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六百九十章:九连射

第六百九十章:九连射

        三百三十步。

        而那枚狼牙箭破空而来。

        就会将赤术吓了一跳。

        他身子竟是下意识的颤了颤。

        而那狼牙箭,几乎与他擦身而过。

        嘟的一声,狠狠的刺入了身后的泥地里。

        那乱石,竟生生的被箭簇刺裂,而后,箭矢贯穿入土,扬起了灰尘。

        被击碎的乱石裂开,弹射而出,一枚碎石,生生的溅射在赤术的手背,很疼……

        赤术惊呆了!

        这是三百五十步啊。

        寻常人,哪怕是二百五十步,这箭矢便已没了力道。

        可是现在这一箭,在三百三十步外,竟还有如此的威势。

        可怕……

        赤术心里竟有些后怕起来。

        太可怕了,这个人,臂力到底强到了何等地步。

        可随即,他心里一松。

        面上,露出了狰狞。

        可即便如此,对方还是输了。

        因为对方先发箭。

        对于常年射箭的人而言,一个人用尽了全力,发出了箭矢,对于体力和手臂的消耗,是极大的,想要发出第二箭,那么势必,就需要休息。

        否则,哪怕勉强能拉开弓,手臂也难免颤抖,毫无准确性可言。

        这……是机会。

        只要自己在这个时间间隙里,走到了两百五十步内,以自己百步穿杨的箭术,对方必死无疑。

        赤术发出了怒吼,他开始向前疾奔,他熟悉弓马之术,自然清楚,自己可以争取到这个时间。

        而城楼上,所有人都屏着呼吸。

        当张元锡射出一箭的时候,人们才意识到,张元锡并没有想象中那样简单。

        张升的心,已提了起来,他睁大眼睛,眼里布满了血丝,取了一个新的望远镜,死死的看着自己的儿子,他嘴唇哆嗦着,眼泪哗啦啦的流下来,心里……不禁默默的在祈祷。

        而那阿卜花在震惊之后,随即松了口气,没有射中,那么,接下来……就是机会了。

        此人,臂力非凡……可惜……还是太急躁了,他该让五太子靠近一些再射的,现在却平白了浪费了这大好的时机。

        接下来,该五太子出场了。

        可是……

        在随后,阿卜花脸色一变。

        因为此时,张元锡已不徐不慢的,自箭箱里,又取出了一枚狼牙箭。

        他脸色平静,很稳。

        他就如一个经验丰富的老猎手,并没有因为第一箭的失误,面上有任何的波动。

        接着,他弯弓,搭箭。

        箭簇的方向,对准了三百步外的赤术,那箭尖,锋芒阵阵。

        方才的第一箭,虽是失误,却给了张升调整的机会,他射偏了,可能是因为这是无风的环境,和平时自己联系时,不一样,所以,正也好可以调整。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预判,因为赤术是移动的,赤术为了抓紧时间,会直线而行,而他的速度……也必须经过精确的计算。

        关于这些,张元锡已有过无数的感悟。

        他微笑,或许是第一次真正的抛头露面,他反而显得出奇的平静。

        我叫张元锡,我有一个父亲,可这无关紧要,我来这里,是要学习我的叔父,他身患脑疾,依旧名震天下。而我……也将让天下人永远的铭记我的大名!

        人们一下子又哗然起来。

        又要射?

        这才多久功夫啊。

        寻常人,怎么承受的住,他的手臂,难道不酸麻吗?

        二连射!

        那狼牙箭,如飞蝗一般,射出,威势更足。

        破空的狼牙箭呼啸着。

        而张元锡却再没有去看自己是否射中目标,因为对他而言,这没又意义,射出去的箭,自己已经无法主导了。

        与其如此,他需去做更有意义的事。

        所以,他微微的躬身,从箭箱里,继续抽箭。

        那破空而来的第二箭,彻底让赤术感觉自己要疯了。

        这……不可能……

        这是连射,对面这个瘸子,到底是如何做到?

        那如飞蝗一般的箭矢,已是转瞬而至。

        赤术下意识的……想躲。

        可一切都……迟了。

        在他的瞳孔里,倒映着箭簇的锋芒。

        电光火石之间,赤术闷哼一声,这该死的箭矢,竟是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大腿。

        呃………啊!

