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人在神国,刚成人间收容物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监视

第二十六章 监视

        “咦,不对啊,这融合程度也太低了吧?”

        看着呼吸再度回归正常的醉汉,宁修远却蹙起眉头,陷入了自我怀疑。

        治愈奥兰多和击杀奥兰多,分别令他融合了八分之一超凡特性,合计约等于四分之一。

        这是他现在能够轻松欺诈醉汉器官衰竭的根本原因!

        问题是,那两次对疾病欺诈者的使用,令他直接融合了四分之一超凡特性。

        这次融合程度怎么低得令人发指呢?

        连千分之一都不到。

        莫非欺诈也分人?

        还是说,融合越到后期,难度越大?

        宁修远吸了一口气,心中思绪不定,手中不停,又一只老鼠爬到醉汉嘴边撒了一泡尿。

        这次是另一种病毒。

        作为瘟疫之门徒,宁修远无法凭空创造瘟疫,但他能控制瘟疫。

        凡他接触过的瘟疫,皆会为他所用,化为他的“信徒”。

        目前宁修远已经从自己、老鼠、飞鸟等身上搜集到上百种病毒,病毒库不算丰富,但也足够他实验一段时间。

        没多久,醉汉又不行了。

        宁修远无奈叹了一口气,手起刀落,杀死病毒,欺诈衰竭器官,继续指挥老鼠撒尿,周而复始。

        但醉汉却不是在周而复始。

        他一会儿呼吸衰竭,一会儿浑身长满疙瘩,一会儿呕吐腹泻,一会儿发烧痉挛……

        各种疾病的表现特征,在他身上轮番上演。

        这边刚好,那边又出现。

        痛苦和舒缓两种表情,轮番争夺着他面部高地。

        直到东方隐隐泛起一丝鱼肚白,宁修远才意犹未尽的砸了砸嘴,终止了实验。

        “兄弟,谢谢你的无私奉献,作为回报,你这一身大大小小的毛病,我就顺便帮你治了,不用谢。”

        宁修远在醉汉身上完成最后一次欺诈,感受着又融合一分的疾病欺诈者,终于心满意足的遁入夜色。

        ——·——

        “奥布里?奥布里?”

        若有若无的呼喊声,从天边传来,最终越来越大,将奥布里从梦魇噩境中拽了出来。

        他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熟悉的人儿,浑身直哆嗦的问道:“这是哪里?”

        他老婆一脸愤怒,厉声臭骂:“你看看这是哪?睡马路边,一夜未归,拉了一裤子不说,还吐得满身都是,你还有脸问我?”

        奥布里闻言却忽然崩溃得嚎啕大哭起来:“呜呜呜,我再也不喝酒了,我再也不喝酒了!”

        他老婆怔住了。

        根本没想到素来嘴硬暴躁的丈夫,竟然会哭成这个样子?

        她根本不知道,这一夜奥布里做了何等可怕的噩梦。

        以至于,每当酒友问起他为什么能戒酒时,他总是脸色苍白,缄口不言。

        问急了来一句——那是主对我的惩罚!

        ——·——

        宁修远显然不知道,他这一夜实验对一位中年老男人造成了何等严重的心理创伤。

        不过,就算知道了,估计也无所谓。

        回到旅店,宁修远整理起这一晚上的收获。

        首先,他已经筛选出几支低致死病毒。

        至少在醉汉身上,除了引起发烧之类轻微症状之外,并未进一步危害患者身体,或者说危害程度不深。

        以现代医疗手段,治愈不是问题。

        下一步,他需要将这几支病毒投放出去,检测一下传播性。

        其次,疾病欺诈者超凡特性再度融合了百分之一,虽然不如在超凡世界两次融合的多,但终究是融合了,这让他的力量又强大一分。

        宁修远觉得如果他能在这个世界推广医者声望的话,他的融合效率将会更高,力量必然会更加强大。

        最后一个收获,姑且称为收获吧。

        宁修远的瘟疫门徒,经过这一晚上的折腾几乎毫无融合痕迹,力量更无增进,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瘟疫门徒没有发生躁动。

