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幕后天王在线阅读 - 第二节:死亡回忆

第二节:死亡回忆

        随着卫伦的点名提问,在场好几人的目光都落向了方青。

        首轮歌曲提交……

        唱联比的是唱功,创联比的是歌曲创作,既然是创作,那自然是需要提交作品的。

        方青回忆了下,然后摇头,“还没。”

        创联门槛确实高,不是一个门外汉买两本书临时抱佛脚就能成功创作出作品来的。

        方青这阵子努力钻研学习,又从各种歌曲中“找灵感”拼凑,但直到现在还是没能弄出一首自己的作品来,自然也就没有提交。

        这个答案在卫伦意料之中,但他还是一副惊讶的模样,问道:“可还有两天就截止了,你不会是现写的吧?”

        方青还没回答,赵建平抢先捧哏:“难道你们都是早就写好了?”

        卫伦理所应当地点头,“当然了,提前一年开始准备是必须的,毕竟写歌这种东西,尤其是写一首好作品,不是拍拍脑袋就成的事。更何况赛程这么长,要准备很多歌,强度很高,真要临赛前再一首首的准备的话,就算是圈子里的那些大佬也只能硬着头皮强凑了,水准难免下降,那还参个什么赛?”

        众人目光重又聚焦于卫伦。

        方青则是低着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创联这玩意儿,他原本打算直接弃赛了,毕竟继续参赛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凭白浪费时间罢了。可是卫伦又把话题点到这上面,让他突然有了新的想法。

        他刚才不是回忆出了一首未来的歌吗?听着好像还行,莫不如把它当做首轮歌曲提交上去?创联可是有很多音乐公司的人盯着的,要是有人对它有兴趣,说不定能卖些钱……

        一想到现在的自己需要每个月向父母伸手要钱,方青就很不自在,很想尽快经济独立。就算没有卖歌这回事,他也想尽快找个兼职工作。

        当然了,如果这歌要是能卖上些钱那就更好了,对于一个素人来说,创联是个很不错的销售平台。

        “其实提前一年准备还是短了,有不少人都是积累了好几年才参赛。水平相当的情况下,准备的时间越长,走到后面的可能性越高,现在圈子里很受欢迎的那位大佬宁泽,当年就是准备了三年才参赛,厚积薄发,一鸣惊人。”

        卫伦还在侃侃而谈,突然一拍大腿。

        “对了,我去年和秦雪君一起去安庆音乐学院交流的时候,就碰到宁泽来上公开课,我当时坐在第二排……”

        赵建平插嘴,“秦雪君?我听说过她,听说很漂亮?”

        钟蕾不动声色乜了卫伦一眼。

        卫伦一脸自矜,点评道:“确实很漂亮,不过更重要的是成绩优秀。我刚才也说了,安音是大夏最顶尖的音乐学院之一,稳居前十,若论对于流行乐坛的影响力,更可步入前三,所以去安音交流的名额可是很珍贵的,而她和我一起拿到了这个名额……”

        方青依旧低着头,瞳孔紧缩,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

        事实上也差不多。

        他似乎看到了自己的死亡!

        就在刚才,随着“秦雪君”这个名字被反复提及,他记忆海深处又有一些东西冲了出来。

        “砰!”

        那是一声枪响,一阵剧痛,还有一个名字——秦雪君,以及她的脸。

        直觉告诉他,那声枪响、那阵剧痛都是属于他自己的,再加上一同出现的秦雪君,这让方青自然而然产生了一个猜测:这个叫秦雪君的女人在未来杀死了自己?……

        方青越想越觉得这种可能性高,唯一让他还心存疑虑的,就是此秦雪君是否彼秦雪君。

        按卫伦说的,秦雪君是作曲系的,但是在方青未来的记忆中,秦雪君是个演员。

        方青坐不住了,他很想立刻去见见这个叫秦雪君的女人。

        只是听到她的名字就让他回忆出了一些未来的事,若是再接触一番,是否能够回忆出更多有关自己死亡的细节呢?甚至,找到拯救未来自己的方法?

        所幸这顿饭已经吃到尾声了,大伙儿吹了一会儿水后总算结束了,在赵建平的招呼下纷纷起身,打算奔赴下一场。

        门口的方青第一个起身,在外侯了好一会儿,等到了赵建平和卫伦、钟蕾他们几个一起出来。

        赵建平一边走还一边在穿外套。

        方青上前凑到赵建平身边,直截了当地告辞:“不好意思,老赵,我先走了,一会儿唱K我就不去了。”

        饭局的下一场是唱K,算是大学生聚会的经典两件套,而花费自然是所有人平摊。

        “你不去了?”

