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网游小说 > 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 >章节目录第2409章 他和我没有关系了
    叶湛没等季安芸抓到他的裤腿,就扯下了床单将她裹住。

    季安芸哭喊着,身子痛苦的扭动着。

    蓄满泪的眼里痛苦和兴奋交织,被裹进了被单里的双手抓不到他,她心里急得要命。

    “阿湛,阿湛,我要死了,你要了我好不好。”

    “我送你去医院。”

    叶湛铁青着脸。

    手机铃声再次响起。

    看到是毒鹰的来电,叶湛不再接电话,而是拉着裹着季安芸的床单往外走。

    对方的电话一直打个不停。

    走到客厅门口,叶湛接起电话,毒鹰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叶湛,季安芸吃下的是一种叫种子的烈性.药,一个小时内没有男人要她,她虽不会死,但这辈子都不会再生育。”

    叶湛额头青筋突跳,恼怒得想杀人。

    “毒鹰,你这个疯子。”

    “哈哈哈,叶湛,我这是成全你,你是军人,平时没时间陪你女人,今晚我把地方借给你,你大可以快活一晚,我保证不会趁机杀你。”

    “你最好别让我抓到。”

    叶湛恨恨地说完,挂掉电话。

    他看着面前双眼迷离,双颊熏红的季安芸,紧紧地抿了抿唇,拨出一个号码。

    身旁,季安芸还在痛苦的喊着,“阿湛,阿湛。”

    电话响了几声,一道低沉的声音带着笑意传来。

    叶湛顾不得对方的调侃,沉声问,“你知不知有种代号叫种子的春.药.”

    “种子?我知道啊,这是一种无解的烈性药,听闻中了这种药的人必须在一个小时内和异性.交欢。不然男的必成太监,女的终生不育。”

    “没有解药吗?”

    叶湛深吸口气,声音越发的沉。

    “没有,不知道是什么人研究出来,又怎么流出去的。阿湛,你怎么……”

    ——

    L市

    晚餐后,温然给墨陌做了半个小时的推拿。

    没有再要求她吃药。

    墨修尘接到电话,L市的某领导不知怎么得知了他来这里的消息,打电话请他喝酒。

    之前两人有些交情,他应了下来。

    出门之前,墨修尘叮嘱温然和墨陌早点睡。

    他离开后,温然就和墨陌上了楼,洗了澡之后,已经好久没和妈妈一起睡的墨陌,抱着她撒了会儿娇。

    把头靠在温然肩膀上,享受“难得”的母爱。

    若非手机彩铃声响,墨陌还舍不得坐直身子。

    见她拿起手机,温然下床,去洗手间。

    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图片信息。

    床上。

    墨陌脸上的笑容僵住。

    拿着手机的手颤了几颤,终是没有力气再捏着手机,任其滑落手心,掉到床单上。

    她紧抿着唇.瓣,努力的想控制那股直逼眼眶的热气。

    可终究控制不住。

    湿了眼眶。

    心里说不清是怎样一种痛,只知道那一瞬间的窒息,好久都无法呼吸。

    连血液都在那一刻凝滞,冷却了。

    她不想相信那是真的。

    可脸上的血色却在一点点的退去。

    听见洗手间门开的声音,墨陌终于找回一丝理智。

    强压下想哭的委屈和难过,她微侧了身,背对着走来的温然。

    飞快地捡起落在床单上的手机,下床。

    对温然说了声,“妈,我也去上个厕所。”

    就冲进了洗手间,关上门。

    “陌陌。”

    温然诧异地喊了一声。

    虽然墨陌跑得很快,但她还是看见了她苍白的脸色,那牵强的笑容……

    回答她的,是陌陌关门的声音。

    温然怔了下。

    看着被关上的门,犹豫了下,没有上前去问她原因。

    洗手间里。

    墨陌关上门的刹那,眼里控制不住的滚落眼眶。

    她一手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一丁点的声音。

    一手紧紧地捏着手机。

    屏幕上是季安芸抱着叶湛的照片,一个只穿着内.衣裤的女人,抱着一个男人。

    她无法想像下面会发生什么。

    只知道心里好痛。

    痛得心都揪到了一起。

    原以为自己已经放下了。

    这一刻看见他和别的女人抱在一起,才知道,不想嫉妒的她,却嫉妒得发狂。

    心像是被人碾碎了,狠狠踩在地上。

    “墨陌,这下你该死心了吧。”

    她恨恨地警告自己。

    不许再去想叶湛。

    他都已经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了,她还亲眼看见了。

    这照片是千真万确,并非P的。

    要是再不死心,她自己都会看不起自己。

    “忘掉他,不许再喜欢他。”

    抬手擦掉眼泪。

    墨陌对着镜子,逼迫自己笑。

    心里痛得滴血,脸上,一点点绽放出笑容。

    如果这是爱情的滋味之一,她受了。

    墨陌盯着照片又看了一眼,再盯着手机号码看了一眼。

    她删掉照片。

    给温梓阳发过去一条短信:【帮我查一个电话号码。】

    后面,她附带着发给她照片的那个号码。

    温梓阳的信息秒回:【好!】

    【不要告诉任何人。】想了想,墨陌又补充一句。

    出去之前,墨陌再一次对着镜子笑了笑。

    走出洗手间,笑容灿烂地朝靠在床头的温然走去。

    “妈,我们睡觉吧。”

    墨陌爬上.床,抱着温然。

    温然侧脸,看着她脸上的笑容,心下一疼,抬手抚摸着她的发,轻声问,“刚才去洗手间哭了?”

    “没有,我怎么会哭。”

    墨陌鼻子一酸,脸上的笑僵了一分。

    越是委屈的时候,越是听不得亲人的关心询问。

    温然声音里的心疼落在墨陌耳里,就特别的想哭。

    “你是我生的,你的喜怒哀乐不写在脸上,我也感觉得到。”

    温然轻叹口气,手揽过陌陌的脑袋,将她温柔地抱在怀里,声音轻轻地响起,“陌陌,在妈妈面前没有什么不能说的,更没有什么丢脸的。你小时候妈妈就告诉过你,我们不仅是母女,还是朋友。”

    “……”

    墨陌咬着轻颤的唇.瓣。

    不想让妈妈担心,不想在她面前哭。

    但温然的声音让她越来越无法控制眼泪,“你和叶湛是怎么一回事,我之前一直没问你。你刚才难过,也是因为他的吧?”

    “妈,他和我没有关系了。”

    墨陌的眼泪终于还是在这句话里滑落脸颊。

    以后是真的没关系了。

    她不会允许自己再喜欢他。

    不管用什么方法,她都要忘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