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1082章 差点被直接送走

第1082章 差点被直接送走

        毛利兰愣了一下,“也对。”

        “不要,”柯南一脸理直气壮道,“我才不要什么事都问池哥哥,等我琢磨出来就自己编曲子,到时候可以给他听听我的。”

        毛利兰失笑,“柯南原来是在想非迟哥面前表现啊。”

        “反正不可以告诉他。”

        柯南故作任性,心里松了口气。

        这样大叔和小兰应该就不会告诉池非迟了吧。

        “真是的……”毛利小五郎瞥了瞥柯南,“那就等明天我去帮你们问,昨天我收到一封委托信,委托人来自一个音乐世家,听说他家里就有一个有着绝对音感的天才!”

        与此同时,音乐世家的委托人……

        设乐莲希正坐在客厅沙发上,低头用手机聊天,一会儿傻笑,一会儿严肃脸,一会儿又笑了起来。

        客厅门后,女管家津曲红生站在门缝后,严肃脸盯了半天,转头对羽贺响辅低声道,“莲希小姐从上次回来,就经常跟什么人发消息聊天,不时一个人傻笑,很奇怪,对吧?而且她昨天还跟老爷说,想邀请朋友来参加老爷的生日宴会,还问老爷能不能提前让那个朋友到家里来住。”

        羽贺响辅从门缝里看进去,总觉得他们这种偷看行为不太对,“你是觉得……”

        “不是我一个人觉得,老爷也这么怀疑,”津曲红生推了推眼镜,依旧严肃脸,“莲希小姐她谈恋爱了,而且还是从thk公司回来之后,所以我想问问您,响辅少爷,您知不知道对方是谁?”

        “都跟你说不要再叫我少爷了,”羽贺响辅有些无奈,“我大伯没有问她吗?”

        “老爷不好意思直接问她,”津曲红生迟疑了一下,“所以……”

        “那天和我们在一起的男性,只有thk公司的社长小田切社长和池顾问,”羽贺响辅摸着下巴回想,“他们两个都还是单身,小田切社长比莲希大一岁,池顾问比她小三岁,年龄其实也差不多……”

        津曲红生严肃认真脸,“那您觉得会是谁?”

        “不清楚……我看还是直接问问比较好。”

        羽贺响辅直接推开门进屋。

        他家侄女长大了,这个可以直接问清楚的嘛,干嘛鬼鬼祟祟的……

        津曲红生‘嗖’一下侧身躲在墙角,暗中观察。

        屋里,设乐莲希听到动静,抬头看到羽贺响辅进来,笑着打招呼,“叔叔!”

        羽贺响辅回头看了看,发现津曲红生鬼鬼祟祟躲没影,没再多管,在一旁沙发上坐下,斟酌了一下,“津曲管家说,你想邀请朋友参加今年的生日宴会,那个朋友是上次在thk公司认识的人吗?”

        设乐莲希笑着点头,“是啊。”

        果然……

        门后的津曲红生脑子里的想法一个接一个冒。

        小田切社长唱歌不错,应该是喜欢音乐的人,跟小姐能有共同话题,家里父亲是警界高官,背景也不错。

        至于池顾问,对外传出来的消息不多,不过听说是跨国大集团的董事长家的公子,从小应该也学过乐器,而且投资娱乐公司,那说明对音乐也有鉴赏能力。

        这么一看,两个人都还不错,不过老爷原本是打算让莲希小姐招赘的啊。

        这样的两个人,肯定不可能入赘设乐家,他们还没法表露太强硬的态度,真是让人为难。

        屋里,羽贺响辅也默默考虑了一下,他觉得两个人都不错,论音乐天赋,那肯定是池顾问强一点,而且他很欣赏、佩服,跟他也聊得来,就是性格有点冷淡,小田切社长的性格倒是不错,不过他又觉得池顾问好一点。

        “那莲希,你说的朋友是……”

        “灰原小姐啊!”设乐莲希笑道。

        羽贺响辅:“……”

        灰原……那个小女孩?

        津曲红生:“!”

        怎么又冒出一个……

        咦?等等,响辅少爷说‘小姐’,那就是说是女孩子?

        |?Д?)))

        她家莲希小姐喜欢女孩子?!这这这……

        羽贺响辅倒是猜到是他们想多了,不过还是不太懂,自己侄女怎么跟小孩子交朋友,失笑调侃,“可是灰原小姐才八岁啊,莲希,你可是二十多岁的大姑娘了!”

        八岁?

        门外,津曲红生感觉自己的心脏已经有点负荷不住了,伸手顺了顺气。

        她家莲希小姐不仅性取向不对,连年龄都……唉,就像响辅少爷说的,那还是个小女孩啊,莲希小姐怎么可以这么不对劲。

        “那有什么关系?”设乐莲希笑眯眯道,“灰原小姐说话还蛮成熟的,但那天我去找叔叔你,在楼下遇到她,牵着小马简直可爱透了,而且还是她带我进去找你的,我很喜欢她哦!”

        羽贺响辅一想到自家侄女没有谈恋爱,也不知该遗憾还是该松了口气,“你打算邀请的就是她吗?”

