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五章:一鸣惊人

第二百四十五章:一鸣惊人

        一时暖阁里极安静。

        方继藩抬眸看看弘治皇帝,又看看朱厚照,此刻,对朱厚照,他是很能体谅的。

        在西山的那个夜晚,朱厚照是何其的激动啊,对着舆图的少年,精神抖擞,浑身都散着光芒。

        可现在的朱厚照,却如斗败的公鸡,这家伙,到底是做了多少孽,上辈子糟蹋了多少人,才换来今生的报应。

        方继藩很同情朱厚照,换做是他,此刻应该也是不好受的。

        因此,他格外认真的开口说道。

        “臣可以用人格担保,这确实是太子殿下想出来的,陛下圣明,明察秋毫,是否对太子殿下过于苛刻了一些,陛下啊,殿下的聪明才智,非寻常人可以企及,可陛下为何却视而不见呢?”

        朱厚照听了这番话,眼泪都要落下来了,嘴角微微抽动着,很是激动的看着方继藩。

        老方,你真是本宫的知己啊,这一番话,真是说到本宫的心坎里了。

        弘治皇帝脸色平淡,只眼角的余光扫了朱厚照一眼,大抵是一副瞧不上这个货的嫌弃样子。

        凡事,就怕比啊。

        方继藩这番话,真是听着弘治皇帝心酸,看看这方家父子,一个力挽狂澜于既倒,立旷世大功。

        另一个呢,在京中亦是文韬武略,当初就看出了钱钺必败,如今,又猜测出了贵州的战局可能扭转,这方家父子,真是令人惊叹。

        而方继藩居然想将这功劳,让给太子,这孩子……倒是对太子有情有义,此番又能入情入理,为太子辩白,极力为太子说好话。

        呵……

        这不辩白还好,越是辩白,弘治皇帝心里头,将方继藩和朱厚照对照起来,却是发现,原以为还算不错的太子,现在真是不堪为人子,看看这个小畜生,别人的功劳竟也能厚颜无耻的揽在身上,一无是处,读书不成,连德行也没有了,堂堂太子,也需揽功吗?

        弘治皇帝不禁感慨:“生子当生方继藩啊……”

        “……”朱厚照眨了眨眼,有些没明白过来,一脸错愕,啥?

        刘健等人,亦是坐一旁,陛下与太子、方继藩三人的奏对,他们看了个清楚,作为旁观者,也不禁为之感慨。

        太子殿下……确实有点儿过了,方继藩此人倒是可造之材,有人,堪称栋梁啊。

        朱厚照嘴角微微动着,张口想说什么,可弘治皇帝,显然已经不愿在此事上纠缠,因为他觉得,作为一个父亲,方继藩这一席话,已经留给了他最后一丁点体面,继续训斥太子,又有何用呢?

        反正这个柴米不进的家伙,也是屡教不改,小畜生啊小畜生。

        可方继藩却看出了什么,有些不对劲啊,方继藩是个有道德的人,该是太子的,便是太子的,怎么能抢太子的功劳。

        这样可不道德呀。

        因此他再次开口说道。

        “陛下,臣以为……”

        弘治皇帝凝视着方继藩,朝他压了压手。

        “你不必再说了,你的父亲,立下了汗马功劳啊,若非他力挽狂澜,这贵州,还不知会成为什么样子?所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大明有此忠臣良将,何愁天下不平!”

        似乎……弘治皇帝已经没有兴趣继续这个话题。

        方继藩看了朱厚照一眼,只见他委屈巴巴的,一副难过的样子。方继藩不禁在心里感慨,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殿下,好自为之。

        “不错!”马文升依旧还捏着奏报,足足看过了两遍,忍不住眉飞色舞起来:“若非南和伯,只怕现在朝廷接到的,乃是自土木堡以来,最大的噩耗,数万的军民啊,整个贵州一省,都要沦陷于贼手,南和伯亲冒矢石,立下此等不世之功,天下瞩目,这是陛下慧眼如炬,明察秋毫的结果。”

        “陛下明察秋毫,臣等叹服。”刘健人等,也不禁眉飞色舞,跟着附和。

        不错,当时让方景隆去贵州,乃是陛下力排众议的决定,现在才发现,若是这总兵官不是方景隆,这贵州,便彻底的完了。

        由此可见,陛下是何等的圣明。

        当然,这般的吹嘘,其实也是情有可原,陛下是天子嘛,他们适当的拍一拍马屁,毕竟是有益于身心健康的。

        弘治皇帝心里大喜,倒不是因为这明察秋毫,而是心里一块大石落定,环视了众人一眼,便开口说道。

        “这几日,真是喜报频传,先是红薯,又是这贵州的大捷,这并非是朕的圣明,是祖宗保佑,是方家父子为朕分忧,也是将士们勠力的结果……’