        赵建平没想到方青会突然告辞,外套穿到一半停了下来,扭头看向方青,“为什么呀?”

        方青一脸坦然:“穷,实在没钱了呀,去不起。”

        他这倒不是借口,就算没有秦雪君这一茬,接下来的唱K他也是不打算去了。

        话一出口,方青能感受到,正在《K歌之王》中疗伤的“他”此刻面皮臊得慌,特别是钟蕾正巧站在一旁的情况下,“他”就更加臊了,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

        但是此刻掌控身体的这个老狗逼却非常坦然,并不觉得承认自己连唱个K都拼不起有什么好可耻的。

        赵建平一愣,多看了方青两眼,然后极力挽留,“别呀,唱个K平摊下来也没多少钱,这里那里省一下也就出来了。而且大家都说好了,你这一走多扫大家的兴呀!大家都去呀,钟蕾也去。”他说着,还向一旁的钟蕾隐晦地指了下。

        他是真心挽留,因为方青这要是走了,等会儿他那一份唱K的钱就要自己出了:方青本不是他们这个圈子的人,强行想要加入进来,自然是要付出点代价的。

        方青看着他,笑了,“我也不想扫大家的兴,不过聚餐有点贵,真没钱了,要不然你帮我摊这一份钱?”

        听到“聚餐有点贵”,赵建平的眼皮子跳了一下,随后慷慨道:“这倒是没问题,都是朋友嘛,*%¥#@……”他含糊了一阵,像在念咒,也不知在说些什么,又继续穿起那穿到一半的外套来。

        等到外套穿好后,他抖了两下衣服,拉拉平,突然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问道:“……你突然急着走,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方青配合地点了下头,“嗯,刚接的信息。”

        赵建平很是理解,非常体贴,又有些遗憾,“那没办法了,既然你真的有事那就算了。下次吧,机会还多。”

        方青觉得这孩子挺有意思的,这种人,将来出社会应该混得不错。

        “行,下次吧,那我先走了。”

        方青又跟大家伙儿打了个招呼,就越过人群先走了,年轻的“他”也乐于如此:“他”仿佛感受到了周围同学那些鄙夷的眼光,灼得痛,逃离这里让“他”轻松多了。

        但事实上“他”想多了。

        这只是一个波澜不惊的小插曲,在赵建平的招呼下,大家伙儿呼啦啦地下了楼,浩浩荡荡地杀向了隔壁A座的纯响KTV,该玩玩,该唱唱,根本没人去专门谈论他。

        只有赵建平是真正在牵挂着他:

        方青这小子怎么走了呢?不应该啊。

        唱K这份钱,看来是真逃不过去了。

        ……

        赵建平的心上人方青此刻已经回到了安庆大学,正漫步在校园里。

        夜晚的校园人流零落,方青漫步其间,左顾右盼,像是刚从小城市来的游客。

        眼前的一切对他来说既熟悉、又陌生,行走于这段记忆和真实中,让他有一种行走于时光隧道中的幻觉。

        一通电话打断了他的这种恍惚感。

        电话是母亲打来的。

        “钱你爸今天给你打过去了,五百。书该买就买,学习可不能落下……”

        母亲的声音略带疲惫。

        最近方青花费有点大,天天喝白粥实在顶不住,于是前几天问家里要了钱“买学习资料”,现在钱终于打过来了。

        “……不用了,妈,书有了,一个学长送的……真的,他叫赵建平,也是咱们经管院的,我跟他挺要好的。他今年毕业,要寄东西回家,我帮他来回搬了好几趟,有些书他用不上就送给我了……是啊,真是一个好人……钱我就不打回去了,就当下个月的生活费吧,下个月你们就别打钱过来了,有钱先紧着把大姑家的钱还上吧……够用,买书的钱省了下来,我这月还有不少富余呢……”

        他似乎很久没有听到母亲的声音了,那原本总是嫌弃啰嗦的声音现在听来却暖人心窝。

        挂断电话之后,方青在路边驻足良久,默然。

        终于,他重新迈步,大步向着宿舍区的方向走去,却再没有那种行走于时光隧道中的飘忽感了。

        他脚踏实地地活在这个时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