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幕后天王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节:一瘸一拐

第二十八节:一瘸一拐

        周四上午,建达大厦,安庆创联区委员办公室

        颜松坐在办公桌后,低头看着面前秘书送来的一沓文件。

        “这些都是你需要签字的,颜总。之前的区赛统计数据已经提交上去了,今天晚上你和小庄哥有个饭局……”

        随着秘书小琳的报告,颜松像个机器人一样不停点头。

        提交完工作之后,小琳就要出去了,刚要出门,却是突然一转身,“对了,颜总,方青今天来公司了,还带着个走路一瘸一拐的女的。”

        颜松机械地点头,“哦”了一声。

        小琳转身,正要出去,却听身后突然传来“砰”的一声大响。

        她立马转身,就见到颜松站在位置上,弯腰摸腿,一脸痛苦,一双眼睛却是瞪大了看向这里。

        “嘶……你说方青来了?!”

        小琳点头,“我看到他去汪业成那里了。”

        颜松二话不说,直接从办公桌后冲了出来,灵活地像一只肥螳螂,越过小琳出了办公室,朝着汪业成办公室的方向一瘸一拐的快步而去。

        现在……流行一瘸一拐?

        小琳看着颜松背影,眨巴眼睛。

        ……

        安庆创联有个小录音室,麻雀虽小,却是五脏俱全。

        方青现在就坐在监听室中,戴着个耳机听着什么。

        汪业成坐在他旁边,而在隔着一块玻璃的录音房中,欧阳雾正在里面唱着,声音从监听耳机中可以清楚地听到。

        一首听完,方青摘下了耳机,对着玻璃那头的欧阳雾打手势,示意可以了,让她过来。

        一旁的汪业成也摘下耳机,一脸为难,想了想,还是说道:“方青,你现在还没签公司呢,卖歌只能走买断,这是业内习惯,新城、百世代、时代环声也都是这个意思。所以你是无法指定你想要的人来演唱的,也无法说推荐什么的。谁来唱,都是对方定,卖了就跟你没关系了。”

        方青一听,知道汪业成想岔了。

        “汪哥,我找她试音不是想她来唱《k歌之王》,只是想看看她能不能唱我这周的歌。”

        汪业成出了一口气,“哦,原来是这周的歌……”

        他突然一顿,宕机了一秒,音调陡然拔高,“这周的歌?!你还真写出来新歌了?!”

        方青说:“是呀。”

        汪业成呆呆地看着方青。

        区赛刚结束的时候,汪业成其实也曾经抱过幻想的,幻想方青真是个天才,能在一周的时间内就写出一首不错的新歌来应对这周的pk赛,但是随着周日、周一、周二一天天过去,方青那边没有半点动静,他已经不抱希望了。

        尤其是在他聊天的时候得知方青现在正在一家面店里当兼职,每天过得很充实的时候,他更是彻底放弃了这个奢望——显然,连方青自己都放弃了。

        可就当汪业成抛弃幻想的时候,方青却说他真写出新歌来了……

        欧阳雾一瘸一拐地迈入监听室,看着方青,不说话,心下却是七上八下,忐忑地像是一个等待死亡判决的囚犯。

        “其实还行。”

        方青踌躇一会儿,给出了这么一个评价,“可以试试看。”

        欧阳雾其实唱得不错,但那是和普通人比,如果考虑到她学了这么多年还唱成这样的话,那确实就像她父亲说的,没什么天赋。

        这个评价不算高,欧阳雾却长出了一口气,不过也没有彻底放松下来,毕竟还只是“可以试试看”。

        汪业成这时也“醒”了。

        他刚才也听到了欧阳雾的演唱,他想说,这还不如王浩然呢,但是他立刻又想到,王浩然上不了了。

        对于“自主选唱”,选手确实是可以挑选素人进行演唱的,但如果是像王浩然这种情况,被七大看中了想签他却拒绝的话,那创联是不会让他以“自主选唱”的身份继续出战的。

        七大不可能持续给你提供免费的舞台让你收割粉丝,然后带着在创联收割的粉丝去别的公司出道,他们又不是慈善家。

        “方青,就算……”

        汪业成想说就算王浩然被“封杀”了,他们也可以选演绎歌手唱啊,但看到人家女孩子就站在这里,走路还一瘸一拐地看着可怜,说到一半也就没说出来,转而道:“对了,你的歌呢,带来了没?”

