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流浪之城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七章 致命送奶工

第二百二十七章 致命送奶工

        水老鼠阳光是下水道专家。
        在蝶恋花的十一年里,他绝大多数时间是在下水道里渡过的,只在晚上才返回居所。
        随着时间推移,死城里的物资逐渐消耗殆尽,拾荒的收获越来越小,但下水道却总能给阳光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
        有阳光带路,寻找柔性材料实验室的出口异常顺利。一个小时后,“奶瓶特工队”的队员们已经攀上了实验室附近的雨水井梯。
        猎狗提供给阳光的线索并不多,只有一包取自实验室附近的泥土。阳光对着那包泥土看一看、捻一捻、闻一闻、舔一舔,就算完成了全部准备工作。之后在下水道里,阳光靠的就是看、捻、闻、舔,偶尔会发一下呆。
        三秒和六秒曾自诩为贵城的下水道专家,但看了新下属阳光的表演,才知道那山只比这山高,这山只是小土坡。
        东湖基地内说不上灯火通明,但和黑灯瞎火、漆黑一类的词绝对沾不上边。马路边的路灯设施完好,不算亮堂,就像醉酒的人,睁着朦胧惺忪的眼。东湖基地绝不是差电的主。
        守卫老武挺着胸行走在昏暗的路灯下,腰间右侧是手枪套,左侧是塑胶警棍。一板一眼,是巡逻的味儿。
        他一直想不太明白,这条马路一边是危楼,一边是废楼,还巡逻个什么劲儿。但无论他想不想得通,都得拿出全部的精气神。前些天他坐在街边小歇了一会儿,被巡检逮了个正着,挨了十鞭子。
        老武转过街角,眼瞳就缩了起来,右手摸上了枪套。街灯之下,站着一位碎花素裙的短发女子,手里拿着一只奶瓶,奶瓶里插了一根吸管。女子将吸管含在嘴里,眼睛扑闪扑闪看着老武。老武那颗紧张的心顿时被融化了,他发誓从没见过这么可人的小娘。
        老武清了清嗓子,用他以为的最温和的语调说道:“姑娘,这大晚上的,怎么不回家啊?”
        王蓓蓓轻轻扭了扭身子,“大哥,我迷路了,你能送我回家吗?”
        老武心砰砰跳了两下,姑娘的借口一点都不好,东湖才多大点地儿,还能迷路?送回家才是重点。活了三十几年,第一次被女人搭讪,老武的心里爬进了一万只蚂蚁,痒得不行。但此刻他还保持着一丝清醒。
        “姑娘,我在巡逻。”老武抱歉地说道。
        “大哥,我家很近的,耽误不了你几分钟。”王蓓蓓说着话,一只手已经在老武的身上上下游走。
        嗡~,老武的脑袋宕机了两秒,好嗨哟,感觉人生已经达到了巅峰。
        “既然姑娘家离这里不远,那我就送姑娘回去吧。”老武已经完全无法思考“为什么迷路的姑娘会说自己家离这里不远”这种复杂的逻辑问题了,也没问姑娘的家在哪里。
        老武一只手搂住了姑娘的细腰,在姑娘的引领下,返身向危楼方向走去。
        “武焘,你在做什么?你是在巡逻还是泡妞?”身后传来一声爆喝。
        老武身子一抖,手从姑娘的腰肢滑落,顺便在翘臀上擦了一下。他转过身,大声答道:
        “报告巡检,这位姑娘迷路了,我送她回家。”
        “巡逻时不能擅离职守,还要我跟你说几遍?”巡检的手抓住了腰间的鞭柄,“我今天一定要你这夯货长长记性。”
        “巡检哥哥,不能怪武大哥。是我的错,我不该让武大哥送我回家的。可怜我一个弱女子……呜呜……黑灯瞎火找不到回家的路。”
