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幕后天王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节:剧本

第三十一节:剧本

        方青这一排三个人中,方青坐在最右侧、靠近中央区域,左手边是流花区的选手韩竹斌,再过去是永宁区的选手姚景方。

        入座之后,三个人简单地做了一下自我介绍,之后就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起。

        韩竹斌:“这椅子坐得还挺舒服的,就是太热了点。等会儿打灯的时间长了,怕是要更热了。”

        姚景方:“所以这不是准备了风扇和冰盒么,不过我听说西京都那边更先进,还有空调扇呢。”

        韩竹斌:“西京都搞这些东西确实挺出名的。对了,你们听说了么,他们好像在搞什么……xr,嗯,就叫这个,好像准备用这个东西来搞创联。”

        姚景方:“xr?那是什么?我就听过vr。”

        方青:“xr就是extended    reality,扩展现实,包括了ar,vr,mr。这技术现在已经有所应用了,不过一时半会应该还推广不开,目前成本太高了,决赛这种场合倒是有可能会有应用。”……

        创联选手们全程坐在上面是很无聊的,又不能带手机上台,所以只能相互间聊天来打发时间了。当然,都是竞争对手,聊也就是聊一些无关痛痒的八卦见闻。

        不过选手们也不是全程都不用动,就比如现在。

        “因为安庆赛区共有11位参赛选手,按照赛制规则,需要抽取一位幸运选手直接晋级……”

        主持人盛彬宣读完规则后,有工作人员推一个小车上来,上面有个抽签的箱子。

        盛彬从里面随机抽取了一个写着选手名字的号球,举高了展示给摄像机,主舞台正后方、王座下方的大屏幕也显示出了这一幕画面。

        这所谓的“随机抽取”当然也不是真随机,抽中的是之前在选手抽签中轮空的人。

        “恭喜五山区的‘三角轮’选手直接晋级,请登台!”

        棚内灯光变幻,暗了下去,一束大追光直射向左侧脚手架的第二层,舞台后方也有灯光打出来。双侧灯光照射下,白色幕布后,一个人影从位置上站起来,向中央走去。

        在两侧脚手架的中央还两层脚手架,上面那层是王座所在地,下面一层是一排座位。

        人影爬上一层楼梯,在王座下方那一层随便挑了一张椅子上坐下,灯光全程尾随着他。

        也就是安庆这种拥有单数区的才有这一环节,而对于这种选手,官方称呼是“幸运选手”,民间则有“天命”的俗称。

        “接下来,对战正式开始!”

        主持人盛彬转身面对着高高在上的这11位参赛选手,询问道:“诸位,谁第一个出战?”

        棚内暗掉的灯光没亮,只不过把那一束大追光换成了诸多射灯,照亮选手区域,舞台后方也打了许多灯,一个个人影映在白色幕布上。

        选手们爱表现的就装模作样交头接耳,不爱表现的干坐着懒得动弹,所有动静在白色幕布上看得清清楚楚。

        “烤猪呢?”

        姚景方抱怨了一声,已经拿起小风扇对着自己吹了。他有点胖,容易出汗,方青觉得还好。

        没两秒,随着选手耳麦里传来导演组的声音,多宝区的选手手拿木牌高举过头顶。

        “多宝区的卢海龙选手亮牌了!”

        盛彬高声宣布,随后一扬手,“请出战!”

        灯光又再变幻,其他部分都灭了,就只卢海龙那一列的灯光还亮着,从上照到下。

        卢海龙随手抛出他的那块木牌,舞台后方灯光调整,木牌黑影被放大,从上到下划过一道优美的线条落在了地上,落地时还响起了一声金铁交加之声,随后响起一通震撼的鼓声,都是配的音效。

        灯光再度变幻,白色幕布区域黯淡了下去,终于不再炙烤选手们了。灯光重心转移到了舞台候场通道入口,卢海龙的那位演绎歌手在追光下登场。

        这些都是彩排过的,顺序其实都已经定好了。

        ……

        市赛确实比区赛精彩多了,光是比赛流程和舞台效果,就远远不是区赛能够比得上的。

        陈佳妮坐在电脑前,这样想到。

        她正在霹雳网上观看安庆创联第一轮pk赛。

        陈佳妮之所以喜欢看创联,除了很喜欢听歌外,创联的这一系列改革创新也是她喜欢看的一个原因。

        这么一套流程,让她觉得很酷,很有古时两军对战的风采。而在创联上,可不止两军对战,可以说是十国混战,那就看得更加过瘾了。

        “哟,今年还配了音效,击鼓进军?”

        陈佳妮身旁坐着的舍友赵丽姣出声道:“我记得去年还没鼓声吧,妮妮?”

