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幕后天王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节:欧阳雾

第二十六节:欧阳雾

        用钱解决了问题,吕亚坤就走了,带走了小婉和纯纯。

        听他在直播间中说,小婉和纯纯就住在这附近,所以她们才能这么快赶到,现在吕亚坤就是先去她们家歇歇脚,缓一缓。

        那app小姐还在原地,不知为何还没走。

        隐约可以听到四周传来一些零碎的话语声,那是周围的一些路人,都是被这热闹吸引过来了。

        这些人有路过的行人,有附近的居民。他们三三两两的四下散落着,对着那app小姐的方向指指点点。

        app小姐叫欧阳雾。

        她正坐在路边,将高跟鞋小心地从脚上除下来。

        可以看到,她的左脚踝已经红肿了起来,还有点紫色在其中,那是在刚才扭打——准确说,是挨打——中扭到的,一开始没发现,现在却是越来越痛了。

        “嘶!……”

        脱鞋的时候,欧阳雾不小心碰到了肿处,疼得倒抽了一口冷气,随后小声咒骂起来:“死八婆,没讲就打,还打这么重,有钱大晒啊!以后别让老娘碰到你,不然打得你满脸桃花开!这次看在钱的面子上就先放过你……”

        骂着骂着,她又从随身的小包里拿出手机,打开游神直播点进一个直播间看了下。

        是吕亚坤的直播间,人气火爆,弹幕刷屏了:有刷“上当了”的,有说主播太心软被骗了的,有让男助理走开,要小婉女侠来直播的,更多的则是在骂这app小姐的,骂她贱,骂她丑人多作怪,骂什么的都有,有些字眼不堪入目。

        欧阳雾沉默片刻,忽嘴角扯了扯,自嘲地笑了一下。

        “接这个本子就预想到啦,小欧,看开点,至少完成任务了……不过这打戏是真没想到,她发什么疯啊……”

        直播间里,那吕亚坤则是在跟水友们互动:“兄弟们,今晚我们婉哥威不威武?属实是人美话不多,社会我婉哥,霸气!爱了爱了!大家喜欢的给我们婉哥点点订阅,直播间号是84216987,名字是‘是小婉呀’,别点错了,我再说一遍直播间号,84216987,84216987,兄弟们帮忙刷一下,等到一万订阅,小婉就正式开播!……”

        “这姓吕的也真是小气,临时加了打戏就给五百,看医生都不够啊……还说五千,真是吹得威哦……”

        欧阳雾嘀咕着,关掉了直播间,收起了手机。

        她低着头,嘀咕声越来越小,直至不可闻。

        “真想把钱甩她脸上,打回去……”

        突然,这蚊鸣般的低语戛然而止。

        欧阳雾猛地抬起头来,朝着前方警惕地看去。

        有一对少男少女正在穿过马路向她走过来,看着像是大学生,男的相貌平平无奇,女的一头短发,面容很精致。

        这对男女走到她面前后,那个女生对她友好地笑了一下,说:“你好,我们是安庆大学的学生,我叫张瑶,他叫方青。我们刚才在那边看到了你们的表演,觉得你演得挺好的,正好我也在拍一部电影,想问问你有没有兴趣拍电影?有报酬的。”

        这两人正是方青和张瑶,他们刚才已经见到了李欣怡学姐——那个“小婉”,就是李欣怡学姐。

        看到小婉之后,张瑶就觉得事情有些奇怪了,而方青一副什么都看透了的模样,于是在张瑶追问之下,方青说出了这些人应该是在演戏,所以他才不让张瑶过去。而这些人演戏的目的,自然就是做直播节目,吸引流量、人气、礼物,还有捧李欣怡——看样子李欣怡也是打算要干直播了。

        现在来找这个app小姐,则是方青说她演技不错,找李欣怡不如找她。

        ……

        欧阳雾看这两人手上没拿着手机,稍微放松了些,但眼中的警惕还是没有完全卸去。

        张瑶又道:“其实刚才那个吕亚坤我们也认识的,算是我们学长,还有那个……那个小婉,我们也算认识,今天晚上就是过来找她的……”