        他顿了顿:“这有功便要赏,有过则要罚。”

        说到过的时候,弘治皇帝不禁冷冷的看了朱厚照一眼。

        随即又道:“今南和伯立下此功,如此战功,不容忽视,兵部要立即拟定章程,不可寒了将士们的心。”

        马文升颔首点头,这论功行赏,兵部自有旧例,倒是不用操心,只不过……他定了定神:“南和伯此次的功劳甚大,因而臣想,南和伯的封赏,还是请陛下圣裁为好。”

        弘治皇帝一笑:“方继藩。”

        “臣在。”方继藩心里美滋滋的,含笑着应道:“陛下有何吩咐。”

        弘治皇帝深深看了方继藩一眼:“依卿而言,汝父此等功劳,该如何赏赐?”

        方继藩觉得有些坑,你问我做什么,我是我爹的儿子,我得谦虚才是啊,说大了又不好意思,说小了,我一家都吃亏……

        弘治皇帝似笑非笑的看着方继藩,似乎是在考教方继藩似得。

        方继藩认真想了想,便道:“臣以为,太子殿下乃是储君,臣是臣子,这等事,陛下要考教,也当考教太子才是。”

        “……”

        弘治皇帝沉默了片刻。

        接着目光看向朱厚照。

        朱厚照心都凉了,合着自己瞎闹腾了老半天,结果反而成了坏人。

        谁知,方继藩这番话,却是突然给了自己一线希望。

        他感激的看了老方一眼,眼眶里闪着热泪。

        这世上,只有老方最懂本宫啊。

        “那么,太子……你来说说看。”弘治皇帝板着脸。

        朱厚照打起了精神,见方继藩给自己投来了一个眼色,似乎带着鼓励,也颇有几分希望自己洗刷侮辱,为自己加油的意思。

        朱厚照不禁深吸口气:“父皇,这要看依循什么先例了。若是太祖高皇帝时的旧制,太祖高皇帝义子沐英,率军入云南,因其功劳,便由西平候之身,赐黔国公,使其世袭罔替,因而,今日南和伯平定贵州之功,不亚于沐英镇云南,理应加爵一等。”

        “此外,太祖和文皇帝时,立大功者甚多,因而爵位赐予的广泛,而自英宗之后,朝廷对外,少有征伐,对内,也少有叛贼作乱,所谓的叛贼,多为蟊贼,似米鲁之乱,震动朝野的,少之又少,正因如此,才显南和伯功劳难得。”

        朱厚照竟开始说的头头是道。

        这一下,竟有点镇住弘治皇帝了。

        无论如何,方继藩不可能连这如何论功行赏,也给太子事先暗中通气了吧。

        弘治皇帝以为,这家伙的回答,要嘛就是随口一句胡话,要嘛,就是简明的封候之类,可想不到,朱厚照竟开始长篇大论起来。

        “你继续说!”

        弘治皇帝不露声色。

        朱厚照心里悲愤,却还是继续道。

        “可既是封赏,却不可只依循旧制,兵法之中有云,叫做兵无常势、水无常形。现在虽贵州大捷,可贵州初定,朝廷在平叛过程之中,斩杀了如此多的土人,土人虽是被弹压,可他们心里,一定不肯服气……”

        弘治皇帝眼神一变,此时,他开始正襟危坐起来,很是认真的听了起来。

        朱厚照道:“父皇,这是血海深仇啊,再者,在朝中,既然改土归流,已经事泄,云贵的土司,定当更加怀有不臣之心,所以,米鲁虽平,可人心依然不服,这云贵诸地的土司,也一定心怀不满,到了如今这个份上,朝廷能做的,也只有借着这一场巨大的胜利,强推改土归流。”

        “可既要打算强行推行,贵州内外,矛盾重重,汉土之间,已到了不共戴天的地步,那么……也势必要有一个令土人们恐惧之人,在贵州镇守,使心怀不甘和心怀不满者,不敢轻举妄动,这个人,要能止土人小儿夜啼,要使土人们既对他恨之入骨,却又瑟瑟发抖,父皇,眼下……唯一的人选,就只有南和伯。”

        弘治皇帝连连点头。

        便连刘健等人,包括了兵部尚书马文升,竟也好似触动了心事一般。

        太子之言,很有道理啊。

        封赏是其次,而真正重要的是解决后续的问题,否则,即便叛乱平息,新的叛乱又要酝酿,永远没有止境。

        而太子出彩之处就在于,他居然没有从封赏开始切入,而是开始分析起整个贵州叛乱平定之后的情势,太子……什么时候……竟有如此卓见了?

        每一个人,都开始认真起来,想知道,太子接下来,还有什么见识。

        …………

        知道大家急着看,强忍腰痛写下一章,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