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山涧闲农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二章:最后一场晋级赛【五更了,求订阅】

第一百六十二章:最后一场晋级赛【五更了,求订阅】

        回到小院……

        吉阳和吉阳妈妈已经将鸡汤盛了出来,摆好桌子。

        “喝碗汤。”吉阳妈妈给陈放盛了一碗。

        “谢谢阿姨。”

        “爸,喝汤……”赵吉阳给爸爸盛了一碗。

        吉阳爸妈已经知道陈放将钱交给赵吉阳保管了。吉阳妈妈挺高兴的……

        在他们这个地方,绝大多数家庭是女人管钱,安排家里的日常开销。男人,身上真不能有太多钱。有句话说的,男人有钱就变坏……

        吉阳爸爸也是刚才知道,真就想对陈放说一句:糊涂啊。

        不过想到赵吉阳是自己的女儿。赵郝帅看待陈放这个未来女婿,也是越发的满意。

        滚烫的鸡汤,鸡汤味浓郁,还有一股老姜的香味。老姜鸡汤驱寒,养身。

        盛夏的时候,喝老姜鸡汤容易发汗,驱散体内湿气。秋末补身……冬季的时候养胃,养身。

        老姜鸡汤,一年四季都挺合适。

        云山,夏季多雨,冬季多雾,也就是常说的湿气重。当地人喜欢吃姜,不管做啥菜,都喜欢放一些生姜……

        一碗老姜鸡汤下肚,胃里暖暖的,很舒服。

        吃过饭,陈放要去洗碗,吉阳妈妈让他坐着休息,拉着赵吉阳去了厨房。

        “有茶具没?”赵叔问。

        “有……”陈放拿了客厅架子上的懒人茶具,清洗干净,接了一壶山泉水回来,插上电。

        客厅里有个博古架,上面摆放着挺多东西,茶叶也在上面。赵叔过去看了上面的几款茶叶,挑了宽小种红茶。茶叶装在精美的小陶瓷罐里……都是从陈茶铺子拿回来的。

        一套仿宋汝窑茶具,竹艺的茶盘……

        等水烧开,赵叔将杯子汤洗了一下。

        外面的风,越来越大,有竹叶子吹了进来……

        ‘嘤嘤嘤……’小白跑了过来,抓着陈放的裤腿,另一只爪子指着洗菜池。

        “找你妈去。”陈放拍了一下小白。

        赵叔瞟了陈放一眼:“它想干啥?”

        “它想睡觉了,要洗jio,刷牙,还要洗脸……都让赵吉阳惯得。”陈放将小白抱了起来:“你这一天天,越来越讲究了。”

        赵叔哈哈笑着:“它还要刷牙洗脸?”

        “啊。赵吉阳还给它买了一张婴儿床,放在客卧里。”陈放揉了揉小白身上的肥肉:“自从有了那张婴儿床,小白每次上床之前都要我或者吉阳帮它洗脚,还要把脚擦干,抱它上去。”

        小东西,特讲究……

        可如果是陈放的床,它就随便跳了。

        赵吉阳收拾了厨房过来,抱着小白过去刷牙,洗脚……小白还想洗香香,就是用沐浴露搓脸,赵吉阳拍了它一下,给它擦干脚,抱回了它的婴儿床上。

        小白的瞌睡多,白天睡,晚上睡……但只睡到大半夜。陈放一直在努力纠正它的生物钟,到现在,只是初见成效。

        吃饱饭,在屋檐下坐着,喝上一壶闲茶,很享受。

        喝过茶,吉阳爸妈回去了前院的厢房。陈放清洗了茶具,洗漱完,也回去了房间。

        世界安宁,只有风儿的呜呜声,一阵一阵……

        赵吉阳洗了澡,穿着性感的黑丝吊带睡裙,刚上床,就被陈放摁在了身下……

        ……

        赵吉阳身上香香的,特别好闻。

        天亮了,陈放醒来的很早。

        今天,高级赛的最后一场,陈放却一点不着急……

        “陈放。”赵叔在外面喊道。

        “哎。”

        “去占钓点了。”

        “马上。”陈放有些无奈……

        赵吉阳还睡着,陈放抬起赵吉阳的脑袋,将胳膊抽了出来。

        “天都没有亮,现在就出去?”赵吉阳使劲眨了眨迷糊的眼睛,说。

        “老丈人在喊了。”陈放穿上衣裤:“mpv的车钥匙在床头柜上,你和阿姨待会儿自己开车过来。”

        “嗯。”赵吉阳翻了身,继续睡觉。

        陈放出去开了门,赶紧洗脸刷牙,背上渔具包……

        渔具包里有遮阳伞。陈放今天没拿鱼箱,将折叠躺椅带上了……

        今天,陈放就想好好的休闲垂钓。再说现在还下着雨。

        昨晚不知道什么时候下的雨,现在还下着,但不大。

        坐上赵叔的宝马出门,陈放随后给张晨发了个信息,跟他说一下已经出发……

        并且给他说了今天要去的钓点,3170号之后的钓位。

        张晨很快给陈放回了消息,说是马上出发。

        现在的时间,五点五十。

        刚才一直没看时间,现在看到这个时间,陈放有些头大。是不是太早了……

        八点开始比赛。现在距离比赛开始,那还有3个小时。

        到了镇上。

        镇上,朦胧细雨中,路边橘红色灯光幽幽暗暗。陈放老爸站在茶铺子外面,翘首以盼……

        不愧是您,钓鱼佬。

        “爸……”陈放喊道。

        陈爸打开门,坐上车:“直接去水库,先占钓位。”

        “行。”

        昨晚喝茶的时候,陈放和赵叔说了末位钓位的情况。排在三千后的钓位,隔十来米才一个人……那简直是休闲垂钓的距离了。

        早点过去早打窝。

        陈爸也想去后面几个钓位看看。要是运气还好,先去打窝……碰上巡游的鱼群,主要是鲢鳙……用窝料将鲢鳙群留住。

        虽然前两天成绩不好,但要是碰到大的鲢鳙群,最后一天也有翻盘的希望。

        “不吃饭?”陈放看了看路边包子铺,已经开门了。

        “还不去买。”陈爸瞪了陈放一眼,这么大个人了,还是不懂事。

        赵叔呵呵笑着……

        等陈放买了包子和豆浆回来,出发碧水村。

        将车子停在停车场。陈爸和赵叔收拾了东西,直奔末尾钓点……

        陈放给张晨打了电话,他马上要到碧水村了,陈放就在停车场等了两分钟。

        就两分钟左右的时间,好几台车子开进来去,都是全副装备的钓鱼佬。有人大声打着哈欠,撑懒腰……

        “哥,今天咋这么早。”张晨笑着道。

        “早点过来早养鱼……”陈放撑起伞,过去接了张晨:“走吧。”

        “今天选哪里的钓位?”

        “末尾的钓位。我昨天就是在最里面钓鱼,那边的人少……”

        “你早上不是空军么?”

        “我空军,但有人爆护……”

        “嘿嘿,好……去人少的地方。”

        随着比赛的进行,来参加比赛的人,在减少。

        五一长假已经过完了的,有些人因为工作,有些人因为某些原因不能来,还有人看之前成绩太差,就放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