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女配拒绝当炮灰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一十五章 亲子鉴定(二)

第一千六百一十五章 亲子鉴定(二)

        姜蝉:“我也不是悲观,只是我从小野蛮生长,也没有什么好运降临到我脑袋上,所以我习惯了事事都为自己打算。有点时候想地周全一些,受到的伤害也会减轻一些。”

        姜靖媛想到了范院长之前说的那些话,知道姜蝉高中以前的生活以后,她那点委屈也随风而散了。

        姜蝉轻笑:“还是去做一个亲子鉴定吧,这样大家心里也更放心。”

        姜靖媛:“你就是我的婳婳,那块玉蝉就是证据。”

        姜蝉摊手:“玉蝉在家里,我没有带出来。你如果想看,我回去后拿给你看。亲子鉴定还是要做的,这样大家也更加安心。”

        秦荣瑜在副驾上看着,看姜蝉三言两语地就将他小婶儿给安抚下来,不由冲着姜蝉挑了挑眉。这么一看,他小婶儿和姜蝉的位置似乎互换了一样。

        “我真蠢,早在听到你名字的时候我就应该想到这一茬的。”秦荣瑜拍了拍脑袋,知道真想以后再回过头来看,只觉得那个时候的自己蠢地让人无法直视。

        姜蝉勾唇浅笑,“不怪你,我如果真心要隐瞒,你们绝对什么都发现不了。譬如说范院长哪里?”

        秦荣瑜现在也回过神:“所以你就这么一步步地让我们顺着你的思路走?妹妹,你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怎么这么会揣摩人心?简直跟个老狐狸似的。”

        姜靖媛不乐意了:“胡说什么呢?她是你妹妹!哪有对妹妹这么说话的?不过婳婳真聪明,一想到你现在这么聪明能干,想到你以前吃的苦,我心里就难受。”

        看姜靖媛眼眶又红了,姜蝉无奈了,怎么她亲妈和林氏似的,眼窝子都这么浅?稍微一有不对就要哭?

        “小叔居然在小区门口等着,看到小婶儿你这样,他该心疼了。”秦荣瑜眼尖,看到站在小区门口的秦文安,忙安抚着姜靖媛。

        姜蝉忽然皱眉:“他穿地太单薄了,这么凉的风吹着……”

        她单纯是从一个医生的角度来看待,但是听在姜靖媛的耳朵里,就是姜蝉记挂秦文安这个爸爸,不由地姜靖媛就有点吃醋了。

        “正好趁着秦先生在,我们先去医院做个亲子鉴定,也省得后续白欢喜一场。”在秦文安在后座上坐下后,姜蝉提议道。

        姜靖媛轻轻拍了姜蝉的手臂一下:“他是你爸爸,你怎么还秦先生秦先生地叫着?”

        姜蝉挠了挠脸颊:“这不是还没有最终结果吗?以前那些都是我的猜想,万一这玉蝉被别人在中途掉包过呢?”

        姜靖媛很肯定:“肯定不会,我一见到你就觉得亲切,你肯定是我的婳婳。”

        秦文安:“我们都相信你是我们的女儿,但是亲子鉴定还是要做的,这也是让你更放心,对爸妈那边也有个说法。”

        好吧,姜蝉摸摸鼻子,她这个亲爸还是挺聪明的。可惜了,就是身子不太好。

        在车子开到一个商场门口的时候,姜蝉忽然叫停,接着一个经理送来了一个纸袋子,姜蝉随手将购物袋放到秦文安的手里:“先将就着穿穿吧,晚间风冷。”

        里面赫然是一件羊毛大衣,摸着很厚实。秦文安抱着这件羊毛大衣,只感觉自己的整个肺腑都温热起来。

        姜靖媛有点嫉妒:“我还没有收到过婳婳送的礼物,婳婳你偏心。”

        姜蝉无奈,“你如果真喜欢,我回去后帮你做几件?做衣服又不难。”

        姜靖媛很意动,转念又拒绝了:“你学业太忙了,我衣服足够穿了,你应该趁着不忙的时候好好休息才是。”

        下车后,秦文安将那件羊毛大衣的扣子扣地严严实实,他虽然羸弱,可身高腿长地,衣服也很合体,看着就温润如玉。

        姜蝉仔细端详了一番:“看来我的眼光还是不错的,等你身体调理好了,我再给你买别的。”

        “当然,也给你买。”

        看着一句话就被哄好的小婶儿,秦荣瑜叹气,姜蝉要是个男人的话,她这池塘里还不知道会有多少鱼。

        亲子鉴定的结果出来地很快,在看到最终结果的时候,姜蝉倒是很平静。说白了她坚持要求做这个亲子鉴定,也是为了给秦文安夫妻一个对外的说法。

        因为她自己本身就知道事实,这一点姜蝉无比确信。

        在看到结果后,秦文安的手不住颤抖,姜靖媛早就抱着姜蝉又哭又笑。看着自己肩膀被姜靖媛的眼泪打湿,姜蝉无奈,她亲妈是水做的吗?

        “妈你别哭了,你白得这么一个优秀的大姑娘,应该高兴来着。”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姜靖媛更激动了:“我的婳婳叫我妈妈了……”

        好吧,姜蝉没辙,在看到秦文安期待的眼神的时候,姜蝉很干脆:“爸。”

        秦文安的眼圈顿时就红了,姜蝉顿时胆战心惊:“你千万别激动,平复下心情……”

        秦文安:“我平静不下来,我高兴……高兴……”

        姜靖媛也顾不上抱着姜蝉哭了,拍着秦文安的背脊意图让他冷静下来。姜蝉站在这两人面前,觉得自己真的是太难了。

        亲爸是个病秧子,亲妈是个水龙头,一想到以后她亲妈的眼泪,姜蝉就有点头大。

        顺手在秦文安的几个穴位上揉了揉,看秦文安的情绪平复下来,姜蝉才算放心。在看到眼圈红红的姜靖媛的时候,姜蝉道:“不许再哭了啊?”

        姜靖媛笑了出来:“我不是一直都这么哭的,我又不是林妹妹,就是这么多年一朝找到了你,我心里太高兴。”

        “那就好。”姜蝉这才松了口气,真给她来个林妹妹那样的妈,她估计得要疯。

        “我也高兴,我们的婳婳平安地长大,还能够活生生地站在我们的面前。”秦文安坐在椅子上,看着姜蝉安抚姜靖媛,他的眼神里满是温柔。

        被忽视的秦荣瑜看着这一幕,悄摸摸地给众人拍了张照片,和那张亲子鉴定报告一并发到了自家爸妈的手机上。

        与此同时,丫也嚣张地很,在林云峰等人的那个小群里,得意了好久。别看你们和小蝉玩地好,现在她是我妹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