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少夫人她又穷又抠在线阅读 - 第20章 你看什么看?

第20章 你看什么看?

书迷正在阅读:凌凤舞精神异常的世界告白
        “谁喜欢了?你要安分守己,能有那么多事?”

        “你非要头上带点绿,谁都拦不住你了。”

        周沉渊瞪着她,何小燃也瞪着他,两人剑拔弩张,对峙,谁都不退让。

        这时,身后有个穿着篮球服的胖子路过。

        何小燃就听到有人“呲”了一声,她回头看了一眼,跟胖子有了短暂的视线接触,又快速的分开。

        何小燃掉头对周沉渊说:“你说的,我以后会注意。”

        周沉渊一呆,怀疑地看着她,她什么时候这么听话?

        他朝胖子的背影看了一眼,胖子已经走远。

        何小燃问:“还有要说什么嘛?”

        周沉渊抿着嘴,“暂时就这些,反正,以后你给我注意点!”

        何小燃乖巧:“嗯嗯。那我可以回去照顾我妹了吗?”

        周沉渊拧了拧眉,朝病房看了一眼,表情嫌弃地打量了周围一眼:“达济医院是南城私立医院,是周家资产,要住也往那边住,这种地方……哼!”

        何小燃瞅他一眼,“都住下了,钱也都花了,这种马后炮以后少放。”

        说完,何小燃转身回病房。

        何时都住下了,押金都交了,现在说他家有医院,显摆个鬼啊。

        周沉渊指着何小燃的后脑勺,“蠢货!”

        何小燃伸手把病房门关上。

        周沉渊被气走了。

        一大早从晏少庄那显摆出来的好心情都没了!

        他就说丑八怪就是个败心情的蠢货!

        医院楼下的小花园里,何小燃对胖子走过去:“老丁,你怎么到这来了?”

        老丁“嘿”了一声,“昨晚上我带了个人过去,结果韧带拉伤,不严重,到这里来中医理疗。你怎么在这?还真做手术了?”

        “我妹住院,我过来看看。”何小燃朝周围看一眼,“最近还行啊?”

        “行什么呀?你不去,女子组的看点都少了。”老丁叹气:“老板问了我几次呢,问你什么时候去。下周一场十三万,去不去?”

        何小燃看他一眼:“看来不好对付啊。”

        “比你差远了。”老丁劝她:“老顾客都惦记着你呢。”

        何小燃下意识摸了下小腹,“我考虑下吧。”

        “这还考虑?你不是缺钱?”老丁继续劝说:“值得一试。”

        何小燃没说话,她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打胎伤身,她是真切感受到了。

        第一天的身体就不是自己的,她的体质比一般人更好,还是感觉到了不同往日的虚。

        “到时候再说吧。”何小燃咂嘴,“我去了肯定是冲着赚钱的,没把握的事我不做。”

        老丁抓了下头:“哎,这价钱你不满意?”

        “不是钱的事。”何小燃抬抬下巴,“等下周再看看吧。”

        钱越多,事越大。

        何小燃瞅他一眼,“小场给我整几个,三五千的都行。”

        “你倒是愿意?可人家场里不愿意,你这样三两下就结束了,客人怎么办?没悬念,没意思。”

        何小燃不理他,摆摆手走了。

        回到病房,何时站在坐在床上,她仰着头问:“姐,你在楼下跟谁说话呢?”

        何小燃到窗户口往下一看,刚好看到小花园的位置,她说:“我打工地方的同事,催我回去上班呢。”

        “那你不去啊?是不是因为我跟何苗打扰到你了?”何时绷着肿了脑袋问。

        何小燃往下一坐:“不去。”

        何时在医院住了三天,又是打针又是消炎,周一晚上终于出院了。

        何小燃给何时办了出院手续,身后跟着大头盔,等何小燃把她们俩往回送的时候,大头盔闷声闷气地说:“姐,我能不能跟你一块住?”

        房子那么大,有好多房间,她就占小小的一个空间也不行吗?

        “我不想回去。”大头盔低着头,委委屈屈。

        何时当即瞪了她一眼,“那是姐夫家买的房子,姐一分钱都没付,她本来住进去就是占了姐夫的光,你还要住进去?姐怎么办?”

        何苗不说话,耷拉着巨大的、圆圆的头盔,丧气。

        她不想回家。

        何时绷着脸,牵着大头盔的手:“你别着急,姐说了,只要她那边确定下来,就一定接我们出来住。你这样说,姐没办法帮我们什么,还会难过。”

        何小燃操着手,瞌睡着眼,“有本事提要求,有本事考上大学啊?”

        大头盔垂得更低了,一句话都不敢说。

        “明天上学戴口罩,”何小燃把她们送回林家,“有任何事跟我说一声,林大财短期内不敢对你们动手,其他的别怕。”

        她掏了五百块钱拿给何时,“去食堂吃饭别省,营养先更上,我有时间就回去看你们。”

        “嗯。”何时接了三百,“我跟何苗够了,你自己也要花钱。”

        “我不用。”何小燃拒绝,“我有吃有喝有穿,用不着钱,你把钱收好了,不够再跟我说。”

        何小燃不放心,但是她没办法。

        从林大财家的别墅离开,何小燃心事重重地坐在回去的公交车上。

        钱还不够,远远不够!

        教室里,何小燃趴在桌子上睡觉,后桌秦山一个劲的拿笔戳她,“哎哎,何小燃!”

        何小燃揉着眼抬头,慢吞吞地问:“又干嘛呀?”

        “哎呀,你错过了精彩画面!”秦山津津有味地看着:“刚刚隔壁金融班的班花跟转学生表白了!”

        何小燃顿时四处看:“哪呢?”

        “你正前方,靠门口的位置!”秦山提示,“已经错过精彩片段了。啧!”

        何小燃看到的时候,已经看到周沉渊高高抬着下巴,倒背着手,犹如皇帝上朝一班,转身就走。

        走了两步,似乎感受到了何小燃的目光,他猛地扭头盯过来,果然看到何小燃抿着嘴,正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看。

        周沉渊瞬间有点警惕,她是不是以为自己跟她一样?

        那怎么行?他得让她知道,他们可不一样!

        略一沉思,他拧着眉,抬脚朝何小燃走了过来。

        因为上次两人有过过节,所以他一掉转方向,所有人的视线都随着他身形的移动而移动。

        哦?他就是看不惯何小燃是不是?又来了!又来了!

        周沉渊走到何小燃面前,维持着他高傲端庄不可一世的姿态,冷哼着问:“你看什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