        陈佳妮“嗯”了一声,很肯定,“去年没有,新加的。”

        坐在陈佳妮另一侧的室友代丹妮:“听着还蛮有意思的。”

        和陈佳妮不同,她们区赛都懒得看,直到市赛开了才来看,其中舞台效果是很重要的一个原因。

        和市赛比起来,区赛太糙了,比三流选秀节目都不如,实在生不起看的兴趣,也只有陈佳妮这样的忠实粉丝才会看了。

        这两人把创联当选秀节目来看了,而这也确实是不少观众的心态。就像现在很多女孩子根本看不懂电竞也追电竞,相比起来,歌至少她们还是听得懂的。

        卢海龙的这首歌很快就表演完毕了,接着就是现场打分计分,适时插播了一小段广告。

        广告期间,女生宿舍三人组叽叽喳喳了起来:“这首歌感觉一般般,应该会抢着来打的吧?”“我觉得挺好听的啊,要是我坐在上面应该会好好想想的。”“这首还行?要我看谁能抢到谁就赚了。”……

        三人一番闲聊,广告时间结束了,重新回到了比赛现场。卢海龙选手的这首歌分数也出来了,72分。

        三人对此结果又是一番聊,有的说高了,有的说低了,直播画面上主持人盛彬则是说道:“72分,一个不错的分数。”接着,转身,面向高高在上的众选手,“诸位,谁来应战!”

        三位选手亮了牌。

        按照规则,盛彬宣布第一个举牌子的黄木区获得了应战权。随着黄木区选手潇洒地一个扔牌子,她的歌手出战了。

        这些也都是彩排好的,是按照选手抽签的结果来的,另外两个亮牌的则是滥竽充数充人头的,这也是pk赛的规则:

        出战阶段,多人举牌,第一个举牌的拥有出战权,若是正好两人举牌,直接就是强制该二人对战。强制二人对战阶段,排在次位出战的选手可选择应战还是罢战,若感实在不敌,只能罢战认输,所以出战有风险。

        这是出战阶段。

        在应战阶段,多人举牌第一个应战,因为已经有对手了,自然也就没有强制二人对战这种规则,所以风险较小。

        在对战情况早已抽签决定的情况下搞这些,全是制造悬念来营造舞台效果,强制二人对战的规定则是为了处理一些因特殊状况弃赛的选手,有的时候也会用来安排强强对战、制造悬念。

        至于单人举牌、多人举牌、二人对战这些情况该怎么安排,那就全部都是节目编剧的事了,他们会按照创联给的对战名单来安排剧情。不过他们也就能编排一下流程剧情,比赛结果怎么样那就不是他们能管的了。

        ……

        女生宿舍三人组一边看一边聊,这个不行那个可以,这个实在太棒了之类的一通吹水,很快就来到了万顷沙区的选手上场表演。

        这首《林和西的夜》表演结束后,三人组又是各种意见发表,而等到广告结束转回来一看,分数出来了,82分。

        “82!我就说这首歌评分不会低吧,你还说也就那样。”

        “我确实是觉得也就那样,也不知道怎么会有这么高的分。”

        ……

        “嚯!83!”

        姚景方惊叹一声。

        主舞台大屏跟他们刚好在一个平面上,他们坐这里看不到分数,但是从主持人口中还是听到了分数。

        至于惊讶,则是因为他们这些选手也是直到此刻才能知道其他选手到底是什么歌。

        惊叹完后,姚景方不经意地向方青的方向瞥了一眼。

        万顷沙区,抽到的可是赤岗区呀……

        “我记得马文杰区赛75分。”

        韩竹斌皱眉回忆了一番,因为互相认识,又都参加了这一届创联,他还专门关注过马文杰的赛程呢。

        “他这是直接放大招了啊。”

        他区赛的分数和马文杰差不多,76分,但这并不代表他只有76分。就像马文杰一样,他也有自己的大招,但是在这一场放大招,根本就是放弃了后边的比赛,这是什么策略?

        反正他干不出来,他还想冲冲呢。

        韩竹斌同情地看了坐他旁边的方青一眼。

        要真是自由应战,估计这一场谁都不想应战,但是没办法,顺序早就定好了,方青想不应战都不行。

        ……

        马文杰坐在座位上,目不斜视,面无表情,心里却想骂娘。

        他和黄国华推演预测他这首《林和西的夜》,估计也就是80到81,没想到竟然拿到了83。

        拿到的分数越高,他现在越难受。

        唉,打一个几天憋出来的歌,他却拿了这首歌出来,实在太浪费了,留着干刘文渊不好吗?……

        ……

        女生宿舍三人组已经不纠结分数的事了,正在为“谁会应战”的问题争论不休。

        “这个分数,没人会应战的啦,打其他人不香吗?”

        “这些创作人都是骄傲的,肯定会有人应战。再说了,也不过就83,又不是93。”

        “要真没人应战那就太尴尬了。”

        ……

        “诸位,谁来应战!”

        主持人盛彬面向众选手高呼。

        还留在场上的众选手都稳坐泰山,一动不动,显然谁都不想迎战这个劲敌。

        “谁来应战!”

        盛彬又高呼了一遍。

        不会真没人应战吧?

        观众们被勾起了好奇心,盯牢了屏幕。

        就当盛彬要再喊一遍的时候,白色幕布后,一个人影拿起木牌,高举过头顶。

        有人亮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