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放长线钓大鱼

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放长线钓大鱼

        弘治皇帝要急疯了,在大殿里踱着脚来回的走动着。

        这都是说好了的。

        本来还以为,可以放心让方继藩去办事。

        谁料到,方继藩居然一下要送出三千儒生,据闻,还不要钱。

        当然,钱是其次的事。

        可他竟是将三千儒生白送呀!

        三千儒生啊……

        弘治皇帝一时不安起来。

        这方继藩不会是脑疾犯了吧。

        左等右等,也不见方继藩来。

        这令弘治皇帝心里更是焦灼万分。

        好不容易,见方继藩上气不接下气的赶了来,弘治皇帝本是一肚子的怨气,此刻全都散了。

        心里本是有抱怨的,可见方继藩这般气喘如牛,想到这家伙对自己一心一意,现在听到自己的传唤,如此上心,十之八九,是一路跑进宫来的,弘治皇帝心里反而生出了愧疚感,自己是不是过于苛刻了。

        萧敬却站在一旁,面无表情,这等小把戏,作为太监的萧敬,心里却最是清楚。

        方继藩气都没喘顺,连忙向弘治皇帝行礼。

        “儿臣……”

        弘治皇帝摆摆手:“朕听说,继藩已和奥斯曼的王子交涉了?”

        “回禀皇上,已经交涉了。”方继藩此刻才喘了一口气,一脸正色的回答道:“儿臣与他相谈甚欢,这奥斯曼王子,果然骨骼清奇,非比寻常。”

        弘治皇帝脸一沉,不可置信的凝视着方继藩。

        “非比寻常?继藩同意了送他三千儒生去?”

        “如果他还觉得不够,儿臣觉得,可以不介意送他更多。”

        这是大明的特产,每年不知制造多少出来,要多少有多少,方继藩就是这样想的。

        弘治皇帝脸拉了下来:“据说那奥斯曼王子,许诺了金银,继藩不肯收下。”

        “陛下,这又不是买卖,人是无价的啊。”方继藩哀嚎道。

        弘治皇帝瞪大眼睛,却又不知该说什么才好。最终,还是拉下脸皮,这里毕竟没有外人:“当初你可不是这样说的。”

        “陛下。”方继藩意味深长的看了弘治皇帝一眼:“陛下,儿臣还和苏莱曼王子,交涉了路上通商之事。儿臣想好了,要建一个商队,前往奥斯曼,甚至在奥斯曼的地中海港口,将货物输入至威尼斯,送至北非甚至是意大利去。”

        弘治皇帝皱眉:“就这些?”

        “这个商队,陛下占大头,儿臣占小头,此后,咱们一起让它上市。”

        弘治皇帝脸色微微一变,来了几分兴趣:“你继续说下去。”

        “上市之后,咱们就派出商队,定能得到不菲的利润。前期可能股价,只会微微上张,获利大,可是儿臣估计,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将有暴涨的可能。”

        “暴涨的可能?”弘治皇帝不禁兴致高涨:“说说看。”

        “陛下您想想看,咱们送去大儒啊,这些儒生们若是在奥斯曼站住了脚,这位苏莱曼殿下,将来承继了奥斯曼祖宗的基业,他们岂不就成了宠臣?”

        “一旦成为了宠臣,或是有人成为了封疆大吏,他们岂不是会有很多很多的银子。”

        弘治皇帝皱眉:“你怎么知道他们会有很多很多的银子。”

        “这……”方继藩沉默了片刻:“在大明,他们也是这样做的呀。”

        “是嘛?”弘治皇帝一脸狐疑:“你继续说下去。”

        “所谓狡兔三窟,他们毕竟是在外为官,心里终究不踏实,少不得,他们要想方设法,将银子,输送到自己的老家来,那么,他们通过什么呢?当然是商队,利用商队,将这些金银,变成合法的宝钞,如此一来,商队将获得暴利啊。到了那时,这商队的利润,直接暴涨,陛下您猜想,它的股价会如何呢?”

        “对于奥斯曼,陛下显出了慷慨,陛下分文不取,商贸还加深了两国的往来。而对那些儒生,也并非是坏的结果,陛下给与了他们一个用武之地。这是两全其美的好事啊。”

        弘治皇帝的脑袋,开始飞快的转动。

        嗯……先是送人,之后商队,商队上市,此后人得银子,银子再商队之中开始变成了合法的宝钞,宝钞再以利润的形式,转化为利润,利润推动了股价的上涨,最终……握有大量资本的宫中,获得巨大的利润。

        这里头,至少绕了七八个圈子。

        当然…唯一的问题是……这里头但凡有一个环节出现问题,都可能前功尽弃。

        它当真就能像方继藩所言的那样,每一处都没问题嘛?

