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幕后天王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节:青铜王者

第三十二节:青铜王者

        【花里胡哨。】

        方青举着木牌,心里嘀咕了一声。

        他本来想直接举牌的,但是导演组一直让他不举,直到盛彬要喊第三声了才让他举,显然都是编剧安排的剧情,吊观众胃口呢。

        “好,赤岗区的夏虫选手亮牌了!”

        盛彬高声道:“83分已经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分数了,夏虫选手依然不惧,看来是对自己的作品很有信心,创联从来不缺乏这样自信的选手。”

        “那么,夏虫,请出战!”

        方青扔出了牌子,从低空坠落,掉在了地上。

        这算不算是低空掷物?

        方青乱七八糟地想着,对于接下来欧阳雾的演唱并不怎么担心。

        他一开始还以为欧阳雾可能怯场,打算给她做心理建设呢,结果发现欧阳雾真要上了竟是半点不怯场,也不知道她是这两天练歌练傻了还是没心没肺。不过也正好,省的他还要给她做心理建设。

        至于欧阳雾的业务能力……

        他这两天的鹰不是白熬的。

        ……

        “是他。”

        陈佳妮看到夏虫应战,下意识地发出了声音。

        赵丽姣问道:“妮妮,你知道他?”

        陈佳妮一点头,“我区赛的时候看过他,当时他的那首歌我还记得是叫《k歌之王》呢,最后拿下了80多分,具体多少分不记得了。”

        代丹妮:“难怪敢举牌呢,有实力的啊……哎,你们看他那个歌手!”

        三人都向着电脑屏幕看去。

        只见镜头正对着候场通道入口,一个穿着黑衣服黑裤子的人正走上台来,不过走路姿势有点别扭,一瘸一拐的,似乎腿脚不便。

        前面那些选手的歌手们上台的时候,或昂扬,或潇洒,或霸气,唯独这一位,像是伤残老兵,明明已经不适合再作战了,却还要固执地踏上这片战场。

        这位选手登场时的场内灯光也有些古怪,正面没灯,只开了后面和头顶的几盏灯,所以连选手的面目都看不清楚,就见一道半黑人影,但是从这位选手脑后的高马尾上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女孩子。

        而在画面上紧随着给出来的介绍栏里可以看到这是一位自主选唱的歌手,名字叫欧阳雾。

        “她……脚不好?”

        代丹妮本来想说“瘸子”的,但是感觉不太好,换了个说法。

        这个问题谁都回答不了她,三人于是只能看着欧阳雾走到舞台中央,在麦架前站定。

        场内暗下,欧阳雾身后一束顶光从天而降,将她的前半部分身体完全笼罩在黑暗中。

        ……

        让我看看你的新歌怎么样。

        俞仁周坐在下面,这样想到。

        汪业成似乎认定了他们会因为这首歌坚定签方青的决心,这让他对这首歌有些好奇。

        ……

        张瑶在后台,她今天又是作为方青的助理来到了现场,此刻正和汪业成一起盯着后台的一块电视屏,捏紧了拳头为欧阳雾打气。

        加油,小雾!

        ……

        欧阳雾!

        吕亚坤不敢置信地盯着电视台上那个名字。

        他昨天因为打广告,被平台封了24小时,到现在还没解封呢,所以没有直播,在看创联。

        这个家伙怎么会以自主选唱的助唱身份出现在创联舞台上?

        “我还会唱歌。”

        当初找演员的时候,欧阳雾曾经做过的自我介绍闪过吕亚坤的脑海。

        作为一个流行音乐的专业学生,他当初对那条介绍不屑一顾,只是对欧阳雾说:“哦,挺好,不过你只要演就行了。剧本是这样的……”

        和吕亚坤同居的李欣怡坐在一旁,同样盯着电视屏幕上那个名字。

        她记得这个女人。

        就因为这个女人,那天下播后吕亚坤还说了她两句,说自己让他多花了五百。

        李欣怡承认自己当时被弹幕拱火有点上头了,但从结果来看,动手的效果不是更好吗?都是为了艺术。

        而且她还是花了钱的,不白打啊,结果这个女的还装模作样哭哭啼啼,导致吕亚坤当时吼了自己,真是绿茶的可以。最后更是让他们加了钱,真是玷污艺术。

        反正李欣怡对这个女人挺没好感的,也让吕亚坤以后别找这种不专业的演员了,却没想到竟然在电视上看见了她。

        多半是抱住了哪个男人的腿。

        这种绿茶钓凯子有一手的,不像自己,只能靠真本事吃饭。

        ……

        欧阳雾站在台上。

        自从离开家之后,这是她站上过最高级别的舞台。

        她以为自己会兴奋、激动、慌乱……但其实这些都没有。

        她非常平静,就像站在ktv里一样。

        欧阳雾转过头,对后侧的乐队区域点头示意,然后转过来。

        这首歌的前奏很短,她很快就开口了。

        “城市黎明的灯火,总有光环在陨落,模仿者一个又一个。”

        “无人问津的角色,你选择去崇拜谁呢?怨恨谁呢?”

        “假装热情的冷落,假装自由的枷锁,你最后成为了什么。”

        “燃烧华丽的烟火,绽放一次就足够了,奢求什么。”

        ……

        调教的不错。

        汪业成眼睛亮了起来。

        他对于欧阳雾唱这首歌的印象还停留在那个走音、吞字的歌手模型上,结果现在听来,她好多了。

        不止不走音吞字了,她的歌声还充满了故事感,极有味道。

        他果然可以相信方青。

        ……

        唱得不错。

        俞仁周默默地听着。

        他从这个歌手的声音中听到了很多故事,具有一种触动人心的力量,歌词也写的不错,颇有味道。

        但怎么是国语歌呢?

        而且说实话,这首歌辜负了俞仁周的预期:看汪业成似乎很有信心的样子,他还充满了期待呢,结果好像也就还行。

        当然了,他也知道自己之前期望过高了。

        方青能够在几天的时间内写出这样一首歌来确实不容易了,证明他确实是有才华的。再加上之前的那首《k歌之王》,虽然不至于让他立刻坚定签订下方青的决心,但是确实可以认真考虑了。

        签下这个创作人,应该不会亏。

        ……

        有点东西呀。

        马文杰坐在椅子上,有点意外。

        他没想到这个夏虫几天的时间内能写出这样一首歌来,这个家伙还是有点东西的。

        如果多给夏虫一些时间的话,说不定他还真能拿出足以抗衡《林和西的夜》的作品来,但可惜,这里是创联,没有那么多如果。夏虫参赛的时候没考虑到后续作战,这就是他要承受的结果。

        马文杰这么想着,对于自己现在就拿出《林和西的夜》来,似乎也不是太惋惜了。

        不过还是有点惋惜的。

        ……

        “无名之辈,我是谁,忘了谁也无所谓,”

        “谁不是,拼了命走到生命的结尾。”

        欧阳雾进入到第一遍主歌。

        她已经不会哭了,这两天她哭累了,但是她体内的那团火依然在燃烧。而且她记住了方青的话,努力地在控制火,一点点释放出来。

        方青似乎什么都没教她,但她又似乎学到了很多。

        “也许很累,一身狼狈,也许卑微,一生无为,”

        “也许永远成为不了你的光辉。”

        父亲,也许我永远都成为不了你的光辉,但这样我才真正活着啊。

        原谅我。

        ……

        马文杰抓着扶手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握紧了,死死地握着。可惜他握力不够,无法捏碎这塑料扶手。

        他眼睛瞪大了,满眼的不敢置信。

        他原以为这是青铜,怎么主歌一起……

        它成了王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