        张瑶把来龙去脉说了一遍,欧阳雾这才真放松了下来。

        “原来如此,你们跟吕亚坤也认识。”

        她笑了笑,捋了捋脸颊边的乱发,想让自己看起来正经一些,但是她脸上的妆被打花了,口红从嘴角拉到脸颊,青色眼影弥散开来,像个吃人的夜叉。

        “大学生拍电影挺好的,有理想,有前途……对了,我叫欧阳雾……”

        三人就蹲在路边聊了起来,主要是张瑶跟欧阳雾聊。

        聊得也很顺利,那欧阳雾并没有因为他们是大学生自拍电影就嫌弃,反而表示出了兴趣,只是另外要约个时间具体地看看剧本、剧组什么的。最后两人交换了手机号和微讯,相约这两天找个时间再详谈。

        聊定之后,方青和张瑶就走了,站去了一旁准备打车回学校。

        “没想到这么顺利。”

        张瑶有些惊讶,“我还以为五百块的片酬她不会愿意接呢,毕竟她刚才不是才拿到五千吗?我还以为她不会把这点钱放在眼里呢。”

        方青猜测道:“吕亚坤说五千,但是谁都没看到,也许没有五千。”

        张瑶若有所思点点头,突然问道:“你说,李欣怡学姐刚才打她,是入戏太深还是……故意的?”

        方青想了想,说了自己的看法:“入戏太深也是要立足于角色的,是角色的延伸,但是李欣怡的行为跟她之前所表演的人设冲突了,不符合,所以是失控了。她脱离了角色和剧本,变成了她自己,表达的是她自己的情绪。”

        “最明显的是那句‘她配吗’,情绪很强烈,我听到的意思是‘我们给了她钱,打她她就应该受着,凭什么我要道歉?’,但当时吕亚坤还没给她打钱。李欣怡就差明说出来欧阳雾是他们花钱雇来的了,差点把整场戏弄砸,失控很明显。”

        “……唉。”

        张瑶长叹一声,小眉头纠着,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方青也不去打扰她,拿出手机,正准备看看附近还有没有公交,张瑶却是突然向欧阳雾的方向走了过去。

        “你是要去医院吗?”

        她对欧阳雾喊道。

        只见欧阳雾的两只高跟鞋都脱了下来,用手提着,右脚踮起金鸡独立,赤着脚,一小跳一小跳地朝着东边跳去。

        听到张瑶的声音,欧阳雾回头看了一眼,笑道:“用不着去医院,我回家擦点红花油就好了。”

        张瑶已经走到了她身边,又问:“你往那走干什么?你坐这儿打个车不就行了么。”

        欧阳雾说:“那边有个公交站台,就那,两步路就到了。我来的时候看过了,现在这个点还有公交。”

        张瑶小眉头纠得更紧了,想了想,说道:“正好我们也要打车回学校,顺便就先把你送回家吧。”

        欧阳雾却只说不顺路,她坐公交就行。

        方青这时也走了过来,看着这两人。

        张瑶和欧阳雾一番推来推去,最后张瑶屈服了,说陪欧阳雾去坐公交送她回家,欧阳雾却是没立刻答应,而是看了看方青。

        方青知道她什么意思。

        她明显对张瑶很有好感,对张瑶放心,但却怕他这男的对她怎么着,想他先走,可方青就是不吭声:欧阳雾怕他对她怎么着,他还怕欧阳雾把张瑶怎么着呢,是绝不可能让张瑶一个人跟欧阳雾走的。

        “……好吧。”

        欧阳雾最终还是同意了张瑶和方青送她回家。

        她在社会上混了也这些年了,走南闯北的,好人坏人还是看得出来的。这张瑶绝对是个热心肠的好姑娘,那方青虽说不阴不阳的,但也还凑合。

        ……

        欧阳雾家在一个老旧小区里,是和人合租的。

        她的卧室是她的私人空间,不算太大,却很整洁,最为醒目的东西是书,很多书,衣柜上有,床头有,化妆台上有,飘窗上有。

        方青坐在一张塑料小凳上,随便瞟了一眼,见到化妆台上那本书的封面上写着《从诗经到流行》,再瞟过去一本,封面上写着《演员艺术语言基本技巧》。

        全是这种书,不是音乐就是表演,他刚才已经瞟遍整个屋子了。

        最后,方青的目光落向床上,张瑶和欧阳雾正坐在床上,搂在一起、头靠着头说话,亲热得像是闺中密友一般,但两人明明今晚才认识。

        方青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女生之间能够这么短的时间就亲密成这样,这实在是一个世界性谜题。

        这算一见如故还是一见钟情?

