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六章:圣贤

第二百零六章:圣贤

                “你……竟说出这样的话,犹辱门楣啊!”

        王华不甘地朝着王守仁继续咆哮:“荀子所以成圣,程朱所以成圣,得享孔庙……岂是你可以……”

        不等王华把话说完,王守仁就厉声打断道:“又错了!”

        “……”王华身躯颤抖,他看着激动得难以遏制的儿子,却见王守仁朗声道:“孔孟不在世,谁可言程朱为圣?”

        “……”

        王华努力地用手撑着书桌。

        程朱不是圣……

        程朱不是圣……

        “可是天下读书人,无一不认可程朱!”王华吹着胡子,若不是自己的孩子,早就打死了。

        王守仁笑了,大着笑道:“哈哈,还是错了,读书人认为他是圣,他们便是圣么?我也是读书人,我认为方继藩是圣,便可将吾师抬入孔庙吗?圣人已故,圣人不称其为圣,他又有什么资格自认为圣?”

        王华瞪大着眼睛手指着王守仁:“你……”

        王守仁则继续道:“可是圣人却认为,神农尝百草,故而认为神农是先贤。敢问神农不知程朱,甚至不通论语,不知何为之乎者也,那么,为何孔圣人膜拜神农?”

        “……”

        “仓颉也不懂什么是四书五经,不知论语为何物,可为何孔圣人视他为圣贤?”

        “……”

        “尧舜留下来的功绩,只有治水,更没有读过什么程朱,那么又为何孔圣人认为他们是圣贤?”

        “……”

        “这是因为他们实施了仁政,他们心怀仁德之念,敏于行,救活了无数的百姓。他们躬身俯首所做的事,足以流传千古,便连孔圣人亦都自叹弗如,对他们敬仰有加。孔圣人推崇他们,推崇的不是他们著书立说,穷究了多少学问,而在于,他们治水、他们救治、他们造字,从而使先民们得利,这才是真正的圣贤。而抱着一部论语,成日啃读,所谓寒窗十年,两耳不闻窗外事,岂不可笑?圣人可将这样的人,顶礼膜拜过吗?”

        “圣人可曾将那些腐儒视之为先贤吗?大道至简,只在于你根本不需穷究所谓儒家之理,你只需知道圣人崇尚仁义礼,这就足够了,知行合一,其首要在于行,无论是大的仁政,还是只微末的助人,这些统统为德,父亲,你错了,大错特错,王家的书斋里有书三万卷,可在我看来,只需留一部论语,其他留着也是无益,不过是在误人而已!”

        王华呆住了。

        他痛斥道:“孽畜。”说罢,竟举起了案牍上的砚台,想要敲下去,手举到一半,却又泪流满面地悬在了半空,无力打下去。

        这……是自己的骨肉啊。

        泪水泛滥着,自王华眼里哗哗落下,他无语哽咽着,最终,手无力的垂下了,砚台也落在了地上,哐当一声,一分为二。

        “你……太让为父失望了。”王华哽咽着,不敢发出哭声,生怕这哭声一起,使自己这做父亲的,失去最后一点威严。

        说罢,他失魂落魄地转了身,摇摇晃晃地出了这书房。

        可王华刚一出书房,竟整个人像是迅捷的豹子似的,突的疾冲向了庖房,直接提出了一把菜刀!

        只见他手提菜刀,双目赤红,下值时头上的翅帽也歪了,一副衣衫不整的样子。

        府里的管事见了,连忙拦腰将他抱住了,大惊失色地叫着:“老爷,老爷,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了啊……快来人,快来人啊。”

        王华泪水泛滥,双目越发鲜红,显然,他是君子,一向远离庖厨,因而手中的刀,很没有规则的在虚空中乱舞一通,一向修养极好的他,此刻却是满面狰狞:“方继藩……”

        他朝天吼叫:“我王华要将尔碎尸万段,尔误人子弟,尔害我儿子,尔猪狗不如,尔与禽兽无异……”

        …………

        正在家里的方继藩突的打了个喷嚏,下意识地摸了摸鼻子。

        此时是傍晚了,刚吃完了晚饭,一群门生聚在一起,众星捧月一般,毫不吝啬地夸赞着他是如何的学问精深。

        古人嘛,除了不可描述之事,却也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因而吃饱喝足,一副香茗在手,到了厅中,被门生众星捧月的吹捧一番,这人生,其实还算是挺惬意的。

        可这一个喷嚏,却让方继藩总是忍不住的揉了又揉那发酸的鼻子,他感觉有点怪怪的,叹了口气道:“似乎有人骂我?还是哪里要出事了?”

