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幕后天王在线阅读 - 第十五节:那就打吧

第十五节:那就打吧

        当天从广播电视大楼回到学校后,方青冷静了一点。

        他承认自己傍晚的时候有点生气了,如有可能,他还是想和平地解决创联这摊子事的,双赢才是他比较欣赏的做事方式,所以他又给汪业成打了个电话,提了两个问题,想做最后的努力。

        第一个问题是,赤岗区方面对于他们这种做法损害到方青的利益有没有什么说法,会不会有什么补偿?毕竟方青还指着区赛表现来卖歌呢,他们这么做是砸方青饭碗。

        汪业成用委婉的方式回答了“没有补偿”,毕竟人家在按规则办事,有什么好补偿的?

        第二个问题是,他们能不能做出最后的尝试,换歌手。

        汪业成的回答是他提过,但是颜松以“名单已提交,如无不可抗力无法改动”“今天你改明天他改,创联还办不办了?”的由头驳回。

        于是方青明白了,人家根本没打算跟他谈,或者说不认为有必要跟他谈。

        那就打吧。

        ……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几天的时间就过去了,到了这周的周六上午。

        安庆大学东校门内的主干道上,方青背着个书包正往外走着,张瑶寸步不离地跟在他旁边。

        方青突然停下脚步,转头,忍不住问道:“你非得跟着我吗?我不是说了么,过了今天就告诉你确切的消息。”

        张瑶摇头,“不行,我今天非得跟着你!”

        自从上周六在王浩然那边邀请失败后,热爱电影工作的方青突然就偃旗息鼓了。

        本来这也不关张瑶的事,毕竟方青的工作就是编剧,提供了剧本就行,可偏偏就在周一晚上,方青突然一个电话打过来,说是为了《罗生门》电影质量,让她先别急着随便找个人来演武士这个角色,等他消息,最迟这周日给张瑶答复。

        张瑶问他什么情况,方青却也不说,只说还拿不定,而且每次打电话给方青的时候,方青总是聊没两句就急匆匆挂断电话,似乎很忙的样子。

        他越是这样,张瑶越是好奇。

        张瑶也专门找上门过,可是根本抓不住方青。据方青的同学说,他这几天都是早出晚归,神龙见首不见尾,谁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这一系列的状况让张瑶的好奇心越来越重,正好,方青让她先别动剧组的事,她闲着没事,干脆也就加强了蹲守方青的行为,最终在今天终于蹲到了方青。

        按照方青的说法,过了今天就能给她答复,所以显然今天是关键时间。

        张瑶太好奇了,非常想要知道今天会发生些什么事?这些事为什么能给她带来一个男主角?而方青为什么又不确定能否成功的样子?方青神神秘秘地究竟在干什么?……

        她仿佛回到了小时候,在家里的后院墙角发现了一个洞,那个洞连通着一个神秘未知的世界,这种感觉让张瑶觉得很是兴奋。

        乏味日子里好不容易有这种刺激,她自然是不会放过。

        “你别想逃跑!”

        她甚至上手抓住了方青的书包,像是那天在电影社里抓小偷一样抓住方青。

        方青无奈一摇头,想了想,放弃了挣扎,“行,你想跟就跟着吧。”

        然后用书包牵着张瑶,一路出了校门,上了公交车,直往市区的方向而去。这辆公交车一直开了一个多小时,才终于到了他们这趟的目的地,两人在柳条巷下了车。

        一下车,张瑶张头四顾,目光直接在一家煲仔饭店的招牌上定住不动了,眼巴巴地盯着,手却还是牢牢抓着方青的书包不放。

        “我饿了,方青。”

        为了成功蹲守方青,张瑶今天吸取教训,早饭都没吃。虽然成功蹲守到了,但是到现在肚子也饿了。

        方青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建议道:“要不你自己去那里吃,等会儿再来找我?”

        张瑶把目光收回,看向他,“你去哪里?”

        方青一指右边某处,“我去那。”

        他所指之处是个古色古香的酒楼,挂着个“锦绣福”的招牌。

        “我也去!”

