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少夫人她又穷又抠在线阅读 - 第8章 你藏你妹?!

第8章 你藏你妹?!

书迷正在阅读:凌凤舞精神异常的世界告白
        周沉渊瞧不上何小燃是一回事,但她敢顶着周少夫人的名号养男人又是另外一回事。

        他快速打量周围。

        咦?怎么只有卧室的门可疑地关着?

        他绕过何小燃,抬脚朝卧室走去。

        何小燃一下蹿过去,堵住门,“你干什么?”

        周沉渊瞧着她的脸色,瞧瞧那脸色紧张的,绝对有问题。

        他咬牙道:“里面藏了野男人吧?”

        “你有病吧?”何小燃觉得他病得不轻,有本事别吓唬何苗啊,她解释:“里面是我妹!”

        周沉渊冷笑:“骗谁呢?你妹还怕我看?”

        何小燃堵在门前,“你什么毛病?这我屋!”

        主卧原本当新房住,周沉渊不回来,她自动默认是自己屋。

        “这我家。你让不让?”

        “不让!我都说是我妹在里头了。”

        “我信你个鬼!”

        一个非要进去,一个非不让进。

        周沉渊认定有问题。

        何小燃觉得他病得不轻。

        两人开始你推我攮。

        最终,卧室的门被破门而入的黑西装强行破开。

        周沉渊一眼看到被窝中间隆起好大一块,看看这体型,脑袋得多大才能撑起那么大一块?

        周沉渊冷笑着,他回头看何小燃,“我逮到了吧?看你还有什么话说。”

        何小燃表情略显紧张:“敢情你是来捉奸的?”

        “老子是没想到还能顺便捉个奸!”

        “你就这么喜欢戴绿帽子?”

        “少废话!老子早看你不顺眼了,这次看老太爷还有什么话说……”

        周沉渊说着,一把掀开被子。

        何苗抱着大头盔蜷缩成一团,被子被掀开的一瞬间,何苗腿一伸,脚一蹬,脑袋一歪,昏了。

        周沉渊:“…”

        何小燃气得哆嗦:“我都告诉你是我妹,叫何苗!”

        “你藏你妹?”周沉渊气炸了,什么毛病!

        何小燃怒道:“你少骂人!我妹重度社恐,屋里超过两人她会吓晕!”

        周沉渊:“……”

        她妹还能跟世界接轨吗?

        何小燃一把推开周沉渊,冲过去,抱着大头盔使劲拔。

        “啵”一声,总算把头盔拔掉了,何苗脸色发青,闭着眼一动不动。

        何小燃又是掐人中又摁虎口:“何苗?苗苗?!”

        她抬头,对周沉渊吼道:“你满意了?神经病!给我滚出去!”

        周沉渊默了默,他瞅了眼床上人事不省的人,谁知道会这样?他又不是故意的。

        一转身出去:“哼!”

        何苗的脸都被拍红了,好一会过后才缓过气,醒了。

        何小燃顿时松了口气,“这房子那么多屋,除了这个,哪个都瞧不见,你非赶着往这个屋躲啊?”

        何苗委屈:“来,来不及……”

        何小燃拽被子给她重新盖上,“你先躲会儿,我把外头人打发了再说。”

        她出去,周沉渊瘫坐在外头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见她出来,先发制人:“谁准你带人回来了?”

        “那你也没说不让带啊。”何小燃往他面前一坐,“再说了,我是嫁给周家,你当我是你们家奴隶?平常这屋都没人,我独守空房多日,偶尔接我妹回来陪我一晚上都不行?少爷,大清亡了一百年了。”

        “你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好,还真当自己是我老婆?周家给的两千万,你以为是真拿来当彩礼的?这年头,谁家脸这么大,敢要这么多彩礼?”

        “你家要没钱,就你这破脾气,你能娶到谁啊?小白莲?”何小燃夸张的翻白眼:“别怪我没提醒你,你被下药那事,小白莲是最大嫌疑人。”

        “自己心思龌龊,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周沉渊冷笑:“小语整晚都跟我在一起,你想把自己做得缺德事往别人头上推,你最起码也找个像样的替死鬼。”

        “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何小燃:“你要是判官,那得有多少冤案啊?你不能因为跟小白莲青梅竹马,就带滤镜看人。”

        周沉渊冷冷瞥着她,越看越觉得何小燃碍眼。

        跟这种不知廉耻满腹心机就连嫁人还要耍心眼的女人扯什么?

        恐怕铁板钉钉的证据砸她头上,她都不会承认。

        “强词夺理!你就干脆说,小语给我下药得了!”

        何小燃翻白眼:“我可从来没觉得小白莲给你下药。”

        周沉渊看了她一眼,没应声,而是突然说:“少说废话,跟我回周家。现在就走!”

        “我不去。”何小燃直接说:“你刚还说了,别当自己真是周家少夫人,你现在让我回周家,是打我脸还是打你脸?”

        “你以为周家花两千万花图你什么?当花瓶你都不合格!”周沉渊冷脸着,“我告诉你,以后周家有任何需要你的场合,都必须给我出现,你没资格说不。”

        何小燃往沙发一瘫,“我就不去,你能怎么着?求人你还不摆正态度?”

        她站起来,往桌子边一坐,吃饭,还故意回头挑选:“老子就不去!”

        “求?”周沉渊被气笑,“你这就是典型的敬酒不吃吃罚酒,我有一百种办法让你去。不过,眼前这种似乎更有意思。”

        何小燃拿着筷子抬头,警惕地看着他,他想干什么?

        “超过两个人是社交大场面是吧?”周沉渊抬手打了个响指,

        门外陆续走进七八个黑西装,直接站到卧室门口,齐齐盯着何小燃。

        何小燃:“!”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周沉渊,你还是人吗?咱俩的事,你牵扯我妹干什么?”

        “你刚刚还不是把小语也牵扯上了?”

        “我妹是无辜的,但是你冤枉我这件事,小白莲可不无辜。”

        周沉渊冷眼瞅着她,“你哪句话可信?”

        何小燃认输,指指卧室,“我换件衣服。”

        何苗还在装死。

        何小燃换衣服:“衣服在包里,饭在桌上,我把饭盒放好,吃晚饭你得给何时送饭。”

        何苗开始嘤嘤嘤哭,“能不能不去?”

        何小燃说:“你想饿死何时的话,可以。”

        何苗又开始哭:“那我晚点去。”

        晚点人少。

        这是何小燃第一次正儿八经去周家,之前去得都是别苑。

        她有预感,能让周沉渊拉着脸特地来接她,八成不是什么让人期待的家庭和睦大联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