        “没错,我已经跟我爷爷说好了,今天就邀请她到家里来吃晚饭,”设乐莲希开心道,“她也答应了……”

        门外的津曲红生没再听下去,悄悄退开,魂不守舍地上楼,到了设乐调一朗书房门前,抬头敲门。

        “老爷,是我,津曲。”

        “进来吧!”

        设乐调一朗看着津曲红生进门后神神秘秘关上门,问道,“怎么样?响辅知道莲希那位朋友是谁吗?”

        “响辅少爷说,那两天跟他们接触的,只有thk公司的小田切社长和池顾问,”津曲红生走到书桌前,“他也不清楚是谁,所以他进门直接问了莲希小姐……”

        “莲希说了吗?”设乐调一朗追问道。

        “说是说了,不过……”津曲红生看着设乐调一朗,沉默了一下,“我希望您能有心理准备。”

        设乐调一朗若有所思地点头,“那两位的话,是跟我原本的想法不符,不过……”

        “不是那两位,”津曲红生斟酌着开口,“莲希小姐她可能……可能有一点……总之,对方是一个八岁的小女孩。”

        静。

        设乐调一朗瞪大眼睛盯着津曲红生。

        这……他听错了吧?告诉他,是他听错了。

        “响辅少爷也提醒过她,对方才八岁,而她已经二十多岁了,虽然那个不是重点……不对,也算是重点吧,”津曲红生结结巴巴,第一次感觉说一件事很艰难,“但莲希小姐很坚持,说对方很可爱,她很喜欢,也邀请了对方今晚就过来做客。”

        “莲希她……”设乐调一朗伸手捂住心口,瞬间冒了满头冷汗,差点被这个消息直接送走。

        “老爷!”津曲红生连忙上前帮忙拿药,拿水,喂设乐调一朗把药吃了,伸手帮设乐调一朗顺气。

        唉,连她都接受不能,更别说她家老爷,她考虑到老爷的年纪和身体状况,已经尽量给她家老爷一点缓和时间了。

        设乐调一朗吃过药,缓了缓,抓紧津曲红生的手,直勾勾盯着津曲红生,再次确认,“八、八岁的小女孩?”

        津曲红生连忙安抚道,“您别着急,莲希小姐是一时误入歧途,她还年轻,我们还有时间去引导她。”

        “莲希一向懂事,可我没那么多时间了……”设乐调一朗突然顿了顿,急忙问道,“她邀请那个小女孩到家里来了?那孩子是一个人来的吗?”

        怎么看自己孙女都像个拐小女孩的狼外婆,居心不良,不正常得让他难以接受。

        “是,至于是不是一个人来的,我也不清楚,”津曲红生解释道,“我急着上来把这个消息告诉您。”

        设乐调一朗点了点头,叮嘱道,“现在当务之急,是保护好那个孩子,不能让莲希犯错,津曲,要是那孩子来了,你就陪着她们,不要随便离开!”

        津曲红生点头,正色应道,“是,您放心交给我吧!”

        ……

        下午四点。

        设乐莲希、津曲红生、羽贺响辅站在古老的洋房外,看着红色雷克萨斯sc开进院子停下。

        池非迟带着灰原哀下车,由于设乐莲希说只是朋友相聚的宴会、不用太见外,两人也没有穿得太正式,偏日常一些。

        羽贺响辅笑着迎上前,“池先生,灰原小姐,你们来了啊,我家大伯身体不好,让我代他来迎接你们!”

        “欢迎两位光临。”

        津曲红生趁着鞠躬弯腰的空档,悄悄打量了一下灰原哀。

        小女孩明显是混血儿,波浪卷茶发,蓝眼睛,五官却又柔和得多,确实漂亮可爱,但再可爱,她家小姐也不能这样啊。

        “这是我家的管家,津曲红生女士,这位是thk公司的顾问池非迟先生,他很厉害的哦,还有这位是灰原哀小姐,是池先生的妹妹,”设乐莲希介绍完,开心地转身带路往屋里走,“还是先进来坐吧,距离吃饭还有一段时间,我们可以去琴房!”

        一级待客标准音乐室,没毛病。

        他们家的琴房、乐器厅有很多独一无二的珍品乐器,一般客人都去不了的。

        津曲红生稍微放心了一些,小女孩有哥哥陪着来,那就好,那就好。

        附楼一楼琴房居多,二楼则是乐器收藏室居多,除此之外,就是一些休息室。

        设乐莲希带池非迟和灰原哀参观了一楼的琴房,又上二楼展示乐器室。

        其中一个房间放满了小提琴琴盒,里面的小提琴不一定是珍品,但全是纯手工制作。

        设乐莲希挑着来历有趣的小提琴介绍,又道,“爷爷还有一把由意大利的安东尼奥-斯特拉迪瓦里制作的小提琴,平时都会收在另一个房间,不让别人随便看,不过在明天他生日的时候,会把那把小提琴拿出来,今年负责演奏的人正好是我哦!”

        灰原哀看了看房间的小提琴,“用珍贵的小提琴演奏作为生日宴会的开场序幕吗……不愧是音乐世家。”

        设乐莲希笑了起来,弯腰对灰原哀道,“我还有一点紧张呢,因为今年是我第一次用那把小提琴在我爷爷的生日演奏,你会为我加油的吧?”

        灰原哀点头,想了想,还是觉得应该宽慰一下,“别紧张,把它当做普通小提琴来对待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