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1066章 我叫水无怜奈【为萌主悠闲散人加更】

第1066章 我叫水无怜奈【为萌主悠闲散人加更】

        “很好……”仓木麻衣一手叉腰,另一只手伸手指向宴会厅里面,“大家上!”

        一瞬间,周围的年轻男女安静下来,转头瞅准离自己最近的目标。

        “咦?”坐在架子鼓旁的铃木园子疑惑张望,隐隐感觉到危机感,“怎、怎么回事?”

        池非迟坐在最靠里的桌子前,拿出一个牌子,放到桌面上。

        thk公司这一次大扩张之后,他们其他三个股东也都挂了顾问职位,混吃等死。

        森园菊人也很快拿出一个牌子,放到旁边放酒的桌子。

        还好他看到非迟这家伙的小动作,跟着准备了。

        周围的人遗憾发出一片叹息声,然后目光锁定小田切敏也和铃木园子。

        铃木园子:“……”

        小田切敏也:“……”

        池非迟明确表示【禁止】,其他人倒也没跟他开玩笑,连带森园菊人都逃过一劫。

        参与‘捕捉计划’的一群人开始追着小田切敏也、铃木园子跑,当然,也没有真的下手或者捆绑,只是喊的声势比较大。

        等这两人投降后,又开始追着公司高层跑、追着日卖电视台的高层跑,追得两边高层都选择了抱团抵抗。

        池非迟喝着酒,留意了一眼被拉着加入哈士奇队伍的水无怜奈,没有多观察,转头跟走过来的秋庭怜子低声交谈。

        他算准了水无怜奈会来,或者说,把宴会定在今天,本来就是为了让水无怜奈过来,跟‘池非迟’这个身份接触一下。

        前天日卖电视台调整了水无怜奈主持的节目,今天早上是最后一次跟冲野洋子主持早安七点,冲野洋子想到两人即将分开,又发现thk公司还邀请了电视台的人,今晚一定会把水无怜奈叫过来,而水无怜奈那边没有组织行动,再加上电视台的人来了,跟过来的可能性比较大。

        虽然他考虑过避免以‘池非迟’的身份跟水无怜奈见面,以免水无怜奈从他身上察觉到什么,但水无怜奈是日卖电视台的主持人,避也没法避开。

        而且,他不确定赤井秀一有没有怀疑‘池非迟是组织一员’,但赤井秀一肯定对他有所关注,等水无怜奈跟赤井秀一碰头后,那两个人要是确认沟通一些事,说不定就能从某种感觉上,加深对他的怀疑。

        那不如先下手为强,在某个场合跟水无怜奈先结识,先一步把水无怜奈对他的印象引导到他想要的方向。

        比如,这种混乱欢快的场面,能够让水无怜奈的警惕降低一些,受氛围影响,他身上也会加上一层滤镜。

        虽然组织潜伏的人都很多面,但初见有滤镜、没滤镜是有很大区别的,而初见的印象,往往也会影响着对一个人的判断。

        水无怜奈以后想起他,就会想起今晚欢脱的场面,潜意识将他和‘氛围有趣活跃的公司’挂钩,很难把他和组织联想到一处。

        再比如,就算他态度冷淡,水无怜奈身边也有一个认识的人能够跟他融洽随意地相处,那也会让水无怜奈判断他只是内向,不喜欢跟陌生人,但没有坏心眼。

        ……

        原本预计两个小时的宴会,才开始一个小时,七成以上的人就已经累成了狗,一个个开始找窗边的位置,坐着聊天。

        秋庭怜子没有多待,悠哉游哉看完闹剧之后就先走了。

        铃木园子、小田切敏也凑到池非迟在的桌子旁,瘫在座椅上喝果汁。

        “真累,”小田切敏也感慨道,“太受欢迎也不是好事啊。”

        森园菊人上前,刚想安慰一下,结果听到这么一句,彻底没了安慰的念头,在一旁坐下。

        “这是我参加过最有趣的宴会,”铃木园子靠在沙发椅子上,仰头看天花板,一脸满足,“比那种死气沉沉的宴会有趣得多,也没有人会唠叨我要注意形象,我让人搬架子鼓过来真是做对了!”

        不远处,仓木麻衣见有人陆续去打招呼,转头对冲野洋子道,“洋子,我打算跟社长他们打过招呼,就先回去了。”

        冲野洋子坐直了身,“你不多待一会儿吗?”

        水无怜奈被拉着一通跑,体力支撑得住,但也装出很累的样子,刚才什么都不想地跟着胡闹一通,她心里倒是轻松多了,累积的压力都发泄出了大半,看向仓木麻衣的眼睛也亮晶晶的。

        “我明天要准备新歌啊,”仓木麻衣笑道,“这段时间我去学习,很久没有新歌发布,小铃又在这个时候大出风头,再不发布新歌的话,会被当做失宠的哦。”

        “那么,”冲野洋子转头看向后方,“你的新歌还是……”

        “是啊,”仓木麻衣笑了笑,还跟水无怜奈打了招呼,“那我先过去了,水无小姐,祝你玩得愉快,改天再见!”

        “改天见。”水无怜奈微笑道。

        冲野洋子目送仓木麻衣过去,看向水无怜奈,笑道,“一会儿我们也去打个招呼吧。”

        水无怜奈迟疑指着自己,“我们一起去吗?我一会儿是应该去打个招呼,可是你现在是thk公司的艺人,我是日卖电视台的主持人,我应该跟电视台的人一起去比较好吧?”

        冲野洋子看了看四周,“可是电视台的人都走了啊。”

        水无怜奈左右转头看了看,发现日卖电视台的人确实都溜了,一时语塞。

        电视台的人居然真的是来蹭个晚饭?