        这是弘治皇帝所怀疑的。

        他看向方继藩:“这些儒生,可以在奥斯曼有所作为?”

        他的口气透着不自信。

        方继藩朝弘治皇帝重重的点头。

        “陛下,这些儒生,统统都是人才,说实话,要将他们送走,儿臣还有些舍不得呢,这样的人才去了奥斯曼,想不成才,都是老天没眼。何况,那苏莱曼王子,乃是雄才大略之人,他极想摆脱先祖的光环,成为一代雄主,做出经天纬地之事,势必……要另辟蹊跷,而这些儒生给了他,定能如虎添翼。”

        弘治皇帝听着,怎么觉得不靠谱,他不禁又皱眉。

        “你这般说,岂不是说,奥斯曼国,将成我大明心腹大患。”

        “……”方继藩一愣,随即道:“其实……也没这么厉害,儿臣是夸张了一些,不过……儿臣可以保证,他们可以在奥斯曼得到重用,甚至很快,取代奥斯曼的旧贵。”

        弘治皇帝颔首,大明与奥斯曼,相隔甚远,而且暂时,彼此都有共同的敌人,弘治皇帝继续道:“你又能保证,这些人会……嗯……会得到许多的金银,而后通过商队送回来。”

        “这是当然,所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这些儒生,历来考虑是极长远的,那里毕竟不是他们的家乡,他们绝大所数的族人,终究还是在我大明,再者说了,哪怕是一朝得势,未来,也难免会有反复,他们免不得,要悄然将金银给送出去,可能与大明有交集的,在奥斯曼,除了商队,还有谁呢?陛下放心,儿臣有九成把握。”

        即便方继藩再三解释,弘治皇帝还是觉得很不靠谱。

        可……

        哎……

        他叹了口气:“九成把握,看来你对此,很有信心。”

        方继藩道:“陛下,儿臣万死,太子殿下,还和儿臣打赌了,说是要拿镇国府做赌注,当然,儿臣虽是答应,却也知道,太子殿下乃是说笑的,当不得真。”

        一听朱厚照竟也是不信,还拿镇国府来做赌注,弘治皇帝身躯一震。

        这样说来,方继藩给的赌注,也是不小吧。

        那么……

        这方继藩……何止是九成把握啊。

        弘治皇帝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既然太子作了约定,岂有不作数的道理,朕恩准了,他若输了,朕也愿赌服输。”

        “既然你心里已有了章程,那么,还是照着你的章程来办吧,唯一令朕烦恼的是,如何将三千儒生送出去呢?”

        “陛下,臣有一策。”

        “噢?”弘治皇帝不禁狐疑起来:“你又有什么办法?”

        …………

        翰林院突然张榜。

        要请儒生们至翰林院来讲授经义,据说皇帝陛下,也可能会来。

        这突如其来的消息,令士林震动。

        陛下现在越来越偏向科学院,一丁点都不将传统的儒生们当一回事了啊。

        儒生在大明完全无用武之地了,每天闲得慌,跟吃闲饭的人一样,过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这在无数的儒生们看来,简直就是天塌了,是礼崩乐坏。

        于是,少不得有人开始怀古,有人开始做出今不如昔的感慨。

        而现在,陛下此举,却一下子,令数不清的儒生们看到了曙光。

        陛下这些年,已被奸臣蒙蔽了,现在居然请儒生们去翰林院,听儒生们讲经义,这是一次绝佳的机会。

        大儒陈静业,现在已是门庭若市。

        他乃是北直隶最出众的大儒,门生故吏,遍布天下。

        虽只是一个举人,可他的文章,他对于四书五经的理解,却让无数人敬佩。

        现在他的门人们纷纷登门,希望自己的恩师,能够带着自己一道去翰林院,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若是不去,实在可惜。

        倘若是陛下恰好看重了恩师,那自是再好不过了。

        “先生,现在整个江北士林,都在传言此事,山东,山西一带的儒生也有人开始启程了,先生大才,倘若不去,岂不是明珠蒙尘。何况,当今皇上,偏信科学院,长此以往,这天下,再无仁义礼义了啊,请先生以苍生为念,前往翰林院,我等弟子,与有荣焉。”

        陈静业面带微笑,看着这些弟子们。

        消息……他早就听说了。

        说不想去是假的,可他不是平常的儒生,这等事,不能轻易答应,如若不然,就太自降身价了。

        他摇头:“世俗的事,老夫早不想管啦,我等静心读经史,又有什么不可呢?”

        “先生……”弟子们跪了一地,泪水滂沱而下:“先生若不出山,苍生而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