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幕后天王在线阅读 - 第五节:罗生门

第五节:罗生门

        B8东门口人潮汹涌,大部队轰轰烈烈向二食堂涌去。

        人群中,正在安静走路的秦雪君突然一转头,把目光朝某个方向投了过去。

        有个男生正从一旁径直走过来,目光锁定这边。

        这种事很常见,她早已习惯了。

        那男生顷刻间已经走到了秦雪君面前,驻足,对她微笑道:“同学,你好,耽误你一点时间不介意吧?”

        来人正是方青。

        他笑得很温和,很亲切,像只无害的小绵羊,从他的脑门上仿佛可以看到“好人”两个字。

        “有事吗?”

        秦雪君平静地问道,心里已经准备好了拒绝的说辞。

        但是对方的反应出乎她的意料。

        这男生突然傻住了,呆呆地看着她一动不动,一声不吭。

        活脱脱一副猪哥像,就差流口水了。

        是她……但又不是她……

        在听到秦雪君的声音之后,方青脑子里像是有一块阀门被松动了,许多东西一股脑儿地窜了上来!

        砰!

        又是那声枪响,一阵剧痛,还有一些记忆片段。

        在那些记忆片段中,方青见到了秦雪君和一个名叫王浩然的男人的结婚场面。

        婚礼是在一个岛上举行的,很是豪华。男帅女靓的这一对在婚礼上满脸幸福,活似一对神仙眷侣,绝对是人人称羡的一对。

        之后的记忆片段,是一些新闻:2031年3月,女明星秦雪君被发现死在家中,王浩然被检方指控为犯罪嫌疑人,案件轰动一时。

        秦雪君也死了?!

        这未来回忆始料不及,完全逆转了方青之前的猜测……

        “有事吗?”

        秦雪君耐着性子又问了一句。

        在她眼中,方青此刻的模样活脱脱就是一只色中饿鬼,属实令人不喜。而在问了一声后,方青却还是不说话,就只是这样“痴痴”地看着她一声不吭。

        秦雪君索性也不跟这个莫名其妙的家伙浪费时间了,越过他继续往前走去,表情没有多大变化,似乎这只是一件无关紧要的小插曲。

        倒是作曲系的那些同学们,纷纷侧目,眼神古怪。

        这种戏码他们见过不少,本该见惯不怪了,但是像这位男生这样看一眼就直接傻住、就差当场流哈喇子的他们还真是从没见过,真是破天荒头一遭。

        大部队从方青身边继续流过,不少人已经走出好长一段路了,都还在谈论着这个奇葩的男生,引为奇谈。

        方青则像一块中流砥柱,在人潮中一动不动,神情呆滞。

        他之前还以为是秦雪君杀了自己,可她怎么也死了?她的丈夫为什么要杀她?……

        随着方青的这些疑惑,又是一些记忆片段浮现了上来。

        这次的记忆片段没有任何音像画面,纯粹是一种记忆,关于三个版本的故事记忆:

        第一个版本中,王浩然是个整天在外花天酒地的男人,还有过家暴行为,秦雪君忍无可忍,已经打算提出离婚。王浩然却不想放手,最终两人爆发了冲突,王浩然失手杀死了秦雪君。

        第二个版本中,王浩然秦雪君很恩爱,婚姻关系美满,正打算一起出国旅游,却不料发生了如此惨案,王浩然也是悲痛万分。

        第三个版本中,王浩然秦雪君婚姻关系还算不错,但是秦雪君因为工作压力大,精神状况很不稳定,需要靠吃药维持。王浩然很担心,帮她推掉了一些工作,打算带她出去旅游散散心,却因此让秦雪君精神问题爆发,大打出手,王浩然正当防卫过重,酿成了惨案。

        【好家伙,罗生门?但是这和我的死亡又有什么关系呢……】

        秦雪君被杀案,同样发生在2031年,会是巧合吗?还有两次出现的枪声,剧痛……

        不管是从直觉还是理性推断,方青都觉得自己的死亡和秦雪君被杀案存在极大的关联。

        这也让他对于秦雪君的死亡一下上心了,想要搞清楚这里面的真相。但是回忆不出更多东西的他,想要仅仅从三个版本的故事里就推断出事情的真相显然是痴人说梦。

        突然,方青一怔,注意到了一个奇怪的点。

        【罗生门?】

        这是什么?他刚才为什么会想到这个奇怪的、不明含义的词?

        方青的这个想法刚生起,之前就在挣扎着的一些记忆从他的脑海深处猛地窜了上来,解答了他的疑问。

        那是许多声音画面交织在一起的片段,方青梳理了一下,发现这好像是……一部电影?