        好甜糯的声音,巡检的手一颤,松开了鞭柄。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对着他卟呤卟呤地闪。巡检使劲挤了一下眼睛,随后瞪着老武喝道:
        “巡逻去,我送姑娘回家。”
        “巡检哥哥。”王蓓蓓手指在巡检的胸口画圈圈,用甜得发腻说道,“要不让武大哥一起吧,两个人才更有安全感。我家真的很近,花不了多少工夫。”
        巡检顿时明悟,迷路不是事,回家是重点,很近也要圈。一凤会双龙,听来很刺激。
        巡检和老武一左一右,手交叉着搭在姑娘的腰肢上,簇拥这王蓓蓓向危楼走去。
        “王泰迪演技好拙劣。”监控屏面前,骆有成端着茶杯,不停地摇头,特工训练手册里的基础科目这娘们似乎一点都没学会,只会撒个娇,卖个萌。他啧啧叹道,“魅惑很强大,一技傍身遮百丑。”
        正说着,见王蓓蓓领着两人来到危楼前。
        巡检虽然色迷心窍,仍保持一丝清醒。“姑娘的家怎么会在这里?这栋楼不通水不通电。”
        王蓓蓓对巡检挤了挤眼,“这里黑,我怕羞。”
        巡检心领神会,要打野,好激动,脚下的步子快了几分。但到了单元门口,姑娘不走了。
        “巡检哥哥,要喝奶吗?”一直含在姑娘嘴里的“吸管”对准了巡检。
        巡检一乐,嘴就要往前凑,突然身子一僵,向后直挺挺地倒去。黑暗中窜出一个黑衣人,扶住了倾倒的巡检。因此同时,老武也被人接住了。
        尖角和六秒拖着两个“冻人”往危楼里走。石岩山神色古怪地看了王蓓蓓一眼,说道:
        “我以为你会带着他们去某个地方吃大餐。”
        “神拳大人,您可是小看我了呢。”王蓓蓓娇滴滴地说道,“我现在是宁要好桃一颗,不要烂桃一筐。他们太弱,不适合老娘。”
        喷火娃在旁边啐了一口,他很不喜欢这只骚狐狸。不是她,怎么会连累自己的队员受罚。王蓓蓓冲着他抛了个媚眼,好在喷火娃作为中高层,接受了芯片植入,不受魅惑的影响,恶狠狠地瞪回去。
        石岩山没有理会两人的眼神之战,他对着空气比了个V字手势,说道:“奶瓶行动第一步,顺利完成。”
        监控室内,骆有成一口茶水差点喷到操控台上,好好的鼹鼠行动变成了奶瓶行动。他对十二秒说,“给这二货记一笔,擅自改变行动代号,扣他一百点贡献积分。”
        石岩山已经开始分配任务。
        三秒和六秒留在危楼,临近的几条街道上都有巡逻守卫,不排除他们发现老武和巡检失踪后过来查探的可能。三秒和五秒负责配合王蓓蓓肃清巡逻守卫,必要时提供火力支持。
        猎狗负责街道,有需要时在阴影里伪装成守卫老武或巡检。小胖妹蜘蛛侠则被要求在实验室大门口吐丝结网。剩下的人跟着石岩山进入实验室。
        商士隐的描述没有夸大,实验室就是一个大垃圾场。地面积淀的灰尘已没至脚踝,一脚踩下去,就能腾起一蓬尘雾。“奶瓶特攻队”队员们都戴上了防毒面罩。本就是黑屋子,现在又有烟尘遮目,夜视镜里灰蒙蒙地一片。即便是水老鼠阳光,在这个环境里也有些无所适从。
        队员们的单片镜都接受到了一条文字信息,商士隐发来的:
        菜鸟们,切换成生命探测模式,我给你们指路。
        石岩山回了一句:站花儿(爱出风头的意思)。随后,他单片镜上的文字就消失了,他被商士隐踢出了群聊模式。
        喷火娃、尖角和阳光同情地看了一眼神拳大人,默默开启了生命探测模式。单片镜里,出现了一张室内图,图上有六个绿点,门口的是小胖妹蜘猪侠,离得很远的是侠隐大人。四个聚在一起的绿点和侠隐大人之间出现一条弯弯曲曲的红色线路。
