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秦始皇震惊了诸天万界在线阅读 - 第202章 冒顿的真正目标

第202章 冒顿的真正目标

书迷正在阅读:我靠奶萌出圈啦
        第202章    冒顿的真正目标

        啊!

        众人惊愕当场。

        扶苏公子放我们去前线。

        可以向蒙恬将军求情,让他带上我们。

        这……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跟着扶苏上战场,获功勋是必然的,即使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但是跟着蒙恬,能不能立功这就不好说了。

        也许就是去打酱油,跟着走个过场。

        蒙恬可不会照顾他们。

        “公子,我去!”虞子期抱拳道:

        “公子有心杀贼,不能亲身前往,末将愿替公子代劳,斩蛮夷,杀匈奴,扬公子之威名,壮我大秦之雄风!”

        看看,人家虞子期多会来事。

        扶苏公子不能去,我要替他去。

        其它人愣住了。

        好一个虞子期。

        真tm贼!

        这样也行。

        明明是自己很想去,偏生说公子很想去。

        好像他是被逼迫的。

        靠,马屁又拍了,人又去了。

        有这句话,到时蒙恬敢不给虞子期开个小灶,给虞子期立功吗?

        “末将也愿往!”哗啦一下,一半的侍卫抱拳跟上。

        俺也一样!

        俺不想立功,俺想为公子扬威名。

        扶苏将虞子期扶起:“好,就由子期替我上阵杀敌,扬我大秦之威!”

        “诺!”虞子期大喜。

        扶苏就这般宅心仁厚。

        能容忍手下们的种种过失还有缺点。

        人有三急,亦有三求。

        或名或利或权。

        虞子期有才能,也有追求,有理想有抱负。

        捆绑他不松手,非君子所为。

        当然虞子期说的也没有错。

        虞子期代表的就是扶苏。

        烙印着扶苏的背景。

        虞子期能立下不世之功,扶苏同样荣焉!

        很快扶苏找到了蒙恬。

        蒙恬没有拒绝。

        虞子期的身手他早有耳闻。

        扶苏不能上战场,这是肯定的。

        别说始皇来了九原,就算没来,蒙恬也不敢让扶苏到前线去。

        所以捎带上了虞子期。

        并将之放在了自己的身边,暂时充进了亲卫队里。

        毕竟,扶苏的侍卫,本来就是由蒙恬亲自挑选的。

        …………

        草原!

        匈奴王庭!

        冒顿,也在准备着自己继位后的第一次秋冬狩猎。

        他的目光依旧瞄准了大秦。

        但又不是大秦。

        准备的说,他想利用东胡来削弱大秦,让大秦先跟东胡干上几架。

        趁着双方消耗之机,先收回河南地!

        何谓河南地。

        就是大秦夺下的河朔之地的西边。

        这里黄河由西南向东北方向流淌。

        河之南,谓之河南地。

        这里接壤着月氏。

        同时这一片,水草丰美,有着塞上小江南之称。

        拿回这里,冒顿可以攻打月氏。

        从而给匈奴回血。

        只有积累了一定的资本,才有能力与大秦抗衡。

        冒顿不傻。

        他现在可以挑衅大秦,但是绝对不是大秦的对手。

        尤其是在攻防战上。

        有蒙恬守着北疆,自己必败无疑。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

        冒顿需要好好筹划。

        虽说河南地这一片,大秦名义上是打下来了。

        但是没有民,不知为何,军队放置的也不多。

        还是属于三不管地带。

        也可以称为匈奴、月氏、大秦三者的缓冲。

        也许大秦并不想跟月氏产生冲突,所以故意将这片肥美的牧场给搁置在了一边。

        这才让冒顿有了妄想。

        “哈铎,东胡那边现在如何了?”冒顿,一边用刀剔着肉,一边喝着马奶酒,寻问起了自己得力的干将。

        右下角位置排过去坐第二的男子停止了粗矿的就食。

        手往自己身上胡乱的一擦,然后握拳回道:

        “单于,东胡现在飘了,自从我们示弱之后,草原就没有了敌人。

        他们先是狠狠的敲击了乌桓人,抢了不少好东西。

        接着又强制其它杂部加大上贡。

        现在俨然已经以草原第一的身份威吓各部!”

        “并且还派人故意跑到辽西还有上谷、渔阳搞摩擦。

        听说大秦为了对付东胡人,已经将蒙恬的副将杨瑞和给调到了东边!”

        “现在大秦解决了东北边的一些小国,可以腾出手来教训东胡了!”

        听到这里,冒顿脸上露出一抹讥讽。

        东胡王,脑子明显不好使。

        自己只是略施小计,他还真当自己是草原霸主。

        无人可以撼动了。

        只是一匹神马,就将他给忽悠住了。

        真是一个蠢蛋。

        骄傲自大的家伙,迟早我会亲自剁了你的狗头。

        只是希望你不要这么早被大秦的人给杀了。

        想到这里,突然冒顿就想到了自己的父汗挛鞮头曼。

        一阵膈应。

        去年,大秦派三千骑偷袭草原腹地,一举端掉了王庭。

        血淋淋的画面,还在冒顿脑海里呈现。

        大秦拥有了远袭能力。

        比以前更难缠了。

        所以这一次,他要将王庭给带走,打到哪里,王庭就要跟到哪里。

        即使不能时刻跟着,也要远离大秦的兵锋。

        藏到一个大秦兵马找不着的地方。

        “预计,大秦与东胡还有多久会爆发战事?”冒顿,一杯马奶酒饮下,脸更加的通红。

        这是他最想知道的事。

        大秦与东胡开战之时,便是他夺取河南地之时。

        路线他都勘探好了。

        就是走阳山,进入流沙,然后折向东,出沙漠进攻河南地。

        为此,他早早的消灭了匈奴以西之地的一些小部族,控制了通向西域诸国这边草原路线的地盘。

        西域诸国,零散不成气候。

        虽说实力都不弱,但是不团结,只要实力允许,他冒顿,提兵十万一一灭之。

        开疆扩土,有草原的地方便属于匈奴。

        “预计不会超过十日!”哈铎回道:

        “经过我们暗中挑唆,靠近大秦的那些杂胡已经在跟大秦暗中往来,欲联合一起打击东胡!”

        “而且我们假拌成东胡的人不断袭杀大秦的军民,已经引起了大秦方面的厌恶与憎恨。

        仇恨的种子已经发牙,只需要时间酝酿一下,便会有果子结出!”

        冒顿闻言,大喜,举杯邀向所有手下:

        “让我们为长天生干杯!”

        “为了我们伟大的匈奴!”

        “为了我们匈奴人的崛起与复兴,干了……”

        冒顿的手下们纷纷站起,举杯露出肆无忌惮的贪婪之笑:“为了我们匈奴人的崛起与复兴,干了!”

        “干了!为了伟大的匈奴跟单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