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四百七十八章:圣人之谋

第一千四百七十八章:圣人之谋

        方继藩听了弘治皇帝的评价,却一丁点都不觉得惭愧。

        小机灵?

        这说明我小嘛。

        方继藩咧嘴一笑,给弘治皇帝斟满了一杯,而后便徐徐开口道:“陛下,这些读书人,成日说什么教化教化……其实……陛下有没有想过,陛下也可以反过来教化他们呢?”

        弘治皇帝一愣。

        这倒是一个别致的主意。

        只是……

        这里头的难度,可就高的多了。

        要知道,一群向来教化别人的人,怎么会受你的教化呢?

        弘治皇帝显然对于这些读书人,是带有忧虑的。

        太祖高皇帝想来也绝想不到自己的八股取士之策,会培育出无数的书呆子。

        可偏是像‘江文’这样的书呆子,却几乎散落在天下各个州府,掌控了一切。

        谁都不能小看他们,他们或许在京里,不算什么,可若是在一州,一府,乃至于一县,一乡之中,却拥有着巨大的能量。

        未来大明的新政要推行,税制要重新的变革,乃至于……新的募兵制,都绕不过他们。

        皇帝可以赐死几个读书人,可以收拾几个大儒,但是能收拾十数万读书人吗?

        要教化他们。

        这似乎有点难……

        弘治皇帝垂眸思索着,这么庞大的人群,自己要怎么去教化,一个不好,反而适得其反。

        方继藩自然明白弘治皇帝的忧心。

        这是一个系统性的工程,非同小可,是未来大明新政推向全天下最重要的一个环节。

        所以……方继藩深深的看了弘治皇帝一眼:“陛下,有一个人,可以教化他们。”

        弘治皇帝撇了方继藩一眼,脑海里不自觉的冒出一个人来,便下意识的开口问道。

        “欧阳志?”

        方继藩摇头。

        “欧阳志虽然出色,可是毕竟有些愚钝。”方继藩老实的回答。

        弘治皇帝面带怒色,或许是喝了酒的缘故,这喜怒都挂在脸上:“这是老成,是具有城府,不似你和太子……”

        方继藩:“……”

        好端端的,咋又成了反面的典型呢?

        这被夸奖还没一个时辰啊。

        方继藩心里好难受呀,哎,陛下就不可以让他多得意一会嘛!在心里微微吐槽了下,他便开口对弘治皇帝道:“王守仁可以。”

        这是他唯一能拿得出手的人了。

        唐寅有才情,却难免有些生**漫,办事不够专注。

        欧阳志过于专注,事无巨细,统统过问,可惜,应变不足。

        刘文善擅经济。

        江臣此人……看来是无药可救了,天知道他在佛朗机打什么秋风。

        唯有王阳明,文武双全,既能打,还会动脑子思考,举一反三,有足够的耐心,稳妥而又有威严。

        弘治皇帝道:“幸福集团的王守仁,朕听说他在攻略乌拉尔山以西,可迄今,不曾有过什么大捷报来。”

        幸福集团在王守仁的带领之下,不断的开始向乌拉尔以西迁徙,在乌拉尔以西,建立堡垒,吸引流民开垦。

        虽有许多战斗,可毕竟,不过是斩首数十,多则也不过百人,因而,显得并不出彩。

        方继藩却道:“儿臣本也以为如此,可是在与他书信的过程之中,方知他对于兵法,已有出神入化的理解。”

        弘治皇帝一脸诧异,出神入化?

        “是吗?”

        方继藩道:“善战者,无赫赫之功。对于陛下而言,经略罗斯人的领土,定是要来一场大捷,方才是大胜。可是王守仁的思路,却是相反。他在书信之中,提及到这件事,还举了一个事例。”

        弘治皇帝颔首:“什么事例?”

        方继藩道:“安南国,早在秦汉时,便为交趾郡,可为何,一旦王朝崩塌,或是陷入了疲态时,却又反复,自立为王,以此自守呢?”

        弘治皇帝沉默了。

        “这其一,乃是因为,道路不同,那里山路崎岖,哪怕一时辟为郡县,可一旦中原生乱,他们便可阻隔交通。除此之外,自是因为,汉人还不够多,大一统的思想,不足以形成。”

        弘治皇帝颔首点头:“不错。”

        方继藩抿了下嘴巴,又继续说道。

        “可现在,关外大漠以及罗斯人的领地,其天险比之交趾要胜十倍。那乌拉尔山脉,更是非南方密林和山岭可比。哪怕是王守仁一举击溃罗斯人,夺取了大量的土地,只是不知,陛下以为能够长守吗?”

