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修真小说 > 冥河钧天 >章节目录三二六,两仪微尘
    ?妙一真人齐漱溟把手一扬,立时间,一溜炽白的光辉朝着不远处的凝碧崖上空飞射而去。

    片刻之后,蒙蒙的白色云雾便自凝碧崖之中渗透出来,仿佛清晨的雾气,轻盈、稀薄。然而,终究与那雾气有所不同,这白色云雾,一任其如何的向着四面八方扩散,也不曾稀薄上半分,始终维系着原样,没有丝毫的变化。

    妙一真人齐漱溟等人所在的山谷,与凝碧崖乃是紧挨着的,自然,在瞬息之间,便被那白色的云雾给笼罩了进去。

    站在稍远的地方,观察这座山谷,隐隐约约,若有若无,宛如仙境一般。

    这白色云雾笼罩山谷,自然便与山谷上空弥漫的黑色水云相重叠。

    黑色水云,凝粹无比,几乎已经完全成为了实质,稀薄的雾气,自然无法直接的渗透进去。但是,两者一行解除,黑色水云便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飞速的消弭着。

    而白色云雾,也丝毫不见减少,仿佛没有消耗分毫的力量一样。

    与此同时,凝碧崖的山体之中,千万符箓大放光明,一道道的水、火、风、雷之力,从中渗透而出,丝丝缕缕,对着凝碧崖的山石进行着洗练。

    很快,一些乌黑、浑浊甚至带着些许腥臭气息的杂质,便从凝碧崖的山体之中渗透而出,瞬间,被磨灭一空。而此时,杂志消除的凝碧崖山石,不仅变得愈发的晶莹、澄澈,还绽放出莹润无比的玉质光泽。

    赫然,这凝碧崖山石,已然直接从普通的,蕴含灵气的山石,变成了灵玉。

    妙一真人齐漱溟、玄真子、苦行头陀,各有秘法可以观察到凝碧崖山体的细微衍变,看的这般,心中的惋惜之情,却是略略的少了一些。尤其是妙一真人齐漱溟,心中的负罪感,也少了一些。

    凝碧崖山体本质的变化,外人自然是看不清的。但是,两仪幻灭微尘阵的运转,任是傻子,也能够感受的清清楚楚。

    虽然,那稀稀薄薄的白色云雾,并没有彰显出丝毫的强大威势,但是,听过两仪微尘阵的名头的人,都知道,那绝对不好惹。尽管,有些人表面上做出不屑一顾的样子,好似这白色云雾,只是一个表面的摆设一般,但是,若是让其上前,和这白色云雾接触一下,他们却是铁定不敢。

    随着白色云雾的不断延伸、扩展,原本稀稀落落,散布于凝碧崖各方的修士,也不停的朝后急退,不敢有丝毫的迟疑,生怕一个不小心,陷将进去,生死不由己!如此一来,原本稀稀落落的修士,却是渐渐的聚集在了一起。

    每个方向,林林总总,修士的人数,都不下千人。而这些人之中,那些刚刚不久前从冲霄峰撤离的修士,赫然也在其中。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个地方,用哪种办法,悄然的折返了回来。

    “如此强悍的天劫,苦行大师也已经成功度过,看来,苦行大师证就的玄仙,肯定是不一般。说不得,比那大长老玄真子,还要高明上不少!”

    “两仪微尘阵发动了,看样子,这一次峨眉派是铁了心了,要将十二玄仙计划实行完全。看这样子,峨眉派多出十二位玄仙,已然是板上钉钉,无可置疑的事儿了。我看,我们也不能在继续的犹豫下去了,心思,该定了!”

    “还好,当初我们留下了余地,没有将峨眉派给得罪死,要不然,将来可就麻烦了!”

    无数的修士,当此情况之下,数千的修士,七嘴八舌的议论、商讨,瞬间,便将无数宁静幽深的山林,化作了凡俗的市集。

    冲霄峰。

    虚空神镜,如同一轮皎洁的明月,悬于半空,罗钧、灭尘子等一干人等,都立于其下,静静地观看着。

    不过,此时此刻,那晶莹澄澈的镜面之中,却是再无丝毫的人影、语音出现,取而代之的,就是那一片片,连绵不断的白色稀薄云雾。

    一任操控虚空神镜的灭尘子再如何发力,那层稀薄的白色云雾,也难穿透。

    面对于此,罗钧的眉头,却是禁不住皱了一皱。而灭尘子的脸上,更是如同乌云蔽日一般,浮上了一抹阴霾。

    “灭尘道友,你怎么看此事儿?”这时,罗钧却是突然开口了,“你觉得,那妙一真人齐漱溟动用两仪幻灭微尘阵,真的只是为了让那至宝的自爆,不至于太过于没有价值吗?”

