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美男榜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六十八章:赤-裸-裸的嫌弃

第五百六十八章:赤-裸-裸的嫌弃

魅白儿见战苍穹和花姑眉来眼去,说的话就跟打了玄机、唯有二人知道一般,心中醋坛子打翻,直接扬声道:“宫主,这位花姑娘的风华绝代,宫主得之,定能为己所用。属下虽刚刚接手白堂,却一心想要招揽人才。不知宫主是否割爱,将花姑娘送到白堂,让其为宫主效力,方不辜负宫主对她的喜欢和栽培。”

战苍穹问唐佳人:“你意下如何?”

以往,战苍穹可从未询问过属下,你愿意呆在哪个堂口,却这般问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子,实在令人不悦。

唐佳人却得寸进尺,睁着满是渴望的眼睛,问道:“奴……奴可能自己选择?”

如此恃宠而骄,真令人不爽,偏偏战苍穹就是要高高捧起花姑,作出宠溺的样子,道:“好,你选。”

唐佳人抬手指了指站在阶梯下的六位堂主,道:“那你们就说说,自己都是干嘛儿的?”

美人确实是美人,但如此不知进退的美人,还真令人不喜。碍于战苍穹在,六位堂主只能忍气吞声,一一自我介绍。

段青玥最是以战苍穹马首是瞻,忍下心中不快,挺胸抬头傲然道:“青堂,段青玥,司刑责。”

唐佳人想了想,嘀咕道:“哦,就是抡棍子打人的呗。”

段青玥的脸青了。

战苍穹哈哈大笑,一伸手,竟抱过唐佳人,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

唐佳人的身体一僵,转而却好似一条蛇,在战苍穹的怀里扭来扭去。

战苍穹被扭痛了身体,按住唐佳人,不让她扭。

许红娘轻蔑地哼了一声,道:“红堂许红娘,司情报。”

唐佳人思忖片刻,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道:“晓得了!奴家隔壁就有一位大娘,最喜欢打探东家长、西家短,娘说她就是个碎嘴包打听。想来,就是你这样了。”

许红娘火冒三丈,差点儿没冲上来抽死唐佳人。

唐佳人吓得不轻,立刻抱着战苍穹开晃:“宫主,奴怕,奴不去那个红堂……”

战苍穹拍了拍唐佳人的后背,安抚道:“不去。”

唐佳人小人得志般的嘴脸,和战苍穹的“蜜意柔情”、“百般呵护”,看得许红娘想要吐出一口老血,终是忍住了。

荷紫朗抱拳道:“在下紫堂荷紫朗,司机关暗器。”

唐佳人问战苍穹:“宫主,什么叫机关暗器?”

战苍穹回道:“让一些木头之类的东西,能像鸟儿一样飞。”

唐佳人捂住嘴,看向荷紫朗,道:“鸟儿自己就能飞,你非要让木头飞?”眼中饱含着看傻子的意思,令人恼火。

荷紫朗是个好脾气的,也不想和一个女人计较,只是笑了笑,不语。

方黑子看唐佳人越发不顺眼,开口道:“方黑子,干脏活的!”实则,他是负责战魔宫的安全,以及收拾那些挑衅的小门派。

唐佳人咬了咬唇,看向战苍穹,小声道:“奴还以为他是服侍宫主的呢。”

方黑子没明白唐佳人的意思,战苍穹却听的明白。感情儿花姑是将他指成了脏污。可这话又不是她亲口说的。总而言之,怎么听都觉得别扭。

轮到袁绿野,他笑盈盈地道:“绿堂袁绿野,司钱财。”心中暗道:我这里你可没什么好说道的。

不想,唐佳人道:“嗯,像奸商。”

如此中肯的评价,令袁绿野的笑僵在脸上。

魅白儿盯着唐佳人的眼睛,道:“白堂,魅白儿。司……暗杀。”

唐佳人惊呼一声,直接一扭头钻进战苍穹的怀中,瑟瑟发抖道:“奴不去,奴不去,奴连杀鸡都不敢,怎还要……还要杀人?”

战苍穹看向魅白儿,看不出喜怒哀乐,拍着唐佳人的肩膀,淡淡道:“千娇百媚的花姑,自然不能去那地方。”

魅白儿心中怒火翻滚,却也吃了颗定心丸。只要花姑不抢她的位置,她还能容其多活几天。

王蓝海道:“蓝堂,王海蓝,专司海上生意。”

唐佳人看向王海蓝,打量了两眼,发现这人看起来不太打眼,似乎没有任何特点,令人过目即忘,但与孟水蓝接触一段时间后,她知道,真正的高手都是深藏不漏的。

战苍穹见唐佳人盯着王海蓝看,眸光沉了沉,隐着不悦,问:“要去蓝堂?”

唐佳人收回目光,回道:“超过一尺深的水,奴就不敢下去玩耍。这海……就算了。”

段青玥冷着脸道:“还有黄如意,他的堂口负责敛财。”

唐佳人摇了摇头,自叹自怜地道:“奴不敢去抢别人的东西。奴这样倾国倾城的女子,一出去,不被抢就阿弥陀佛了,怎还敢打别人的主意?”