        赤术嚎叫。

        那狼牙箭,竟是生生将他的大腿贯穿。

        鲜血淋漓的箭头,带着无以伦比的力道,直接自他的大腿贯穿而出。

        赤术摇晃着,疼……疼的厉害,他拼命的想要向前蠕动,现在……他也一瘸一拐。

        他是大漠中的汉子,早已将各种刀伤、箭伤,当做家常便饭,他咬着牙,忍受着这无以伦比的剧痛,几乎是拖拽着这残破的腿,依旧……向前一步步的挪动。

        他要走下去,要靠近这个该死的瘸子,一定要杀死他。

        我赤术向长生天所赐福的父汗起誓,一定要手刃自己的仇敌。

        城墙之上,没有欢呼。

        许多人已看清了这一幕,可是现在……却是出奇的沉默。

        除了气喘如牛,扑哧扑哧的赤术。

        更可怕的……开始了。

        远处……

        张元锡并没有理会第二箭是否射中,因为,第三箭已搭在了弓弦上。

        他心如古井无波,脑海里,只有方继藩,这个鼓励自己走出家来的叔父,这个教会自己,人生可以如此缤纷多彩的人。

        此刻,张元锡的血,沸腾了。

        那潜藏在心底深处,因为脚疾而死死压在体内的巨大热血,在这一刻,统统的迸发了出来。

        浑身的每一块肌肉,宛如都成了一张弓,狼牙箭非是自铁胎弓射出,而是源自于自己身体的力量。

        三连射!

        嗤……

        箭矢入肉。

        这一箭,直中赤术的肩窝。

        赤术身子,生生的被狼牙箭强大的力量狠狠一震,身子后仰,以至双腿,下意识的想要稳住自己的平衡,可双脚剧烈一动,那脚下的疼痛,瞬间让他脸色煞白,疼的要昏厥过去。

        紧接其后,是那肩窝处,肩骨碎裂的声音,狼牙箭的箭尖,好似凿穿了他的肩骨,血雾喷洒而出。

        此时……赤术流出泪来。

        手中的弓,哐当落地。

        三连射,这是三连射。

        如此巨大的力量,如此强硬的弓,一个人,是怎么做到三连射的。

        自己这一辈子,都在学箭啊,每日至少开三十弓,开三十弓,尚且无法做到三连射,可这个瘸子,这个该死的瘸子……他如何做到的?

        其实他不知道,对面那个瘸子,是自小做数千上万个引体向上的人,他必须得靠手,来取代自己的四肢,他每一次,双臂死死的将力量灌注在拐杖上,接着,再借由拐杖将自己的身体撑起,这种锻炼,对他而言,都是习以为常,他练习臂力时,就如人们穿衣吃饭。

        赤术摇摇晃晃,他支撑不下去了。

        他大口的喘着粗气,不甘心的,发出怒吼。

        自己是长生天赐福的大可汗之子啊。

        怎么可以,死在一个瘸子的箭下。

        ……

        接着……是第四箭。

        第四箭,又贯穿了赤术的大腿。

        赤术……哪怕他自诩自己如何的硬汉,身子却是晃了晃,终于,不甘心的倒下了。

        他浑身都是血洞,泊泊的涌出血。

        此时,他眼里竟是泪水流出来。

        人在面对死亡时,再如何自诩为硬汉的人,都难免开始产生害怕,还有……对这个世界的不舍。

        他不想死!

        可是……他就站在瓮城之中,四周都是高墙,还有,三百步外的那个瘸子。

        嗤!

        第四箭,狠狠的刺入了赤术的膝盖。

        膝盖像是炸开一般,血肉模糊。

        赤术哭了。

        眼泪啪嗒啪嗒的落下,他口里嚅嗫着,可是他说什么,根本没有听众。

        第五箭……

        第六箭……

        张元锡,越来越觉得得心应手。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整个人都沉浸其中。

        仿佛只有如此,张元锡才感受到生命的意义。

        他七箭。

        他觉得自己的血液,已经彻底的沸腾了,浑身滚烫,他机械式的,取出了第八箭。

        相比于方才移动的目标,现在这个目标,完全成了活靶子。

        他闭上了眼睛,竟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远处那个靶子的存在。

        所有他毫不犹豫的,射出了第八箭。

        事实上。

        当八连射时,所有人,都已经不再关注赤术了。

        这个所谓的五太子,简直就是渣渣一般的存在,形同蝼蚁。

        人们会关心一个蝼蚁吗?

        人们所关注的,是这瘸子,到底能发出多少箭,又有多少,能命中目标。

        第九箭!

        那破空而去的第九箭射出之后,张元锡呼出了一口气,他艰难的,背负起了箭箱子,而后,他一瘸一拐,提着弓,许徐向前。

        就好像……打靶归来。

        面上无喜无忧。

        射!是他如今唯一存在的意义。、

        他是朝着赤术去的。

        赤术身上,已成了一根刺猬一般,一根根的箭,贯穿他身体每一个部位。

        他已如烂泥一般,瘫在了地上了,浑身上下的剧痛,宛如刮骨一般。

        疼啊,疼的厉害,这比遭遇酷刑,还要难受。

        更疼的……是他的心!

        他的心已经碎了,支离破碎。

        堂堂骑射著称的五太子,居然被一个瘸子,完胜!

        一个人,竟可以做到九连射!

        ……………………

        推荐一本书《史上最强赘婿》,现在第三章,还有两更,大家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