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章:喜报入宫

第三百二十章:喜报入宫

        第一!

        竟是第一!

        刘杰对自己的期望不高。

        这辈子,他经历了太多的挫折和蹉跎。

        他甚至早就做了最坏的准备。

        自己的父亲位极人臣,可能便连老天爷也觉得有些过了。

        因而才会出了自己这个不肖子,不但不能光耀门楣,给自己的父亲锦上添花,甚至他觉得自己给父亲蒙羞了。

        他不受控制的缓缓的跪了下来,跪在了雪地里。

        冷风如梭地刮在他的脸上,褪下一片的冰冷,他却浑然不觉。

        耳边,听到了许多的议论:“刘杰,是哪个刘杰……”

        “首辅刘公之子,除了他,还能有谁。”

        “真是虎父无犬子啊,其父为首辅,其子乃北直隶解元,想来又是一段佳话了。”

        人是最现实的。

        当初屡屡名落孙山,遭人耻笑,即便没有人当面取笑,可也看得出别人对待他时,那笑脸背后审视的样子。

        你堂堂首辅之子,竟不过是个秀才,读了三十年的书,举人都没有吗?

        可而今,却成就了一段佳话,人人羡慕,人人妒忌,妒忌上天将所有的荣耀俱都加在了刘家,妒忌一家一姓,竟可享此雨露。

        刘杰已自雪地里爬了起来,他抬眸,再看了一眼榜上,自己的名字赫然在列。

        他这才回过头,眼里噙泪,突然笑了,接着跌跌撞撞的,逆着人潮而行。

        他许多年不曾和人交际了,认识他的人不多,许多人还以为这又因为名落孙山,因而疯掉了一个。

        所以纷纷给他让开道路,用同情的目光看着他。

        耳边,则是一个个质问的声音:“第二名,这吴志,是何人?第三名的周艳昌又是何人,还有……”

        终于有人发现古怪了,他们发现,在位列前十五的位置,除了两个北直隶才子为人熟知之外,其他十三人,俱都声名不显。

        所有人发懵地看着榜。

        突然,有人道:“那吴志,不就是那个在西山书院读书,遭人耻笑的秀才吗?”

        众人一听,突的,有人也反应了过来:“还有那第三名的周艳昌,此人……好像……好像我有印象,他也是在西山……”

        西山……都是西山。

        渐渐大家发现了一件大事,整个榜,几乎被西山的学生所占据。

        一个又一个人的认出了排在榜首靠前位置的人,都是出自西山。

        除了那两个北直隶的才子之外,还有就是榜首上的刘杰了。

        也就是说,名列前十五者,有十二人竟是出自西山。

        那些落榜之人,眼睛都直了。

        他们第一反应,就想死。

        尤其是有一些八股文作得还尚可的,原以为此番有希望高中,如今直接落榜的,他们……想死啊。

        若是没有这西山的十二人,或许自己就入榜了啊。

        “西山书院……可是新建伯的西山书院?”

        “是那新建伯与他诸弟子的西山书院,他们在那儿教授新学……”

        那些想要喊不公的人,突然没了声响了!

        是新建伯啊,你可以讨厌他,可你必须得服气,他的六个门生,当初可霸占了榜单,将天下读书人吊起来暴揍,现在这十二个西山的读书人霸占乡试榜,显然……也就不那么出奇了。

        京师……沸腾了……

        …………

        此时正是正午。

        刘健心神不宁的在暖阁里票拟着奏疏,今日皇帝没有召见他,目的他猜着了,陛下这是知道今日对自己是大日子,想来实在没心思去君前奏对。

        刘健虽说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可是……他的心底深处依旧没来由的烦躁。

        他安慰自己,人生总该有所缺憾,不必在意,越是在意,反而会使自己的儿子承受更大的压力。

        所以他面带着微笑,努力如常地做着平日该做的事,而整个内阁里,似乎今日上下人等,都格外的小心翼翼。

        李东阳和谢迁都躲在自己的值房里,没有冒头出来,平时他们本该公务闲暇之余会邀刘公一起喝喝茶,解解乏,今日也假装事务格外繁忙,埋首在案牍上,认真地票拟着奏疏。

        谁也能感觉得出,这内阁里,弥漫着诡异和尴尬的气氛。

        却在这时,有书吏匆匆地边走边道:“刘公,刘公……”

        这突兀的声音,打破了内阁里的沉寂。

        顿时,许多人表露出不满之色。

        可那书吏不在乎,无视这文渊阁,也即为内阁前堂所有人不满的目光,几乎是冲进了刘健的值房。

        “刘公,大喜。”

        书吏进了刘健的值房后,便对着刘健拜下,竟是激动得颤抖。

        刘健抬眸,错愕地看着这书吏。

        书吏嚷嚷道:“公子高中,高中了。”

        “……”刘健一怔,双目露出了茫然。

        可周遭的值房里,却是一下子炸开了一样。

        李东阳想起身,可细细一想,又坐了下去,要淡定,内阁大学士岂可如此沉不住气,且先听一听。

        谢迁本在票拟,手里的笔划拉一下,这手打了个激灵,直接将奏疏糊了一团墨。

        翰林和书吏们就不太沉得住气了,纷纷在外探头探脑的。

        “你说什么?他……他……中了?”