一番话说得七位堂主的嘴角直抽搐。

魅白儿冷笑一声,道:“看来我们战魔宫在你眼中,真是不堪,堂堂八个堂口,竟没有一个入你眼?”

唐佳人立刻从战苍穹的怀中站起身,捂着心口道:“不敢不敢。”

魅白儿道:“既然不敢,便来白堂。”

唐佳人看向战苍穹,绕梁三日般一叹,哀怨道:“都说红颜祸水,奴……奴怎么无论到哪儿,都能引起纷争?哎……”

唐佳人那声情并茂、自以为是的样子,别说七位堂主心里反感,就连战苍穹的眉角都跟着跳了跳。

魅白儿觉得自己的剑拔弩张好像都砍在了棉花上,丝毫不见血腥。她皱眉寻思一会儿,刚要张口,就被唐佳人再次怼了。

唐佳人对战苍穹道:“其实,白堂也不错。就是……不知道入了白堂,是不是都没鞋子穿?奴这双小脚,特怕脏。”

众人一同看向魅白儿的双脚。女子的脚何其私密,能这样大大方方露在外面,且没被抬起来浸猪笼的,也就在战苍穹这儿了。魅白儿素来喜欢自己这双小脚,不过,这会儿,被众人这样*裸的盯着,她也不舒服了,一张脸涨得通红,有躲闪之意。

战苍穹觉得,这战魔宫好久不曾这么有意思了,所以,他决定不开口,看着她们互咬。昨天瞧着,花姑柔柔弱弱、楚楚动人,这会儿看来,是他眼拙了。果然,仗势欺人每个人都会。他只是想不到,花姑仗起势来,能翱翔到多远去?拭目以待。

魅白儿恼羞成怒,道:“你一个新人,怎敢如此愚弄我?!”

红娘子凉凉地道:“魅白儿,这话你也要往心里去一去才好。花姑没来前,你也是不懂这个道理的。”

魅白儿瞪向红娘子,而后转头看向战苍穹,露出委屈的样子,道:“宫主,您就让花姑如此挤兑魅白儿?”

唐佳人直接趴在战苍穹的腿上,楚楚可怜的道:“奴一个毫无武功的女子,真是万万不敢挤兑白堂主。万一她怒从心中来,杀了奴,奴可就再也见不到宫主了。呜呜……呜呜呜……”论起撒泼打滚求安慰,唐佳人在花船上见得多了,信手拈来,劲头十足

魅白儿就是个会邀宠的,结果……今天真就遇见了死不要脸的对手。

战苍穹轻轻抚摸唐佳人的发丝,心中再次升腾起异样的感觉。明知道眼前人不可能是唐佳人,却还是不忍她受委屈。哪怕,这委屈看起来就像装的。

战苍穹开口道:“花姑初来乍到,不要吓到她。”

魅白儿险些喷出一口老血!她吓到花姑了?她快要被花姑气死了好吧?!她稳了稳心神,道:“不是魅白儿有意针对她。只是在将其当作自家姐妹前,还是要了解清楚她到底是何人才好。这样一张脸,又酷似唐……”

战苍穹眸光一利。

魅白儿心中一惊,立刻改口,道:“想来花姑是了解江湖的。刚才提到秋月白,也不见你有异样?”

唐佳人反问:“为何要有异样?就算身为普通人,谁又不知宫主和秋城主的大名?奴虽没见过秋城主,却常听有人夸他顶顶好看。”眼尾扫向战苍穹,柔情蜜意般一笑,“想来,是不如宫主大人的。”

魅白儿厌恶唐佳人如此能说,喝道:“你!”

唐佳人装出吓了一跳的样子,躲到战苍穹的身后,道:“你你……你不那么觉得吗?你……你当真认为秋城主比宫主好看?你别凶奴。就算你凶奴,奴也不怕。”

魅白儿被堵得哑口无言。她明明不是这个意思,可却被歪解成这样!

红娘子平时总挑衅魅白儿,却没捞到什么好处,如今见她被花姑挤兑成那样,心中免不了暗爽起来。再看花姑,觉得她还是有少许优点的。

战苍穹的视线在众人身上划过,最后落在了魅白儿的身上,眸光沉了沉。

魅白儿敏感地察觉到异样,偷偷深吸一口气,对战苍穹道:“秋月白突然出行,想必是有所图谋。属下愿意刺杀秋月白,以证属下誓死效忠宫主之心。”

唐佳人:“哦……”

战苍穹问:“哦什么?”

唐佳人:“奴原本不懂啊,现在明白了,原来证明衷心不是像话本里那样用头撞柱子,而是杀掉别人啊?”

魅白儿上前一步,似乎要冲上去,却生生忍住了。

战苍穹看向魅白儿,道:“本宫确有一事要你去做。”

魅白儿硬气地道:“魅白儿万死不辞!”抬头看向唐佳人。

唐佳人冲着她挑了挑眉毛。既然是小人得志的路线,那就好好儿演下去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