        商士隐:跟着这条红线走,让那个瓜娃子跟在你们后面。
        三人回了一个收到,没敢多说话。大人物掐架,最好装哑巴。
        四个人循着红线穿过两条走廊,通过一个安全门,走下四段楼梯,进入地下二层,眼前明亮起来。由于安全门的格挡,地下室的灰尘少了很多,只有薄薄的一层。但地下一层和二层之间的设备夹层有部分垮塌,梁板碎块、通风管道、各种电气设备、各类管线散落一地。
        四个人摘下了防毒面具。
        商士隐坐在一块斜靠在墙上梁板上,他头顶是一个浮空投影仪,前方的一块空地上投射着全息影像,播放着上世纪的一部著名网红剧。剧名《指环王大战秦俑情》,西方魔幻和东方玄幻混搭的肥皂剧,据说西方男主和东方女主在三百集的时候,手都还没牵上。比《流浪之城》的男主还弱鸡。
        “我们在外面吃灰,你在这里追剧?”石岩山气不打一处来。
        “我在这儿吃灰的时候,你还在书院喝酒吃肉呢。”商士隐眼皮都没抬,两眼盯着影像,“别闹,马上出字幕了。”
        他这话才说完,人像就消失了,一个个方块字在空中跳来跳去。
        “我掐了点的,你们到,这一集刚好放完。”商士隐得意道。他打了个响指,浮空投影仪关闭了影像,一道堪比探照灯的光束,直射石岩山。
        石岩山侧过脸,用手挡住光束:“你他妈的,贼娃子,你信不信我今天手撕了你。”
        “阿智,别调皮,你不怕神拳大人把你砸成一块铁皮?”商士隐对着浮空投影仪慢悠悠地说,“你叫照得亮,不叫造个人。”
        商士隐的笑话太冷,没人听明白。
        石岩山大怒:“贼娃子,少阴阳怪气的。你刚才把老子拉黑,老子还没找你算账呢。”
        “我说石头,你今天是特别行动队的队长,一个队长的气度呢?别让下属看了笑话。”
        石岩山一滞,还真他妈不好发作。真要和商士隐置气,耽误了行动,回去他哥非扒他层皮。“回去找你算账。”
        商士隐嘿嘿一笑,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这就对了,兄弟们,都过来歇口气,抽完一支烟,咱们就开工。”
        商士隐一支支地丢烟,隔了七八米,准头非常好。石岩山本不想接,但香烟飞过来的时候,他还是伸手抓住了。
        石岩山点燃香烟,坐在一个损毁的变压器上,离商士隐三四米。“贼娃子,你说的暗门在哪儿?”
        “就在你屁股底下啊,一会儿把这堆垃圾清理掉,我带你们见证奇迹。”商士隐翘着二郎腿,不停地抖。
        石岩山左右看了看,又围着建筑垃圾转了一圈,“贼娃子,你在豁(骗)人哦,哪里有暗门?”
        抖腿的商士隐身子一晃,没了踪影。下一刻,他出现在石岩山的面前,手里拿着一件白色汗衫。
        石岩山扯开自己的紧身作战衣,确认了商士隐手上的汗衫属于自己。“你……”
        “你再多说一个字,下一秒我手上的就是你的内裤,在下一秒,你就是光猪壮士。”商士隐挑了一下眉毛,“你力气比我大,你的速度就是渣,你永远拿我没办法。”
        这是实情,他可以一拳打爆商士隐,但拳头想落到商士隐的身上,无异于天方夜谭。为了不做光猪,石岩山忍了。
        商士隐犹不解气,一字一句地说道:“永远!不要!质疑!我的!专业!能力!”
        喷火娃急忙掐灭手里的烟头,打圆场道:“两位大人,我们现在就开始干活了。”
        他把手中的袋子一挥,数十只蚁族智能落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