        刘健短暂的呆愕后,凝视着这书吏问道,脸上不可置信的样子。

        而接着,内心的深处一股喜悦开始油然而生。

        可是……这份喜悦,他又不得不极力地压抑住,他怕啊,真的怕,怕这是梦,怕眼前的这一切都不是真实的,因而,他不敢过份的喜悦,拼命地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只见书吏笑意满脸地道:“不错,公子高中了,不止如此,高中的是弘治十三年北直隶乡试头榜第一名,公子为北直隶解元!”

        “……”

        刘健真的惊了,瞪大了眼睛,瞳孔开始收缩。

        解……解元……

        怎么可能……是解元……

        以往可是连举人都中不了的啊。

        顺天府的解元,可能在从前,尤其是南方士人眼里,含金量不高,可随着欧阳志等人的奋起,北地才子已开始隐隐有与南方士人分庭抗礼的趋势。

        即便是他,也不曾中过解元啊。

        他难以置信地问道:“当真?”

        “学生岂敢欺骗刘公,当真!”书吏激动得嗓子都哑了。

        一下子,外头的书吏和翰林们瞬间开始沸腾了。

        神了啊。

        当初所有人私下议论,都说这次刘公的公子又是要名落孙山呢,谁料到顷刻之间,天地翻转!

        今年的试题很难,很多翰林和书吏其实在得知了考题之后,都曾在暗地里尝试着作一作此题,翰林是何等人,个个学问精深,可他们一作,虽也能在一天时间里勉强作出还算漂亮的八股文章来,却还是觉得绞尽脑汁,费了无数精力。

        想不到,刘家公子……

        众人疯了一般,涌入了值房,纷纷朝刘健作揖道:“恭喜刘公……”

        “下官给刘公来道贺了。”

        “咳咳!”是谢迁的声音,谢迁已经耐不住了,背着手进来,威严的咳嗽,意思是,像什么话。

        众翰林和书吏连忙住了口,他们是比较害怕苛刻的谢公的。

        谢迁这才上前道:“刘公,可喜可贺啊。”

        他话音落下,刘健才抬头,凝视着谢迁:“刘杰……考中了解元?”

        直到现在……他还依旧以为在做梦呢。

        “是,刘公,准没错,谁敢来欺骗刘公啊,哈哈……”谢迁大笑,显然也很为刘健高兴。

        而接下来,刘健的行为,就令人诧异了。

        他原本是跪坐在案牍之后,而因为跪坐,所以往往要脱靴子,可刘健已是豁然而起,突然一下子,这平日老迈的刘健,竟是龙精虎猛,双目如电地站起来道:“吾儿……争气了啊,吾儿……终于光耀门楣,给刘家争了一口气啊!”

        他大哭着道出这番话,随即,就这么连靴子都没有穿,只穿着裹脚布,便匆匆而行。

        “刘公,你要往哪里去?”

        “回家!回家去!”刘健的声音颤抖着,带着一副老子也有今天的感觉。

        当初自己金榜题名,当初自己入阁拜相,都不曾有过这样的痛快啊。

        我刘健的儿子,怎么会差,不存在的,刘家诗书传家,书香门第,而今吾为首辅算什么,最重要的是刘家后继有人了。

        所以……回家。

        天塌下来,这事儿也得搁一搁,放一放,自己要见一见自己的儿子。

        他在无数人错愕的目光之中,已是步出了内阁。

        身后,有人才醒悟了过来。

        谢迁看到了地上的靴子,忍不住大吼:“刘公,靴子,靴子,你没穿靴子。来人,快追上去,外头大雪,不穿靴子,刘公怎么受得住。”

        于是众人急匆匆的追了出去。

        李东阳才淡淡然的自自己值房里负着手走了出来。

        然后,他有点懵逼了。

        这……

        套路有点不太对啊。

        本来自己要显出一点风淡云轻,在别人都激动得不得了的时候,自己再慢吞吞的过去恭喜一番,可慢是慢了,结果刘公却是风风火火的……走了。

        这算不算吃*都没赶上热乎的?

        他摇摇头,苦笑。

        情有可原,情有可原啊,刘公这是憋屈的太久太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