    “当然不会,这里面必定有什么我们忽略了的阴谋!”灭尘子没有丝毫的犹豫,即时间,便行斩钉截铁的回道。

    “那齐漱溟小儿,做出十二玄仙这般庞大的计划,说远了,是为了划分阵营,让钧天盟成为孤家寡人,他将来好领袖群伦,将钧天盟打成魔头,围而剿之。说近了,就是给我这个刚刚成立的峨眉新宗施加压力。

    十二玄仙计划,展现的就是峨眉派的无上底蕴,峨眉派的无双霸气,所以,一直以来,峨眉派都没有任何的遮掩行为,任天下人,尤其是我们,这般大摇大摆,丝毫不加掩饰的观看。所谓全始全终,依照齐漱溟小儿的个性,此计划既然已经定下,就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将此事儿圆满。

    可是,现在才不过渡劫成功了两个,便发动了两仪幻灭微尘阵的妙用进行遮蔽,而且,大举发威,丝毫都没有撤除的意思,肯定是,他们在这个过程之中,得到了什么大好处,生怕我们看的时间久了,有所疏漏,被发现端倪;或者,他们又想到了什么对付我们的阴谋,现在就可以进行布置,不敢让我们继续再看下去了,才不得不尔!”

    灭尘子一气说完之后,罗钧再次开口确认道,“灭尘道友现在还能够如此之肯定吗?要知道,你终究是离开了峨眉派多年,齐漱溟,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说不得,他的性格,会发生什么变化,也未可知!”

    听得这个,即刻间,灭尘子便开口回道,“这个,盟主不用怀疑!将齐漱溟小儿从峨眉派掌教的位置上打落,是我一直以来的夙愿,对于齐漱溟小儿的关注,我丝毫都未曾停顿过。说一句不客气的话,就是齐漱溟小儿自己,也未必有我对他的了解多!”

    “灭尘道友既如此说,看来是确认无疑了!”罗钧望着灭尘子坚定无比的神情,点了点头,道,“只是,那齐漱溟,想要遮掩的究竟是什么呢?”

    “这个,我就不得而知了!”闻得如此,灭尘子的面上,不可避免的,也浮现出了一抹苦笑,“我虽然对那齐漱溟小儿,恨之入骨,但是,却也不得不承认,其也是一代人杰,又有玄真子和苦行头陀两个老奸巨猾之人帮忙,想要无端的猜出个中的因由,委实是太难!”

    这个,罗钧又岂会不清楚,之所以还问,不过是抱着那万一的希望罢了!现在,希望已然破灭,罗钧却是不再执著于此,很快,就将话题转开,道,“这个既然暂时无解,我们不妨暂且放上一放,考虑一些别的。

    你说,这一次妙一真人齐漱溟传信发动两仪幻灭微尘阵,会不会还有对自身的考虑?”

    “自身的考虑?”灭尘子当时为之一愕,但瞬息之间,便即恍然,道,“盟主的意思是,齐漱溟小儿想要借助两仪幻灭微尘阵的力量来对抗接下里的天劫?”

    “没错!”罗钧即时间点了点头,道,“那苦行头陀的天劫,你也看到了,当真可以称之为浩大无比,那威能,据我看,较之你与司空道友两人的天劫威能之合力,还要强大。这里面,或许主因是苦行头陀自己的本心不坚定,沾染了魔念,但是,对于接下来,连续渡劫的第三人、第四人、第五人、......他们的天劫,肯定也会存在不小的影响。

    而这种影响,毫无疑问,是天劫的放大。对于长眉真人当年收藏的多寡,我心中没有一个准谱儿,但是,我想,这一次次的天劫扩大之下,即便是长眉真人的收藏,也未必真个就足够。

    再者,即便是足够,或者更甚一步,还有多,只怕齐漱溟也未必会真个会将它们耗费的七七八八,那样的话,他在后代弟子心中,恐怕形象不会太好。

    这个,应该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这也算是一场豪赌,赌的就是这场天地大劫之中,峨眉派是唯一的主角,最后的赢家,天下法宝,尽归峨眉!这种赌,换做我,不会做,但是,齐漱溟小儿,却是绝对敢做的!”灭尘子立时间道。

    不过,这句话说完之后,灭尘子顿了一下,紧接着又道,“不过,有可能的话,他自然也会尽可能的保留。这倒是不排除他使用两仪幻灭微尘阵帮助挡劫的可能!不过,连恩师都估测不出那个对峨眉派气运影响的关键节点,他自然更不行,所以,展动的威力,应该不会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