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幕后天王在线阅读 - 第七节:卖猪肉(上)

第七节:卖猪肉(上)

        安庆大学东门外的蓝居咖啡环境不错,店内有许多绿植,隔开一个个的座位,堂内还播放着慵懒的轻音乐,很有些小布尔乔亚的味道。

        这样的情调,再加上亲民的消费,不怪会成为约会圣地。此刻店内就有许多顾客,都是一对对的小情侣,轻声细语的谈笑着。

        唯独东北角的一对顾客很是扎眼。

        那是两个男人,正面对面地坐着。

        “咳咳!”

        汪业成收回左右张望的目光,咳嗽了一声,不自在地扭了一下屁股,颇为尴尬地笑了笑:“我这找的好像不是地方……要不然我们换个地方谈吧?”

        他也从是地图上现找的一个最近的地点,完全没想到这里会是这样一个情况。

        坐在汪业成对面的是方青。

        他吃过午饭之后,动用了一点中年人的小心思,顺利摆脱了同寝的三个室友,赶来赴约了。

        “不用了,毕竟咖啡都点了。”

        方青摇摇头,微笑道:“换地方太麻烦了,我们还是谈正事吧。”

        眼前这学生仔很坦荡,汪业成也不好再在意,于是又咳了一声,道:“行,那我们就开始吧。”

        “首先我先说一下,我们这次只是一个初步面谈,按照流程,海选结果定下来之后你还要去一趟安庆创联的办事处。而且我刚才工作证也给你看了,所以你也不用怕我是骗子。”

        汪业成自嘲地笑了一下。

        按照流程,他本该等海选结果确定之后再通知方青的,但他被林超峰之前抢人那一手搞出心理阴影了。

        所以这次那边的结果刚一出来,一确定那首《K歌之王》竟然不涉嫌抄袭、完全是原创之后,汪业成先是惊呆了,然后就迫不及待地抢先送上门来、想要把这事给先定下来,生怕这个又被抢了。

        上次他就是规规矩矩走流程被抢的,这次吃一堑长一智了。

        一看方青点头,汪业成继续说道:“行,那我们接下来谈谈你的首轮作品吧。”

        “对于你的首轮作品,我个人是比较喜欢的,相信过海选没问题。当然了,海选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不过这点你不用担心,就算另外两位审核人全部都否定了,我手里也有一票保送票。”

        “如果他们真都否定了,我保证,我会把我的这一张保送票给你,保你过海选!”

        汪业成语气坚定,随后缓和下来,“不过最有可能的情况,是不要用到我这张保送票的。”

        方青默默地听着,听到这里点了点头,“那挺好,谢谢。”

        汪业成看着面前这年轻人,心中微微有些惊讶:他这么多年的工作经验,接触过不少这种素人。那些个年轻素人在这种情况下都非常激动,就算有点城府的,也不难看出他们强忍的兴奋来,像这个方青这么平静的他还是头一次见。

        这是真的平静,他不像是来创联追梦的,反倒像是来卖猪肉的。

        汪业成心中产生一个古怪的念头。

        不过他也没多纠结,又继续说了下去:“所以海选你不用担心了,而过了海选之后,按照赛事规则,我会成为你的赛事经纪人,今后你参赛的所有事项,譬如参赛曲目选择、报备,和演唱歌手交流,乃至于之后去了外地参赛的住宿、交通之类,都是我来负责,这点你应该知道的吧?”

        方青又点了点头,“知道。”

        他也是了解过创联规则的,知道每个选手确实会分配一个赛事经纪人——也可称为赛事保姆。

        汪业成说:“那就行。今天找你,主要就是跟你确定一下这些情况,让你有个心理准备,对后面的流程也有个大致的了解……”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主要是汪业成说,方青听。

        说着说着,汪业成突然一拍脑门,犹豫了一下,问道:“你今天下午没什么事吧?”