        “去也行,aa,你出你自己的那份。”

        “行,快走吧!”……

        张瑶是真饿了,拉着方青的书包一路小跑到锦绣福,上了二楼开了个包间点了两个家常菜下饭,倒是方青,连点了六七个菜才停手。

        点完菜后,方青却不让上菜,说是要等人,还打了个电话。

        “就不能吃着等嘛?”

        张瑶提出了异议,方青却说她想吃行,自己去外边单吃。

        张瑶想想还是算了,抱着小肚子像毛毛虫一样瘫在椅子上,也不知道是不是怕方青跳楼跑了。

        还好,方青等的人没让他们等太久就来了。

        来的是一个瞧着三十多岁的男人,脸上有几颗麻子,长得一般般,穿着打扮倒是颇为时尚潮流。

        根据方青介绍,这人叫杨成安,具体干什么的没说,不过方青叫他“杨哥”。

        这杨成安看来跟方青关系不错,两人你一杯饮料我一杯饮料敬来敬去,就像在喝酒一样,杨成安也是不停地吹水放豪言。

        “真不好意思,阿青,今天又让你破费了……你放心,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今天晚上包在我身上了!……外面传的那些,都是个屁!阿青你放心,我今天必把这个面子给你找了!……对对对,晚上还有正事,酒就先不喝了……哈哈,你小子,女朋友挺漂亮的呀……哦,同学,懂,我懂……”

        两人尽吹水了,一顿饭下来张瑶也听不出个所以然来,只知道他们晚上有“大事”。

        这让她更确信自己没来错,今天能看到好戏了。

        和杨成安的这顿饭吃了不到一个小时,之后三人就分开了,方青用书包牵着张瑶又坐上了公交车。

        这次他们又坐了一个小时,重新回到了安庆大学城附近的一家朱江琴行。

        方青似乎和琴行的人认识,进来后打了声招呼后,去角落里的一架钢琴旁坐下。

        “我弹会儿琴,你自己先玩吧,无聊可以先出去玩。”

        方青跟张瑶说完后,也不管她了,自己就弹了起来。

        倒是张瑶,没想到方青竟然还会弹钢琴,而且听着竟然还像模像样的,不禁跟他搭话:“你还会弹琴呐,方青?”

        “嗯。”

        “弹的不错呀,这什么曲子?”

        “说了你也不知道。”

        “……好无聊啊,方青。”

        “嗯。”

        ……

        张瑶一开始还站着,后来觉得站着累,干脆在方青的琴凳上坐了下来。方青也不跟她计较,就只管弹他自己的。

        因为无聊,她都想走了,不过可能是怕方青从后门逃走,她也就耐下了性子坐着。

        期间发生了一件小插曲。

        “你看那个女生,我知道,我们学校的哎。”

        当一个女生进入店里,经过他们附近进入旁边一个小房间的时候,张瑶突然对方青这样说道。

        方青却还只是“嗯”一声,继续弹琴,眼皮子都没抬一下。

        “她在这里教琴吗,方青?”

        张瑶遥遥朝那房间看了一眼,问道。

        “嗯。”

        “她好像朝你看了一眼哎,方青。”

        “嗯。”

        “你能不能不要总是嗯啊,方青?”

        “嗯。”

        ……

        虽然陪方青坐这里很无聊,但是张瑶竟然坚持了下来,一直陪了两个小时。

        期间张瑶发现方青面色很难看,越来越苍白,头上还出汗了,担心地问他是不是吃坏肚子了要不要去医院,不过方青说没事,说老毛病了,等会儿就好了。结果等到他们从琴行出来没一会儿,方青还真就没事了。

        “你身体素质还真差,里面不过闷了点就让你那么难受。”

        张瑶感慨:“要多锻炼啊,方青。”

        “嗯。”……

        两人琴行出来后,又上了公交车,最后去了安庆广播电视大楼。

        站在广播电视大楼北门前,张瑶抬头看着眼前连绵的大楼,问道:“我们来这里干什么,方青?”

        “你不是想看戏吗?”

        方青终于不“嗯”了,一言指出张瑶今天为什么耐着性子陪他一天的目的——他可不会以为张瑶是喜欢上了自己。

        然后他从书包里拿出临时通行证,用书包牵着张瑶,朝眼前的庞然大物迎面走去。

        “我来打架,你来看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