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谋明天下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七十六章 惶恐

第六百七十六章 惶恐

        河南,开封府城,五省总督临时行营。

        五省总督洪承畴满脸都是无奈。

        李自成和罗汝才本来是围攻开封府城的,得知洪承畴率领大军前来驰援,迅速撤离,前往尉氏县,这也让洪承畴松了一口气,其实依照他麾下的兵力数量,无法与李自成正面交锋。

        再次承担剿灭流寇的重任之后,洪承畴改变了策略,决定主动进攻,当然,他所谓的主动进攻,并非是你死我活的厮杀,而是抓住时机展开对李自成和罗汝才部的进攻。

        大半年的时间过去,通过方方面面的情报,洪承畴对李自成和罗汝才部有了较为清楚的了解,李自成和罗汝才部,老营军士接近十万人,其余都是新营的军士,而李自成和罗汝才倚重的也是近十万的老营军士,更加关键的是,李自成和罗汝才作战还是沿袭了老办法,每一次的进攻都是新营的军士率先进攻,尔后根据战局的情况,要么迅速的撤离,要么派遣老营的军士终结战斗。

        这就给了洪承畴可乘之机,他的目标就是李自成和罗汝才部新营的军士,洪承畴坚信,凭着麾下大军的实力,以压倒性优势打败李自成和罗汝才部新营军士是没有问题的,一旦形成压倒性的优势,则李自成和罗汝才部老营的军士就不会进攻,会迅速撤离。

        不管怎么说,洪承畴都要指挥大军与流寇交锋,就算是获取几个无碍大局的胜利,也能够向皇上和朝廷交差。

        在分析方方面面情报、仔细研判的情况之下,洪承畴做出了判断,李自成和罗汝才部抵达尉氏县之后,迟迟没有离开,应该还是想着进攻开封府城,毕竟开封府城是河南行省的省城,若是攻下了开封府城,对于李自成和罗汝才意义非凡。

        在此基础之上,洪承畴做出了决定,与李自成和罗汝才部在朱仙镇作战。

        李自成和罗汝才部若是继续进攻开封府城,必定会经过朱仙镇。

        洪承畴一边给皇上写去奏折,一边以五省总督的名义调遣大军,朝着开封府城集结。

        这一次,洪承畴也是破釜沉舟了,调遣了合计十多万的大军,其中包括河南、山西等四镇的军队,还有湖广剿总兵官左良玉部,洪承畴麾下依旧是两万多的大军,全部加入其中。

        这一次,洪承畴的命令很明确,也很严厉,他不允许湖广剿总兵官左良玉拥兵自重,如果左良玉不听从调遣,那么他就要祭出尚方宝剑,取下左良玉的项上人头了,洪承畴知道,他如果不能够迅速取得对流寇作战的胜利,自己的人头怕也保不住了。

        洪承畴的目标很明确,获得此次作战的局部胜利。

        所谓的局部胜利,就是剿灭李自成和罗汝才部的部分新营军士,给其造成必要的威慑。

        洪承畴压根没有想过彻底击溃李自成和罗汝才部,这是一个有些漫长的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如果太过于着急,很有可能适得其反,深陷其中,自身遭遇到惨败。

        局部作战的胜利,需要高超的指挥能力,以及对战局精准的把握。

        命令发出去之后,洪承畴将自己关在了厢房,看着地图和沙盘,仔细的筹谋,他想到了方方面面,想到了无数的预案,唯独没有想到皇上的圣旨。

        就在洪承畴费尽心思做出了决定之后,皇上的圣旨来了,圣旨很明确,就是要求洪承畴汇报详细的作战计划,这意味着洪承畴的作战计划必须得到皇上和朝廷的许可,才能够实施。

        这让洪承畴异常的恼火,只要是指挥作战的将领,就算是傻子都知道,作战部署是必须要保密的,而且作战的部署会随着实际情况的变化而改变,如果所有的作战部署都要禀报,都要得到皇上和朝廷的允许,一方面机会彻底流失,另外一方面是可能遭遇到惨败。

        换做以往,洪承畴绝不会听从皇上和朝廷的安排,所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指挥如此重大的战斗,大帅必须有绝对的指挥权,临机决断,作战部署必须绝对保密,可现在,洪承畴犹豫了,他从刑部大牢出来的时间不长,在刑部大牢的感受,一辈子都无法忘记。

        经过了近一个时辰的侦查,洪承畴愈发的惶恐,他终于提笔,将此次的作战部署悉数写下来,打算呈奏给皇上了,不过有一点洪承畴不会耽误时间,那就是调集大军和迅速的部署,他不可能等待皇上和朝廷批准这个作战部署之后再来行动。