        得到方青肯定的回答后,汪业成问道:“那要不……你现在就跟我去创联把事给办了?”

        别人是吃一堑长一智,汪业成这是吃一堑长两智了。

        他越想那首歌,越想越觉得眼前这方青是上天赐给他的福星,错过了要后悔一辈子的那种!

        他等了这么多年,不就是等这么一个机会吗?

        所以先预定还不保险,他恨不得立马把这事给板上钉钉了,那才放心。

        方青没想到眼前这人这么猴急,可是看他面相又不像是那种急性子的人。

        难不成这里面还发生过什么事?

        不过立马把事情定下来对他也有好处,所以方青稍一想,应允了下来:“行啊,不过不用等海选结果了吗?”

        汪业成表情坚定,当即拍板,“不等了,我直接用保送票送你过!”

        对方都这么说了,方青还有什么好说的?

        “那走吧。”

        ……

        安庆创联办事处位于沙头区的建达大厦。

        方青和汪业成两人打车来了这里,汪业成付的车费。随后两人进了大厦,上了12楼,一出电梯就是创联的前台,转进去后,是个办公大厅,一排排的办公桌,一旁有各种房间。

        除了办公位比较松散、宽敞外,瞧着和普通的公司没什么区别。

        方青跟着汪业成走了两个部门,在汪业成贡献出他那张保送票的情况下,很顺利就把手续全部办完了。

        至此,方青顺利通过了海选,确认晋级区赛,而汪业成则成了他的赛事经纪人。

        手续办完之后,汪业成领着方青进了一个标记着“8号会议室”的小房间。

        房间很小,却五脏俱全,桌子、椅子、饮水机等一应俱全。

        汪业成让方青坐下,然后亲自过去拿一次性杯子给他倒了杯水过来。

        “喝点水吧。”

        汪业成在方青对面笑着坐了下来,看着面前的方青,越看越顺眼。

        他昨天越听那首《K歌之王》越喜欢,所以今天从同事那里得到结果,知道这首歌竟然是原创之后,他先是无比震惊,继而狂喜。

        老天终于看到了他的努力,给他回报了!

        这个方青毫无疑问就是那种默默无闻却天赋异禀的民间天才,谭孝生不就是这样的吗?

        他仿佛看到了下一个谭孝生将从他的手中诞生!而他,汪业成,作为“下一个谭孝生”的创联赛事经纪人,将迎来他职业生涯最重点的转折!

        哥要起飞了。

        汪业成一脸意满志得。

        “谢谢。”

        方青道了声谢,接过杯子礼貌地喝了一口。

        大局已定,紧张到现在的汪业成现在算是彻底放松了下来,坐在椅子上还翘起了二郎腿。

        看方青喝完水后,汪业成跟他闲聊起来:“青子,你是打算像谭孝生一样用真名出道,还是像浅蓝一样用笔名?”

        他刚才已经和方青沟通过了,就叫方青“青子”,这样显得亲昵。

        方青想了想,道:“用笔名吧。”

        汪业成对他用什么名字并不在意,只是笑着问道:“哦?那你想好名字了吗?”

        方青刚才那么会儿已经想好了。

        “夏虫。”

        汪业成一怔:“瞎冲?”

        “……夏天的夏,虫子的虫。”

        汪业成不好意思地笑了下,“哦,原来是这个夏虫……夏国的一只小虫,青子你还挺谦虚的。不过我觉得嘛,年轻人还是要有点冲劲,有点傲气的好。”

        汪业成明明比方青大不了几岁,却显得一副“我很老”的样子。

        之后又话锋一转,“当然了,你喜欢就好,谦虚也不错。”

        方青微笑,不说话。

        汪业成理解错他的这个名字了,他之所以用这个“夏虫”,完全是感慨自己此刻就像一只短命的夏虫,都不知道能不能活到“冬天”。

        不过这层含义显然不适合说。

        汪业成又道:“既然你打算用笔名,那么区赛的演唱你应该也不打算自己上了吧?”