        这两人甚至都聊到了小时候。

        “我出生在燕京,是一个传统的北方家庭,我还有一个大姐,一个二哥,我是老三。我姐姐很漂亮,像我妈,我哥哥也很帅,像我爸,就我最难看,我爸妈脸上的缺点都遗传给我了,小时候我爸也总说我是抱来的,哈哈……”

        这是欧阳雾在说。

        她已经卸掉了那被打花的妆,脱掉了那略显浮夸的露腰装,换上了休闲家居服。

        素颜下的她看着20出头,长得不算太漂亮,但也算清秀,整个人清爽多了。

        “不止脸不行,我学东西也不行。我姐姐学钢琴的时候,一周就能弹《绿草青青》了,我学了一个月也弹不好,我哥哥做吹牛练习的时候,5分钟都说不够,我上去却是憋不出一句话来。所以每次家里来了客人让我们表演的时候,夸的也都是大姐二哥……”

        方青静静地听着。

        他之前有给张瑶使过眼色,示意她该走了,但张瑶全当没看见。他无奈,也只能既来之则安之,听欧阳雾说她的这些故事了。

        张瑶把头靠在欧阳雾肩上,也安静地听着。

        “后来我爸爸就说,我不是这块料子,好好学习就行了,那些东西也别学了,给我改报了补习班,还给我定了目标,以后当个律师。”

        “但是我不想当律师。”

        “我虽然弹不好琴,唱不好歌,但是我喜欢弹琴,喜欢唱歌,我虽然在那些练习里总是做得最差的,但我喜欢做那些练习,喜欢去发现新的自己。他们不允许我学,我就偷偷地学,但还是被我爸发现了,说我是浪费生命,没天赋就是没天赋,我永远成为不了我姐,也成为不了我哥。与其一辈子混不出个样来,还不如早点清醒,走一条更适合自己的路。”

        “再然后我就出来了,一个人离开了家。”

        “我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做我喜欢做的事了,我看那些我想看的书,学那些我想学的东西。我学了很多,从北边走到南边,在凌渡当过群演,去剧团学过艺,还参加过两次唱联,不过我确实没天赋,演戏演不出来,唱联区赛也冲不出去,到现在还是寂寂无名,混不出个什么来。”

        张瑶突然开口,“那你有想过放弃吗?”

        欧阳雾笑了笑,“有想过,但是睡一觉起来就忘了。”

        方青冷不丁冒出一句:“所以现在这就是你要的人生吗?像今晚这么狼狈,然后一生寂寂无名,庸庸碌碌,毫无作为?”

        张瑶愤怒地注视过来,方青全当看不见。

        欧阳雾沉默片刻,然后语气坚定:“是的,这就是我要的生活。即使一生寂寂无名,庸庸碌碌,毫无作为,即使一直像今晚这么狼狈,但这就是我要的生活。”

        没看过生活的残酷而去妄想,那叫天真,可明明撞了一头血却还执着地撞下去,明明知道自己会撞死在南墙上还要一直撞下去……

        那叫蠢,叫愚不可及,叫失心疯。

        方青眉头皱了起来。

        因为欧阳雾的蠢,也因为他的脑子。

        他的脑子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松动,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下面蠢蠢欲动,急欲冲出来。

        这种感觉他曾经有过。

        “这样我才活着。”

        随着欧阳雾的这句话,那些东西终于挣脱束缚,从下面猛地冲了上来!

        也许很累,一身狼狈,也许卑微,一生无为,也许永远成为不了你的光辉……也许永远也成为不了谁……谁生来不都是一样,尽管叫我无名之辈……

        这是一首歌,按照经验,这种方式,应该是未来的歌,歌名叫《无名之辈》。

        他未来的记忆再一次苏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