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1080章 柯南:事情发展不太对【为萌主东京蓝调_加更】

第1080章 柯南:事情发展不太对【为萌主东京蓝调_加更】

        另一边,刚进西面树林的池非迟收到简讯,看了看,收好手机,考虑着要不要破坏柯南的计划。

        破坏计划不难,一会儿踢颗石子去毛利小五郎脚下,让毛利小五郎摔倒躲开木块就行了,应该也不会显得太刻意。

        知道柯南的计划就是好,方便做手脚,但难保柯南发现毛利小五郎没被放倒后,不会紧跟着补麻醉针……

        “阿嚏!”毛利小五郎又打了喷嚏,裹紧风衣,“今天的天气还真是冷,冷风直往衣服底下钻……”

        池非迟跟在后面,盯着毛利小五郎的后背,随口应道,“毕竟快入冬了。”

        还有一个办法。

        那就是他往毛利小五郎身后突然袭击,看他家老师能不能反应过来并反击。

        不过,真心要隐藏什么大秘密的话,毛利小五郎恐怕宁愿被打倒也不会暴露。

        他就是怀疑他家老师故意……

        “嗖——”

        一截吊在树干上的木头带着呼啸的风声,快速砸向毛利小五郎的后脑勺。

        “毛利先生,池先生,小心!”一个人影从旁边蹿了出来,将毛利小五郎扑倒在地,原本也想扑池非迟的,不过池非迟思考着听到木头带起的风声后,就下意识地往旁边挪了两步,没能让人扑到,也躲开木头。

        树后,拉着绳子的柯南看着把毛利小五郎扑倒在地的井上,愣了一下,放开绳子,跑到另一棵树后。

        这个歹徒想干嘛?

        不愿意让大叔先一步被放倒,一定要自己亲手报仇?

        还是想借此机会获取大叔和池非迟的信任,再偷袭?

        不太可能啊,有来福枪的话,只要找个地方拉远距离开枪就行了,根本没必要跑出来获取信任。

        那就是……这个歹徒很恨大叔,恨到想让大叔尝尝被人从背后偷袭的滋味?

        有这个可能,不过他也不担心,他都把事情真相告诉池非迟了,池非迟肯定能防着,他就先躲在一旁观察观察。

        实在不行,他还有麻醉针可以用。

        毛利小五郎坐起身,看着同样坐起来的井上,又看到上空荡来荡去的一截木头,有些惊讶,“井上先生?还有这个是……”

        井上揉了揉擦到的手腕,看了看四周,“毛利先生,是您那天带来酒吧那个戴眼镜的小男孩做的,他刚才到这里来,就把木头吊上去,用另外的绳子卡住……”

        树后的柯南:“……”

        &%@!%#……

        他的小动作居然被看到了,而且这个歹徒还告他的黑状!

        池非迟上前扶起毛利小五郎,不着痕迹地留意了一下井上那只掉在身旁的皮箱。

        柯南说里面是来福枪……

        “柯南?那小子怎么跑来了?”毛利小五郎站起身,气得不轻,转头环顾四周,“柯南,你这臭小子给我出来!”

        柯南背靠大树,默默躲好。

        完了,会被大叔锤的……

        “臭小子!”毛利小五郎喊着,“你给我出来!”

        池非迟伸手,把井上拉了起来。

        “大概是已经跑了吧,”井上环顾四周,“现在的小孩子真是太调皮了,虽然绑了软垫,但还是很容易害人受伤的啊。”

        “真是的,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他!”毛利小五郎气呼呼说了一句,又看向井上,“对了,井上先生,你怎么也过来了?”

        “毛利先生,”井上正了正神色,注视着毛利小五郎道,“我是来跟您坦白的,根本没有什么木村先生,一切都是我为了杀害您布下的陷阱……”

        柯南:“……”

        这……

        “杀、杀我?”毛利小五郎一脸懵。

        “其实我的名字叫浮田博司,”井上道,“您应该能想起来……”

        “你就是我三年前抓住的那个小偷?”毛利小五郎惊讶打量着眼前的井上,“我记得你三年前可没有这么瘦,那……你是为了报复我三年前抓了你?”

        “是,”井上一脸坦然地看着毛利小五郎,眼里却盈着痛苦,“三年前我也有一个女朋友,因为我需要筹一笔钱跟她结婚,所以我就想着最后再做一笔就收手,谁知道被你抓了之后,她就这样子离开我了,我出狱之后,就想找当初毁了我的你报仇!”

        树后,柯南警惕着。

        这家伙该不会是想说清真相、发泄完自己的怨恨再动手吧?

        他的麻醉针已经准备好了。

        井上看向脚边的箱子,“箱子里是来福枪,我原本是想把你引到这里来,再用它杀害你,但在开车赶过来的路上,我一直在想毛利先生那天晚上安慰我的话,您说得对,人要往前看,而且……”

        说着,井上看向池非迟,“我很喜欢池先生那天晚上唱的那首歌,池先生明知道毛利先生可能遇到危险,也一直跟着他,你们师徒情谊这么深厚,要是您看到自己老师死亡,肯定会大受打击,想到这个,我就决定放弃报复。”

        池非迟只能说……

        “谢谢。”

        “因为那首歌,我也想好好经营Lemon酒吧啊,不过大概要等我重新回来的时候才可以了,”井上感慨着,“毛利先生,箱子里的枪,就麻烦你一会儿一起交给警方吧。”

        “我知道了……”毛利小五郎上前,提起箱子,打开箱子确认了一下里面的枪支。

        “您觉得我是活该吗?”井上看着湖面,突然出声问道,“因为我犯罪,所以活该失去女朋友?”

