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美男榜在线阅读 - 第七百零三章:千琼撩之

第七百零三章:千琼撩之

唐佳人曾想过,无论谁知道她的秘密,她都要宰了他!当然,休休除外、秋月白除外、公羊刁刁除外,如今,羽千琼也得除外。掐着指头算起来,但凡猜到霸霸楼老妪和霞光姑娘都是唐佳人的人,都已经洞悉了她的秘密。

她在变化,在生长,在和摩莲圣果融为一体。她就是行走的人参姑娘。谁能啃她一口,没准儿就能延年益寿。我呸!我呸!我呸呸呸!

谁想吃她血肉,她就弄死谁!坚决的!不容含糊的!

唐佳人知道,羽千琼将此事摆到明面上说,就是以诚相待。可是,她已经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就算羽千琼满满的投诚之意,她也不敢将城门大敞四开的任其闲逛。

唐佳人嗤了一声,道:“混说!”

羽千琼退开一些距离,在黑暗中盯着她的眼睛。

唐佳人继续道:“我若是真与摩莲圣果融合,现在岂不是浑身是宝,牛掰坏了?大家都说摩莲圣果是宝,什么有病祛病,没病美容;什么有武功增强内力,没武功强身健体;有修为得道升天,没修为延年益寿。我去,摩莲圣果若真那么厉害,我现在一定是高手高手高高手,岂会被战苍穹困在这个小院子里逃不脱?”

羽千琼不置可否地道:“哦……”

唐佳人用食指点了点他的胸口,道:“你不信啊?不信你咬我一口。”

羽千琼抓过唐佳人的手,放在嘴边,道:“我可咬了啊。”

唐佳人知道他在开玩笑,特意将手指往前凑了凑,道:“咬,你咬。”

羽千琼一张嘴,将唐佳人的手指含入口中。

温热的唇舌,滑腻的感觉,细小的舌苔犹如一颗颗小小的吸盘,裹着佳人的手指,席卷出一种略带阻力的酥麻。

唐佳人是万万没想到,羽千琼竟……竟这样!

她的身子一抖,一股热流顺着腹部而下,癸水的流量瞬间增大,大有奔流之势。真是想不到,一根手指也能牵动全身的血液流势。若是被他含住两根手指,她今天岂不是要流血而亡?幸好新换了癸水带,不然……还不得顺流而下、血流成河啊?好可怕。

唐佳人瞪着眼,从羽千琼的嘴里扯回手指,在他的衣袍上使劲儿擦了擦,咬牙道:“真恶心。”心中暗道:难道羽千琼喜欢自己?感觉可能性挺大啊。如果真是这样,他怎么有脸见刁刁?哦,他脸上有疤而不治,已经算是不要脸了吧?

羽千琼垂着眼眸低下头,看样子就像受到委屈的孩子。

唐佳人觉得自己给出的三个字不过分,可一联想羽千琼的遭遇,就觉得自己似乎有那么一点点儿的用词不当。她有心道歉,又觉得自己理直气壮。憋了半天,她才开口道:“你过分了知道不?我的手指不是你吮着玩的。你知道我平时用哪根手指抠鼻涕呀?”

羽千琼暗道:很好,你成功将我恶心到了。

他抬起头,看向唐佳人,正色道:“刚才你让我咬,我认真了。”

唐佳人的嘴角抽了抽,道:“但凡让你伤害我的事儿,都是玩笑,千万别认真。”

羽千琼应道:“记得了。”

面对近乎乖巧的羽千琼,唐佳人也没了脾气。她安慰自己说,羽千琼一直被二王爷欺辱,不知如何与女子相处也是正常。见怪不怪,其怪自败。好吧,扎心了。

唐佳人不自然地挪了挪屁股,道:“说吧说吧,快点儿将我刚才问的问题回答清楚,我得尽快回去,别让人逮到小辫子才好。”

羽千琼的唇角噙着一丝没有什么温度的笑,道:“长夜漫漫……”微微一顿,收起笑,话锋一转,继续道,“确实容易出事。我简明扼要的说吧。当你以霞光的身份出现,我才肯定,你是唐佳人。当时的情况太乱,我若直接告诉公羊刁刁你是谁,你觉得以他的性格,会不会直接冲过去与你相认?若我告诉你……呵……当时那种情况,我怎么有机会告诉你?再者,我也需要先确定你是谁才好。光凭直觉和怀疑,是无法宣之于口的。”

唐佳人认可了羽千琼的说法,道:“行,我晓得了。就这样吧,我得……”

羽千琼知道唐佳人要撤,心有不舍。他们都是江湖中人,有太多的身不由己。眼下有机会坐在一张床上说话实属难得,他格外珍惜。只因,不知明日是否会分开,从此相见遥遥无期;更不知明日谁死谁活,再次相见只能在梦里。这就是江湖,残忍到不能许诺。

他打断唐佳人的话,问:“你准备何时离开?”

唐佳人苦恼地回道:“我时刻准备着。可战苍穹最近盯我盯的紧,就算白天吃饭都叫我一起。唉……为难死人喽。”

羽千琼的眼中泛起阴冷和狠戾之色,声音也不自觉地降了温度,道:“刺他那晚,真不应手下留情。”

唐佳人已经猜到是羽千琼所为,却想不明白他为何刺杀战苍穹。她问:“你们不是要招揽他吗?你为何要刺杀他呀?”

羽千琼伸出手,想要抚摸唐佳人的脸颊,却在刚抬起就收回,攥成拳头,放在膝盖上,回道:“酒宴上,他拉你进房,你向我投来求救的一眼。对你,我愿意相帮。”

唐佳人被震惊了。她什么时候向他投去过求救的一眼?哦,是了,在战苍穹拉着她走时,她确实回头瞥了他一眼。只是那一眼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打从心眼里,她就不认为羽千琼会来救自己。意想不到的是,他还真来了!

唐佳人一想到羽千琼刺伤了战苍穹的大腿根,脸就忍不住发热,道:“你……你刺伤了他的大腿根,是……是……”

羽千琼接话道:“是。王爷只吩咐要招揽他为己所用,却没有说,要一个囫囵个的战苍穹。只要战苍穹能用,是不是男人又有何干系?”

说这话的时候,羽千琼的眉眼间都是一副无情的样子,甚至还带着视生命为蝼蚁的冷漠。因为黑暗,唐佳人看得不够真切,却能感觉到一些。她没有搭话,并不是因为觉得羽千琼做得不对,而是不知道如何继续讨论如何能让战苍穹变成太监的话题。

羽千琼敏感地察觉到佳人的异样,收起阴冷的样子,道:“倒是你,怎么就成为了花堂主,真是令人意外。”

唐佳人叹口气,道:“说来话长……”

话没说完,就听砰地一声,房门被踹开。

方黑子的声音传来,喊道:“抓刺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