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人间守墓神在线阅读 - 28 苏醒

28 苏醒

书迷正在阅读:诡秘:从观众开始
        徐长乐得到了答案,若有所思。

        当然了,他觉得这个说法不雅,不符合读书人的身份,若是他肯定就该换一种说法。

        比如我们不是窃取儒教之力的小偷,我们只是儒教文运之力的搬运工....

        唔....好吧,这好像更不要脸。

        看着李居没有再说话的欲望,徐长乐转过身,开始走在这座小岛之上四处巡视。

        那一日,他清楚看见那条白龙一尾巴将一道弘光砸在这座小岛之上,而那日恰恰是白云书院院长沉睡的日子。

        虽然圣海无边无际,但是徐长乐的直觉,预感,以及推测告诉他,那道虹光的身份应该八九不离十。

        这座矗立在大海之上的孤单小岛并不大,丛林茂密,瀑布悬崖陡峭。

        沿路之上,徐长乐竟意外发现了路边长着不少的出魂草,而岛间有座小湖散发着阵阵祥和之光,全部都是汇聚而成的镇心水。

        银子....呸...金子,数不清的银子....看着这一幕,徐长乐双眼冒着金光,哈喇子都快流了出来,活成了一群海盗意外漂流孤岛,发现岛上全都是黄金的样子。

        虽然不确定这些东西能不能带出去,但那颗小资之心还是蠢蠢欲动,浪费了些时间先抓了不少出魂草放在兜里。

        毕竟万一真的能带出去,下次再找个容器装镇心水,血赚!

        花了半个多时辰,兜里鼓鼓的徐长乐来到岛上中心的最高处,还未抬头远眺,便发现了异样。

        不远处的另一座山头之上,一道诡异的黑芒形成一个半圈,笼罩了数十米的山顶。

        黑芒之中带着猩红,散发出令人心悸的光芒,阴冷,污秽,沉重,戾气十足。

        徐长乐沉默了,儒教问心境唯一能够直接体现的好处便是身体各方面素质有了加强。

        它可以清晰看见被黑芒笼罩的中心处,静静躺着一个身穿白云书院儒袍的白发老者。

        老人闭着眼,气态儒雅,面目和善,周身散发出些许清光护体,但此刻状态出了问题,陷入沉睡,眉心被一团黑煞之气笼罩。

        徐长乐视线微移,老人右手侧有一道在半空旋转着的白色龙鳞,正是散发处黑芒的罪魁祸首。

        果然没猜错....徐长乐心思微沉,白云院长被妖龙袭击后意识沉睡在圣海,在外肉身无法苏醒,原因便是那块诡异龙鳞乘机镇压了他的心神。

        空气有些沉默,徐长乐陷入了犹豫之中,一时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一言不合就又念诗?

        听说圣海之中文运之力会产生天地异象,会不会引起什么不好的动静?

        此时,脚步声响起,李居竟然走了过来,站在他身侧,静静看着那道黑芒,轻声道:

        “妖气镇压受损心神,但圣海之中,儒教之力最为强大,只要能驱动一丝,便可毁掉那片妖鳞。”

        徐长乐看了身旁这个“活灵活现”的家伙一眼,小声逼逼道:“前辈的残念看来....还挺有自己的想法?”

        “九座大岛有九道意识,限制极多,但在所规定的方寸之地,以学海这片天地的规矩,我有着极大的自由和意识。”李居微笑着解释。

        此时的李居眼神中带着些许人性化的笑意,那副看热闹的架势与徐长乐大吃货帝国的老乡一毛一样。

        “那我现在该怎么救他出来?”徐长乐好奇。

        “读书人最厉害的武器....”

        中年男人微笑道:“是什么?”

        “.....是嘴。”

        徐长乐悟了。

        君子动口不动手,古人诚不欺我。

        他缓缓走到了山顶处,盘膝而坐,体内那股稀有的浩然之气运至丹田处,随后静心凝神。

        数十息后。

        他朗声读道:

        “怒发冲冠,凭栏处。”

        “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在儒教文运集成的圣海之中,传世诗词可引动儒家文运气息,驱逐一切,最不济也能牵引白云院长的心神醒来。

        话音刚出,浩然之气顺着风飘散到四周。

        天地寂静。

        仿佛没有任何改变。

        徐长乐沉默片刻,静静看着远方,敏锐感觉空气间的风向和流速似乎变了。

        顷刻,视线之中,海面远处无道白色的波浪齐刷刷地涌来,好像一匹匹飞驰的骏马,又如一条条暴怒的白色巨龙。

        九天之上,开始产生异变。

        云层涌动,在正中心汇聚成了一道巨型漩涡,如线般的光柱降临到这座岛上。

        那是铺天盖地的浩然正气,汇聚成强大的力量,砸在了那道极为排斥的黑芒之上。

        轰。

        黑芒顷刻间黯淡数倍,猩红之气更重,强大的气浪涟漪如蛛网般,从正中心朝着四面八方狂涌而出。

        卧槽....徐长乐下意识用右手挡住面部,长发和衣摆被高高吹起。

        .....

