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轮回模拟:我能逆天改命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六章 法会之上,五雷之法显神威!

第一百七十六章 法会之上,五雷之法显神威!

        法会之上。

        玄烨子这一番言论,也算是掀起了阵阵波澜。

        起码落阳观与长春府的道基长老,是没有预料到这一茬的。

        不过能修行至于第二境,哪个修士不是摸滚打爬走出来的人精,就算不通晓个中细节,但是察言观色之下,却也能明白一二来了。

        两宗长老一方面不动声色,另一方面则暗中约束着门下前来的几名真传,示意不要擅自生出动作。

        不过是一场论法的普通法会而已,就是为了磨练磨练门下弟子,顺带着叫其增长些许见识,要是生出意外,那可就不好了。

        这元初山的丹境,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是有所谋划的,自家高人坐镇宗门,能不掺和还是不掺和的要好。

        至于神霄门这边。

        墨虞听后,双眸顿时一厉:

        “玄烨子道友,你此言何意?”

        “我宗祖师修行至今已过数百载,一身道行功参造化,数遍北沧州这些个丹境真人,他老人家也算是第一流水准,些许伤势自行调理便可,何须道友前来过问?”

        “以往法会召开,就没有过丹境真人法驾的先例,你此次前来究竟是为何意,不妨直说!”

        一身金丹境的气势微微波动而出,这位年轻的墨真人,语气中带着冷意,言语间针锋相对,毫不示弱。

        对此,玄烨子摆了摆手:

        “墨道友何至于此。”

        “本座也不过只是关心一下张师兄而已,你多虑了。”

        “而且我听闻贵宗近来有年轻弟子破境道基,正好我这弟子也随侍左右,你我二宗若是可以,不妨交流一二,若是不行的话,那就算了。”

        负剑道人语气之中,带着些云淡风轻的意思。

        但季秋听闻此言入耳,就只觉微微有些不舒服,越看此人越显得道貌岸然。

        这时候,季秋目视前方,看向了玄烨子随侍一侧的弟子。

        双眸凝神,以察虚实。

        【凌舟】

        【生于北沧州南境小国,灵体中上,拜入元初山,被元初山真人玄烨子收为亲传弟子,日日受元初山本源剑气淬炼体魄,肉身不凡,又得其师亲传一口剑气,于杀伐之道上,也颇有建树。】

        凌舟,就是这玄烨子的弟子,二十八岁成就道基境,可以见得这元初山,到底在其身上下了多大的血本。

        也难怪,光是远远看上一眼,就能瞅出其眉宇间那三分傲气。

        在这边陲小地,见不得道体天成的奇才,确实也足以自傲了。

        看着墨虞又欲开口,季秋神魂微动,便传音入密道:

        “墨真人,若是需要,我可前去与其交手。”

        “以我观之,此人虽有道行,但根基虚浮,道基未成无暇,不过是仗着年岁尚短,才能称道一声天才罢了,于大道途径上,早已矮了半头,难成气候。”

        “我有信心,足以胜之。”

        听到神魂传音入耳,墨虞心中惊讶,这才侧头看向了季秋。

        季秋天道筑基之事,墨虞略知一二,但同时他的年龄,自己也是晓得的。

        不过二十出头刚成道基,难免少年意气。

        因此听闻季秋言语间信誓旦旦,其踌躇片刻,这才又道:

        “可有把握?那玄烨子也是成名已久的剑修,其亲自教出来的徒弟,虽不一定能得真传,但想来还是有几分本事的。”

        “此地乃是我神霄山的地盘,就算你不出手,也决计没人敢说上什么。”

        说到这里,墨虞神情认真。

        她说的是事实,只要张守一与她一日不陨,那这百里神霄山,便无人胆敢放肆。

        哪怕是其他的金丹真人,旁门大修,也是一样!

        但季秋何许人也?

        他说有信心足以胜之,那是谦虚的话。

        若真生死搏杀动手,此子何等挡他神通!

        目视着抱剑而立的凌舟,季秋神色平静。

        他可以看出,此人虽比上一世那道脉山野七宗的道基高手,要强出不止一筹,但却也仅此而已了。

        就算是不动用太平六术,只单凭借神霄五雷法,季秋就足以取其性命!

        正欲再度传音,回复墨虞时。

        此时,却有一道驾驭虹光的身影,缓缓踏云而来,落在这法会中央。

        “呵呵,老夫却是不晓得,原来玄烨子道友,竟是这般惦念于我啊?”

        张守一捋了捋白须,眸子带着几分深意,足履才刚一落地,便又打量了几分玄烨子身畔的凌舟,这才转头看向季秋:

        “胜他,可能做到?”

        见此,季秋刚准备回应墨虞的话咽了下去,随即面露笑意,只淡声道:

        “自然可以。”

        此言语并未被神魂遮掩,是以在场诸多身怀法力的修士,大都听了个清晰。

        玄烨子一双剑眉轻皱,而他身畔的那弟子凌舟,更是目含怒色:

        “道友还未交手,就这般自信?”

