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奶爸:女儿去世后我重生了在线阅读 - 第535章 人情债

第535章 人情债

        第535章    人情债

        顾忱听到老袁又有事情找自己,他有点好奇不过还是跟着老袁来到了病房外面。

        到病房外面之后,老袁又把自己的烟给点上了,还给顾忱递过来了。

        不过顾忱没有抽烟的习惯,为了糖糖的健康,他也不会抽烟。

        老袁一个人抽着烟,然后坐在了病外外面走廊的椅子上。

        坐下来了之后,    老袁开口说道“琪琪的病好得差不多了,医生说目前已经没有看到白血病的特征了,现在处于一个观察期,看看琪琪到底是不是真的痊愈了。”

        “那真是太好了,总算是能结束了,小丫头也能赶紧上学去了。”

        顾忱坐下来之后也顺势对着老袁说道。

        老袁找自己难道就是为了跟自己说这么一件事情吗?顾忱觉得肯定不是的,肯定还有别的事情要找自己。

        他就静静地等着,    等老袁来仔细和他聊。

        “我最近收到了一个消息,    我也不知道准确不准确,    但我还是想和你说一下。”

        “上次你不是说你朋友是这次川城项目的承包商吗,根据我得到的消息来看,这次几个川城本地的富商都非常的愤怒,并且已经和当地的施工队,还有材料的供货商商量好了,只要是关于川城这个项目的生意都不接。

        而且就算是接了的话也要做好准备,接受好三倍甚至十倍的溢价,说白了就是要趁这个机会打出他们的第一板斧。”

        老袁这情报递过来的时候,顾忱整个人都吓了一跳。

        不接这项目的生意?这群家伙能够控制整个川城吗?

        就算是要接也要付出很大的溢价。

        这可真是彻头彻尾的反击。

        顾忱听到之后沉默了一会儿,心里面三十六计都翻了一遍,想要找找对策。

        “不过我有个渠道,认识一些供货商,你那个朋友如果以后真的遇到这方面的危机,可以给这个人打电话,这家伙会帮我这一个忙的。”

        老袁说着的时候递给了顾忱一张名片。

        这张名片上非常的简单,    没有那么多花里胡哨的东西。

        就是简简单单的一张白色卡片,    上面有着工工整整用手写出来的联系方式。

        顾忱看到这东西之后心里面有点惊诧,没想到老袁竟然直接就给了自己问题的解决办法。

        他知道老袁这办法不是白给的,    尤其是刚刚听老袁说的话,顾忱就能明白老袁是在给自己还人情呢。

        刚刚老袁还特意强调了一下,这家伙会帮我这一个忙的。

        “我”这个字很有意思,强调的是他老袁自己。

        也就是说这张名片的主人如果出手帮忙的话,那也是看在他老袁的面子上才帮忙的。

        这是什么?这就是人情!

        顾忱这时候把这名片收下来了,他知道这人情自己一定要收着。

        老袁既然把这么个人情送给自己,那其中的道理不言而喻。

        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老袁真的想要给自己报恩,之前他给顾忱的各种好处对他来说可能还远远比不上顾忱救了琪琪的这种救命之恩。

        还有第二种可能,就是老袁要和自己划清界限,或者说是要和自己把账都算清楚,彼此之间互相都不亏不欠。

        无论是哪种原因,顾忱都没有理由拒绝老袁的这份人情。

        毕竟这是老袁自己主动提出来的,顾忱没道理拒绝。

        “对了袁老哥,我有点小事想要麻烦你。”顾忱忽然对着老袁说道。

        顾忱还从来没有找他办过什么事情呢,老袁有点好奇,竖起耳朵打算听听顾忱怎么说。

        “不知道袁老哥认不认识那种可以信得过的安保集团,我想要雇几个人保护我的老婆还有我孩子的安危。”顾忱对着老袁说道。

        他找老袁的原因,就是因为老袁在这社会上面的人脉广,也许能够有门路。

        如果要是找一个安保公司的话,    他顾忱自己也不是找不到。

        重点是他需要信得过的人才行。

        不然的话自己雇了一个安保团队,结果转过头来这个安保团队就被人家给买通了,到时候明明是保护她们娘俩的人,反倒是成为了最有可能伤害到她们娘俩的人,那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老袁听到之后直接对顾忱问道“顾老弟,是不是最近出了什么事?”

        好端端的这么可能会突然找安保公司来保护自己的家人?

        “最近得罪了点人,我怕他们报复我家里人,报复我倒是无所谓,但祸不及家人,我希望我家人能够平安。”顾忱对着老袁说道。

        “是什么麻烦?跟我说说,也许我能帮你。”老袁主动请缨要帮顾忱解决这个问题。

        因为他知道请人保护终究不如直接从源头上解决问题。

        仇人是谁?直接找他开门见山的谈,总比拔刀相见要安全得多。

        天底下没有不漏风的墙,安保人员会不会出现差错谁也不知道,可一旦出现错误那就有可能会见血。

        “这个就不麻烦袁老哥了,毕竟是我自己惹得麻烦,那就我自己来解决吧。”

        顾忱到是希望老袁能帮自己解决这个问题,可惜这个问题老袁应该也无能为力。

        且不说老袁有没有这个力量和那些房地产巨头掰手腕。

        就算是老袁有这个资格,他觉得老袁也绝大多数情况下会输。

        正所谓砍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对于那些房地产巨头们来说,自己是抢了他们的生意,那就是血海深仇一样。

        老袁就算是做中间人来谈和的话,那有可能会让那些家伙服软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非亲非故的什么大的面子能让人家放弃这么大的买卖?

        老袁看到顾忱不愿意说,也就没继续追问。

        而是回答了刚刚顾忱的这个问题“只要是安保公司都会和利益有往来,这有利益的关系最难的就是信得过,我倒是认识一些人。

        他们不是什么安保公司的,但能力也都很强,而且也许应该能信得过,毕竟他们之前的职务就是很有正义感的工作。”

        老袁说完之后顾忱有点好奇了,不找安保公司那去找谁?

        “我知道有一些退伍老兵,现在都还在待业,他们的个人能力都极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