        圣海极远处。

        一座满是巨人的岛屿岸边,一个上身赤裸的彪悍武夫单手掀翻一个比自己魁梧上百倍的巨人,突然看向远方。

        无尽深海,一个远游至此寻宝的紫裙绝色女子,挥手驱散所有跟随而至的海域生灵,停下所有动作,抬头看天。

        某座漆黑洞穴,一位手握禅杖的光头老僧浑身散发出璀璨金芒,单手掐算,面露不解神色。

        他们皆是通过允许,心神坠入圣海的大修为者,此刻却都流露出了一摸一样的诧异神情。

        一条百丈妖龙从他们的头顶极速飞过,发出震耳欲聋的愤怒咆哮声,在海面一瞬而过,朝着某处极速飞去。

        白虹如雪,妖气滔天。

        圣海之中,非本教儒士,绝对不可引动圣海气运。

        但就算是那为数不多的大儒,也很难拥有这种实力得罪圣海中不死妖龙这种级别的存在。

        .....

        徐长乐好不容易从风浪之中睁开眼睛,发现那道黑芒圆罩已经出现了无数裂缝,即将支离破碎。

        但静静等了数十息,却发现两者僵持不下。

        “半首传世,还差了些许,”李居又轻飘飘开口。

        徐长乐心想这倒是简单,直接开口道

        “北域耻,犹未雪。妖族恨,何时灭!”

        “挥长刀,踏破北域斩万妖。壮志饥餐斩妖肉,笑谈渴饮虏妖血。”

        “待从头、开疆扩山河,朝天阙!”

        声音悲壮嘹亮,又带着说不出的豪迈和霸气。

        “.....”李居面色复杂的看了一眼身旁的徐长乐,却没有说话。

        似是作为堂堂儒教一品圣人,都被徐长乐的无耻给震撼。

        徐长乐此刻却是一脸理直气壮。

        就不当人了。

        我现在不只是文运的搬运工,我还立志当个改编工。

        虽然有些不要脸,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都会理解我的....

        随着话音落下,天地间那股汹涌的浩然之气更重,几乎包围了整座小岛。

        那道从云层漩涡中降下的光柱暴增数米,强大的浩然气息,几乎瞬间就要将黑芒覆灭。

        安静沉睡着的白云院长,此刻眼皮微颤,手指随之动弹了一下。

        吼.....就在徐长乐关注着这一幕的时候,突然,一道震耳欲聋的龙鸣声在天空处响起。

        徐长乐抬头,那道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百丈妖龙不知何时盘旋在小岛附近,龙尾不停摇荡,强大的妖气铺天盖地涌来。

        它静静的凝视着岛上正在沉睡的白云院长,眸子里的戾气和凶横之意几乎化为了实质。

        但是望向这座小岛,却又不自觉的浮现出些许敬畏恐惧之意。

        片刻后,它注视到了一侧的徐长乐。

        无尽的浩然之气从天空上灌注到徐长乐的身上,此刻的他在妖物之中就像是黑夜中的萤火,充满着莫名的诱惑力。

        那一眼...似乎妖龙就莫名看对眼了,龙须浮动,猛然张开大嘴,汹涌的火柱从口中喷射而出,笔直朝着徐长乐所在的山头轰来。

        尼玛!

        徐长乐被恐怖的热浪直接熏的睁不开眼睛,双手挡在眼前,嘴巴都开瓢了:“尼玛,子不语....#$%&*@%”

        领域顺开,一道无形屏障自他身前数米处出现。

        砰。

        火柱在领域界限之上轰然炸开,徐长乐闷哼一声,整个人被震飞出去十数米,跌倒在地。

        他下意识看向四周,李居的身影不知道何时已经消失不见。

        说好的儒家圣人了?

        说好的方寸之地有自由了?

        溜尼玛这么快....徐长乐心中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白龙仰天咆哮一声,龙嘴之中,又有冰冷到极致的极冻光束迸射而处,直朝着徐长乐的头顶当头砸下。

        渗人刺骨的寒意隔着数百米之远便侵入了徐长乐的骨髓之中,他下意识闭上了眼睛。

        又要凉....

        下一刻,猜想之内的整个人被冻成棒棒冰的画面没有到来。

        徐长乐不解睁开眼睛,只见一道道令人舒适的金黄色文字密密麻麻排在他的身前,轻而易举便抵挡了白龙的冷光。

        不远处山巅之上。

        那名穿着白云长鹤儒袍的老者缓缓站了起来,白发飘扬在半空,眼神中被一片金黄圣威所笼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