        说罢,其身躯划出剑影,脚步一踏就入了场中,鞘中长剑一闪而出,便握于了双掌之间。

        “元初山凌舟,还请阁下赐教。”

        泛着寒意的剑光流于表面,剑锋轻扬而起,便直视季秋而来。

        此举几乎只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而玄烨子盘坐于席中,只张了张嘴,状似无奈,又叹息了一声:

        “不过是交流切磋而已,何至于弄得这般火药味十足?”

        “凌舟记得收敛一二,莫要伤到了神霄门的道友。”

        听到了老师的嘱咐,这名为凌舟的剑修抱剑侍立,口中称是,但是听闻此言,张守一却是不乐意了。

        “玄烨子,你对你这弟子,竟能这般自信?”

        眉眼打量了下凌舟,察觉此子道基不过中品,除却手中那柄法剑有些门道外,并不算是有多出彩,随即张守一嗤笑一声:

        “既然贵派都率先下场,我脉自然不能没有表示。”

        “去吧。”

        老道眸光幽深。

        随着他的话语落下,早已等候多时的季秋,自然没了犹豫。

        “真人且看好便是。”

        话语落下,季秋脚下一迈,缩地成寸,瞬间窜出了十余丈远,继而五指并掌,其中有电光‘噼里啪啦’作响,凝为道印,迎着那执剑身影,就是一掌拍出!

        雷光闪烁席卷,那一缕显露而出的淡青色神雷凌厉肃杀,正是乙木正雷法!

        这雷法被季秋修行的炉火纯青,再加上天赋加持,其中术法波动,几乎是刚一出手,就叫得满座之人皆惊。

        不过才自场中休息的沈云溪,看着与自己演练截然不同,已是精妙了数倍不止的雷法,即使有了心理准备,也不由挫败感加剧。

        而墨虞则看着一侧老神在在的张守一,半晌才开口询问:

        “季师侄的神霄五雷法,究竟修到了什么境界?”

        “还有,他所领悟的先天天赋,究竟是…”

        听到墨虞失色之下欲言又止,张守一淡然颔首,道:

        “他所领悟的先天天赋,可驾驭风雷,且将神霄五雷炼至了炉火纯青之境,正是我神霄门千百年难得一出的,绝世奇才!”

        二人正说间,场中已是风云变化。

        元初山的凌舟手中长剑微扬,剑鸣之音陡然大作,丝丝缕缕的剑道罡气显化,只听见‘哐啷’一声响,剑光撕扯出了璀璨的光华,便直接斩上了季秋唤出的雷光!

        光凭这一手凌厉的剑诀,就知晓此人对于剑术之道有着独特的见解,绝然称不上多弱。

        然而,季秋所召出的乙木正雷,不过只是五雷法的一种变化而已。

        凌舟劈出的剑光凌厉,与那一缕淡青色神雷博弈,可随着那紫袍道人道印转换,刚猛澎湃的神霄雷法,却是再度雷光大盛!

        瞬息间,执剑之人气势被压,那本来一往无前的锐气顿时散了大半,不由得‘蹬蹬’而退。

        就是这一退,叫玄烨子本来平淡的目光,猛地收缩:

        “此子术法神通,岂能仅只有初入道基的水准?!”

        他的眸光紧紧盯着那场中肆意挥洒雷光的身影,想起了在神霄山听到的三三两两传闻,心潮久久难以平息,颇为不忿。

        “为何大势屡屡眷顾这神霄门?”

        一时间,玄烨子心中本来举棋不定的心思,更加坚定了下来。

        传承道争!

        今日神霄门没有倾吞四方之念,可就算其海纳百川,越发强盛之后,自家传承总不能终日指着仰其鼻息过活!

        这北沧州边陲小地,修行的资源本就只有这般多,若不行非常之法,千百年后他玄烨子一旦坐化,宗门后辈若无金丹坐镇,怎能不被豺狼虎豹一拥而上,就此千载基业,毁于一旦?!

        眸中精光闪烁,其背部灵剑微微颤抖,似乎是察觉到了主人的心绪不平。

        但场中斗法却仍是未停。

        凌舟面露惊骇,道基法力运转于剑刃之上,然而就算如此,面对那连绵不绝,隆隆作响的雷法,他却也是此生头一遭遇到。

        也正是这一刻起,他才终于明白了为何雷法之道,能与剑道并列为攻伐神通之最了。

        嘭!

        又是一声炸响!

        这元初山金丹真人的弟子,终于承受不住,‘噗’的一声口喷鲜血,腹部被季秋结成一式雷印按上,直接便往着元初山的席位被拍飞了出去!

        而这一掌落下,季秋仍是举止从容,犹有余力。

        此时,他的心中甚至还稍稍带着些遗憾。

        因为那先天天赋所演化而来的化雷神通,他还没动用上呢。

        然而,他虽是打的意犹未尽,但是那元初山玄烨子的面色,却是已有些挂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