        这个宴会的画风果然不正常。

        不过这种随意、自由、友好、幽默又有活力的风气,连她都对thk公司有好感了。

        “怎么样?”冲野洋子得逞笑着。

        “好啦,我跟你一起去。”水无怜奈应下,转头看那边坐在一起的人。

        小田切敏也这个社长是名人,粉丝比不少艺人都多,那张脸不陌生。

        森园菊人偶尔对外露面,在公司艺人到日卖电视台节目时,还会跑过去探班,一个大帅哥,不时就会碰到,有一次还笑着跟她打过招呼,她想不知道都难。

        剩下两个人不怎么露面,女孩子应该就是铃木财团会长的千金,thk公司的股东不多,唯一的女性也很好辨认。

        那么,剩下那个年轻的男人应该就是真池集团董事长家的独子池非迟了。

        紫色眼睛这个特征早有传闻,现在一看,确实很明显。

        相比起不是靠就是瘫的其他三个人,对方坐在沙发上明显端正得多,但也不拘束,很从容,侧头跟仓木麻衣说着话,侧脸神情平静,从刚才一直没有跟大家胡闹的情况来看,似乎是个沉静内向的人,离得太远,她也看不太清楚。

        水无怜奈观察了一下,由于黑发和深沉的紫色眼睛太容易让人记住,再加五官有差距,完全没有联想到金发碧眼、浑身透着冷漠感觉的‘拉克’身上去,“除了小田切社长和森园先生,其他两个人我都还是第一次见呢……”

        “不用担心,铃木小姐是很活泼的女孩子,至于池先生,听说他父亲是个很严肃的人,他是毛利先生的徒弟,毛利先生对徒弟似乎很认真严格,所以他不太习惯跟人亲近,不过只是看起来不好接近,也不是很难相处的人……”冲野洋子见仓木麻衣朝她们这边点点头离开,对水无怜奈笑道,“我们过去打招呼吧!”

        水无怜奈起身,“毛利先生啊,就是名侦探毛利小五郎吗?”

        冲野洋子点头,“是啊,改天我介绍你们认识,毛利先生没有一点名侦探的架子,除了对徒弟太认真,在其他人面前反而很有趣呢。”

        “是吗……”水无怜奈笑。

        介绍她认识就不必了,除非不得不接触的情况,她还真不想跟侦探或者警察扯上关系,要是被组织怀疑会很麻烦的。

        小田切敏也看着冲野洋子过来,远远就抬手打了招呼,“洋子!”

        森园菊人露出温柔笑意,“水无小姐也来了啊。”

        铃木园子靠着沙发喝果汁,看着水无怜奈,回想了一下,“对了,我想起来了,你是跟洋子小姐一起做早安七点直播的那个主持人……”

        “我叫水无怜奈,”水无怜奈微笑打招呼,“还请多多指教。”

        “你好,”铃木园子打招呼,“我是铃木园子。”

        “你们不急着走的话,就坐一会儿吧。”森园菊人热情地让出一侧沙发,挪到池非迟身旁。

        冲野洋子拉着水无怜奈坐下,在业内风光了这么多年,她听过的事不少,再遇到池非迟,倒也不觉得尴尬,明白池非迟没有发展恋情的打算,她也能收好心,就当两人之间没什么事一样相处。

        不过以前在3k饭店面对池非迟,她总是下意识地紧张、拘束,现在好多了。

        小田切敏也坐直身,手臂搭在桌上,整个人往前趴,没半点社长的样子,笑着道,“洋子,我们正好想说你的事,之前说好了,把你那里的烂剧本都推掉,而阴阳师系列还要筹备,不拍那些电影的话,你还有不少时间,你自己有没有规划?想上综艺节目,拍电影,还是唱歌?拍广告或者杂志封面也可以。”

        冲野洋子有些惊讶,看了看其他人,“这个可以自己选吗?”

        小田切敏也故意装出得意的模样,笑着道,“当然啦,我手头资源多,公司里的大明星肯定可以自己选的,你放心选,我兜不住还有非迟呢,让他帮你!”

        池非迟:“……”

        不知道是谁之前还闹着让他别给冲野洋子写歌,现在成了自家公司的人,马上就变成‘要啥随便选’了。

        “我现在还有每周三次的早安七点直播,其他时候是没什么安排,”冲野洋子想了想,笑道,“我是没什么想法,社长决定就好。”

        池非迟看着冲野洋子,“给你一首歌,有空去公司总部练习,还要加上舞蹈。”

        “好啊,那我明天就去公司总部,”冲野洋子顿了顿,还是忍不住好奇心,“对了,我最近一直在好奇一个问题,千贺小姐原本是不是用来跟我打擂台的啊?”

        “咳,”森园菊人一本正经,“我只管分红、关心员工生活,其他的事不归我管。”

        铃木园子嘿嘿一笑,把咸鱼说得理直气壮,“我不管事的。”

        小田切敏也看向池非迟,“这事不是我的主意。”

        池非迟坦然承认,“我收刀了。”

        冲野洋子现在不用夹在两个公司里当先锋,也不记得压力山大了,“那公司没有合并呢?你们会怎么样?”

        森园菊人突然笑了起来,“洋子小姐别担心,你这么可爱,我们能怎么样?”

        “当然是轻点揍喽。”小田切敏也笑着摊手。

        “哎?”冲野洋子懵。

        水无怜奈被冲野洋子的反应逗笑,笑得眼睛弯弯,觉得这群人虽然性格不同,但每个人都很有意思。

        “真是的,”冲野洋子故作恼怒,伸手去挠水无怜奈的腰,“连你也笑话我……”

        水无怜奈连忙笑着躲避,两个人闹做一团。

        今天没有行动,在这里,她只想把自己当成一个普通的电视台主持人,悄悄享受一下难得真正开心的感觉。