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丰收

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丰收

        喜报?

        刘健听到这两个字,却是显得错愕。

        这太子殿下近来在做什么,作为内阁首辅,刘健日理万机,并不关注。

        毕竟这朝廷内外,有太多事要处置。

        刘健默然的看着那书吏,此时,李东阳和谢迁二人也听到了动静,都自隔壁的公房里过来。

        谢迁是急性子,便问:“有何喜事?”

        这书吏就道:“说是水稻试种成功了,所以来传喜。”

        水稻……成功……

        水稻在京里,种植的虽然不多,可依然还是有的。

        只是种稻子,有何成功的?

        刘健一时之间,竟是恍惚,呐呐的道:“就这?”

        这书吏便连忙又道:“说是西山研究所和屯田卫一起研制的,在西山开辟了数千亩的试验田,为的就是寻出最佳的水稻种植方法,而今这一批水稻已经收获了,其中有一处稻田,大获成功,已经准备收割了,说是产量极高。”

        听到产量极高四字,刘健与谢迁,李东阳三人终于表情很不一样,尽都动容了。

        这些日子所发生的,对他们而言,是极煎熬的事。

        方继藩似乎上瘾了,到处赠送儒生,似乎是从奥斯曼那儿得来了灵感,听说近来还在和三佛齐,苏门答腊等国进行接洽,据说还联络了木骨都束人,这木骨都束乃是当初三宝太监下西洋的终点站哪,不但远在天边,据说那儿的人,浑身漆黑,只有牙是白的,此后徐经下西洋,第一次就是抵达了那里,因而那木骨都束也派出了使节,抵达了京师。

        只是……朝廷对于这木骨都束人,历来不看重罢了。

        现在这士林已是遭受了重创,可谓是怨声载道。

        听闻还需有一批儒生去木骨都束,吓得再没有人敢自称是儒生了。

        这些读书人,心里满是怨愤,又心怀恐惧,哪怕是刘健,此前虽被士林各种抨击,可现在却不免对他们心怀同情了。

        朝中也不乏有敢言之士,上书极委婉的提出了齐国公对读书人的苛刻,当然,语气是极委婉的。

        可现在……却听说水稻成功了。

        这真的是乌云盖日里突然冒出的旭光。

        “怎么,这稻田,莫非还能长出五百斤的粮来?”谢迁在一旁,打起了精神,语气里有着期待。

        农乃根本,没有粮食,一切都是空谈。

        若是没有足够的粮食,这大量的流民如何安置?

        若是这粮产能达到五百斤,那么……这是何等恐怖的地步啊。

        尤其是稻米和麦子,这两样东西,乃是主食,甚至是红薯和土豆,都不可替代的。

        李东阳则道:“现在已准备收割了?”

        “是,现在在预备收割,已经请了许多人去,不少人去都在试验田那儿候着呢,说是选择吉时当场收割,而后称斤。那齐国公,还说要在西山,弄一个丰收节,有篝火,有肉,有酒,还说要收门票呢。”

        “……”

        刘健看了书吏一眼,不禁带着怀疑道:“这……怎么瞧着,像是他的经商手段,先用这消息吸引人,而后……”

        李东阳却显得慎重了起来:“无论如何,也要一探究竟,或许……当真能提高产量呢,若是如此,这便是国家之幸了。”

        这话倒是实际……

        刘健就点头,而后道:“陛下那儿,知道了吗?”

        …………

        片刻之后,刘健三人便匆匆赶至奉天殿。

        弘治皇帝听了三人的奏报,显出点意外,皱眉道:“为何朕竟不知情?”

        说着,他不禁看向了萧敬。

        萧敬立即道:“陛下,奴婢今早也得了厂卫的奏报,可是……太子和齐国公在西山卖门票,说什么庆祝丰收,又有什么老天爷保佑之类的话,奴婢觉得……觉得……”

        后面说不下去了……

        不过弘治皇帝明白了,定是萧敬认为,这是太子和齐国公在联手为这丰收节造势,提高西山的客流。

        弘治皇帝抚案,意味不明的道:“继藩的鬼主意,真的很多啊,他还想造一个节日来吗?就这……也能挣银子?”

        萧敬显得尴尬:“的确是挺挣银子的,今日的门票,格外的高,此前又传出各种神奇的传闻,因而不少人想一瞧究竟,听说……这门票卖的极好,今日的门票,都已销售一空了,除了门票,西山那儿又有许多的商铺,还有许多的活动,人只要进了里头,有的是挣银子的方法……”

        弘治皇帝:“……”

        弘治皇帝有点不高兴了。

        这一次,方继藩这家伙,居然没有叫上朕……

        但是细细想来,搞出这么大动静,这套路……

        所谓的水稻亩产,莫不是个噱头?