        皇上的圣旨里面还有一层意思,洪承畴其实明白了,皇上的意思是大军固守开封府城,依托开封府城坚固高大的城墙,抵御流寇的进攻,待到流寇精疲力竭的时候,皇上和朝廷会派遣大军前来围剿流寇。

        这种想法太过于幼稚,且不说李自成和罗汝才部的总兵力已经接近百万人,实力非同一般,就算是洪承畴率领大军固守开封府城,一旦外部驰援的力量被李自成彻底挡住,在城内粮草消耗巨大、不可能维持很长时间的情况之下,开封府城将变得异常的危险。

        整个的河南行省,除开开封和洛阳等少数城池派遣有朝廷的官吏,其余地方压根就没有朝廷官吏管理,这意味着洪承畴不可能在河南省内筹集到多少的粮草。

        基于这些原因,洪承畴是绝不会固守开封府城的。

        。。。

        尉氏县城外,义军临时军营。

        李自成、罗汝才、牛金星和宋献策等人正在这里商议进攻开封府城的事宜。

        守卫在中军帐外面的张国新,脸上的神色有些焦急,义军副总管张东涛和大将军李岩还在军营巡查,没有参与其中。

        义军之中其实已经出现了一些矛盾,譬如说李自成与罗汝才之间有些不和,主要还是因为指挥权的问题,按照道理来说,总指挥权力应该归于闯王李自成,毕竟李自成的实力强悍很多,当年李自成独自攻陷了洛阳府城,尔后开拔南阳府城,与罗汝才一道攻陷南阳府城,不过罗汝才也是一路义军,并非是李自成的下属,两路义军也就是联合作战。

        李自成与罗汝才之间不和,直接影响到义军作战,譬如说义军攻陷延安府城之后,在攻打西安府城的时候,李自成与罗汝才之间的意见就出现了严重的分歧,李自成的意见是佯攻西安府城,其进攻的重点还是转向开封府城,只要拿下开封府城,就等于是拿下了整个的河南,但罗汝才希望强攻西安府城,紧接着立足陕西,朝着河南的方向发展。

        两人的思路无所谓谁对谁错,但必须有一个人最终做出决定。

        因为两人之间的分歧,义军实际上没有很好的进攻西安府城。

        李自成的力量毕竟强大一些,罗汝才最终还是听从了李自成的建议,义军进入河南,进攻开封府城,试图拿下整个的河南行省。

        诸多的分歧,让李自成和罗汝才加强了对义军队伍的关注。

        张东涛的作用便发挥出来了,最为李自成最为信任的义军副总管,有些李自成不便出面办理的事情,就由张东涛出面去办理,而张东涛最为信任的是大将军李岩,所以李岩也跟随在张东涛的身边做事情,剩下刘金星和宋献策等人陪在李自成的身边。

        如此情况之下,亲疏关系自然出现,李自成更加的信任牛金星和宋献策等人,时常听从他们的意见和建议,在某些无关痛痒的事情方面,李自成听从牛金星等人的建议形成决定的时候,张东涛和李岩还不知道。

        军营的西北方向。

        张东涛示意亲兵远远的守候,不让其他人跟随。

        “李岩,近段时间来,闯王偶尔听信牛金星和宋献策的建议,没有与你我商议,此事你怎么看。”

        张东涛与李岩之间的关系很好,与牛金星和宋献策之间的关系一般化。

        在张东涛的面前,李岩也很直爽,说话很直接。

        “张副总管,我觉得闯王如此的处理事情不合适,至少需要和您商议。。。”

        张东涛挥挥手,事宜李岩不用这样说。

        “李岩,话不能这样说,我们义军好比是一个家庭,闯王是家长,我们都是家庭中的重要成员,家中一般的事情,闯王直接做出决定就可以了,我们按照闯王的要求去做事情,若是有重大的事情,则是家中成员共同商议,闯王最终做出决定,但有一点,不管任何的事情,家中的成员都必须知晓,如果有人知晓有人不知晓,时间长了,必定会出现问题啊。。。”

        张东涛说到这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李岩的脸色微红,看着张东涛开口了。

        “我没有李副总管的胸襟。。。”

        张东涛看着李岩,再次的摇头。

        “李岩,不要将我说的那么无私,我可没有那么好,闯王近来做出的某些决定,我也劝说过,不过闯王好像不是很听从我的建议,所以我也不会说那么多了,我想,今后有关义军诸多的事情,我们之间还是要形成一致的意见,在关乎义军重大决策方面,我们需要坚持自身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