        方青了解过创联的流程,知道创联的现场比赛是分为两种形式的:一种是参赛者自己上去演唱,还有一种是参赛者提供作品,官方安排专门的歌手来演唱作品。参赛者可自行选择哪一种作品演绎方式。

        当初的“方青”就是想采用第一种,自己上去唱,但是他现在显然不这么想了。

        “嗯,就由官方安排的歌手来唱吧。”

        方青现在看到音乐就生理性厌恶,自然是不会愿意上台唱歌了。再说了,他根本不会唱歌,上去不是自己砸自己的场子吗?

        汪业成点点头,并不感意外。

        大多数的创联参赛者,都是这么选的。

        “那你接下来要抽点时间跟编曲对接,再跟歌手沟通一下,一起彩排一下,到时候才能有好的效果,这方面我会安排的,你等我电话就行。”

        汪业成说完这一茬,又道:“对了,青子,有些话刚才不方便说,现在事情都办完了,可以说了。”

        “你这次一共准备了多少首作品?你最好先跟我通个气,这样我才方便帮你安排赛程。”

        汪业成看着方青,开始传授经验。

        “你第一次参赛,没有经验,所以不知道,在创联,光有实力可不行,你还得有策略,毕竟这是一项长期的比赛。”

        “举个例子,你一开始就把最猛的作品都拿出来了,一开始自然是过关斩将无往不利,但是打到后面你都没好作品了,能打到后面的选手又都是猛人,你自然就打不过了。”

        “又或者你一开始就使劲藏着掖着,好作品都不拿出来,指不定就突然冒出一个好作品把你淘汰了,你后面有再多的好作品都没用了,万分遗憾!”

        “所以啊,我们要根据自己的作品,再根据每场对手的状况、赛程的节点等情况,合理地分配好手头的资源,这样才能走到最后……”

        之前一切未定、就贸贸然要求看方青的所有作品显然不合适,就算汪业成问心无愧也同样不合适,但是现在就不同了。

        “……所以说,你准备了多少作品,先跟我通个气,然后我们一起分个级、排个序,我这几天一定帮你想个好策略出来。”

        汪业成满怀期待地看着方青。

        他漫长的黑暗人生终于看到了光,这让他现在劲头十足,甚至已经做好了几天不睡觉也要绞尽脑汁帮方青弄出个好策略来的准备。

        但是方青的答案是他绝对想不到的。

        方青一摇头,“没有。”

        汪业成愣住了,“没有?……什么意思?”

        方青解释道:“没有,就是除了这首《K歌之王》外,没有准备其他作品的意思。”

        汪业成整个人石化了。

        室内一片死寂。

        不知过了多久,汪业成才终于活了过来,艰难地强笑了一下,问道:“你不会在跟我开玩笑吧?”

        方青依旧摇头,表情认真,“没有,真没有其他作品了。”

        汪业成的声音无比艰涩:“难不成……你打算临时写?”

        其实就连这首《K歌之王》,都是昨天看了两本入门书籍、临时抱佛脚写出来的。

        方青心中这么想到,却没说出来。

        他有点不好意思。

        看这汪业成的样子,怎么让他觉得自己把这家伙给坑了呢?

        所以他原本想说的“我就是来卖一首歌走人”也就没说,而是给了对方一点希望安慰这汪业成:“嗯,可以这么说。”

        汪业成重新陷入了沉默。

        他刚才觉得天要塌了,现在觉得天真的塌了。

        临时写?

        亏他想得出来!

        这真的是纯的不能再纯的单纯素人了,才会有这么可笑的想法!别说他一个还没出道的非专业素人了,就是圈内的那些大佬,在创联这样的赛事里也无法这么干!

        他难道觉得他比圈子里的那些大佬还牛?

        汪业成突然很想哭。

        他以为老天爷终于垂怜他了,可怜他了,没想到这竟然是老天爷给他开了个天大的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