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妻为大都督在线阅读 - 第八二九章 救我!

第八二九章 救我!

        见状,崔文卿的怒气泄去了大半,他苦笑不已的发问道:“我说宁大小姐,这大半夜的不睡觉你在这里发什么神经?学班超闻鸡起舞么?”

        宁贞看也不看他一眼,理都未理他一声,依旧挥剑习武。

        及至半响,她方才一声轻喝收剑而立,此际转身望着崔文卿,脸上露出了几分有别于往日的冷意。

        晨风当中,两人默然已对。

        崔文卿突然发现,今日的宁贞似乎有些不对劲。

        按照她以往的性格,自己这么不咸不淡的调侃她几句,再怎么她也会反唇相讥才是。

        然而今日,宁贞却没有开口的意思,准确来说,她的脸上满是冷意,似乎一句话也不愿意与他崔文卿多说,就像面对着一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一般。

        “呃……你这是怎么了?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不舒服么?”崔文卿笑嘻嘻的缓和着有些奇怪的气氛。

        “呛!”

        宁贞纤手一扬,手中长剑顿时收回了剑鞘当中,带起了一阵刺耳的金铁震音,随即,冷冷的女声亦是响起:“崔大人,在下准备上书官家返回洛阳,只怕今后无法护卫你的周全了。”

        “什么?你要走?”崔文卿大惊,赶紧上前一步皱眉问道,“怎么地?好好的为什么要走?难道是我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

        看到崔文卿略显紧张的表情,宁贞冷冰冰的芳心中莫名涌出了一股报复般的快感。

        她仰首望天,撇着嘴语调不知不觉带上了几分赌气的味道:“有那狐媚女子陪着你,你何须要我宁贞护卫?其实折昭配给你的那些护卫就很不错,以我之见,今后你的安全不如就交给他们来负责好了。”

        崔文卿愣了愣,这才明白过来,哑然失笑道:“原来昨晚我去赴宴的时候你没有走啊,呵呵,想必将一切都看见了?”

        宁贞抬眸望来,凤目中隐隐有着火焰涌动:“自是看见了,看见你崔大人风流不羁左拥右抱,看到了那狐媚子妖冶轻佻曲意奉承,更看见你们耳鬓厮磨,谈笑甚欢,这些我说得对么?”

        崔文卿尴尬的挠了挠头皮,失笑道:“原来你是因为这些事而生气,嗨,我还以为多大的事呢,居然气得要走了!”

        宁贞一愣,见他丝毫没有悔改的意思,顿时勃然大怒:“崔文卿,本官好歹也是六扇门正五品副总管,此番奉官家之命委屈自己前来保护你这个魂淡,你不感谢也就罢了,居然一天还让我看那么恶心的东西,这难道还是小事?”

        “宁大小姐,人家吴都知好歹也是国色天香,倾国倾城,哪里恶心呢?”

        “青楼女子倚门卖笑,风流成性,自是非常恶心。”

        崔文卿言语一噎,苦笑道:“这么说来,你真的要走?!”

        刚才本是宁贞说得气话,她这么说的目的,也只是想要让崔文卿有所忌惮,从而改过自新,不再与那狐媚女子过多纠缠。

        然让她没想到的是,崔文卿居然连一句致歉的话都不说,还将她要走的事当真了。

        如此一来,宁贞又气又急,更有一种骑虎难下的难堪,只能硬着心肠点头道:“是,我就要走了,明天就走!我宁贞保护不了你,回到洛阳自然会向官家请罪!从今往后,还望你自己好之为之。”说罢,忍住强烈的心痛感觉,勉力冷哼一声,不愿意再看崔文卿一眼,转身欲走。

        “等等……”崔文卿开口叫住了她。

        闻言,宁贞心头一松,转过身来故作冷然道:“怎么?你还有何话要说?!”

        话虽如此,芳心却暗暗期盼道:你这魂淡最好速速向我道歉,本小姐心情好说不定放你一马,留下来继续保护你的狗命!

        不意,崔文卿却是右手一摆,轻叹道:“你要走我也不勉强,但是我敢打赌,要不了几天,你便会后悔的!”

        听到崔文卿对自己去留似乎漠不关心,宁贞只觉一股怒气直冲脑门,如花似玉的俏脸瞬间就涨红了,咬牙切齿的怒声道:“你这忘八端,由你这么说话的么?信不信我揍你!”言罢,挥动拳头,其形其态真恨不得将崔文卿痛揍一顿。

        崔文卿悠然笑言:“本公子乃是文弱书生,要打不是你的对手,况且你堂堂一个六扇门副总管,高手中的高手,还要欺负我一个文弱书生不成?!”

        不知为何,面对这个崔文卿,宁贞总会被他气得没有了脾气,轻哼一声悻悻然的放下拳头,冷冷道:“你最好说清楚,我为何会后悔?”

        崔文卿招了招手,示意她靠近一些,仿若担心隔墙有耳一般。

        宁贞狐疑的瞪了他一眼,略作思忖,还是走进了些许。

        崔文卿肃然道:“呵呵,宁护卫啊,你也不想想,以本官这样文武双全,智谋超群之世间伟男子,岂会沉迷于女色无法自拔?”

        听到崔文卿自吹自擂之言,宁贞冷笑道:“那也不一定,许多英雄人物不也栽在了一个色字上面么!你崔文卿虽然称不上英雄,但好色的毛病确是有,你能够独善其身?”

        崔文卿苦笑了一下,沉声说道:“你崔大爷我家有绝色娇妻,平日里又有你这个国色天香的大美妞陪着,岂会见到吴柔萱便色授魂与?”

        国色天香的大美妞?

        听到这般别致而又新颖的赞美,宁贞瞬间羞红了脸,竟忘了崔文卿自称她崔大爷一事。

        此际,她整个心都被崔文卿这句似乎是无意中说的赞美之言填满。

        原本一肚子的不快也恍若清晨薄雾被猛烈的晨风一吹,陡然就烟消云散。

        而她自己也完全没有昔日那位杀伐果断,敢作敢为的女总管模样,仿若一个寻常仕女般露出了既欣喜又羞怒的神情。

        崔文卿却没有注意到宁贞的异状,他的脸色罕见有了几分阴沉,沉声言道:“其实不瞒你,在那折继宣前来捣乱之后,我本来想要告辞离开的,不意那时候吴柔萱却挽住了我的胳膊不让我走……”

        宁贞恍然回神,这才意识到崔文卿已经开始说起了正事,连忙收拾住胡思乱想的心绪,压抑住怦怦乱跳的心脏,点头道:“不错,我也看见那女人借机亲近了你,而你……”说到这里,忍不住乜了崔文卿一眼,口气酸酸的:“似乎很享受的模样。”

        “享受甚来!”崔文卿正容摇手,目光有着几分不同于往日的凝重,轻轻开头道:“就在那个时候,吴柔萱乘机在我手背上偷偷写下两个字。”

        “写字?”宁贞眉头一皱,连忙问道,“她写的什么字?”

        崔文卿目光直勾勾的凝视着宁贞,沉声言道字:“她所写的为‘救我’!”

        “咝!”宁贞倒抽了一口凉气,显然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震惊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