        毛利小五郎叹了口气,把箱子递给池非迟,上前拍了拍井上的肩膀,神色认真道,“井上先生,或者该叫你浮田先生,用犯罪得来的钱,是换不到真正的幸福的,而且真正爱你的人,不会让你用犯罪获取你们结婚的资金,也不会随便就离开你。”

        井上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我听说毛利先生的太太因为您嗜酒、喜欢赌马,所以离开了您……”

        毛利小五郎:“……”

        扎心了!

        “那不是一回事!”毛利小五郎连忙正色声明,“我们还没有离婚呢,只是想各自冷静一段时间而已,而且我也很烦她……”

        “但还是分居好几年了不是吗?”井上用‘同病相怜’的目光看着毛利小五郎。

        毛利小五郎:“……”

        这……

        池非迟:“……”

        他怀疑井上想换‘精神攻击’来报复。

        井上兀自叹了口气,“想到您这样的名人也有一样的苦恼,我突然也觉得没什么了,而且……”

        毛利小五郎:“……”

        ……

        冷风飕飕刮,毛利小五郎、池非迟和井上一起看了十多分钟的湖面,听着井上絮叨了半天过往情史,也让毛利小五郎再次化身知心大叔,开导得口干舌燥。

        一直到目暮十三带队开车赶到,毛利小五郎才松了口气。

        柯南见警方到来控制住了局面,也就放下戒备,跟出了树林。

        毛利小五郎说明情况、交箱子,又打了个喷嚏,“阿嚏!就……就是这样。”

        跟着高木涉上车的井上回头,“不好意思啊,毛利先生,好像害您感冒了,我没想到您身体这么弱……”

        毛利小五郎:“……”

        走!赶紧走!

        他终于见到比他徒弟更会气人的人了。

        “池先生,希望等我回来的时候,您能再去酒吧里坐坐。”井上又道。

        池非迟点了点头,表示没问题,心里默默计算。

        井上两次袭击毛利小五郎,虽然没有伤到毛利小五郎,但伤了那个洗衣店老板,还有私藏枪支……

        就算赔偿、自首,再加上开庭审理时间,今年大概是出不来的。

        今年出不来,那就有很长很长的时间不可能再见到了。

        “毛利老弟,池老弟,这次辛苦你们了,”目暮十三见井上上了警车,拍了拍毛利小五郎的肩膀,转身上车,“那我们就先走了,不过不是我说啊,毛利老弟,你确实该好好锻炼一下身体了。”

        “叔叔确实该好好锻炼一下了哦!”柯南笑眯眯仰头道。

        毛利小五郎这才注意到柯南,低头,神色阴沉地盯着柯南,“所以你恶作剧绑木头来帮我锻炼吗?”

        柯南这才想起自己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汗了汗,悄悄往后挪脚步,“这个……”

        跑!

        毛利小五郎一看柯南居然跑,握紧拳头追过去,“你给我站住!”

        柯南疯狂逃,“我知道错啦!”

        池非迟抬头看了看暗下来的天色,默默看着毛利小五郎追着柯南跑。

        跟了几天,也不算没有收获,至少他把Lemon酒吧那一带的地形摸熟了,柯南之前偷偷拿望远镜帮毛利小五郎放风的位置都不错,很适合监视、伏击。

        再看看柯南被锤,也能缓解他没能试探成功的遗憾心情。

        有比自己更惨的,总能让人多一点安慰。

        柯南深感这次事件发展不对劲,并被毛利小五郎追上在头上锤起了三个叠着的包,到第二天,三个包都没彻底消下去,只能戴着帽子到学校去上学,还得找理由骗过小林澄子,在小林澄子笑眯眯的注视下获得当天戴帽子上课的特权。

        一放学,元太、光彦、步美就围上前。

        “柯南,你今天为什么戴帽子上课啊?”

        “你不会是掉头发了吧?”

        “啊?你是不是生病了?”

        “没有啦……”柯南半月眼摘下帽子,他就知道要应付这三个小鬼,还好经过一天时间,头顶的包是消了。

        一旁,灰原哀看学生走得差不多了,也不急着离开,拿出手机回复着UL消息。

        【我们放学了,不过,邀请我们去参加生日宴会没关系吗?那应该是你们的家宴吧?】

        “叮咚!”

        设乐莲希用自己自拍做头像的账号很快回复:

        【没关系,我已经跟爷爷说好了,会邀请朋友参加他今年的生日宴会,还有,你要不要提前来我家啊?我家里有很多小提琴,还有很多我小时候自己做的小玩具,很有趣哦!(^—^)】

        灰原哀看了看,多可爱的女孩子,她都想答应下来了,不过她不想去不太熟的家里……

        “叮咚!”

        设乐莲希又发来消息。

        【你一个人不自在的话,可以叫上池先生,就是不知道他有没有空,我叔叔要是知道他来的话,肯定会很开心的。】

        是在通过她邀请非迟哥吗?

        灰原哀琢磨了一下,还是回复拒绝。

        【不用了,还是等生日当天我们再过去打扰吧。】

        让非迟哥提前去住两天这种事……

        还是算了吧。

        杯户町最近又出了不少事,要么抢劫,要么杀人,都还挺严重的。

        一旁,柯南打发了三个孩子,收拾好书包,发现灰原哀还在玩手机,出声问道,“灰原,你还不回去吗?”

        “没有,只是回复一下朋友的消息。”

        灰原哀低头回消息,跟设乐莲希说了一声,起身收拾书包。

        “你跟博士说一声,明天放假我会过去一趟,”柯南背好书包,低声道,“去拿之前交给他维护的脚力增强鞋。”

        “知道了……”

        灰原哀神游着,背上书包出教室。

        果然还是该去神社求个驱邪御守给非迟哥吧……

        还有,是不是该给设乐老爷子准备一份生日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