        虽然方青说写出来了,但是就这么几天工夫……

        这时门口一个声音传来,“歌?什么歌?真写出来了?!”

        颜松一瘸一拐地从门口挤了进来,满脸急切。

        汪业成赶紧汇报:“真写出来了,我正问他带来没呢。”

        于是两双眼睛都盯牢了方青,像两只嗷嗷待哺的小奶猫。

        方青把昨天晚上写的歌拿了出来,“带来了。”

        ……

        2号视听室里,方青、颜松、汪业成和欧阳雾四个人坐着,音箱中播放着音乐软件按照转好的谱子演奏出来的机械旋律,而在他们每个人面前,都有一份复印好的带词歌谱。

        “不错不错,听着不错。”

        对照歌谱听完旋律后,颜松拍手赞叹,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

        区赛的那天晚上,他对自己说不要真相信什么“第二个奇迹”,那就是个屁,是个安慰自己的借口,但实际上他做不到。

        区赛后的周日、周一、周二,他一直都在关注方青的情况,总是不经意间询问下面的人方青这周pk赛的进度,但结果总是令人失望的。可谁想到,就在他已经快要放弃的时候,方青真给他带来了这个奇迹!

        虽然就这么简单地试听一下还听不出太多东西,但专业能力已经让颜松判断出,这首歌可以用来参赛,他竟然几天的时间就写出了这样一首歌来。

        这小子,就像那天晚上一样,令人防不胜防。

        也许今年的kpi,他还能再努力一下……

        汪业成也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副歌部分颇有亮点,好好做一下的话,应该有的看,特别是你这词。”他弹了弹手里拿着的歌谱,叹道:“这几句词写的真好,我相信好好做的话,会是一个很大的亮点。”

        汪业成对副歌部分的那几句歌词真的是颇有感触,感觉触动到了他自己的真实情感,很有共鸣。

        他自己不也是一个无名之辈么?

        汪业成又转头,看向方青,长叹一声,很是感慨,“没想到你真的做到了。”

        他曾经以为方青会是下一个谭孝生,但事实打了他的脸;正当他接受了事实的时候,新的事实却再一次打了他的脸;而当他再对新的事实有所质疑的,新新的事实又又打了他的脸。

        被疯狂打脸,汪业成不仅没有恼羞成怒,反而压抑不住的激动。

        也许,这家伙真会是下一个谭孝生……

        和这两人的兴奋不同,欧阳雾低着头,一声不吭。

        这就是天赋吗……

        欧阳雾眼神复杂地看着面前的歌谱。

        对于其他人来说,或许这就只是一首歌,但是对于她来说,这写的就是她的人生。

        毫无疑问,这是方青为她写的歌,欧阳雾甚至能够“看到”这首歌诞生的整个过程:

        方青坐在她卧室的小塑料凳上,听她讲完她的故事,于是音乐掠过他的心头,就像一群野鸭飞过天空,他听到了它们振翅高飞的声音。

        他看着月亮,窗台,天花板,然后创作出了这首歌,这首优秀的歌曲,这首在欧阳雾看来、比任何一首歌都更打动她的极其优秀的歌曲。

        这就是真正的天才。

        这是比大姐、二哥,比欧阳雾所知的任何人,都更让她感到匪夷所思的可怕天才。

        欧阳雾的眼神逐渐迷茫。

        和这种天才相比,她这么多年却看不到什么成效的努力显得是那么的可笑。或许正像父亲所说,想干这行,光有努力没有天赋,只会添乱,而注定看不到成功的努力,那还有意义吗?……

        她看着这份歌谱,眼神越来越迷茫,但慢慢的,又重新清晰坚定了起来,最后眼中闪过一抹自嘲的笑意。

        方青的天赋很可怕,可怕到让她的人生观都动摇了,但可惜的是,当她想要放弃这种人生的时候,她发现放弃的那头连接的是死亡。

        “……”

        方青一直注意着欧阳雾,当他看到欧阳雾现在的模样时,他知道她做出了决定。

        他尊重她的决定。

        方青看向汪业成。

        “汪哥,我想我们得抓紧了,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