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零五章:方大善人必杀技

第一千七百零五章:方大善人必杀技

        李政也有点慌了。

        方继藩的表现,实在不合常理,处处透着蹊跷。

        可事到如今,他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于是安慰这朱成道:“莫慌,莫慌,若是放任这样下去,西山新城,他方继藩,也没有好果子吃,怕个什么,这方继藩,倒是沉得住气,此人历来狡诈,这个时候越是没动静,说明此刻,他越是慌了,还在那强撑着呢,你等着吧,等着看吧,用不了几日,他自会出手,我等作壁上观,我们急,他更急。”

        朱成只觉得心塞得很,一时之间,茫然无措,也不知该怎么办。

        他实在无法理解,为何皇帝会让李政来,而且还下如此大的赌注。

        可到现在,说什么也没有意义了,只是这李政的话,他不敢再信。

        李政似乎也有些底气不足,倒像是要壮胆似的,捋须哈哈大笑道:“不出三日,鹿死谁手,自可见分晓。”

        …………

        其实不只是三日,整个京师,到了当日,就已混乱不堪了,据闻已开始有了寻死觅活。

        朝中也开始惶恐起来,要寻陛下,陛下病了,要寻方继藩,天知道这狗东西藏在哪里。

        其实方继藩就躲在自家府中,闭门不出而已。难得有如此闲暇时光陪着妻儿,倒也快活。

        朱秀荣一向都知道自己的夫君是坐不住的人,可这几日却是踏踏实实的在家,倒是教她有些吃惊,心里不免有点担心,便忍不住问:“夫君,莫不是外头出了什么事?”

        方继藩正抱着方天赐,伸出一根手指,故意塞进方天赐的口里。

        方天赐抿着嘴,死活不肯开口。

        以往的时候他上过当的,爹爹将手指伸进口里来,他吧唧一咬,于是免不得挨一顿揍。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自是绝不再上爹爹的当。

        方继藩看着朱秀荣,乐道:“外头太平的很,能有什么事,我这几日心里太念着你们娘俩,大丈夫自当舍弃妻子,为国为民,可这侠骨尚有柔情,总也要陪陪你们的。”

        朱秀荣方才安心,露出了温柔的笑容,随即又道:“只是我听说陛下已许多日子不上朝了,却又不知是何故?我那皇兄,实在太荒唐了,这如何能做好皇帝呢,你该劝劝他。”

        方继藩知道外头说朱厚照闲话的人多,说实话……以朱厚照那可怜的情商,有人能说他的好那才怪了。

        好在小朱有一点好处,便是谁都可以骂,爱咋咋地,他充耳不闻,躲在宫中我行我素,至于在宫中干什么,却只有天知道。

        当然……朱厚照不上朝,却并非是说他完全不理国家大政。

        事实上,无论是历史上的正德皇帝,还是这一世的小朱,对于内阁的拟票,却还是关注的,他可以不管事,但是却要比谁都清楚这天下发生了什么,至于那上朝问政的形式,他却是不在乎的。

        正说着,外头却有人匆匆来禀报道:“少爷,王掌柜来了。”

        方继藩听着,不耐烦的想让王金元滚,朱秀荣却道:“王掌柜来,定是有要事,夫君,凡事公事要紧。”

        方继藩这才脸色缓和,道:“那我去去便来。”

        到了厅里,方继藩见王金元一副狼狈的样子,浑身大汗淋漓,便不禁道:“怎么,你从哪里来?”

        “来时,发现府外头都是人,小人好不容易才挤进来的。”

        方继藩乐了:“平时这些狗东西不敢登门来,现在敢情好,是人是鬼都来攀交情了。”

        王金元又道:“现在外头乱糟糟的,少爷……不能再坐视不理了。现在西山新城那里,许多招募来的匠人也在犹豫,怕这工程要干不下去了。”

        “干不下去?为什么干不下去?”方继藩怒道:“这群狗东西,让他们好好干活就行,没他们的事。”

        王金元继续苦着脸道:“许多人已急得恨不得上吊了。”

        “他们死不死,于我何干,我方继藩欠着他们?”方继藩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他们要死,寻个清净的地方死,别让西山建业的宅子变成凶宅才好。”

        王金元又道:“朝中百官也有不少人……”

        方继藩冷着脸:“别以为我不知道这群狗东西平日里可没少骂我,他们若是去死,那也算是老天开眼,咱方家的祖坟冒青烟了。”

        王金元有点懵,少爷你到底站哪一边的啊,西山新城这么多宅子,难道不是越贵越好吗。

        王金元只好道:“少爷,这样下去,实在不是办法,现在推出来的新宅,已经无人问津了,这几日下来,就只卖出去一套,就这,还是个辽东来的,也没打听行情,欢天喜地就跑来付了银子,这银子一付,出门一打听,当场就哭了,死活要退。”

        方继藩依旧气定神闲,哈哈大笑道:“看来你这狗东西是急了,连你都急,这西山建业上上下下,只怕都是焦虑不安吧。好吧,好吧,说到了这个份上,少爷只好出手了。”

        王金元松了口气,似乎一直盼着的就是方继藩的这句话,于是满脸期待的道:“少爷早有主意了?”

        “当然有!”方继藩板起脸来:“贴出榜去,今日起,西山新城所有住宅,均价三两银子出售!”

        王金元脸一黑,觉得喉头一甜。

        即便是现在,虽说这宅子是有价无市,可也是挂牌二三十两银子啊。

        三两……

        “除此之外……”方继藩继续道:“西山钱庄要拟定一个优惠的利率,这首付的比例,也要降一降,所有的新宅宅源,统统放开,有多少卖多少。”

        “少爷……”王金元感觉心口有些痛,他甚至觉得要疯了。

        三两银子……这岂不是说,三五十两银子,便可买下一个住宅?

        这个价格,几乎只有新城的两成,哪怕是老城那儿,也不过是三四成啊。

        这些年,通货膨胀得厉害,大量的白银输入大明,再加上商贸的繁华,银价日跌,这三五十两,一家四五口,倘若家中有两个劳动力,三年功夫,便可挣来,若是首付还降低,这样说来……莫非……只需积攒半年,便可直接在西山新城置业?

        若是如此……那么西山新城的盈利呢?

        这西山新城……

        王金元的脑海里,开始疯狂的计算起来。

        这营造的成本……还有修建道路,铺设管道,甚至未来建设学堂等等开支,如此算下来的话……能牟的利益,只怕有限得很。

        再加上投入的大量资金,这些资金干点什么,在未来数年,都能图利的空间。

        如此算下来。

        这等于是跳楼大甩卖啊。

        王金元的脸更苦了,都快哭了,道:“少爷……咱们不挣银子啦?”

        方继藩凛然正气道:“我方继藩是什么人,我方家世受国恩,打我生下来开始,心里便装着百姓,这天底下,自是江山社稷最是要紧,若是能令百姓们安居乐业,我方继藩……百死而无悔,银子不挣也罢,我爱行善。”

        王金元眼睛发直了,觉得懵了。

        他并不认同少爷如此。

        毕竟大量的资金耗在西山新城里,对于整个西山,都没有好处。

        这毕竟是买卖,买卖就要图利,若是不图利,吃什么,又喝什么?

        最重要的是,他实在无法了解少爷为何突然做这样的事,这是自掘坟墓啊。

        莫非……脑疾犯了?

        ………………

        感谢尖耳黑布丁同学成为本书新盟主,老虎感激涕零。

        除此之外,看了书评,发现大家都没发现主角到底在干什么,嘿嘿……大家继续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