        一直处于“活跃——平息——活跃”的状态轮回中。

        “看来我之前对瘟疫的理解错了,我一直以为瘟疫其实就是病毒的代名词,实则不然。”

        宁修远趴在窗口,吹着晨风,沉吟着。

        “瘟疫瘟疫,名字其实已经说明了一切。只有‘大规模’感染,甚至‘指数级’感染,才有资格称为瘟疫。单一感染,那不叫瘟疫,只能称之为疾病。”

        “换言之,想要融合瘟疫门徒,还得大规模散播瘟疫,小范围感染没有任何意义,最多安抚超凡特性罢了!”

        宁修远喃喃自语着,感觉已经摸到三分瘟疫门徒的脉络。

        之所以说是三分,那是因为宁修远记得鸟嘴怪人曾操控着牛尸,甚至一名武装人员,打开他的房门,攻击于他。

        既然瘟疫门徒是从他身上获得的,那么为什么他不能操控尸体呢?

        宁修远觉得这里面还有潜力可挖。

        或许等他彻底融合瘟疫门徒之时,就是这个问题迎刃而解之际!

        思考完毕,宁修远一边指挥着鼠群飞鸟传播瘟疫,一边转身离开,准备出去吃早饭。

        不想,就在宁修远转身的那一刻,他身体突然微微一顿,旋即恢复正常,离开窗边。

        旅店楼下,一只鸽子扑棱着翅膀,在路边一个垃圾桶上落了下来,歪着脑袋看着不远处一辆破旧皮卡车。

        车里,一名白胡子老人正直勾勾盯着宁修远,同时打着电话。

        说实话,要不是皮卡玻璃没贴反光膜,宁修远甚至差点没发现这老人。

        这是好奇他这外国人相貌?

        还是……监视他?

        宁修远心脏陡然提了起来,除了必要咽喉要道留下飞鸟监视之外,撒向全镇的飞鸟老鼠,全部召集而来,在旅店周围执行拉网式搜查。

        “扑棱棱!”

        一群麻雀飞过街道,并未引起半点波澜。

        这种喜欢成群结队的鸟类,偶尔叽叽喳喳落满院落,又叽叽喳喳成群飞走,再正常不过,没人会在乎它们的出现。

        “看起来一切正常啊,难不成只是一场意外?”

        宁修远蹙起眉头,他并未在附近发现什么异常人员。

        此时,皮卡车里的老人已经打完了电话,但他并没有驱车离开,反而将目光落在旅店门口,似乎在等宁修远出现。

        这一刻,宁修远有些惊疑不定起来。

        自从踏入这座小镇,他一直通过飞鸟监视着自己周围,完全没有察觉到被跟踪迹象。

        既然如此,楼下这位是怎么回事?

        真的是巧合吗?

        还是说他是那个神秘莫测的基金会成员?

        故意以老者形象出现,就是为了降低他的警惕心?

        一连串疑惑从宁修远心中冒出,他略一沉吟,索性下楼找到艾丽莎,连比带划,让她送一份早餐上去。

        ——他决定以不变应万变。

        若对方真是基金会成员,大不了提出马灯,曝光身份,有上次收容经历,他相信基金会轻易不敢拿他怎么样。

        如果不是?那他倒要好好看看,到底是谁盯上了他?

        早餐很快送了上来。

        一杯牛奶,一份甜松面包、一份夹了腊肠和熏肉的咸面包,以及两份蓝莓塔。

        甜咸搭配,十分丰富。

        宁修远通过瘟疫门徒,检查了一下早餐,确定无毒之后,这才放心食用。

        大约上午十点多钟,监视老人驱车离去。

        不过,宁修远却在另一个方向,又发现了一名坐在老爷车里的老人,他目光若即若离的盯着旅店大门,行迹十分可疑。

        至此,宁修远基本已经能确定,他被监视了。

        “我倒要看看,是谁在监视我!”宁修远喃喃自语。

        疾驰而去的皮卡车上,一只老鼠贴底盘缝隙中,空中三只麻雀一只鸽子,交替跟踪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