        却在这时,门子心急火燎地冲进来:“不好了,不好了,少爷,宫里来了人,来了人……”

        方继藩豁然而起……就知道出事了。

        怎么像是……总有人和自己有仇一般,招谁惹谁啊这是。

        此时宫里来人,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现在可天黑了呢,天一黑,宫门就要关上,若不是出了大事,什么事不可以留到明日再说?

        果然,一个宦官正疾步进来,气喘吁吁地走到方继藩的跟前,看了方继藩一眼,立马道:“新建伯,娘娘有请。”

        “……”

        娘娘?

        大半夜的,娘娘叫我去?

        方继藩觉得这宦官在逗自己。

        “哪个娘娘?”

        宦官板着脸:“两位娘娘。”

        两位?那就是太皇太后和张皇后……

        方继藩更加懵了。

        他倒是不敢怠慢了,出事了,果然出事了,大半夜的两个娘娘相召,如此不同寻常,没出事就见鬼了。

        他没有迟疑,匆匆跟着宦官至午门,不过此时,午门已是关了,城楼上的禁卫吊下来了一个篮子。

        方继藩扯了扯篮子上的长索,心里警惕,忍不住的看着一旁的宦官道:“你们不会害我吧,这绳子牢不牢靠的?算了,我是忠臣,死且不怕。”

        硬着头皮上了篮子,便被吊入了宫城。

        一路竟是被人领着到了暖阁。

        暖阁?

        大半夜的……陛下还不回去休息?可是不是两个娘娘召见吗?怎么来的暖阁?

        只见这暖阁外头,已是灯火通明。

        内阁三个大学士也在这里,正绷着脸,背着手,唉声叹息。

        萧敬和几个宦官在另一边,小心翼翼地照顾着太皇太后。

        张皇后和朱厚照站一起,朱厚照愁眉苦脸的样子。

        除此之外,还有寿宁候张鹤龄,以及建昌伯张延龄。

        至于其他人,就面生了,不过既然寿宁候和建昌伯都来了,想来其他也都是外戚吧。

        大半夜的,这是搞什么名堂?

        一见到方继藩来了,顿时,人们便呼啦啦的围拢上来。

        这架势,吓了方继藩一跳。

        谢迁性子急,一看方继藩,就厉声道:“方继藩,上一次陛下去了西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啥?”方继藩发懵,这是几个意思?

        谢迁瞪着方继藩,捶胸跌足地道:“陛下自上一次去了西山,回来之后,就茶饭不思了,吃什么都没有胃口,这已半个月了,如今已是忧心成疾,萧公公说,打去了西山之后,便如此了,今日让你来,是要问你,到底发生了什么?”

        方继藩心里咯噔了一下。

        心忧成疾了?

        心理素质这么差?

        不会吧?

        他下意识的就道:“跟我没关系,我什么都没做。”

        “……”

        一下子,安静了。

        接着,刘健意味深长地看了方继藩一眼,道:“方才没有人说和你有关,只是询问西山之事,既没有问,你为何矢口否认?”

        “我……”方继藩心里想说,我RI了狗了。

        看着无数眼睛,正如狼似虎地盯着自己,方继藩心里有些发毛。

        陛下没胃口吃饭吗?

        难道是和张信有关系?一想到那厮的裹脚布,确实令他现在都还倒胃口啊,嗯,极可能就是。

        不行,我要保护他,万万不可将他招供出来,毕竟我是一个好人。

        深吸一口气,方继藩道:“此事,萧公公应当知情。”

        众人又都回眸,看向萧敬。

        萧敬忙道:“奴婢只知大概。”

        这家伙,倒是很会推卸责任啊。

        方继藩只好道:“可能陛下染了风寒吧。”

        萧敬又立马道:“御医已经看过了,说龙体并无病兆。”

        “陛下是没有胃口,不想吃东西?”方继藩忍不住问。

        众人都颔首。

        好吧,那一定是张信了,一定是了,哎,要保护张信啊,不然他死定了。

        方继藩心里有点儿毛毛地想着,觉得自己脖子有点发寒,别真出什么问题啊,会死人的。

        方继藩想了想,只好道:“可能是御厨做的御膳太难吃?”

        “嗯?”张皇后凝视着方继藩,这几日,大家都急了,不过此事还是不宜外传才好,所以只是宫里一群人在跳脚。

        之所以将方继藩叫来,是因为自陛下从西山之后,便成了这个样子,虽张皇后再三问陛下发生了什么,可陛下一直不说。

        现在方继藩居然提出了御膳的问题,张皇后虽然觉得这答案简单,可是听方继藩这么一说,是觉得有点不靠谱的答案,却也未必不是一个方向。

        “要不……”方继藩道:“臣家里新来了一头獐子,请个大厨好生烹饪一番,送进宫来,给陛下换换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