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穹顶之上在线阅读 - 332.最难一战

332.最难一战

        当劳简带着1777小队的伤兵们返回求援,作为队长,他其实仍不知道关于“敌人”的真相。韩青禹和温继飞暂时隐瞒了这一点,这是一种保护。

        但是,喜朗峰上那位无敌的华系亚方面军唯一目击军团军团长,之前已经在一次并排尿尿的时候,被提前告知了一些东西,所以,陈不饿猜得到。

        所以,在一个人们看不到的层面上,一场蔚蓝陈不饿和阿方斯之间的无声博弈,其实已经开始了。

        一个是人类历史最强星耀蔚蓝,一个是初代星耀蔚蓝。

        相对来说,阿方斯隐身实在太久了,陈不饿并不太了解这位初代星耀蔚蓝。他怕来不及,紧急发布那则通讯的目的,主要是为了表明态度,劝阿方斯收手。

        但是阿方斯方面的态度,在肖恩带人出现在草岗上那一刻,就已经表明了——杀了再说。

        怀疑和知道都没有用,没有证据,都不成立。所以,杀了,就一切都好说。

        杀了之后最多就是政治和法规上扯皮和角力,阿方斯作为整个西欧罗巴的荣耀,有他自己的支持力量和巨大影响力,并不太担心这一点,同时他有的是时间和心思慢慢折腾。

        与此同时,包括韩青禹在内,完全没有一个人知道:其实还有一个人,比这提前好几天就已经开始了他和阿方斯之间的博弈。

        对比陈不饿,阿方斯在蔚蓝的地位,他是一个蚂蚁般的小角色,他叫温继飞。

        当温继飞在之前,他们四人告别劳简和1777的当场,特意落在后面,告诉劳简可以回去向哪些国家的精锐小队借人,这一方面确实是战场的需要,另一方面,他的博弈,其实就已经开始落子了。

        “还太稚嫩,看得出手段生疏,不过能想到就已经很不错了。更重要敢以蚂蚁搏象,勇气可嘉。能做到一声不响默默行事,最是难得。”

        这是喜朗峰上,陈不饿身边那个没有名字的老参谋,笑着给出的评价。

        陈不饿不懂这些。现在那边具体是什么情况他们也不知道,老头坐着,双手摩搓手里的烟卷说:

        “反正先砍赢最重要。”

        …………

        月色把草地打照得茎叶清晰而凉白,高原夜深的风也有些凉,天地寥廓。

        前方,那二十二个人依然站在草岗上,错落不齐地站了一排,有的摘了武器拿在手里,有的还没有。

        韩青禹把解下来的黑色木匣随手放在地上,抬头看看他们,开始往前走去。

        其实刚才,当肖恩带着他的人出现在那里,站着没动,他的无声的威胁就已经出来了,如果韩青禹选择跑,他的人就会截杀在场所有人。

        甚至现在和接下来一定时间内,他们都完全有能力追上那支疲惫的马队,那些牧民和孩子们。

        韩青禹明白这一点,所以他什么都没说,平静地下马,留下来。

        正好,他也想砍死他们。

        1777自成立以来少有伤亡,但是这次,已经明确的就有5人死难,剩下包括秦国文、齐柔柔等在内多人重伤,全体队员带伤,另外米拉重伤……贺堂堂生死未卜,下落不明!

        脚步声,“颂颂颂颂!”源能爆发的声响打破寂静。

        没有对话,一组四人沉默着直接从草岗上下来,冲向韩青禹,照面就砍。

        第一个人冲到面前,韩青禹没有拔刀,错步一让,出现在他身后。那人惊慌之下迅速转身同时挥刀横斩……

        斩空,韩青禹依然站在他身后。

        这个就是温继飞之前命名的,十八代玩蛇世家错步还是什么的……名字太复杂,韩青禹记不太清楚了。

        他伸出手,揪着后脖子把人拎起来。

        这一个动作很快,快到被拎起的人本身,根本来不及反应。但是剩下的人在远处,依然能清楚看到,他们队友的身体先是自然地向下弯曲着,然后猛地一下头脚两端向上折。

        “颂!”韩青禹源能爆发。

        “轰!”

        那个人被他向下,蒙头砸在一块石头上。

        石头破碎,人倒在地上,抽搐不起。

        韩青禹继续往前走去。

        第二个人冲到他面前,手中的战刀一往无前的斩来。

        韩青禹凭速度优势微微错身,只一步,避开刀锋……“欻”一声抽刀,而后“砰!”用刀柄在那人背后砸了一下……继续向前走去。

        骨头破碎的声音传出来,第二个人躺倒在他身后。

        第一拨剩下的两个没有再继续往前。

        “看来货真价实。”草坡上,背着骑士长剑的肖恩第一次开口,是中文,而后他又用法语说了几句。

        指令发出,除他之外的十九人迅速结阵。

        韩青禹看一眼,翻手拔出背后第二把刀。右手手腕一转,将战刀反握。

        “蔚蓝,韩青禹,编号771209,少校军衔。双刀配置。资料评价左手刀慢,右手刀快,但是其实左手刀发力更重,我猜实际也更快。你不是左撇子,是故意练的。克服习惯,故意掩饰用于阴人,你的一切,都是为战斗准备的。”

        “听说你的战力会变化,越战越强。”

        很标准和流利的中文,甚至连阴人这样的词都会说。同时肖恩,或者说阿方斯家族,很显然已经准备和了解过关于韩青禹的很多东西。

        这种情况,韩青禹再不开口说点什么,好像说不太过去。“说不定能说服他单挑呢?”

