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女配拒绝当炮灰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一十四章 亲子鉴定(一)

第一千六百一十四章 亲子鉴定(一)

        在用金针给秦文安蕴养了一番后,听着秦文安平稳的呼吸声传来,姜蝉做了一个出去的手势。姜靖媛将被子给秦文安盖好,三人才出了卧室。

        秦文安的针灸是每三天一次,在做了一次针灸后,姜靖媛就和秦荣瑜飞往了慈心。他们的行动当然瞒不过姜蝉,想来下次再度针灸,就是摊牌的时候了。

        果然,姜靖媛和秦荣瑜到的时候,范院长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甚至连当初姜蝉的照片都拿了出来。在看到那个熟悉的包被以及玉蝉的时候,姜靖媛的眼泪顿时夺眶而出。

        在老院长这里打听了更多的消息以后,姜靖媛是一刻都等不了,在知道结果后就带着那些照片回了首都。

        他们前脚刚走,后脚范院长就和姜蝉打了电话。姜蝉轻笑:“我知道了,您放心,不管我走到哪里,都是院里的孩子。”

        范院长连连摆手:“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担心,他们衣着都不错,要是你回去了,会不会像电视剧上那样……”

        姜蝉笑出声儿:“您别担心,我的性子您还不了解?我像是能够被别人欺负的?”

        范院长这才放心:“也是,你向来都是最稳妥的。”

        姜蝉接到范院长电话的时候正好在学校,至于墨墨最近都是跟着秦文安,左右实验室墨墨进不去,正好秦文安就住在楼下,这不墨墨跟着秦文安就顺理成章。

        估摸着今天晚上就要摊牌,姜蝉在忙完手头的工作以后,和徐教授打了声招呼后就离开了实验室,徒留下一众学长学姐们看着姜蝉的背影直瞪眼。

        他们这些人能够完成教授布置的任务已经千难万难,而这位却是游刃有余,看地他们这些研究生博士生们个个都恨不得跪下来叫大佬。

        刚刚骑着小电驴到学校门口,姜蝉就笑了,校门口的不是秦荣瑜和姜靖媛还能够是谁?

        秦荣瑜眼睛都要笑细了:“我就说你是妹妹吧,现在果真成我妹妹了。”

        看着站在车边一脸又是紧张又有点忐忑的姜靖媛,姜蝉笑笑:“有什么话回去再说?正好今天也应该给秦先生针灸了。”

        看姜蝉态度平静,秦荣瑜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你好像一点都不惊讶?你早就知道这件事了?”

        姜蝉瞥了秦荣瑜一眼,个中意味不言而喻。

        姜靖媛的脑子也跟着回来了:“你知道你是我们的女儿?”

        姜蝉耸耸肩:“我还算聪明,只要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然后再抽丝剥茧地分析信息,该知道的最终都会知道。”

        姜靖媛捏了捏眉心;“先上车吧,有什么话回去再说。”

        姜蝉干脆地上了车,秦荣瑜扒在副驾上,后座坐着姜蝉和姜靖媛两人。姜靖媛在面对姜蝉的时候还有点紧张,远远不像姜蝉这么平静。

        秦荣瑜在副驾上扭头:“年前荣瑾结婚的时候,你有去现场吧?那个时候云峰带过去的小姑娘就是你?”

        姜蝉颔首:“嗯,主要是因为你们的资料太难找了,我估摸着秦荣瑾结婚你们应该会去,这才让林云峰带我去婚礼现场看看的。”

        秦荣瑜:“所以你那个时候就知道你是我妹妹了?”

        姜蝉耸耸肩:“也不能确定吧,只是可能性确实大了几分。直到那天在车上,你说你妹妹走丢的时候带有一块玉蝉,我才能够确定的。”

        “难怪你对我小叔小婶儿的事情这么好奇,还特意问他们这些年的近况。”秦荣瑜点头,看了眼沉默的姜靖媛,他心里有点打鼓。

        这亲生女儿找到了,怎么小婶儿看着还像是不高兴的样子?

        姜靖媛不是不高兴,而是觉得冲击力太大,让她有点傻眼了。她没有想到婳婳最终以这样的方式来到了她的面前,更重要的是女儿居然早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我不是故意瞒着你们,只是我出生的时候由不得我选择,而我已经这么大了,我有了重新选择的机会。如果我的生身父母品行不过关,我总要给自己留条后路。”

        姜蝉淡淡地说着,也是在安抚着姜靖媛。她的做法也许称得上是凉薄,但是姜蝉觉得自己并没有错。人在保护自己的前提下去探知真相,这才是正确的选择。

        如果知道生身父母的家庭是一团污糟,谁都不会主动往里面跳的。

        秦荣瑜砸吧砸吧嘴,理智上知道姜蝉说的是对的,但是看到姜靖媛的面色,又不由地有些难过,小婶儿得要多难过啊?

        姜靖媛确实难过,来之前是那么的欣喜满怀期待,但是在听到姜蝉的话以后,那些欣喜一下子全都被姜蝉兜头一盆凉水浇熄了。

        她张了张嘴:“我是你的妈妈,你就这么想我吗?我这么多年吃了那么多的苦,天南海北地去找你……你爸身子也不好……”

        姜蝉没辙,她伸手擦了擦姜靖媛的眼泪:“我不是怀疑你们的品性不好,只是我已经成长成这样了,性格已经改不过来,我习惯做什么事情之前先做好最坏的打算,也许我不太符合你们心目中理想的女儿的模样吧。”

        姜靖媛一把抓住姜蝉的手:“我就是难过,你既然知道了真相,你为什么不来找我们?”

        姜蝉没辙:“我倒是想找你们呢,你们这一个个深居简出的,我想找张照片都找不到。你想想要是有个人忽然跑到你们面前说你是对方失散多年的女儿,你们心里会怎么想?”

        姜靖媛:“不会怎么想,只会觉得高兴。”

        姜蝉:“正常人都会觉得这是什么阴谋吧?我也不是不待见你们,原本我还想着下月一号去张老那边和秦先生偶遇的,谁知道就这么巧,荣瑜给我打电话找我给秦先生调理身体。”

        被姜蝉的话说地有点心虚,姜靖媛抱着姜蝉的手,哼哼唧唧地不作声。姜蝉从兜里摸出手帕,擦了擦姜靖媛的眼泪:“所以,别生气了?”

        姜靖媛有点不好意思:“也不是生气,就是有点委屈,感觉婳婳你对未来特别悲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