        弘治皇帝听罢,颔首点头。

        交趾尚且如此,何况是那远在天边了。

        “臣听闻,在佛朗机和奥斯曼乃至天竺等地,每隔数百年,总会出现强横一时的帝国,他们曾创造最辉煌的战绩,横跨数州,称雄一时,可一旦衰落,那万里之国,顿时便成了一盘散沙,瞬间崩塌瓦解,与我中原所盛行的王业不偏安相比,多有不同。”

        “王伯安所要的,乃是在那里,建立我中国的蜀中,而非是交趾。”

        “蜀中区域,也是山路崎岖,可其对中央王朝的认同感,却绝不在其他的区域之下。因而,问题的本质,在于人心。”

        弘治皇帝越听越是心惊。

        他想不到,自己派出去的一个大将,所谋虑的,竟不是眼前的成败,竟是千百年之后的事。

        这个王守仁,倒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他道:“如何得人心。”

        “幸福集团翻越了乌拉尔山脉之后,得到了不少的土地,虽然与罗斯人多有冲突,可王守仁屡屡修书去信,一方面,是威慑罗斯人,而另一方面,却也是尽力避免决战。”

        “此后,他带着人,在那里进行开垦,并且四处收留流民,并且招募了不少大汉的流民前往。并且建立了学馆,教授他们学习文字。”

        弘治皇帝:“……”

        方继藩道:“留下罗斯人,是一步妙棋,罗斯人崛起之后,使原本生活在那里各个部族,感受到的乃是灭族之祸,因而,王守仁带着幸福集团抵达了那里,对于他们而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在这共同的敌人之下,他们对于幸福集团,是极尽殷勤的,这就给王守仁争取到了时间,一方面,利用这些时间,招揽各族,在农耕方面,教授他们一些先进的耕种之法,给他们带去大明的布匹,与他们交换通商,另一方面,建立学馆招募他们的子弟学习我大汉的文字和文化,同时,招揽大汉的流民,与他们进行杂居,彼此之间,立下血盟……”

        弘治皇帝听到此处……一下子就明白了。

        “原来如此,现在他在等待时机,等到这些人,自以为自己是汉人,并且说着汉话,书了汉文时,才是同仇敌忾,给与罗斯人,致命一击之时?”

        方继藩道:“正是如此,现在在乌拉尔以西,大量的屯田已经开始,那里虽有诸多的冻土,可我大明的农耕技术,比之他们高明数倍,有了这个基础,幸福集团一直都在那里屯田,并且各族已经被编为了六个姓氏,建立了各自的宗祠。”

        “六个姓氏?”弘治皇帝看了方继藩一眼,认真问道:“不知哪六姓。”

        “方,欧阳,王,唐,徐,江。”

        弘治皇帝不禁晒然一笑:“竟没有朱。”

        “这可不敢。”

        弘治皇帝点头:“你继续说下去。”

        方继藩又道:“那里有大量的无主之地,有了农垦,就得有市集,市集建立起来,恰好,又可利用幸福集团的商队,与我大明互通有无,大明的许多特产,在那里成为了当地人不可或缺之物。王守仁借此机会,建立学馆,让大汉的流民和各族的百姓读书,学的,便是儒学,学成之后……或将这些编入军中,转化为近卫,或是招募为吏,甚至其中翘楚者,将其推荐至西山书院学习。”

        方继藩又道:“那乌拉尔以西之地除罗斯人之外,本是蒙古人的子孙大量西迁留下的各部,在罗斯人眼里,他们也被称之为鞑靼人,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其他的部族,随着罗斯人的崛起,他们一盘散沙,根本无阻止罗斯人,而幸福集团的出现,不但让他们有了主心骨,更让他们开始从朝夕不保之中,开始安居乐业,在他们眼里,陛下便是承天之命的可汗,听说,印制去的大明宝钞上头有陛下的画像,这些百姓们,往往会在自己的帐中,将宝钞供奉起来,认为这宝钞中的陛下,能够护佑他们平安。”

        弘治皇帝不禁道:“果有此事?”

        方继藩信誓旦旦的道:“儿臣若有虚言,宁教王伯安死于乱刀之下。”

        弘治皇帝凝视着方继藩。

        方继藩继续道:“儿臣也以人头作保,陛下若是不信,可命钦差即刻前往,一探便知。现在在乌拉尔以西,幸福集团所编之民,已超过了百万之上,开垦的土地,多达千万,筑城七座,堡垒,市集无数,商队带去的货物,越来越多,带回来的许多皮货,也是数不胜数,宝钞已经开始在那里流行,学馆遍地……许多习俗和风气,与我大明,并没有什么两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