        可是……

        弘治皇帝看了刘健等人一眼:“诸卿怎么看?”

        李东阳此时苦笑道:“无论是否是商家的手段,说实话,他们这般一鼓噪,臣……还真勾起了好奇心,臣竟也想去瞧瞧了。”

        不得不说,这就是方继藩的厉害之处啊,有时候明知道这家伙是在套路,也明知道他想挣你的银子,可这般一鼓噪,你还是忍不住想要拿银子出来。

        听了李东阳的话,弘治皇帝点头,其实,这也是他的想法。

        他手抚案牍,口里道:“想知道真正的状况,去瞧瞧去,朕也想瞧瞧这丰收节,是个什么样子的。”

        ………………

        今儿的西山,特别的热闹特别的拥挤,可谓是人满为患。

        人们成群结队,何况今日又是沐休日,此前西山就放出了消息,什么丰年到了,什么老天爷赐下神奇的稻种,要庆祝丰收……种种的传闻……煞有介事,还听说有什么新奇的东西,将人的胃口钓足了。

        这些年来,西山的客流量一直不小,无论是京里人,还是来京的客商,都想来西山看看。

        西山这儿,有专门的商业街,也有许多有特色的东西,甚至客栈也都齐备。

        人们可以坐上飞球,一览飞球下的美景。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专门用混凝土贴上瓷砖的水上游乐场,有专门在暖棚里摘梅子和各种蔬果的地方。

        随着京师商业的繁华,大量的人有了余钱,再加上这远近闻名的西山书院就在附近,更有不少人想去见识一下这眼下大明的最高学府是什么样子的。

        西山书院有一处专门的牌楼,里头铭刻着无数杰出生员的成绩,游人最喜欢做的,就是到那看看,仿佛去了那里,就能沾上喜气一般。

        可今日的客流,真真是出奇的多。

        毕竟这丰收节的造势太厉害,人都是容易被情绪影响的,现在情绪调动了起来,票已经买了,等人到了,看着眼前的场面,却傻了眼。

        人山人海啊。

        人们挥汗如雨,好不容易才挤进了一丁点,可前头依旧是摆上了长龙。

        江文就是其中之一。

        他是个读书人,虽然现在已经有些害怕自称是读书人了,就仿佛这读书人成了过街老鼠一般。

        他自是对那齐国公,对那太子,心里颇有怨愤,对于西山的一切,都怀着抵触,可架不住家里的夫人和孩子对此热衷,他是被人拉扯来的。

        这一路,心里憋屈的他,便不停的咒骂:“这么贵的门票,这就是抢银子,这是抢啊,你看看,你们瞧瞧……”

        他口里絮絮叨叨个不停,可其夫人和儿子在旁,却只好忍受着。

        现在风气开了,不少女子开始做工,哪怕是大家闺秀,也开始尝试着学医,甚至有女子学习算数。

        虽是风气不易改变。

        可一旦有了苗头,慢慢的,也就一切变得顺理成章了。

        江文就极厌恶女人抛头露面,认为这是败坏门风。

        可家里的夫人,却已越来越不遵守三从四德,口里说着皇后尚且如此,谁家谁家的女子照样出门,以往人们所认为有辱家风的事,反而成了时尚。

        江文的儿子,自也开始帮腔,口里说着什么裹脚便是罪孽之类的词,反反复复,絮絮叨叨。

        每一次,都气得江文想要吐血。

        此番夫人周氏,一定要来这西山看看,说是许多人家的夫人都去瞧了,只要有自己的夫君陪着,能有什么大碍,男女大妨,总不能将人囚在家里。

        江文自是大怒,可惜大怒没有效果,儿子已将票买了,周氏的态度又坚决得很。

        江文心里带着气,就一路排队,一路在咒骂:“看看,看看,这么多抛头露面的女子,这像话吗?这里这么多人,除了人,还有什么可看的,一路都在排队,老夫脚酸的很。误国误民啊,哎……人心不古啦……”

        足足排了一个时辰,才好不容易进入了西山。

        验过了票。

        这门后,竟是一个茶摊子。

        “卖茶,卖茶,菊花茶,清热败火了。”

        “你看……”江文又是气得要跺脚:“眼里都只有银子了,人心败坏到这个地步,咱们花了银子买了票的,进了门,就听这俗言恶语。”

        江文一边骂,一边觉得……好像自己这一路是排队,还有一路的咒骂,好渴啊。

        这茶摊的生意极好,已是人满为患了。

        江文骂骂咧咧的凑上前,拿出了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