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幕后天王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节:上大当

第二十七节:上大当

        安庆,豪格商务会所,8808房间

        此包间内部空间很大,装饰豪华,真皮沙发,流云雕饰,60吋大屏一应俱全。

        偌大的包间内,却只坐着两个人,一个是20出头的青年,戴着眼镜文质彬彬,另一个是三十来岁的壮年,头发浓密卷曲。

        壮年人名叫黄国华,是创联万顷沙区的办事员,他正举起酒杯,满脸笑容,“来,小杰,恭喜你成功签约贝格,干杯!”

        眼镜青年名叫马文杰,是万顷沙区这届创联的冠军。

        “干杯。”

        他也举起酒杯,和黄国华碰了一下,把半杯加水威士忌豪迈地一饮而尽。

        其实马文杰不喜欢喝酒,但架不住今天高兴呀:就在今天,在黄国华的牵线撮合下,他成功地签约了贝格唱片,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创作人!

        “好酒量!”

        黄国华赞道,把自己那杯也干了。

        酒劲有点猛,黄国华干完之后吃了点零食缓缓酒劲,边吃边道:“有了贝格音乐站台,你其他的也就不用考虑,只管往前冲就是。”

        说到这,黄国华突然扼腕叹息,“就是这次pk赛可惜了!也怪我,决策失误,让你这么早就把大招拿出来了,唉……”

        区赛结束后,就是市赛了。

        最早的市赛是一轮完成,所有区赛冠军一起比,活下来一个晋级,就跟养蛊一样,简单粗暴。

        后来创联越搞越大,成为了每年各地电视台的一档长青节目,于是电视台不干了:你们这么搞,一下子就结束了,太浪费每年一次收割收视流量的机会,不行!要改!

        在夏国广播电视协会的斡旋下,最终创联和各地市级电视台达成了统一意见:创联每年的市赛以后分两轮来进行。

        第一周pk赛,区赛冠军们抽签、捉对厮杀,刷掉一半的人,第二周活下来的人再一起厮杀,决出一个冠军来。这样市级电视台有了更多的收视,创联也好继续养蛊。

        所以这一周进行的是安庆的pk赛,区赛冠军们抽签捉对厮杀。而这次抽签,马文杰抽到的对手是赤岗区的夏虫。

        一开始看到对手是赤岗区的时候,黄国华还很是高兴。

        “赤岗区?我们运气还真是不错,哈哈……”

        谁不知道赤岗区年年垫底?谁能抽到赤岗区,那就是指定晋级到下一轮市赛了,是上上签啊。

        其他区的人也是这么想的,有几个创联的朋友还酸了,特别是抽到和沙头区pk的狮岭区,眼红的红眼病都要犯了——人家抽赤岗,他们抽沙头,这太不公平了!

        虽说稳操胜券了,但是按照惯例,还是要对pk赛对手分析调查的,于是黄国华找了赤岗区区赛的录播来看。

        这不看还好,一看之后,黄国华再也笑不出来了。

        “81分……这种作品……这种呈现……这是赤岗区?……”

        黄国华慌了。

        81分,按照经验,这种水平的选手只要后续不太拉,那是直通省赛的节奏啊!就算安庆顶尖的沙头区,平均下来也要两三年才能出一个这种区赛直冲80分的选手,比如说今年的那个刘文渊。

        黄国华还以为运气好,抽中了个软柿子,结果没想到这么硬。

        不过马文杰也不是吃素的,实力也是有的。黄国华和马文杰商量了半天后,最终决定,直接放大招,在这一轮就把马文杰最好的作品《林和西的夜》拿出来硬扛!

        本来那首《林和西的夜》他们是准备拿去打沙头区的,但是现在没办法了,再藏着的话,这一轮都不知道能不能过不去了。

        黄国华已经完全做好了打硬仗的准备,结果没想到两次接洽彩排的时候都没看到赤岗区的人,再一打听,才知道赤岗区的人连这一轮的比赛作品都还没有提交!

        什么情况?

        黄国华又辗转打听,终于从一个新城唱片的朋友那探听到了风声:赤岗区的那个夏虫就是个业余素人,只有《k歌之王》这一首作品,pk赛的作品都拿不出来,很可能要弃赛了,所以新城唱片还没决定要签他。

        这是个什么奇葩?颜松怎么会让这么个人上来的?

        上当了,上大当了!大招放空了啊!

        但为时已晚。

        “谁能想到会是这么个情况呢?华哥你也不要自责了。”

        马文杰安慰道:“而且我又不止一首《林和西的夜》,那首《琥珀酒》也差不了多少,你不是也大赞的吗?下一轮我们还是有机会的。”

        黄国华调整了一下心情,终于又再笑了起来:“你说的是,你那首《琥珀酒》也确实很不错,贝格的老周就很喜欢……”

        谈话间,包间的门开了,会所经理领着几个美女走了进来。

        ……

        《无名之辈》确实是未来的歌,从网上找不到任何相关信息。

        方青用手机查阅了一番后,做出如此判断。

        然后他抬起头来,看向床上,张瑶正抱着欧阳雾说悄悄话。

        “不早了,都快十一点了,我们该走了。”

        方青催促道。

        张瑶虽然不想走,但她也明白第一天认识就睡人家不太好,最终也只能依依不舍地下床穿鞋,跟方青走了。

        “小雾,我走啦。”

        张瑶站卧室门口,恋恋不舍地挥手道别。

        欧阳雾脚上有伤,行动不便,方青就让她别送了。

        她坐在床上,对张瑶挥了挥手,笑容洋溢,“下次来找我玩啊。”她也很喜欢张瑶,虽然只是第一次见,却觉得特别投缘。

        跟张瑶道完别,欧阳雾跟方青也道了声别:“再见,慢走。”

        方青点点头,眼中有思绪。

        正当张瑶要跨出卧室门的时候,他突然开口。

        “你不是喜欢唱歌么,那你愿意上台唱歌吗?没报酬的那种。”

        坐在床上的欧阳雾愣住了。

        “上台?唱歌?”

        本来就已经一只脚跨出门的张瑶一下蹿了回来,“方青参加了今年的创联,刚刚从我们赤岗区的区赛夺冠晋级,这周参加市赛!上电视的那种!”

        她对欧阳雾解释完后,满眼兴奋地看着方青:“你要让小雾来唱你写的歌吗,方青?”

        方青点头,“嗯。”

        他觉得这首《无名之辈》,应该属于欧阳雾。

        “但是在此之前,我需要先听一下你到底唱得怎么样。”

        欧阳雾一时没有说话,呆呆看着面前的这个方编剧,脑子很乱。

        他竟然是个创作人?还从创联区赛中晋级了?而现在他打算邀请自己表演他接下来的比赛作品?自己这个连唱联区赛都冲不出去的人,也有机会上电视演唱?……

        张瑶:“但是你不是没歌了么,方青?”

        “刚刚想到的。”

        “音乐掠过我的心头,就像一群野鸭飞过天空,我听到了它们展翅高飞的声音。”

        “我看着月亮,窗台,天花板,然后想出了这首歌。”

        方青意味深长地看向欧阳雾。

        “这就是天赋。”

        他希望能够让欧阳雾看到努力和天赋的差距,并重新审视她的人生,如果欧阳雾依然如此选择……

        那他尊重她的选择。

        张瑶皱着眉:“但是窗帘拉着,你看不到月亮,方青。”

        “……”

        谁把这家伙拉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