        电影很简单,讲的是和尚、樵夫和乞丐在一个地方避雨讨论一宗命案。

        随着三人的讨论,拉开了故事的序幕:一个武士和他的妻子路过荒山,遭遇了不幸,武士死亡。而关于这桩命案,凶手、妻子、借武士亡魂来作证的女巫、以及樵夫,四个人分别讲述了四个不同版本的故事。

        电影中这个避雨的地方,就叫罗生门。

        20岁的方青脑海中并没有这部电影,听都没听过,再按照之前《K歌之王》的经历,这很可能是未来上映的一部电影。

        从各说各话的形式上来看,罗生门确实和秦雪君命案非常相似,难怪他会下意识地想到用这个词来形容。

        【这回忆起来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给点明显的线索不好吗?】

        方青很快就把这一茬抛开,继续回忆,想看能不能趁此机会回忆出更多的东西来,但接下来却是怎么都想不出更多东西来了。

        【正儿八经的回忆想不起来,倒总想起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也不知是个什么原因。】

        方青心中埋怨了一句,却也只能放弃,暂时不想这些,转而张头四顾,然后看到秦雪君在他发呆的这段时间里已经走出好一段距离了。

        方青毫不犹豫,追了过去。

        方向是对的,追!

        他这么专注,所以也没看到有个男生靠近了他,正准备跟他打招呼。

        卫伦在一旁看了有一会儿了,这时终于上来,脸上笑容颇有些古怪。

        “方……”

        他这声招呼只冒出一个字,方青已经走开了,根本没看到他。这让卫伦脸上笑容一僵,颇为尴尬,只觉得周围同学似乎都在看自己的笑话,只好悻悻然干咳了一声掩饰尴尬。

        还好,有人走了过来缓解了尴尬。

        “卫伦?”

        钟蕾从一旁走了出来,像是刚看到卫伦一样,颇为惊讶,“你们也在这附近上课啊?”

        卫伦从没一刻像现在这样觉得钟蕾可爱,心中出了一口气,也是一副惊喜的模样,“是啊,你们也在这上课?真巧啊……”

        两人边走边聊,没聊两句,话题不知怎地就转移到了前方的某个人身上。

        “那就是我昨天说的秦雪君了,”

        卫伦遥指前方,“她又在被人搭讪了,这种情况经常发生,我们都见惯不怪了……”突然卫伦眉头一皱,像是才发现某人一样说道:“你看,那不是方青吗?”

        他指了一下前方正在努力和秦雪君搭讪的方青。

        钟蕾向那边瞟了一眼,快速地收回目光,面色有点难看,强笑一下,道:“好像是的。”

        她刚才着实被吓到了,这是她活到现在头一次看到如此恐怖的表情,此刻还心有余悸。

        书上常说“杀气外露”,她今天终于明白了这个词的意思。

        卫伦注意力都在前方,并没注意到钟蕾的异样,只是摇了摇头,继续说道:“竟然还是个熟人,有点意思,不过多半也是没有结果的……”话音还未落下,就见到秦雪君摆脱方青的纠缠快步向前走去,只落下方青一人无奈地站在原地。

        “我说吧。”

        尴尬了好一会儿的卫伦终于畅快地笑了出来。

        他之前总觉得秦雪君这个女人太傲,对其印象不好,现在看到秦雪君为他报了刚才的一尬之仇,忍不住对她有点欣赏了。

        “嗯,你说得对。”

        钟蕾却不想讨论那个把她吓到了的家伙,随口应了一句就转移了话题,“对了,你饭卡带了……”

        一通电话铃声打断了她的话。

        “我接个电话。”

        卫伦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眼睛一亮。

        “创联的人,就是我昨天说的那个林超峰,应该是要约我商量比赛的事。”

        虽然钟蕾没问,但他还是主动介绍了一遍,然后对钟蕾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接通电话放到耳边,笑容灿烂洋溢,“喂,峰哥。”

        一个稍有些尖锐的男性声音从那头传过来,“嗯,小卫啊,吃饭了没……”

        两人稍微寒暄了两句后,那位峰哥直接切入了正题:“……对了,小卫,你们作曲系有没有一个叫方青的人?正方形的方,青色的青。”

        方青?

        卫伦笑容一滞,脑子一阵乱转,嘴上说道:“没有,我们作曲系没有。”

        “那你在学校里有没有听过这样一个人呢?”

        “唔……”

        卫伦脑子急转,拉长声音,似乎在回忆,最后回道:“没有听过,不认识。”

        电话那头的声音听起来颇为遗憾,“这样啊……那这样,你帮哥一个忙,帮我打听一下这个方青。”

        卫伦爽快答应了下来:“没问题,峰哥。”接着话锋一转,“这个名字很常见啊,真找起来说不定能找到好几个,他有什么特征啊?”

        电话那头过了两秒,说道:“他也参加了这次的创联,你真找到了,一问就知道了。小卫啊,这件事很急,你上点心,最好今天就给我答复,哥哥这里谢谢你了。要是找到了,哥请你吃饭,月明轩!”

        “嗨,峰哥你说的哪里话?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一定上心……”

        打完这个电话后,卫伦抓着电话,看着手机屏幕发了好一会儿呆,最后还是钟蕾把他叫醒。

        “怎么了,卫伦?”

        她正担心地看着卫伦。

        卫伦抬头,看了她一眼,一笑:“没什么。”然后向前方看去。

        他打电话这阵功夫,前边那些同学早就走光了。但方青竟然还在,也不知为何耽搁到现在还没走。

        此刻他正孤零零地一人走着,缓步向前,头微低,背微弯。

        卫伦看着这道缓步向前的背影,眼神闪烁,沉默不语。

        钟蕾顺着他的目光也看了过去,只觉得这道背影像是……

        一只疲于奔命的鬣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