        对肖恩几乎一无所知,韩青禹想了想,说:

        “你中文很好。”

        肖恩点头,“我学了很久。因为蔚蓝机密存档,有一篇陈不饿军团长二十年多前写的战斗心得,我在的地方可以看。我看了,收获很大,但是感觉始终还是差一些……很快我意识到问题所在,那是翻译的文字,不管多么精确,它在具体意味和细节表达上都必然有所偏差。于是我开始学中文。学了六年,到可以自己品读唐诗宋词,才重新看。”

        他说他苦学中文六年,只为了看陈不饿的一篇心得。

        联想到自己的英语,两次高考折戟的罪魁祸首……韩青禹有点汗颜,说:“等回去后我一定好好学英语。”

        肖恩:“……杀!”

        19人战阵席卷而来。

        韩青禹左手刀开砍,同时右手刀脱手而去。

        “来了。我跟你们说过的那一招脱手斩,和一个女孩有关的招数……冷静下来,按预定的方式应对,不要乱。”

        肖恩用法语在后面提醒,话音刚落。

        “嚓!”从夜色中飞旋而来的战刀快速擦过其中一人手臂,留下一道刀口。

        韩青禹移动身形,右手接刀,同时左手刀脱手而去。

        “当当当……”

        短短不到三十秒,锈妹梨涡斩以暴风般的姿态施虐,连斩二十余刀。但是对方明显早有准备,防御战阵向外,互相保证可以被攻击到的角度只有他们持刀准备好的正面。韩青禹的第一波攻势,一人未杀,只伤了三个。

        四涡轮已经全部开启,韩青禹在源能爆发上已经没什么保留……但是这些人的实力,对比普通战士,都是强手。

        “这样继续我们可以直接耗死他。”

        战阵里的人议论。

        “是的,又来了,注意。”有人提醒。

        “不对,他另一把刀呢?!”

        战阵里的人突然发现,此时在快速移动中的韩青禹,空手,这次他的两把战刀,同时脱手了。

        但是在空中可以被视线捕捉到的,却只有一把。

        “小心另一把。”

        “另一把在哪?”

        “在……影子里!”混乱中,一个极度惊恐的声音传出。随即,“嚓!”一把从地面飞旋直上的死铁战刀,切过他的咽喉。

        击杀!

        攻势并没有停止。

        “影子里?”战阵里的人有些茫然失措。

        “你们看地上!”

        “嚓!”第二个击杀完成。

        至此,战阵里的人终于知道影子里是什么意思了。韩青禹的锈妹梨涡斩两把死铁战刀同时出手,一把在空中飞旋,可以被看见,月光把它的影子打在地上。

        而另一把刀,就藏在它的影子里。

        “恐怖的源能操控。”肖恩想着,皱了皱眉头。

        此时下方,他的人正陷入惊乱失措,因为就算他们现在知道了,另一把刀藏在影子里,可是因为月光角度的不同,影子也是在不断变换的,很难捕捉。

        战刀飞旋,韩青禹沉默专注,死铁交击的声音不断传出!

        第四个人倒下……

        “当!嗡……”

        肖恩出手了,手上握着一把普通制式战刀,在空中精准劈飞从影子里急速蹿出的那柄战刀。

        战刀失去控制,向远处飞去,“pia”一声,落在一旁的溪流里。

        同时劈飞战刀后的肖恩身形丝毫未停,直线快速冲来,挥刀连斩。

        韩青禹及时收回另一把战刀,但是已经不及闪避,只能一边后退,一边正面连挡十余刀。

        “嚓!”他的手臂外侧被划出一道刀口,血水涌出,同时终于勉强闪出位置站定。

        与此同时,“咕嘟咕嘟咕嘟……”

        一阵诡异的响声出现在原野上。

        韩青禹被劈飞的那柄死铁战刀所落在的溪流里,有一段,溪水正在沸腾。

        在场的人全都侧目看了一眼。

        这是肖恩和韩青禹能量碰撞所产生的温度,死铁不储存热,很快发散出来,直接导致溪水沸腾。

        很快,溪流恢复平静。

        韩青禹低头,在地上跺了一脚,地面上的一柄制式死铁战刀弹起来,落在他手中。

        “现在看来,你还弱我一些。”两人对面,肖恩笑了一下。

        韩青禹抬头看看他,“你四十了吧?我二十岁。”

        砍不过了,手臂的伤不算严重,但是韩青禹的心里,现在很清楚,自己今晚大概率是砍不过了。

        对方战阵里的人都不弱,同时肖恩很强。

        “他应该比我的四涡轮状态还更接近超级。”

        但就算是这样,韩青禹现在唯一的机会,依然是挑动肖恩跟他单挑,拼一拼,先杀了他。杀了他,剩下的问题就都好解决。

        “三十三岁,在你们而言,西方人显老。”一句让韩青禹忍不住差点发笑的话,肖恩却说得很认真,“而且我真正开始练习,才七年。我的超级之路,跟你们不一样。”

        他偏头示意了一下刚才沸腾的溪流。很显然,这情况的出现跟他走的路有关。

        “我,一年。”韩青禹看他,嘴角勾起一下,说:“你却在恐惧。”

        肖恩眯眼仔细看了看韩青禹的表情。

        “来自蔚蓝天才的激将和挑衅,想要一对一的机会,先斩杀我么?”

        “不,我不愿意付出那么大的代价,也无所谓公平。只有胜利和活着,才是一切最终的意义。”

        “有人说生死这件事是最公平的……其实我说,它最不公平。”

        肖恩顿了顿,用法语说:“杀了他。”

        敌方战阵再次卷来。

        肖恩持刀,在旁保持威胁,伺机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