有深仇大恨要记了?

        周沉渊依旧死死盯着她,一字一顿:“何、小、燃!”

        然后,他把咯吱窝里被布包着的东西拿到手里,做了个扔铁饼的姿势,猛地一下朝何小燃砸过来。

        那圆不隆冬的东西在半空的时候,包着的布散了开来,一直灰色的乌龟脑袋露了出来。

        何小燃睁大眼:“周沉沉!”

        一下飞扑过去,接住乌龟抱在怀里:“沉沉别怕,我保护你!”

        她抱着乌龟,抬头,对周沉渊怒目而视,“你干什么?!”

        周沉渊气炸了,“老子问你,这东西叫什么名字?”

        “我给它起叫周沉沉,怎么了?碍你事了?刺痛你了?你一个大老爷们,你跟乌龟较劲?它不爱运动,在家待得好好的,你带它出来干什么?它天天恨不得躲洞里不出来,你凭什么带它出来?有病就去吃治,欺负乌龟显得你能啊?”

        周沉渊是带着天大的怒气来的,她给乌龟起什么名不好,竟然起叫周沉沉!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跟周沉沉是兄弟俩!

        结果他就刚问了一个字,她竟然逼他还生气,跟个千响鞭炮似的,噼里啪啦先炸了!

        周沉渊被她一通喷,更气了,“你还有理了?你起什么不好,跟老子一个姓?”

        “周这个姓是你们家专用的?咱们国家多少姓周的?要不要给你做个统计调查?我就喜欢我家沉沉姓周!”何小燃安抚着受惊的周沉沉,“要不是考虑到沉沉的心情,我还打算叫周沉渊呢。咱们国家人口多,同名同姓多着呢!”

        “你还真是好样的!”周沉渊指着她:“你这种女人,就该让你自生自灭,没人管你才好!”

        亏他还担心周子析把她抓了,让人把十号教学楼找了个遍,差点就要让人检查下水管道了!

        周沉渊一双眼睛冒着火,伸手指着何小燃:“你——”

        然后他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

        何小燃:“……”

        琢磨着要不要追过去,后面秦山赶紧跑过来,看着周沉渊的背影,小声问:“他找你干嘛呀?我看他都举石头砸你了!”

        何小燃嫌弃地看他一眼,“你什么眼神啊?哪只眼睛看到他举石头砸我了?他分明是给我送礼呢。看,乌龟!”

        秦山目瞪口呆,送礼送乌龟?

        “哇塞,他送你这么大一只乌龟?难道他骂你是王八?”

        何小燃举起拳头打过去,“嘭——”

        -

        九谷文昌。

        周家。

        花轻语看着医生给她拆腿上的绷带,“这次拆了绷带,是不是就能上学了?”

        花家根基在国外,跟周家有些交情。

        周沉渊在国外的时候,花家多有照顾,后来周沉渊转学回国,花轻语也跟着过来,对她来说是背井离乡,但周家对她照顾十分尽心。

        花轻语是学舞蹈的,腿伤养不好,她就没法上课。

        终于熬到伤愈,花轻语迫不及待地想去南城大学上课。

        她还没去过学校,作为转学生,花轻语的内心十分期待。

        医生检查伤口:“愈合的很好,上课是可以上课,但是不能太过劳累,毕竟跳舞用得是腿部力量较多,特别是大腿的力量,自己千万不要勉强。”

        花轻语的脚落地,她走了两步,并不觉得疼,她顿时松了口气。

        医生说了,等完全治愈后,到时候再做皮肤修复,腿上哪怕留了疤也看不出来。

        她从医护室出来,开口,“我明天入学,记得安排好。”

        “是,小姐。”

        花轻语心情很好,腿伤好了,自然就能去学校了。

        “小语。”

        突然有人声音轻佻地喊她的昵称,花轻语扭头一看,是周子析。

        “小九叔?”花轻语微微一笑,“小九叔也来医护室?是哪里不舒服?”

        花轻语是无心一问,周子析却一下被刺痛了内心。

        他扯了扯嘴角,“叫什么小九叔?喊二叔。”

        周子析在周家所有子弟中排行第九,在他自己家排行第二,他更喜欢排在前头的数字,嫌弃九离第一太远了。

        花轻语却不肯松口,“太爷爷跟我说,小九叔是排行第九,要是乱喊,我怕喊错,小九叔不要为难我了。”

        周子析看她一眼,白白嫩嫩的小美人,一看就是娇生惯养出身的那种。

        要不然因为是老爷子的客人,他老早弄床上了。

        可现在就算逮屋里了,他也动不了……

        家里的医生已经逐渐了医疗队,正在攻克难关,周子析等待期间,一心想弄死何小燃。

        如果不是那个女人,自己现在不知多快活!

        想到何小燃,周子析就恨得要死,连带着周沉渊他都不顺眼。

        混账东西,竟然不相信自己亲二叔?!

        花轻语要走,周子析抬脚跟了上去:“小语喜欢沉渊吧?”

        花轻语脚步一僵,“小九叔可别这么说,阿渊现在是有夫人的人,我再喜欢也不会让阿渊背负骂名的。”

        周子析嗤笑一声,他还不知道这个丫头?

        从国外追到国内,还敢说不喜欢?

        当初知道老太爷要给周沉渊临时找媳妇,她肉眼可见的伤心起来。

        “那是当然,有些事好姑娘自然是不能做的,不过,”周子析看向花轻语:“如果沉渊跟那丫头分开了呢?”

        “分开?”花轻语疑惑地看向周子析,“小九叔有话直说,别拐弯抹角的。您是长辈,您有什么好话,我听着就是。”

        周子析看向花轻语:“很简单,他们两个又没有领证,算什么夫妻?只要两人分开,什么事都没有。”

        花轻语抿着嘴,脸上表情逐渐冷淡,她还以为周子析说什么呢,分开?哪有那么容易?

        “小九叔要是没事,我先走一步,明天复学,我要准备一下。”

        花轻语觉得饿,跟周子析多说一句话,都是浪费脑细胞。

        都说周子析是周家的废物,果然不假。

        她抬脚就走。

        周子析站在身后:“凭你肯定是赶不走那丫头,有爷爷护着,沉渊不喜欢也没办法。但是晏婳可以赶走她。”

        花轻语转身看向周子析:“你是说……阿渊的妈妈晏阿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